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在非洲一 -- wlr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203 阅 108677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8-22 07:37:20
4422701 复 4007743
wlrwlr`99487`/bbsIMG/face/0038.gif`70`810`4614`37123`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14-05-09 13:27:23`
在非洲一百六十 9

回到湖边,还没进屋,就听见崔茜边笑边嘁嘁喳喳地夹杂着英文、法语和汉语在说话。

“这么高兴?”我走进门问。

“快来快来!晚上加霍来带女朋友来看我们吃饭。”崔茜跳起来。

“啊,什么?”我没明白怎么回事。

“加霍来晚上带女朋友过来吃饭。”影倩也站起来接过我的包。

“真的!这小子,什么时候悄没声的弄出个女朋友来。”我睁大了眼睛。

“我们也不知道。”崔茜又开始连珠炮似得讲诉,“十点多来电话,问我们晚上是不是都在,要带个女孩过来。我问是谁,他说叫爱丽丝。我问是不是女朋友,他说是的。我问认识多久了,他说一年多了。我问要不要一起吃饭,他说是的。我问有没有什么禁忌,他说没有没有。”

“一年多了?从没听他说过。”我笑着听她说话,想象老实憨厚的加霍来被崔茜一连串问题轰炸时的情形。

“我们也不知道。”影倩说,“晚上怎么准备?”

“主要准备西餐吧?”我思索着,“上次吃中国菜,加霍来不会用筷子,那个鸡丝炒豌豆弄得他很狼狈。”

“哈哈!”崔茜忍不住大笑,“我就很聪明,早早地换成勺子。姐姐,那个豌豆很好吃。”

“嗯,说得对。”影倩扶住崔茜,“光是西餐也不好,表达不了我们的热情,再加个茄盒吧。”

“好!我来做肉馅。”崔茜抢着说。

“哈哈,你是无肉不欢。”

“先吃午饭吧。”影倩把崔茜往里拽,“你病刚好,下午睡醒了再说。”

兴奋的小丫头根本睡不着。刚过下午一点半,她就悉悉索索地从卧室门边探出头来,见我睁着眼睛与她视线相对,立刻乖巧地露出满脸笑容。我转脸看看熟睡的影倩,轻轻地坐起来穿上鞋,走出来慢慢掩上门。

“病刚好,不多睡会?”

“睡得太多了,一点不困,陪我去工地看看。”

“病刚好,体力差,别到处乱跑。”我摇摇头。

“没事,我好了。”崔茜双手抓住我的胳膊,“这两天姐姐也不让我出门,急死了!陪我去好吗,求你了。就是感冒,又不是什么大病,你们太小心了。”

“好好,”我知道拗不过她,只能点点头,“等一会,工地现在还没上班。我先去把买的电风扇装到车上,你在这等着。”

我从屋里拎出新买的电扇装上车,又犹豫片刻,打开后门让赖在旁边使劲摇尾巴的小强上车。

“我就知道它会跟来。”崔茜从花枝掩映的小径中转出来,冲着趴在后座上的小强挤眉弄眼,“你坐这里我坐哪里呢?”

小强似乎听懂了,趴在座位上使劲摇尾巴,打得靠背砰砰响,就是不下来。

“让它去吧。”我拍拍狗头,“你生病这两天它成天守着你,也憋坏了。”

“走吧走吧!”崔茜绕到另一侧。

工地已经开始干活,远处有机械在轰鸣,宿舍这边不见人影。我拉开车门让所有乘客下车,然后转身从后箱拎出两台电扇走进厨房。

厨房里还留着浓重的油烟味,把箱子放在地上,刚解开一根包装袋,就听见房子后面小强在叫,我抬起头窗外看看,什么也没有,于是低头继续开箱。但小强却突然高声连续嚎叫,吓了我一跳,赶紧绕到房后看看怎么回事。

小强看见我,更加起劲地吠叫,同时绕着化粪池敞开的盖子跳来跳去。

“搞什么鬼!”我见它一切正常,有些恼怒,快步走到化粪池跟前。

池总浓稠乌黑的粪水晃动着,似乎用东西在搅动。片刻之后一个圆形的物体浮上来。

“哎呦!见鬼,你怎么掉进去了。”我认出这是前些日子周红兵买来的小狗,往前踏一步又赶紧停住,四下望望没有任何可以用来捞的物件,转身想回去又转回来。这家伙看样子快没劲了,只能勉强把鼻子露在外面喘气。

“你奶奶的!这个笨死狗!”我气得嘴里骂着,跪在化粪池边沿,扭脸屏住气,伸出两个指头探进池中,捏着狗的后脖子把它拎出来。

狗的四脚落地,嘴里呼哧呼哧地喘气。我冲着凑近的小强吼了一声,把它赶得远远的。突然意识到情况不妙,还没来得及动作,旁边的小狗摆动身体开始抖落身上的污秽,立刻甩到我的胳膊和腿上,脸上也落下几滴。

“哎呀!”我像弹簧一样向后窜出去,张开手脚呆在当地,恶心得差点吐出来,“死狗!”

周红兵闻讯后拎来一桶水,哗啦一下浇到狗身上,又递过来块香皂。我木手木脚地走到水池边,小丫头赶紧拧开水龙头。

“别碰我,自己来自己来。”我躲开崔茜的手让她离远一点,“去看着小强,别让他碰那只狗,等洗干净再玩。”

“我帮你。”崔茜不愿意走,转头把小强叫过来。

“不用不用。”我竖起手指,用指甲使劲刮着脸上手上的肥皂沫,把龙头开到最大冲洗,然后立刻又抹上一层继续刮。

周红兵拎着桶返回来接水,看着我犹豫半天才开口,“李主任,我再给你拿袋洗衣粉……把衣服脱下来洗洗。”

“嗯……”我顾不上抬头,“不用,等会用那根管子冲一下。你们的化粪池怎么挖在那个地方……也不盖上。”

“前两天堵住了,通过之后可能忘记盖上了。真对不起!是我的错。”

“……不说了,赶紧去盖上,以后一定要盖好。水桶满了,把狗身上冲干净,赶紧去。”

“哎哎,好好。”

周红兵拎着满满一桶水歪着身体快步走开。我拿起水管接到龙头上,小强看见,以为又像以前那样有水柱可以玩,兴奋地晃着尾巴就要往前凑,被崔茜双手抓住项圈使劲拽回去。

“坐好!”我声色俱厉地抬手指着小强脚下的地面,吓得小强身体一抖,不自觉地退到崔茜侧后,委屈地呜呜低鸣。

“吓……吓死我了,你别那么大声。”崔茜蹲在地上侧身搂住狗脖子。

“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道歉,然后赶紧拿起水管从肩头开始冲洗。

“你口袋里有没有东西?”崔茜提醒我。

“哦,枪还有手机……你过来帮我掏出来,别碰到脏东西。小强,坐好。还有车钥匙,你把车开回去,我走过去。”

“会感冒吧?我给你拿衣服过来。”

“不用,下午这么热不会,我也不会把自己都弄湿的。放心吧!”

还没走到半路,影倩崔茜就开着一辆大面包车迎过来。两个人笑得花枝乱颤,满面通红。影倩把干净的衣服鞋子放在座位上,让我立刻换下身上的湿衣服。我只好无奈地跟着傻笑,弯腰站在车里脱掉上衣和鞋子,影倩立刻张开一个大塑料袋装进去。脱到内裤时我停下来,抬眼看着影倩。

“看什么,赶紧换!这有什么?”影倩催促。

“好!”我笑着看看她。

穿好干净衣服,崔茜也把车开进东方饭店。影倩拎着盛脏衣服的塑料袋下车就朝垃圾桶快步走去。

“哎哎,”我在后面追赶,“都挺新的,那件上衣还是你买给我的,还有袜子。”

“不要了,再买就是。”影倩头也不回。

“别别!给我,再冲一下送给门卫吧。”我从她手里接过塑料袋,“李同利把他介绍过来有一个月了吧,来的时候就是那身旧衣服,送给他吧。”

“我们的员工应该有制服。现在没时间,晚上吃完饭和崔茜商量。”影倩说完,转身向早就等在门口的苏静娥走去。

临近傍晚时天气开始变化,加霍来和女朋友刚进门,一阵急雨就轰鸣着袭来,吵得吃饭说话都不得不提高嗓门。好在来得急去得也快,天黑后风起,淡粉红色的月亮慢慢地带着闪烁的星星重新回到夜空。

送走加霍来他们以后,苏静娥小心地端着两盘蚊香顺着回廊走过来,侧身慢慢优雅地蹲下把蚊香放好。

“谢谢!”我冲她点点头。

“不客气!”苏静娥站直身体,盯着我片刻,忍不住露出笑容,赶紧转身走了。

“谁见到我都笑。”影倩崔茜一走进来,我就抱怨。

“谁叫你……那么夸张。小丫头回来急得不行,学你走路的样子,哈哈!”

“呵呵,”我转头面对跟着一起笑的崔茜,“再学学,我当时是什么样子。”

“就这样……”崔茜张开双脚,摊开手臂,夸张地左右晃动着僵硬地往前走几步,接着又忍不住笑起来。

“没有那么难看!”我喊了起来,“我只是不想抹得到处都是。”

“有,就是有!”崔茜毫不退让。

“当时恶心死了。那个小笨狗,怎么会掉下去。”我转移话题。

“谁都会犯错,小狗也一样。”

“是是,我当时真不想捞它,真恶心!”

“你是善良的人,肯定会捞,就是不应该直接用手。”影倩稍稍敛住笑容,崔茜也跟着点头。

“是是,当时太急,怕它淹死。不说这个了,你们对加霍来的女朋友印象如何?”

“挺好的。”两个人互相看看,统一了意见。

“嗯,我看也挺好。怪不得这段时间一打电话就在南方邻国,原来在那边迷上个美女。有时间我们也去玩玩,看看你们当初避难的地方。”

“你想干嘛?”影倩突然立起眉毛,“到那边去找美女?”

“啊?呵呵!你想哪去了。”我赶紧辩解,“弱水三千,吾……我只取两勺喝。”

“什么意思?”崔茜插嘴。

“嗯,让姐姐给你解释。”我嬉皮笑脸地看向影倩。

“不干!你自己胡说八道,你自己解释。”

“好吧,好吧……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世界上的美女很多,但我只爱你们两个。”

“很好,谢谢你!亲爱的。”崔茜笑着回答,“你……的思想很大,认为很多女性都是美女。”

“谢谢!这事就应该实话实说,不应该因为爱你们两个,就觉得其他女士都不美,甚至都很丑。再说,欣赏女性的美丽,其实是一种素养。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

“对对!”崔茜忙不迭地点头。

“别听他胡说!”影倩轻轻抓住崔茜的手臂。

“我真的没胡说,真心话!”我正色以对,“天下漂亮有风情的女士很多,可能有比……和你们一样美丽的。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运气指数,能和你们两个一起生活,我已福分满盈。天下好女人很多,但我已知足。人固有自知之明,和你们好好生活,足以。”

影倩似乎有些无措,垂下眼帘没有说话,崔茜可能没全听懂,忽闪着眼睛看看姐姐又看看我,也不知怎么开口。

我突然有些情怀激荡,起身面迎湖面吹来的阵风,自顾自继续刚才的话题。

“我李立强虽然向往完人,但自知并不完美,有色心,有财欲,但有你们在,心里很踏实,很充实。我知道只要这样走下去,终有一个全新的广阔美丽……壮丽的境界在前面。此生有福啊!得遇两个优秀的女人为伴,感谢上苍的眷顾,让我不虚此生。”

“别胡说八道,我……我们还想跟着你继续享福呢。”影倩在我身后低声说,声音微弱、颤抖而温柔。

“好,不说这个。”我平静下来,又恢复嬉皮笑脸的模样,“说说今天到项目组开会。哦,先说开会以前,我去上厕所。哎呀,那里面臭得,差点没进去。”

“你今天怎么了?”影倩也笑,“总和屎尿过不去,不许再说恶心的事!”

“没有没有。”我摇摇头,“回来的路上我在想:为什么中国人的厕所总是有味道?我建议李同力换成坐便器,以为环境会改善,结果更差,真是奇怪?”

“思想和行为并不一定会随着物质条件改变。”影倩突然缓缓地说了一句。

“哎呦!夫人,这话讲得好,讲得好!”我赶紧称赞,“但是……最原初的这种……这种把厕所弄成这样的习惯是怎么来的,为什么?难道说人们一开始就觉得那里应该是那样?”

“不知道。”影倩摇摇头,又看看崔茜,“哦,那个,你屋里的花瓶崩了一个豁口。明天让人换掉,你别乱碰。”

“哦哦,我没发现。怎么会破?”小丫头皱眉。

“大概是运输中碰过,放在那随着温度变化起伏,又时常加水换花,慢慢裂缝越来越大,最后就坏了。”我跟着她们的话题。

“反正坏了,换掉就行。”影倩无所谓的说,“你们好久没擦抢了。”

“对啊!”我一下坐直身体,“我去拿。”

“让卡雅去。”影倩阻止我,回头对远处正在和几个佣人说话的静娥招招手,“让卡雅把所有擦枪的东西都那到这来。垫布一定不要忘记。”

“好的,夫人。”静娥点点头退下去。立刻有一个跟班给她递上手机。

“你怎么记得我们好久都没擦抢了。”我好奇地问。

“因为你们两个至少有两个星期衣服上没有粘到油了。”影倩微笑着,“今天也一样,不许粘到身上油。”

“好的好的。”我赶紧点头,“哦,小丫头,李同力把射击场的图纸给你哥看过了吧?他不了解这个,一定让斯特林仔细看。”

“嗯嗯,没什么问题。就是简单的私人射击场,不复杂。斯特林说没问题。”

苏静娥把四支枪和一大堆各种布块和工具拿过来。我先把枪拢到自己面前,枪口对着湖面逐个退下弹夹检查枪膛是否有弹。然后讲两只手枪递给崔茜。

“给我一支。”影倩不由分说要从我手中抽走一支M16。

“哎哎!这个太重,给你这支。”我把手枪拿回一支递给她,又把垫子挪过去,“那天找时间再去约翰逊那里打几梭子。”

“我也去学学打枪。”影倩接话。

“好!现在就教你。拿到枪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枪口对着没人的地方检查里面有没有子弹。”我指指她面前的枪。

“你不是检查过了吗?”影倩不明白。

“要再检查一次,自己亲自检查,防止我犯错。”

“这样的事,你怎么会犯错。”

“不一定。是人都会犯错,这必须实事求是,吃饭还能咬了舌头呢。”

“那是你想吃肉了。”影倩笑,“最近好象又胖了。游泳还要坚持,小丫头,你监督他。”

“好的!姐姐。擦完枪就去。”

“这都几点了,太晚了吧?”我笑着请求。

“没事,我们两个陪着你。”影倩没再理我,挪过去和崔茜脸贴脸开始学怎么拆枪。

擦完枪,又在泳池中扑腾将近一小时。回到卧室时我已有些疲惫,匆匆洗完澡就把自己扔到床上,闭着眼听影倩关窗帘,换睡衣,又把被子给我盖好,最后关上灯轻轻挤到我身边躺下。

我侧身搂住她,顺手把长发抓到鼻子前嗅嗅。

“累了吧?”她轻声问。

“嗯,有点。等我歇会。”

“累了就睡,别太疲劳,对身体不好。”她把放在我腰上的手收回去,推我躺平。

“歇会就好,没事。”我把她的手又拉回来。

“不要。咱俩就随便说说话,谁困了就先睡。”

“嗯,也行。哎,我发现你从来不翻身,睡着前面对着我,早晨醒来还是,顶多是平躺着,那样不累吗?”我问。

“什么?哦,背对着你,怕你以为我生气了。”

“不会,晚上睡觉不翻身,那多不舒服。”

“还好。”影倩把头发缠到我脖子上,“你说的我可以翻身啊!以后要是背对你,不许胡思乱想。”

“我才不会……倒是你,常常莫名其妙吃醋。我刚说一句去南方邻国看看,立刻打翻醋缸。”我在黑暗中微笑着,把一缕长发夹在手指间轻轻揉搓。

“你才是醋缸!……就吃醋,怎么样?”

“好好,不是醋缸,是……装着醋的高脚杯……优雅高贵,闪着琥珀色的半透明……光芒。”

“什么啊!满嘴胡话。”

“呵呵!”我伸手抓来一大把头发,“吃醋很正常很正常。”

“嘁!我才不吃你的醋。”

“那就好……你是个好女人。”我忍不住打了个大哈欠。

“睡吧,不讲话了。”影倩把头发拢回去,把手放在我胸前。

“嗯,累了你就翻身,没关系。”

“好,睡吧。”

我闭上眼睛,手里轻轻捻着影倩顺滑的长发,慢慢变得有些迷糊。

突然一个想法像闪电般滑过脑海,我睁开眼愣了片刻,猛地收腹坐起来。

“哎呦!怎么了,怎么了?”影倩吓得不清,跟着坐起来拉住我。

“我想明白一个道理。我想明白一个道理。”我激动地握住她的手,“正常正常!”

“什么正常?”

“你想啊,其实,吃喝拉撒,都是人的正常行为,如果觉得上厕所很臭,讨厌上厕所,但又必须去,那就会觉得……很不好,就会不冲水,不顾及厕所的卫生。”

“没太听明白……”

“我的意思是:上厕所是很正常的事,但如果人们潜意识里认为这事不好,就会抵触……就会……不愿意面对……不是,就会觉得……就会……”

“你是说就会不认真做后面的事,不冲水?”

“对,就是这个意思!”我激动地点头,“所以,这是思想上的根源,不会随着条件的变好和改变。你觉得对不对?”

“好象有道理。”影倩缓缓地说。

“很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很可能!”我又使劲点点头。

“不说了,先睡觉吧。”影倩摸过我放在床头的手表看看,“快一点了,赶紧睡吧,明天厨房大扫除,我得早起。”

“好,”我躺下搂着她,“明天我也去帮你。”

“不用,我只是指挥她们干活,不动手,你明早还要去财政部,别耽误了约好的时间。”


  • 本帖 1 回复
2019-08-22 07:37:2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