主题:香港的事情比颜色革命更丑陋 -- 一者

2019-08-18 03:02:36联储主席
想太多又想太少

思路不清晰,切入点错误。

一方面又受迫害后遗症,踌躇犹豫,面对有效信息想太多。另一方面又对虚假和无效信息麻木不仁,想太少。

不论他们用的具体分析方式是什么,散户有个很大的错误就是从博弈的角度分析,大白话就是以赚钱为目的在研究市场。结果就是在一个信息高度透明开放的市场中一叶障目,自己给自己设置了一个巨大的视野上的障碍,让市场变得不透明和神神叨叨。

分析应该是一个纯粹行为,在尽量客观纯粹的状态下得出判断,再基于这个判断思考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去获利。我之前说过,为什么这些年缠论比所有传统技术分析手段都要流行,甚至大量被主流机构在私下乃至报告里这样的公开场合提及。就是因为缠论脱离了博弈和预测的这个坑,他看上去像在讲分析,实际稍微懂一点的看了就知道他其实讲的是操作,只是教人怎么做趋势交易跟着趋势走顺势而为。

这个就像研究历史一样,最大的障碍就是想知道所谓真相。历史从不存在什么真相,即便是当事人言之凿凿的口述也不过是一家之言。研究者应该做的是尽力去发掘和梳理出合理的解释。对合理性的追求会让你走出误区和成见,遇到更合理的东西的时候能迅速切换观点。

通宝推:方恨少,一者,
帖:4421407 复 442136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