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在非洲一 -- wlr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197 阅 106993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8-22 07:35:54
4422700 复 4007743
wlrwlr`99487`/bbsIMG/face/0038.gif`70`808`4597`36986`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14-05-09 13:27:23`
在非洲一百五十九 4

下午我先到托德官邸去了一趟,又到海关总署去打个招呼。路过提姆的车行时正遇见他站在大门口,简单聊几句,谢绝进去坐坐的邀请,急匆匆地赶到警察学院工地,简单看看进度,又交代派驻工地的代表催要设计单位修改的图纸并注意和财务及时沟通工程进度情况,再钻进车里已经过四点半,一扭方向盘回到湖边。

苏静娥正站在东方饭店餐厅的收银台后,见我进来立刻走出来,“先生,崔茜小姐发烧了,在湖滨村。”

“哦?”我停住脚步,转身往外走,“我马上过去。”

“怎么样?什么感觉?体温多少?吃药了吗?有没有给王阿姨打电话问问?”小丫头斜歪在卧室的躺椅里,头上放着一块毛巾,旁边的矮桌上布列着药瓶、体温计、茶杯、保温壶、三四样小点心。

“问过了,王阿姨说先吃药看看,烧不退再告诉她,她下来。”影倩站起来。

“不行就送她去孟拉维,那边有设备,条件好,不用麻烦阿姨再跑下来。”我拿掉毛巾试试崔茜额头的温度。

“没事的,”小丫头皱着眉,“就是感觉有些累,过会儿就好了,你们不要害怕。”

“体温接近三十九度了。”影倩没理她,把体温计拿给我。

“嗯,还好,三十八度六左右。”我拿起来迎着夕阳的亮光看看,“晚上如果能吃就吃一些,吃药多长时间了?”

“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多,体温已经开始下降。”

“嗓子疼吗?有鼻涕吗?头疼?咳嗽?”我继续问。

“嗓子疼,不咳嗽。”

“典型的感冒,应该是。”我点点头,用保温壶里的冰块降温毛巾,重新放回崔茜头上,“我去洗洗,马上回来。晚上我来看着她,你去饭店忙吧。”

“不用了,”崔茜摇摇头,“我吃过药了,过会儿睡一觉就好了。”

“不行,”影倩说,“晚上一定要有人陪你。立强先去洗澡,我等会过去看看,晚饭送过来,都在这吃。崔茜,你想吃什么?”

“嗯,我先走了,一会就回来。”我拿着包站起来。

快速洗完澡,我又回到崔茜的卧室。小丫头已坐起来,见我进来就催着姐姐赶紧去饭店看看。

“这边有司机没有?”我问。

“不知道,不行我走回去。”影倩拍拍小强的头,示意它不要跟着。

“你跟姐姐下去,没司机就送她回去。”崔茜说。

“不用不用,你看着她。”影倩摆手。

“没事,我快去快回。小强,留在这里!”我指指床边的地面。

“应该是普通的感冒。”走出房门,我对影倩说,“晚上看着她,是怕是疟疾,如果忽冷忽热,就立刻送去王阿姨那里。”

“嗯,我知道。看着不像疟疾,发热的时候出汗,你跟我说过得疟疾的时候发热不出汗。你回去吧,基德来了。”影倩停下脚步。

“好!让他送你过去。”我冲大门外刚刚从车里下来的基德挥挥手,又指指影倩,转身上楼。

“有司机?”小丫头见我回来,从沙发上站起来问。

“坐着坐着。”我扶住她,“基德送她。”

“没关系,就是有些头疼,没关系。”崔茜脱开搀扶,伸手拿过我的包放在桌上,“你们太紧张。你说话那么快,我都来不及回答。”

“呵呵,是是,我应该早点回来。”

“晚上你还是到姐姐那,应该住在她那里。”

“今天不行,我一定要陪着你,病好了再补上。”我还是把她拥到床边,“躺着吧,想要什么我帮你拿。”

“亲爱的,你对我真好!”小丫头侧身踮脚和我帖贴脸。

“嗯嗯,”我扶她坐在床边,“脸还是有点热,躺下,我去拿凉毛巾。”

片刻之后,影倩来电话,告诉我那边没什么事,崔茜想吃饭随时告诉她。她准备用西红柿鸡蛋汤下些挂面,煮得软一些好下咽,但不能提前做,一放时间长,面就成坨了。

我把电话内容告诉崔茜,她咯咯地笑起来,“你们这么细心,真好!”

“没什么,你在生病,应该好好照顾。”我把毛巾翻面,“姐姐在冰箱里放了八条湿毛巾,等会先送冰块过来,冰块太凉,毛巾好了就用毛巾。”

“嗯……”小丫头不眨眼地盯着我,把我的手拉起来盖在胸前,“睡不着,和我讲讲话。”

“好,嗯……讲讲我小时候发烧。那时候妈妈要值夜班,就带着我一起到医院的值班室,看着我输液。后来我睡着了,妈妈拔针头的时候才醒,她不知道怎么弄来一碗面条,又热又香又软,我到现在还能记得味道,后来再也没吃到那么好吃的夜宵。”

“所以你也让姐姐给我煮面条?”

“不是,是她自己想到的,也许她小时候发烧,妈妈也是下面条。”

“太好了!以后我要和你的妈妈一起生活,生病的时候请她给我下面条。”小丫头微笑着。

“又胡说!没事干吗要生病,面条有的是,非要生病吃,不许再说这个。”我笑着制止她,“其实我妈说过,正常人一年感冒几次也好,锻炼免疫系统,小病不断,大病不犯。”

基德轻轻敲敲敞开的门扇,捧着闪亮的冰桶小步走进来,“崔茜小姐,您怎么样?”

“哦,谢谢你基德!我好多了,你别过来,小心传染,告诉静娥她们我好多了,都不要来看我,不要传染,谢谢你们!你也快点走吧。”小丫头扶着我坐起来回答。

“嗯,好的小姐,不客气!”基德点点头又转向我,“谢夫,晚上如果要去孟拉维,叫上我一起,我已经给下属打过电话了。晚上您就陪着小姐,我去巡逻。”

“好的,谢谢!”我点点头,“应该不会去,崔茜现在好多了,你赶紧去吃饭吧。”

“你就不怕传染我?”基德退出去,我又让崔茜躺下。

“不怕,就要传染你!”小丫头笑着撒娇,“不舒服,你抱着我。”

“好,你厉害!”我俯身让她环住脖子,慢慢用力把她抱坐到腿上,“是不是头疼,身上也疼?”

“没有,”小丫头把温热的脸埋在我的颈窝里,“就是还有些头疼。”

晚上七点半,小丫头终于饿了。影倩得到消息,立刻下好面条亲自用保温桶送过来。崔茜坚持自己下床,用筷子费劲地捞出一大碗,吸吸溜溜地吃得有滋有味。

“给你带了一碗蛋炒饭,泡上面条汤。”影倩把筷子递给我。

“好好好!快饿死了。”

“我还想呢,她生病不饿,你怎么也不饿?”影倩把一勺面条汤均匀地浇在蛋炒饭上。

“嗯嗯。”我顾不上答话,低头猛塞几下,舌头一卷就咽了下去,“你吃过没有,味道好极了。”

“我吃过了……再吃几口也行。”影倩伸手在我碗里舀出小半勺米饭,门口传来苏静娥的笑声。

“嗯嗯,来来。”我指着保温桶示意静娥也来吃点,她摆摆手没动地方,“哦,你等会告诉基德,晚上安心睡觉,不用去医疗队。早点去各个院子转一圈,看看有没有锁门关灯,然后回来睡觉,没什么大事。”

“是,先生。我先走了,等会再来。”苏静娥回答。

“你吃好了就回去吧,让卡雅过来收拾。”我对影倩说,“饭店也差不多该下班了。”

“嗯,再吃一口。晚上我陪你。”影倩没抬眼,只是点点头。

“不用了,姐姐。你们都不用陪我,没关系。”崔茜说。

“找几个人把床抬到外面客厅,我和他睡外面。”影倩没理她,用餐巾擦擦嘴走了。

小丫头吃完面条,我又看着她洗簌吃药量体温,最后坐到床边,看她似乎仍然眉间微蹙,就想着找话题分散一下注意力。

“我想起两句诗。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嗯,什么意思?”

“就是说病会好的,好了以后会……更漂亮。”

“呵呵,”崔茜笑着握住我的手,“把灯关了吧,躺在这刺眼。外面的灯不关,姐姐进来会看不见,门也不要关,你们睡在外面我心里很……稳定。”

“好的,放心,我妈是医生,我是半个医生,保证你平安无事。”我一边起身去关灯,一边信嘴胡扯。

“躺在旁边,等我睡着了再走。”她借着外屋散进来的灯光抱住我的手。

影倩再回来的时候,崔茜已经入睡,呼吸虽然有些粗重,但平稳而均匀。我轻轻地坐起来,影倩站在门口看看,示意我再等一会,然后慢慢虚掩上房门,在外屋指挥人搬床,安排妥当之后又换成台灯,才缓缓推开房门进来。

我点点头,她到床前看看,两人蹑手蹑脚地一起退出去。

“怎么样,是不是疟疾?”影倩问。

“不会。这都多长时间了,只发热不发冷,没事。”我拉起她的手,“下午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

“要打的,崔茜说不用。我想想也是,你在开车,还有那么多事,再说她睡醒的时候,估计你也快回来了,就直接给王阿姨打了电话。”

“嗯,对对。”我望着她腮边几丝散开的黑发,“辛苦你了。”

“嗯,”影倩点点头,坐在椅子上,“哎呦,这一下午,累死了!”

“上床,给你揉揉腿。”我突然冒出一个主意。

“干吗,你会按摩?”

“电视上看过。”

“等一下换衣服,哪能这样就上床!”

等影倩换好睡衣坐到床上,我迫不及待地搬过她的脚,屈起食指关节对准涌泉穴就按下去。

“哎呀!”影倩一声尖叫,赶紧捂住嘴,又抬手使劲推我,“疼死了,轻一点。”

“哦哦,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好意思地笑笑,赶紧换另一只脚。

“哈哈!”影倩又收腿掩着嘴笑起来,“痒,太轻了。”

“唉,难伺候难伺候。”我笑着摇摇头,重新把那只脚抓回来。

“我才不难伺候……”她翻我一眼。

“别说话,躺下闭目养神。”我又拉拉她的腿。

“你吃饱了没有?”她闭着眼睛,嘴却没停下,“等会卡雅会送些点心过来,也预备着小丫头晚上饿了吃。”

“她应该不会饿,一大碗面条。我也饱了,晚上再吃就要胖成大肥猪了。”

“你最近还行,没胖也没瘦,我可是明显的胖了。”影倩翻身趴在床上,伸手扯掉发夹,把满头青丝随意地洒了一床。

“胖点好,以前虽然很美,但有一种隐隐的病态,抱在怀里硌人。现在脸色红润,体态稍显丰满,健康美。”

“才不要,胖了丑。揉揉腿。”影倩把一条腿搭在我膝盖上。

“谁说的?环肥燕瘦,各有各的美,我喜欢丰满的。”

“斯特林下午打电话来,他还得过两天才能回来。”影倩说。

“嗯,你不在时也和小丫头通话了。”我说。

“他这趟是去干嘛?”

“采购一些超市用的设备……忘了叫啥,收银台算账的,还有一个秘密任务,”我看看里屋的门,压低声音,“生日礼物。”

“我以为你忘了。”

“没有,你提醒过两次了,哪敢忘?”

“什么礼物?”

“保密。”

“跟我保什么密,快说!”

“嗯嗯, 其实还没确定,他这次要去南非还有突尼斯、西班牙等等,一路看过来,回来再和我商量。你说买件首饰怎么样?”

“行吧……”影倩把脸侧过来,“不过崔茜好象不大带首饰。换条腿啊,皮都让你搓破了!”

“呵呵,是是,趴累了你就翻过来。”

“是有点累,帮我翻过来。”

“哈哈!”我忍不住笑起来,赶紧看看卧室门,“你真是懒得可以了。”

“怎样?我就要你给我翻身,以后翻不过来了,你得天天帮我翻身。”

“哎哎,别胡说,小心一语成谶,我翻就是,以后不许再说。”我爬上床,张开双臂小心地把她翻过来,趁机在脸上亲了一下 。

“按摩一下真的舒服。”影倩动动身体,拉过枕头放在头下面,张嘴打了个哈欠,“睡吧。”

“好,马上,把这条腿再按按。”

第二天早上醒来,两个女人已坐在里屋小声说话。我迷糊着晃过去摸摸崔茜的头,然后转身去洗手间。

“睡迷糊了?”影倩从后面赶上来扶住我的腰,“话都不说一句。”

“嗯,没什么,不发热了,等会给她吃药量体温。”

“饭后吃吧?不刺激肠胃。”

“哦,对。看看说明书,没有特别说明的就饭后吃。”

“好,马上让苏静娥把饭送过来。”

“我今天要开会,不在的时候你多看着点。”

“知道,快去快回,中午回来吃饭。”

“遵命!夫人。”我拉她的手,影倩一闪,转身走了。

我匆匆吃完饭赶到医学中心工地,下车关门后抬手看看表发现还有二十多分钟才开会。

“进来坐。”李同力拿着几张图纸走出门正好看见我,“还早,等我一会。”

“嗯,你忙你的,别管我。”我摆摆手没进屋,转身向工地深处走去。

医学中心的主体框架已经立起来,深灰色的柱子上有些屋顶的模板还没拆,下面密密麻麻地顶着手臂粗的树干。我东瞧西看,在已经拆了模板的走廊里踱了个来回,才走进李同力的办公室。

“喝茶。”他抬头看我一眼,又继续盯着图纸。

“怎么了?”我坐下问。

“没什么,二层年后就要开始浇筑,有两个挑梁要提前看看,怕图纸又出错。”他哗哗啦啦地翻着图纸,突然停下来看着我,“对了,开会时你也讲两句。”

“啊?讲什么?”

“随便,讲讲最近的工作,都可以。”

“算了吧,一点准备都没有,我也不懂建筑。”我摆摆手。

“讲点什么都行。你也是领导,总让我一个人讲不合适,你也讲两句。”

“讲什么呢?我真是想不出来,再说你是最主要的领导,你讲就行了。”

“这样,讲讲你负责的工作,你拿来的这些项目的大体情况,我知道现在让你讲没时间准备,就大概讲讲,一个一个来,每个项目三两句,也不需要告诉他们太多,反正知道总体情况很好就行了。”李同力热情地望着我。

“……也行吧,情况都知道,但可能没什么条理。”我动摇着。

“又不是让你正式汇报工作,无所谓,谁还敢挑你的毛病吗?有我在呢,实在需要的话我来补充。这样行了吧?”

“好吧,我来准备一下,有纸笔没有?”我看看桌面。

“有,”他顺手从活页夹上撕下一张纸,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别紧张,有我呢。”

会议九点半在宿舍院子里准时开始,外面围着半圈暂时停工过来看热闹的当地工人。天上有云,挡住了大片的阳光,但远处新起的高楼依然在云隙下耀眼而明亮。

李同力简单说几句算开场白,然后就轮到我讲话。

我的目光刚刚落到发言提纲上,却被一阵不期而至掌声打乱了节奏。李同力带头鼓掌,表情认真严肃地侧着脸对我点点头。我赶紧站起来,未等身体挺直就对着会场鞠躬,因为毫无准备,起身时大腿顶到桌边,晃得旁边的杯子差一点翻倒。

按住杯子重新坐下后,我悄悄咽下口水抑制有些快的心跳,然后抬头往院子中间看看,直接进入主题,“我介绍一下目前各个项目的情况,包括正在进行和即将开始的。先……第一个讲……是警察学院的工地……项目,这个是警察的项目,已完成基础土方的开挖……已完成大部分基础开挖,进展顺利。这个项目由欧洲的公司做建筑和结构设计,监理也是欧洲公司,目前李主任正在就一些细节和他们进行详细沟通。项目的资金没有问题,不会出现拖欠,但欧洲公司的特点大家应该有所了解,对项目进行中的各方面细节都要求比较严格,所以要像李主任以前一再强调的那样,利用你们在国内学到的知识和技能,抛弃国内施工的很多不良习惯,认真仔细,不要怕繁琐,不能只是求快,保证质量,按进度完成施工。其实我觉得,质量是第一位的,进度上应该有很大的可操作性,比如天气原因……等等,各位应该主要注意质量,进度方面李主任和我有能力保证不会有出问题,即使有问题我们也能够解决,请大家一定先要保证质量。”

“我插一句话。”李同力看着我抬抬手,“质量问题,是最重要的问题。进度赶不上,有很多补救的办法,比如天气原因,设计问题,监理问题等等。质量出问题,很难找借口,你们也不要想找借口,找借口的人最后会怎么样,去年八月份以后新来的人可以问问先到的人。我就讲这么多,请李主任继续。”

“哦,好的,谢谢!”我低下头,目光回到刚刚刻意跳过的第一项工程,“湖边,崔茜女士的庄园。这个目前是首都进度最快的工程,还是那句话,质量第一,其它方面不用操心。下一个是……”

“对不起!我还得打断一下。”李同力趁我低头看提纲时再次开口,“目前湖边这个庄园,我们配置了最强的人员……我的意思是数量最多,包括李立强主任都在工地常驻,我也不停地过去查看,可见公司对这个工程的重视。更重要的是,这个工程里有一个江南风格的院落,这个院落对我们来说是个挑战,中国……汉族的古典建筑我们并不熟悉,大家在国内的工程经历基本都是方方正正的住宅、办公楼或者厂房,传统的建筑很少接触,当然这不能怪你们,以前对传统文化的破坏非常严重,不会很正常,但绝对不可以因为不会就不认真!崔茜女士是个很宽容的人,进度上并没有要求太严格,所以一定要做好,另外,这个项目会不时有改动。不论怎么改动,任何人不许有厌烦情绪!人家没在钱上为难我们,报多少就是多少,给钱也非常及时。谁要是敢给崔茜女士脸色看,别怪我不客气,包括李立强主任,听明白了吗?”

所有人都频频点头,我也绷住脸上的表情跟着假装点点头。

“好,请李主任继续。”李同力对我抬抬手。

“下一个项目是政府的大型住宅区项目。这个项目不仅是一片很大的住宅区,包括完善的基础设施和消费娱乐等建筑。这个项目由副总统托德先生总负责。政府对这个项目非常重视,推出很多优惠政策,吸引超市,影院等商家进入,具体实施由崔茜女士的公司负责。目前看项目前期进展顺利,但资金到位比较慢,政府各部门正在协调,估计很快就能圆满解决问题,所以我已请李主任尽可能做些准备,一旦开始,工程进度的压力还是比较大,主要原因是我们目前的项目较多,而人员较少。……嗯,我就讲这么多吧,其它项目我过问得不多,还是请李主任亲自讲讲。”

“好,刚才李主任讲得很好,谢谢!”李同力带头鼓掌,我赶紧又站起来鞠躬,“下面先说人员问题,国内一直在积极准备增强这边的力量,目前已经有六人签约,估计年后就能派过来。人越来越多,这是好事,说明我们发展得好,能赚更多的钱,我看如果政策没问题,表现好的完全可以继续留在这里超过两年时间,到时候把老婆也接过来,省得你们总是想着女人。”

院子里轰地一声笑起来,大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你们别以为不可能!”李同力稍侯片刻提高声音说,“公司发展得好,给大家的钱一定会越来越多,到时候老婆就不用工作了,过来专门伺候你,公司还可以根据情况安排力所能及的职位,孩子们放假过来,一家人团聚,你们说这样好不好?”

“好!”所有人齐声高呼,然后热烈鼓掌,引得远处当地工人宿舍里都伸出许多脑袋往这边看。

“既然大家都说好,那我就说说条件。要想赚钱多,赚钱快,就要努力认真工作,就要听从指挥。我不防把话讲明白,就是要和我还有李主任一条心。谁要是捣乱,那就是和钱过不去,就是和大家过不去。”

“谁要和领导过不去,就揍他个狗日的!”有人举起握紧的拳头高喊。

“对!”一个四十出头的瓦工站起来,握着拳头侧身对着会场,“谁要是不听两位领导的话,就坚决打倒他!”

“对!坚决打倒他!”众人齐声高呼。

李同力挺身站起来似乎也要跟着喊口号,但随即平举双手向下按按,示意大家安静,“谢谢大家!其实用不着打倒,不好好工作的人,直接让他回国就行,我有这个权力,到时候可别眼红留下的人挣钱多。”

“领导们说得对!”很久没在会议上讲话的会计纪华君突然开口了,紧张得嘴唇发抖,“我们是来挣钱的,只要跟着李主任好好干,一定能挣许多钱!所有江口来的人都会支持领导的工作。”

李同力略转头看着他,没有及时回应,纪华君有些不知所措,不自然地笑着低下头。

“纪会计说得对。但我再次强调,来到这里,就是公司的项目组成员,没有江口和临河之分,从你们心底里,就不能有地方的区别。你们每月的钱都是美元,难道因为你是中国人,就只能要人民币?”

“对对对!”纪华君赶紧点头如捣蒜,“我错了,我错了!一定不要有地域的观念,大家是整体。”

“哎!很好,这就对了!大家的目的都是挣钱,不要管什么来自哪里。中国古代分成很多国家,从那时候起,地域差别的思想就根深蒂固。其实大家想一想,为什么要有不同地方的区别?就是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让自己这一片的百姓和其他地方的人互不来往。……难道,现在纪会计也要巩固自己的统治吗?”

“没有没有没有!”纪华君吓得双手直摆,“我说错了,不是不是不是!”

“你别紧张。”李同力笑起来,“我只是开个玩笑,别当真。好了,我继续讲项目的进展情况。这个医疗中心项目,各位都看到了,没什么好讲的。……夏拉的学校项目正在浇筑二层楼板,估计年前就能完成,到时候他们几个也下来过年,其它三个山上的工地也一样。我想起一件事:你们怎么上厕所不知道冲水?刚刚我和李主任去上厕所,一进门那个味道,臭得人进不去。以前条件差,统一冲水味道还不大,现在加上隔间和坐便器,反而臭得不行。是不是你们就得用落后的,原始的东西?条件好了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谁要是被我发现上厕所以后不冲水,别怪我不客气,罚两个月的生活费。”

“其实安装坐便器是我的主意。”我不得不说话了,“为的就是让大家更舒适地上厕所,蹲着太累人,可是想不到会这样。在家里也这样不冲水吗?如果在家里也不知道冲水,我原谅那些不知道要冲水的人,再次强调一遍,现在厕所里的坐便器,不能自动冲水。”

“你看到没有,差点开成文革中的批斗会。”散会后刚走进李同力的宿舍,他就转身面对我抖着一根竖起的手指,“所以我以前和你说,文革的影响远没有结束,可能会影响人的一辈子。”

“唉……”我叹口气,心里更加后悔当初提出改造厕所,“还好你及时制止。”

“没事,出不了什么大乱子。”李同力摆摆手,“中午在这吃饭。”

“不了,回去还有事。谢谢你!”

“呵呵,我肯定抢不过家里的美女。好,没什么事赶紧走吧。下午我看情况,有时间再去湖边工地看看。”


2019-08-22 07:35:5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