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地球瓶颈中的达尔文主义 (一) -- 楚无邪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51 阅 9783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0-04 23:54:55
4430515 复 4083769
楚无邪
楚无邪`22793`/bbsIMG/face/0000.gif`70`1412`1430`16661`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8-03-08 18:13:48`
十一、歧路的孔雀 1

对多数民众来说,永生的问题可能的确太深远了。相比之下,幸福美好直接多了。人们关心与切身利益直接相关的问题:能减少工作压力吗?能增加收入吗?能更幸福更有获得感吗?我得承认,这些也许是短期需求,但也都是非常健康的追求。就像祖师贩卖的“术”字门、“流”字门等等都很好的迎合这些需求。其实这些也完全可以是“长生”这个长期大工程中的一个个短期小项目,也是祖师认可的正道。但问题是,如果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这里,没有了“长生”这个大方向,这些短期项目有没有可能会走到“长生”的对立面去呢?

从历史来看,这不但是完全可能的,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甚至是大概率的事件。

这种短期利益与长期目标的冲突可能是现代人类独有的,与四十亿年里进化的每一个生物甚至过去十万年里进化的人类文明有根本性的区别。

过去的一切进化与发展都是基于自然选择的:每一次发展都是在成熟体系的基础上扩张出大量的多样性,多数的“新方向”都是错的,但在严厉的生存竞争压力下,错误的方向失败,正确的方向得以壮大。春秋中原大地数百个国家,北方草原无数的部落,历史不需要关心她们每一个的选择是否都是对的,只需要一句话:活不下去,就会死。听着像废话,因为在进化里这是唯一的真实!世界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个不可违逆的大势,就只能是“永生”了:

但现代人类文明已走上地球村的时代,文明多样性已极大的减少。当我们使用地球“普世价值”这个概念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至少在这个层面的文明多样性已经接近于无了。本书第一章就着重强调的“地球瓶颈”,地球作为文明扩张的物理障碍而成为文明发展的瓶颈,关键就这个物理限制必然导致文明多样性的丧失。没有了多样性就没有了正常的竞争筛选,最终导致自然进化无法正常进行。如果没有了自然选择和进化来做终极判断,谁来为人类文明判断正确与错误?圣经/神意?选票/民意?精英/上意?哪个可以托付人类的命运?

本书的主题是以史为鉴:以基因的历史为借鉴来探讨人类文明(密母)的发展。基因进化在这方面,基因生命的进化过程有什么经验教训吗?

在大尺度上,基因进化当然不缺乏竞争压力,但基因生物的进化,并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持续在外部环境的压力下竞争从而进化出更强大的物种。进化更像是上台阶,多数时间环境相对稳定,各族群基本平衡,只有外部环境偶尔发生的剧烈变化时,生存压力才突然加大,导致不同族群不同个体优胜劣汰的筛选。那么在外部压力较小的这个相当长的时间段里,进化固然还在发生,但由于某个种群面对较小的生存竞争压力,从而走到进化的歧路上去,这样的情况是屡见不鲜的,甚至是常态的。

大家去过动物园,肯定见过孔雀,运气好的说不定还见过绚烂的孔雀开屏。从进化上分析,孔雀长出这么夸张的尾巴有什么好处吗?

其实许多鸟类的雄性都有漂亮的羽毛,雄鸡、雉鸡、鸳鸯等等。和雄狮长长的金色鬃毛,雄鹿公牛头上漂亮的大角一样,都是雄性动物用来向异性彰显自已健康的身体状况和优秀基因的有力工具。不过,如果说这些雄性动物拥有的是让人眼前一亮的美丽的装饰的话,雄孔雀那超过身体数倍长度的茂密的尾羽简直就是用生命在炫耀了。为了维持这个超级累赘且毫无实际功用的装饰,孔雀得付出巨大的代价:太大,以至于影响行动;太艳丽,以至于看起来十分容易在野外引起注意,而且也没什么证据显示这是可以有效阻吓敌手的警戒色。这种对族群生存只有负价值的特征是怎么流行起来的呢?

生物学的专业答案是“性选择”。大概意思是说:起初,艳丽尾羽的确有些许生存优势,比如能彰显拥有者的身体健康营养好,这使艳丽尾羽雄性在数量上稍占上风,那么偏爱艳丽尾羽的雌性就能有更多机会把“喜欢艳丽尾羽”的基因传下去,第二代中就有较多个体同时带有“艳丽尾羽”和“喜爱艳丽尾羽”的基因,因为它们的父母分别携带上述基因。由此“喜欢艳丽尾羽”基因携带者(雌性)碰到另一个艳丽尾羽雄性,则对方很有可能也带有“喜欢艳丽尾羽”基因(尽管由于是雄性没有表达)。这样“喜欢艳丽尾羽”基因就在种群中扩散并在基因库里占绝对多数,这样每到求偶季节雄性尾羽越长越艳丽就越吃香,一代代下来,长而艳丽的尾羽被选择(或者说不够长而艳丽的尾羽被淘汰),孔雀种群中基本都是长而艳丽的尾羽。

专业探讨还可以走得更深,不过这不是本书的重点。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是:不管孔雀先生和孔雀小姐们有多少道理,作为一个物种,孔雀怎么会进化出明显不利于生存的特征来?回头出现什么大点儿的气候环境生态变化,这不是明摆着要被种族灭绝,被淘汰的吗?这还怎么长生啊!

首先,进化的探索本来就是没有方向的,是环境的选择压力提供了方向。孔雀在当下这个“恒纪元”(再次向刘慈欣的三体致敬)里选择了超炫尾羽这个方向,其他生物也有各自的奇怪选择。马鹿长了超级大角、熊猫改吃素食、鲸跑去水里生活、飞鱼长出翅膀、超萌的考拉放慢速度,各种尝试当时看来都不知道靠不靠谱,以后愿赌服输被淘汰,也没谁会抱怨。总有某个兄弟物种成为赢家,脱颖而出就是了。生命原本就是这样进化的。

何况,对尾羽的大小说三道四只是基于人们现在设想的环境,觉得这个对奔跑飞行不利。可既然没人知道下个“选择压力”来自何方,我们根本也就无从判断超炫尾羽的价值。这不,人类成为地球之主,就喜欢漂亮的孔雀、超萌的考拉。它们在动物园里的未来还挺光明的。退一万步,也不能排除超炫尾羽在未来进一步进化,成为我们现在完全想不到用途的利器的可能性(孔雀翎?) -- 这在进化的历史上可是屡见不鲜的。进化多样性就是这么奥妙无穷!

一句话,虽然孔雀大概率会失败,但这是进化世界的常态,也是生物界可以承担的代价,我们不需要替他过分担心。

但是与此类比,今天的人类就太需要担心了。地球瓶颈下的全球化造就的单一文明是没有备份的!走错的路可能在最后审判到来之前都不会有机会得到纠正。那人类承载的以进化求永生的道路也就在这个瓶颈前划上句号了。

那这个困境有解吗?

既然没了数量,就只能用质量来弥补了!

如果即将融合为一体的人类文明只能选择一个“普世价值”,这个“价值观”必需是真正靠谱的禁得起检验的。

禁得起什么检验?当然是“永生”的检验!

任何“普世价值”必需有利于人类与人类文明的永生!


2019-10-04 23:54:5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