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飞天鸭mm新作《红楼梦》词话第一章——《庄周晓梦迷蝴蝶》 -- 大胖子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 阅 207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8-21 02:47:35
主题:4422279
大胖子
大胖子`23276`/bbsIMG/face/0000.gif`70`15683`3873`97936`从六品上:奉议郎|振威校尉`2008-03-24 01:47:44`
飞天鸭mm新作《红楼梦》词话第一章——《庄周晓梦迷蝴蝶》 9

page1-page4

庄周晓梦迷蝴蝶——诗歌、神话、梦幻共同打造的仙境《红楼梦》欲至幽境需先入千古大梦中一探究竟

成语“庄周梦蝶”的起源是这样一个故事:很久以前,庄子梦到自己幻化为一只优然飞舞,欢悦自在的蝴蝶,便感觉心满意足,于是游荡在天地中,忘记了自己原来是庄周;直到他突然一觉醒来之后,才发觉自己仍然是那个实实在在躺在床上的庄子,不由得又惊奇高兴起来。那么究竟是庄子梦中化为蝴蝶,还是蝴蝶做了一个梦,在梦中变为庄子呢?庄周和蝴蝶在意识上可以转换,可庄周又明明白白不是蝴蝶,大约这就是生命体之间彼此分化而又可以互相转化的道理吧!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庄子·齐物论》)

庄子在《齐物论》里,讲自己做梦成为蝴蝶这个故事,而且把它放在最后一篇压轴的位置,自然是有其深意的。如果说,道家经典《庄子》中的第一章《逍遥游》是在讨论宇宙之浩大无际,世界之辽阔无边,和生命之参差多态,而在相形对比下显出人类存在和世俗欲望的渺小和无意义的话;《齐物论》全章讨论的则是,人的思想和精神实际上是可以冲破个体的狭小存在,而能畅游宇宙天地、古往今来、甚至和各种神仙精灵、珍稀生物等灵性存在而合一的。 为了佐证这一点,庄子举出梦境为例子:他说,有的人在梦中快乐地喝酒畅饮,醒来时才发现身处的现实世界鄙陋不堪而伤心地哭泣,和有的人在梦中伤心哭泣,醒来之后却快快活活地在田间打猎相比,区别究竟在哪里呢?在梦中,我们的意识可以真真切切,有悲有喜地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真实到有的人醒来之后,都宁愿回到梦境中去而不肯接受现实;虽然也有人在梦中就欣然入梦,在现实中就坦荡沉浸于现实,也有人泰然认为自己完全分得清楚梦境和现实,可是真的如此么?谁又能保证,我们所认为的现实难道不会是一个更大的梦境?这就是庄周梦蝶在讨论的主题:对人来说,现实和梦境究竟哪一个才更接近自我意识的本源呢?在白日冷峻会刺痛的现实里,我们面对的外部世界虽然是真实的,但内心的意识流动却经常受到外界突发事件的阻扰与打断;而梦中的世界虽然飘渺若幻,可人的内心意识却有机会顺畅流转,更容易表达真实的自我。

与庄周梦蝶的故事同样,讨论人生亦是一场梦境的,还有美国著名小说家爱伦坡的诗《梦中梦》:

再吻一次你的额头,

到了再见的时候,

我不得不说-

你是对的,我的生活

不过是一场梦。

但是,如果希望已经飞走

无论在夜里,或在白天,

无论在幻想,或在虚无中,

那么又有什么不同呢?

我们所看到、所感受的一切

不过是一场梦中的梦!

我站在

怒涛彭湃的海岸边,

我的手中

攥着金黄的沙粒-

留不住啊!它们快速地

穿过我的手指而去,

我哭了-我哭了!

哦,上帝!为什么我不能

牢牢地抓住它们?

哦,上帝!为什么我不能

从这无情的波涛中救出一个?

难道我们所看到、所感受的一切

不过是一场梦中的梦?

相比于庄子梦中的大气磅礴和生命之间灵性的自如互通,爱伦坡强调的是人生的虚无与转瞬即逝,个体意识存在的须臾脆弱,时光一去不复返,万事皆如幻似梦。而作为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既然以“梦”为题目,开篇更是“作者自云”曾经经历过一番梦幻以后,方有此书,其中自然也处处流动着梦境的影子。

绛珠仙草下世幻化成世外仙姝林黛玉和补天石化为贾宝玉,就犹如庄周化蝶一样颇有梦中物我两适,通灵转化的畅意;宝黛经历幻世时偶尔的感风吟月,伤春悲秋也像爱伦坡的诗一样直指人类意识中的无常本质。而且,《红楼梦》作者还提到:“更于篇中间用“梦”“幻”等字,却是此书本旨,兼寓提醒阅者之意“。也就是说,无论是《红楼梦》题目中的“梦”字,还是《红楼梦》内容中处处可见的梦境之痕迹,都和《红楼梦》数百年来尚未被解释的主题本身,有着难分难解的关系;而这一点也是《红楼梦》作者本来就希望读者能够警醒、觉察到的地方:《红楼梦》的本质,就是一场梦!正如《红楼梦》中那位贯穿天界与人间,此生与前世,带领宝玉游觅“太虚幻境”的仙姑正好也名叫警幻一样:宝玉所游玩的“太虚幻境”,固然是一个如梦若幻的仙境,那么我们读者通过《红楼梦》作者之笔触所经历的精彩鲜活又栩栩如生之《红楼梦》世界,何尝又不是一场梦幻呢?而作者无论是在开篇,还是通过警幻的名字反复提醒此书本旨乃梦幻的意图,大概恰恰就是希望读者做个清明梦,虽然置身于这浮华世界,美景胜地中,却不至于仅仅像初游太虚幻境的宝玉一样痴迷于美食佳景歌舞的声色表象之中,而是要“悟”,参透这梦境下隐藏着的真相,真情和真心,究竟为何! 《红楼梦》如果真是作者耗尽多年笔墨血泪,却努力在勾勒一个梦境,那么他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或许,在其文本表面叙事之下,是否就如作者多次暗示的一样,又隐藏着和表面大相径庭的,荒唐言之下的其中味,假语存之下的真事隐呢?

人类各个文明在历史上产生的文学作品中,都有过不少描述梦境或者是一个如梦般幻境的经典段落、章节、甚至是整本小说:《爱丽丝漫游奇境记》讲述了英国小女孩爱丽丝午后一个奇怪的梦,而梦中许多片段又是英国文化、历史诸侧面的糅合;《浮士德》《天路历程》这样的传世鸿篇则是作者如梦幻一般的精神于历史长河或者人生百态之中,与西方杰出英才的不朽灵魂或者人类精神的不同层次或形态相遇而交流求索升华历程的写照。 但可以说,《红楼梦》是一部历史上无论古今东西第一部,作者整本书都是在有意识地,甚至特意地加入了许多人类梦境的普遍特点而去刻意描写一个梦的长篇小说和旷世名著。正如甲戌本的《凡例》最后有一首诗云:

浮生着甚苦奔忙?

盛席华筵终散场。

悲喜千般同幻渺,

古今一梦尽荒唐。

谩言红袖啼痕重,

更有情痴抱恨长。

字字看来皆是血,

十年辛苦不寻常。


  • 本帖 3 回复
关键词(Tags): #飞天鸭#红楼梦#庄周晓梦迷蝴蝶通宝推:青颍路,奔波儿,
2019-08-21 02:47:3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