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地球瓶颈中的达尔文主义 (一) -- 楚无邪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51 阅 9555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0-04 23:52:51
4430511 复 4083769
楚无邪
楚无邪`22793`/bbsIMG/face/0000.gif`70`1401`1430`16577`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8-03-08 18:13:48`
十、终极目标 2

人类社会发展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当今各文明国家,姓资姓社,主流思想都是“以个人幸福为本”的:为了让人们拥有更好的生活。西方搞民主选举,各路候选人的竞选主轴一定是强调每个选民的收入福利安全健康等切身利益。中共更明确指出,国家的主要任务就是要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我如果说这么美丽的理想追求从逻辑到实践整个就是错误的,会不会需要顶个锅盖先?

这种以“以个人幸福为本”为核心的“人本主义”是文艺复兴运动以后才发展出来的思想,西方人来说是很新很高大上的。可中国人接受起来一点障碍都没有,因为其实中国传统儒家社会也是这个理想。两千年的朝代涨落中的确有不少人民幸福富足的“盛世”被历史称颂,但毫无例外的都很快走向动乱与衰亡。历史学家们会分析王朝末世经济政治制度出了什么问题,但不需要太多深刻的了解就能判定,任何这样的“盛世”都不可能长期维持,原因很简单:人口。在现代社会以前,只要社会安定人们生活水平达到一定程度,必然带来人口激增。按照马尔萨斯根据当时英国的情况计算,人口每25年翻番(这可能是“盛世”的增长情况吧),那么200年里人口就能增长256倍。这样的人口增长肯定没法不崩溃。当然,现实世界不可能在数百年间维持这样的人口增长,可原因正是因为大多数时间大多数地区的绝大多数人都不能拥有幸福生活。贫穷疾病战争在带来苦难的同时也限制了人口的增长。换言之,幸福生活本身就在破坏这幸福的根基,所以这是个逻辑悖论,不可能长期存在的。

现代工业社会来临后,现代社会对个人幸福有了新的定义。个人主义妇女解放等新兴概念下,人们不再认为幸福要有“老婆孩子热炕头”了。养孩子这么辛苦一点都不幸福凭什么呀,还不如尽情享受两人或一人世界。于是个人幸福就成了“个人享乐”。这些享乐主义的“新思潮”的确导致这些社会中的人口增长率大大下降,好像人口激增的问题就这么解决了不存在了。可这在生命与社会发展的历程中不过是个短期的现象。生育繁衍后代作为生命核心的要素,哪是这么容易就被绕开的。从进化角度来说,不生孩子就相当于基因生命的死亡,就是让出了生存空间,这种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做法除了你的父母亲人其他人当然是一定会积极支持的。可对整个社会而言,只要还有一小部分人群的亚文化是喜欢生七八个孩子的(比如天主教徒、穆斯林、或任何能够维持生育传统的族群),没几代人的时间这个就成主流族群与主流文化了。这是经典的“优胜劣汰”的进化发展案例!目前欧州北美社会中爆发了严重的移民问题与种族问题,其实从根本上反映的是这个矛盾。

除了人口问题,对少辛苦、多挣钱的“美好生活”的追求肯定也会带来福利问题教育问题等等。现在在西方发达国家,依赖福利生存的人口逐年攀高,而创造价值的辛苦工作越来越没人愿意,导致去工业化的发生;需要辛苦学习的理工科目也越来越招不到学生,只能靠第三世界国家移民来填补,导致科研后劲不足。种种社会危机其实都种根于“为国民追求个人幸福生活”这一错误的指导思想。

中国现在还可以暂时嘲笑这些西方社会的危机,但只要社会的终极价值仍然是人民物质文化享受,同样的情形在不久也一定会在富裕了的中国出现:快乐教育、啃老、懒汉、主体民族生育率下降、少数族裔和外来移民比例大幅增加以致有改变社会主体民族结构之虞,种种问题用不了太多时间就能和美欧站在一个水平线上了。

共产主义的理想就是人人幸福快乐,没有任何社会矛盾,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大同世界。创造这个理论的智者也想不出这么幸福的社会怎么能和人的生物本性兼容,如何做到系统不至于被“坏人懒人”利用而崩溃,只好期待在某个遥远的未来,人们的思想觉悟无限提高,没有任何劣根性(或人性,生物性)。这其实也是承认,以生物意义的“人”为基础的社会是不可能实现这样的大同理想的。

对幸福甚至享乐的追求是人类无比健康的想法,当然是值得提倡鼓励的,我们会在本章稍后的部分专门讨论幸福的意义。但享乐主义或个人幸福不该是指导人类文明的终极追求。不管是喜欢多生孩子的个人幸福还是不想生孩子的个人享乐,无论如何推论,当前主流文化里以个人幸福为终极追求的政治哲学都是不可能真正长期维持的。这种虚幻的错误理念不但从古至今就没有真正实现过,未来也不可能实现。而且,这其实也不符合人们真正的利益——追求永生。如果消费资源只是为了个体高级或低级的感官享受,这享受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除了污染环境有何实在价值呢?更重要的是,这种违反科学规律的一厢情愿的社会理论,其内在的逻辑矛盾已经并且只会造成更多无法解决的深刻社会问题,不但会引发痛苦的危机,甚至可能导致文明的衰败倒退,不可不慎重对待。

正如我们前面讨论生命的最终极的意义指出的,唯一可以作为全社会核心价值的终极评判标准,只能是生命的永生–——基因生命与密母生命的永生,而不是个体生命的舒适快乐幸福。所有的生命活动都只有为着永生这个目标而去才有长期价值,社会活动也一样。不管什么制度主义,如果不能有利于我们实现永生的进程,都是毫无意义的隔靴搔痒。关于这个,吴承恩在他的哲学巨著《西游记》里记述美猴王初见菩提祖师的这一段非常传神:

美猴王在花果山享受了幸福的王者生活,可不久他就意识到猴生苦短,这一切享乐看不出什么实在意义,只有寻求长生才是唯一的道路。于是历尽艰辛,终于有缘拜到神仙菩提祖师门下学习。祖师说我门中有三百六十傍门,每个傍门皆有正果,问他要学什么。祖师于是一一介绍了“术”字门,“流”字门,“静”字门,“动”字门等专业方向。可不管祖师介绍什么,一根筋的猴子只问一句话:“这般也能长生么?”祖师回答:“没什么大用”。目标明确的孙悟空毫不犹豫:不学。祖师面上大怒,但心中赞赏,于是暗中传了他72般变化和筋斗云的长生术。从此孙悟空开启了他超越神佛的无限之路。

孙悟空是有灵性的石猴,能清楚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遇到种种选择总是能一针见血的问出“这般也能长生么”这样的好问题。人类社会这几百年新推出种种新鲜的想法,君主共和、资本共产、民主自由、市场计划等种种看来很酷的仙方,人们往往一时摸不着头脑,其实我们要的就是问这么一句:“这般也能长生么”。


2019-10-04 23:52:5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