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地球瓶颈中的达尔文主义 (一) -- 楚无邪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51 阅 9563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0-04 23:57:54
4430518 复 4083769
楚无邪
楚无邪`22793`/bbsIMG/face/0000.gif`70`1401`1430`16617`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8-03-08 18:13:48`
十三、幸福是什么 1

在提出“创新和发展”这个价值观,并且将之与”享乐主义“的“个人幸福”价值观对立起来时,我知道是捅了个大大的马蜂窝——你想要抛弃人本主义,呼唤极权主义,让所有人都在所谓“社会进步”的大棋里当一个可怜的工蚁被压榨至死吗?社会达尔文分子果然是无耻的纳粹党徒!

所以我想先明确两点。首先,作为一个新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我坚决反对泛化的集体主义和无条件的国家主义,强烈支持人本主义和个人主义。对真正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来说,对个人利益的追求是生命进化的核心。没有个体利益的充分保障,任何制度性的以集体名义践踏个人权利的行为都是错误的,在进化上不可呢成功的。所以我每次都用“人类与人类社会”这个词组,就是想要强调我们每一个人的利益。

其次,我对个人幸福也没有任何抵触的意思。个人幸福对人类社会来说,其在密母的进化上其实是有重要的独特意涵的,不妨在这里展开一下。

我们在这本书的前面几章反复论述了生命的本质在于基因与密母的传承。我们每一个个体都代表了一组独特的基因与密母的存在,而你我在这个世界上努力挣扎,就是希望能将自己的这份已经传承了亿万年之久的基因生命以及无数先辈创造累积的文明(密母生命)继续传承下去,为此,在极端情况下我甚至可以放弃个体生命这个虚幻的皮囊。这生命的传承是我最最核心的“个人利益”。

从基因生命的角度,个体的血缘传承是我们作为基因生命的核心利益,这个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在现代文明以前,基因生命在人类的行为中起主导作用,所以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样以家族血缘等的传承为核心的社会价值。

而密母生命,我们说过,密母本质上是一个概念,可以是任何一个能够在头脑中存在,并可以被语言文字或其他方式准确表述与传播的概念。那么密母如何在人群中传播传承进化的呢?我认为,人们在面对这个作为“密母”的概念时收获的幸福感算是一个重要指标:我们如果接受某个想法、赞赏某个理念、甚至从中获益,当然就会坚定对这个思想理念的认知,还会乐于实践、乐于分享传播这个理念。

所以你看,对“幸福”的追求与密母的传播而言,是有着实在意义,需要政治文化的领袖们认真追求的。

但个人幸福不等于肤浅的个人享乐,而是建立在对科学文化社会等任何方向任何理念的理解与认同上的,是背负责任中拥有的成就感,绝不是简单的感官享受。与此相比,个人享乐不过是附着在基因个体生命这个虚幻的皮囊上的,帮助基因生命趋吉避凶的一些神经感应,是进化的次级产物。的确对我们的生物行为有指导价值,需要被认真对待,但绝不是终极的归宿。如果脑子里空空如也,对社会没有参与,那靠毒品就能获得纯粹的快感,这可不符合任何生命进化的要求。而考虑到“幸福”与“快乐”的模糊界限,如果没有“长生”的目标为标尺,如果没有创新发展作为底层价值,从社会政治哲学各层面的对“个人幸福”的绝对追求往往很快就滑倒“享乐主义”的深渊里去了。

“人本主义”是绝对正确的,但不是以个人享乐甚至个人幸福为本,而是要求社会为我们每个人追求自己的“长生”提供支持。而个人主义与人民幸福为底层价值很容易滑入享乐主义的岔路,而对个人享受的追求于实现我们每个人以至全社会的“长生”目标是相抵触的;相反,个人与社会对“创新和发展”的追求则完美契合人类与人类社会的根本利益,是合于达尔文主义进化要求的好的价值观。


2019-10-04 23:57:5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