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研究员中的另类 ?C “铁拐李”杨耀武 -- 萨苏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67 阅 1347273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5-07-10 04:29:43
442854 复 441401

非`2874`http://picture.cchere.net/1,0503/2874_31125840.jpg`70`3322`7349`145462`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04-05-09 04:31:26`
反不反革命都跟我没关系,呵呵 74

某年某月某日,家中某位清华出身的长辈,来了个电话指示,说有个朋友的妻子到珠海四通做副总,受托叫我这个小地头蛇带她四处玩玩。别的我不行,闲逛可是我的强项。。。

于是乎,乐滋滋的开着我的大路易就找她去了。见了面,罗小波大乐:“嘿,你这么小啊?你家那谁可没跟我说你这么小。这么小我怎么跟你玩啊?”我嘿嘿嘿两下,她又说“你开着这小摩托还挺神气”。我又嘿嘿嘿两下。罗小波给我第一印象非常好,爽利干脆的一个女子,一看就很能干,是急性子,感染力强,很有特色,但当时我并不知道她是蒯大富的妻子。

于是乎,就在珠海有了来往。她动不动就叫我爬山,打羽毛球,我向来是那种谁拎着我我就跟谁走的人,就这样见识到她的活力,我还是极其叹服她旺盛的精力,我称之为生命力。。。。后来才听她说在北大的时候拿过全国武术冠军的,心里暗想,这练过武术的是不是都精力无穷啊。罗的父母都是云南大学的教授,我想都没想过她竟然还练武。不过,她确实是个有趣的人。

当时蒯已经在深圳,因为身份特殊,一直使用化名“戴明(代名)”,开始是在一家外企做老总,实际上那家外企也是一个美籍清华人开的。所以大家一般称呼他“戴总”。

可是,这一切在最开始我根本不知道啊,老实说,蒯大富是何许人物我也不怎么清楚,历史书上他好象不是个好人,呵呵,我对政治向来又不敏感。不过,好人不好人那也都是过去了,我又没见过文革,管它呢。

直到有一天和小波说起她为何不能直接去到深圳的事情,越说越不对,小波才猛然醒悟过来:“那谁是不是没跟你说过戴总是谁啊?”。。。。F我两大眼瞪小眼,从那一天开始,我才把蒯大富跟真实生活联系起来。而搞笑的是,从一开始,小波和我就是不论岁数平辈交往的,而蒯大富却是以长辈出现的。

不久,小波去了深圳,在一家IT公司。之后我去深圳,去她家蹭住,第一次见到蒯大富。所见到的不过是一位肚子凸出,戴着眼镜,文质彬彬,说着江苏普通话的和蔼长辈。那天他正在看棋谱,兴口问我会不会下,我乐,说会啊,他说那来一盘?之后见我还在乐,又狐疑的笑着问我:“你个小丫头是不是真会下啊?”然后又问了问我家长辈的情况。我的象棋水平当然和蒯大富不是一个档次,他是当年江苏考进清华的第一名,学的跟原子弹的燃料有关的。后来家中长辈开玩笑,说在清华,自己是研究如何造原子弹的,蒯大富则是做原子弹燃料的,跟核动力有关。(希望这个专业方面的东西我还没记错,呵呵,理工科的东西,我常混淆

F)。

蒯家我最喜欢的是他家的书房,书不仅多,而且一书房的历史啊,一眼看过去,从毛泽东选集到邓小平选集,从走下神坛的毛泽东到叫声父亲太难过(BTW,这本书我就是在他家看的,写的什么破玩意嘛),还有很多历史书籍,正史野史都有,但我就只顾着瞧那些文革种种了,因为很好奇,想着这经过文革的人自己来看书中的历史,书中的自己,是个什么感觉??不过,好奇只是那么一会,很快兴趣就转移了,他们说的那些个人我也只隐约有点印象,实在觉得是跟自己不相干,所以哪里会记得住。更搞笑的是,后来他们顺手拎着我去当时深圳莱茵达老总家吃饭,席间还有个女的据称是当年百万雄师头头的妹妹。我在旁边傻乎乎的问了一句,百万雄师是个什么东东啊?FF

再后来,又被拎着去过一次深圳清华人的聚会,那时候我总算对蒯大富在文革初期的显赫地位有了点概念,还知道北大有个聂元梓,北航有个韩什么东东,那天晚上,那个韩什么也在的。大家在一起聊了些什么不得而知,就知道一帮当年都很了不得的老头们情绪都不错。F。也是啊,这些人不是清华的就是北大的,论才智年轻的时候都是一流啊。小波去跳舞,我觉得闷,就要求先撤了。

后来才知道,每年国安局公安局都在某些时期要找蒯大富谈话的,就算他出狱了,但一直不允许出境出国。我觉得颇有些不公平啊,这人牢都坐完了,不算改过自新了吗?当然,本来蒯大富是可以提前出狱的,但他坚持无罪自辩,非要把牢坐完才出来不可。也就是说这17年的牢狱生活,他一直坚持认为自己是无罪的。。。。

不仅蒯本人每年仍然要被公安局什么的关心,也牵连到小波和小琼(穷)。前两年她们动念头去澳洲过暑假的时候要办护照,晓波的户口还在南京,不得不回南京办。因为身份特殊,没人敢办,互相推诿,我亲爱的小波,哈哈哈,黑着脸在办护照的地方连坐几天,大有一副你不给我办出来我就不走了的架势,对方实在是怕了她,不得已给办下来了。小波脾气倔强,直率,有毅力,这点事情难不到她。直到2002年吧,那年我回国,才知道蒯大富刚有了自己的真姓名的身份证,(我听了很吃惊,一直不知道他竟然不能有真姓名的身份证)。在深圳这么多年,他自己的户口我不知道是在山东还是青海,小波和他女儿在深圳的身份一直没得到解决,直到今年过年我回国才听说刚解决了,听了后大乐,因为小波用了一个实在太搞笑的方法。(其实,想想,搞笑的另一面是挺心酸的.)

我眼里的蒯大富爱看书,爱搜集顺口溜,爱下象棋,最爱的,是热闹。事实上,蒯大富的交际应酬确实很多,另外,我也挺纳闷的,当年清华的人,怎么那么多在深圳。

另有一次,正巧我在,小波出门说要去接一个北大的老师,专程过深圳采访蒯大富,要核实国内外两段不同的文革史实。接回来后,一个瘦瘦的老头,一看就是知识分子,呵呵,一介绍,才知道是王丹当年的班主任。因为王丹,该老师一直在北大是个讲师,不能评为教授,北大的教授评级据说是一个讲师在几年内要出什么成绩如何如何才能评上,评不上的,要自动走人。这老师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一直被暗示自动走人,可老头挺倔,就是不走。。。(现在如何我不知道了),这老师的姓也挺奇怪的,不过我忘记了F。我这个马虎不上心的记性,令我实在不是个好的故事叙述人,或者讲古的。有的时候我就挺纳闷,为甚么萨苏能把他身边的人的,他没经历过只是听说过的事情,都能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记得清清楚楚的呢?。。。F

反正当时我闲着也是闲着,于是也就坐在一边听这老师和蒯大富聊天。

说累了,歇会儿,倒杯茶去。。。


  • 本帖 1 回复
关键词(Tags): #蒯大富(嘉英)#罗小波(嘉英)资深推荐:ArKrXe,
ArKrXe 荐,最后于2005-07-11 05:29:18改,共6次;
2005-07-10 04:29:4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