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新回回民族问题研究 -- 山川悠远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275 阅 7571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9-27 10:33:38
4428521 复 4428116
山川悠远山川悠远`110905`/bbsIMG/face/0000.gif`70`3`526`3738`正九品上:儒林郎|仁勇校尉`2019-09-25 15:20:49`
【原创】第五章 绝无仅有的中国伊斯兰化进程 [新兵] 39

伊斯兰的最高的理想就是大家都生活在沙利亚统治之下,即使短时期内无法实现这个目标,但作为穆斯林就必须向这个方向进行各种吉哈德。所以即使不是全部穆斯林,总是有相当一部分人会执着地努力改变当地的生活、社会和人文环境。而这一改变最初阶段的重要标志就是清真食品开始转变为清真生活,当你发现各种各样的食品和生活用品开始清真化,你周围的区域开始驱逐猪肉,清真专用设施开始出现,你就应该知道伊斯兰化已经到达了你所生活的区域。

那么为什么说中国的伊斯兰化进程是独一无二的,要讲清楚这个问题,就要先谈谈近代世界上出现的主要两种伊斯兰化模式。其中第一种是以法国为代表的,由穆斯林自己进行的,自下而上的伊斯兰化进程,第二种是由政府出面自上而下推动回归伊斯兰基础教义,土耳其是典型代表。

法国作为世俗的基督教国家,穆斯林从50年代的2.3万人(0.55%总人口)到今天的840万人(12.5%总人口),从简单的聚居区到伊斯兰教法统治的No-gone Zone,再到街区暴乱,再到暴恐蔓延,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现象。2005年法国巴黎附近的穆斯林社区发生大规模骚乱,大多数世界媒体包括中国的媒体都小心翼翼地防止把这一事件与宗教扯上关系,异口同声地把这归咎于社会发展不平衡,是主流社会的遗忘,造成的穆斯林社区的大规模失业和贫穷,最终导致的暴乱。

点看全图

2005年法国骚乱

可是其背后的宗教因素显然已经引起了法国社会学家们的注意。经过一系列的社会调研,他们发现这些社区表现出来的社会问题是法国社会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困境,这些政府原来并没有太注意的社区,已经与法国本土社会隔离开来,与本土文化隔离开来,充斥着外来文化,宗教统治,贫穷,失业和失望的穆斯林。这是崇尚所谓多元化的法国社会所没有想到的。

点看全图

中国媒体关于2015法国骚乱的评论

为什么社区会被封闭?法国社会学家考察了这些社区的形成过程,发现最开始的时候,社区里的声音不过是要求清真食品、但紧接着穆斯林母语语言教育和宗教教育接踵而至,再接着宗教开始规范穆斯林的日常生活,并吸引社区以外的穆斯林移居至这个社区,清真寺开始大规模出现,虽然很多不是法国政府承认的正规宗教场所(法国政府不允许政府资助建设清真寺),法国清真寺后来大规模的修建也主要得益于外国资金,比如沙特和伊朗。当清真寺建成以后,伊斯兰以清真寺为中心划定区域居住,以阿訇为中心划定的社会关系得以确立,小区就此开始封闭,教法开始对这个小区实施管理,也就是说这片区域成了城中城的No-go Zone。

在这些现象中,法国学者惊讶地发现,清真食品所起的作用相当关键,专家们发现清真的含义极其复杂,从开始的简单食品,会逐渐拓展至行为准则,价值观。清真概念引发的最大社会问题是把世界分为Halal和Haram黑白分明的两极世界,并努力将这一个观念拓展和贯穿至从私人领域到社会的各个方面。这一特性对法国的中小学教育伤害最大,因为在这个阶段学校不仅仅是未成年人学习科学的地方,它也是学生们学习社交知识,公民意识,国民意识,社会权利和义务,以及协作精神的地方,是一个人价值观形成的重要阶段。但清真食品及其附带的清真准则,却将穆斯林中小学生和法国价值观以及其他非穆斯林学生之间的联系隔离开。世俗化教育和法国价值观教育被严重阻碍。而女孩被强制带头巾更是这种清真意识达到一定程度以后自我隔离的最直接最恶劣的表现。这些从小进行的潜移默化的宗教教育,对这些小孩世俗价值观的形成起到了极大的破坏作用。

这种自幼形成的隔离思想,在穆斯林成年以后,会衍射至婚姻,不与异教徒通婚成为准则,而这保证了穆斯林社区封闭性。这种古老的手段,经过历史的检验,是穆斯林整个社区和团体维持封闭和独立存在最有效的措施。

当这种封闭社区初步形成以后,这种社区主要依靠两个重要支撑,一是虔诚的教徒和狂热的新皈依者,第二个就是阿訇。第一个群体保证宗教的触角能够伸到穆斯林社会的各个角落,并向外寻找社会的脆弱点散播伊斯兰。而阿訇显然是维系这种伊斯兰No-go Zone社区的核心,并将伊斯兰转换为政治实体的主要推手。在法国,伊斯兰虽然来自各个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宗派,但是面对世俗政府,近年来已经开始呈现联合的趋势,并开始寻求在法国社会中的发言权。

那么反过头来看法国年轻穆斯林的骚乱,固然家庭贫穷父母失业是最直接的原因,但这种贫穷是多种因素造成的,而不仅仅是什么是政府忽视造成的。当然西方的去工业化,使得当年被当作简单劳力引入的穆斯林工人丢掉了谋生的饭碗是一个重要因素,这不能否认。但大规模的高出生率,导致穆斯林社区的人口过度膨胀则是另外一个更重要原因。这种膨胀的后果,使政府的基建投入、社区建设投入、教育投入与新增人口相比严重不足。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一般说来受教育程度严重不足,他们自己又投入大量精力和时间于宗教,社会竞争力差,使他们始终徘徊在社会的底层,慢慢地,不满就滋生了起来,对整个主流社会的敌意也越来越大,而这种境遇显然与宗教中宣传的大地代治者的高贵身份格格不入,那么愤怒也就渐渐产生,再加上某些基础极端教义的诱导,极端化也就慢慢开始滋生。

法国政府也显然意识到了穆斯林伊斯兰化法国的企图,也采取了一些措施,如禁止罩袍,在公立学校政府机关禁止头巾,尤其是近几年来暴恐活动造成巨大伤亡以后,法国政府开始关闭小部分清真寺。但在多元化政治正确大帽子下,并不敢采取太过严厉的措施,即使这样,这些政策都被穆斯林社区看作迫害伊斯兰的证据,而让他们更加不满。法国作为欧洲穆斯林人口比例最多的国家,如果不出意外,除非法国人自愿丢弃法国传统任由伊斯兰攻城略地,我个人认为30-50年之内必然爆发大规模冲突。

第二个例子是我以前谈到过的土耳其,它是自上而下进行伊斯兰化的代表,严格说,土耳其不能叫伊斯兰化,应该叫在世俗化多年以后,回归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主要推手是土耳其埃尔多安政府。

埃尔多安以伊斯兰基本教义为动员口号,夺取政权后,大力扭转土耳其开国总统凯末尔制定的世俗政策,采用大建清真寺,建宗教学校,废除凯末尔制定的世俗法律等多管齐下的方式,回归伊斯兰。自他出任总理的2003年起,到2009年埃尔多安建了9000余座清真寺,至2013年,他建的清真寺的总数目已经达到了17000余座。埃尔多安建造清真寺的速度令人惊人。另外宗教中学被大批建立,从2002年的450座增长到了2015年的1961座,选择宗教中学,学生能获得政府的大量资助。大量世俗的法律被废止,在大学里穆斯林女学生禁止带头巾的法律被废除,女公务员和军警禁止带头巾的法律被废除,商家禁止在晚上十点至早上六点售卖酒水,家庭妇女不应使用含酒精的清洁用品。2016年土耳其政府还试图通过一项强奸幼女免罪法案,法案宣称与未成年女性发生性关系的男性可通过与受害者结婚被判无罪。2018年初土耳其宗教局强调根据伊斯兰法9岁大的女孩是是可以结婚的。虽然后两项议题引发了土耳其国内和国际的声讨而最终做罢,但可以看出土耳其彻底回归伊斯兰已经不可避免。

而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埃尔多安这些举措的令人称奇的功效,短短10来年不仅彻底逆转了凯末尔的世俗化道路,还彻底击垮了世俗的保卫者——军队,而土耳其军队作为世俗主义的大本营,在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的几十年缠斗中,最终败下阵来。

比较这两种伊斯兰化的途径,就会很轻易地发现政府全方位推动的自上而下的伊斯兰化见效最快。而自下向上由底层穆斯林推动的伊斯兰化,则相对来说艰难得多,自下而上进行的伊斯兰化,短期最大的目标是聚居区内实现伊斯兰自治。而政府推动的则是伊斯兰化整个国家。

那么我们反观中国,就会发现为什么我会说中国的伊斯兰化进程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因为在世俗国家范畴内,中国同时包含了上述的全部两种形式,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

这里最令人诧异的是中国的世俗无神论政府采取和土耳其政府几乎完全一样的手段大肆推广伊斯兰。中国政府大修清真寺,中国2014年拥有清真寺39135座,大约600人/座,大部分是近30多年修的,比埃尔多安的850人/座清真寺力度大得多。

点看全图

北京管庄回民小区

伊斯兰经校遍地,默认幼儿进宗教学习班,强迫所有大中小学,甚至幼儿园推广清真灶和清真食堂,强迫某些地域所有航线的所有乘客吃清真食品,设置穆斯林专用设施,封闭社区,推动沙利亚法正式进入世俗法律系统(进入刑法,进入民法人民调解制度)。

点看全图

甘肃可爱的念经女孩

在学术方面,动用国家级别的学术机构,对所谓回族的历史、文化、艺术、文字和医学等各个领域进行伊斯兰化,乃至不惜采取杜撰篡改的手段。这完全是一个类似埃尔多安这样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政府所为,可却偏偏是一个信仰马列主义的无神论者所为,这是一件相当独特并且荒谬的事情。显然这不是个别人能够主导的,而是民族宗教理论出现了偏差,导致了带有伊斯兰色彩的回族民族主义分子主导了民族和宗教领域。

那么我们回过头来看看法国自下而上的例子,通过对比,我们会发现在中国基本上可以完全找出与法国对等的例子,中国伊斯兰教徒对清真食品的执着,对幼儿宗教教育的执着,对封闭社区的执着几乎与法国穆斯林不相上下。

即使中国穆斯林在中国的待遇比很多与其处在同一生活区域的非穆斯林民族好很多,尤其是汉族好太多,我们还是可以感受到他们做为“名族”莫名的愤怒。正如法国穆斯林的愤怒最终以社区暴乱的形式发泄出去一样,在中国也不乏此类的暴乱例子。由于法国穆斯林没有一个强大的政治实体为其在法国政坛发声,所以他们与中国回族穆斯林比较起来极端的圣战士多了很多。当然在中国有多少穆斯林有着圣战的野望就不好说了,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就是拉登在很多穆斯林眼里是英雄,如张承志就写过一篇长诗赞美拉登,并得到了很多穆斯林的共鸣:替换你活在人民心中,以一个美男子和世纪英雄的形象。 你预示了世界的明天。——张承志,献给你的都瓦

点看全图

2017年唐山一收费站被当地回民打砸

中国的伊斯兰化过程是一个世界上十分特殊的伊斯兰化例子,它不是一个典型的伊斯兰在世俗国家侵略世俗的过程,是一个无神论世俗政府推动的自上而下和伊斯兰自下而上互相配合的伊斯兰化过程。也就是说无神论的世俗政府和伊斯兰在某种程度上讲,是结盟关系。那么这个奇怪的同盟是如何来的?穆斯林自下而上的伊斯兰化很好理解,但无神论政府为什么会自上而下推动伊斯兰化?这是我们后面要研究的重点。


  • 本帖 3 回复
通宝推:履虎尾,脑袋,NetCobra,桥上,
2019-09-27 10:33:3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