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本末分章全译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1 阅 3753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0-10 06:10:58
4432587 复 4380770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64740`21296`832249`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
左传本末分章译文112楚材晋用02/05 2

《襄二十六年传》:

及宋-向戌(xū)将平晋、楚,声子通使于晋。还如楚,令尹子木与之语,问晋故焉,且曰:“晋大夫与楚孰贤?”对曰:“晋卿不如楚,其大夫则贤,皆卿材也。如杞(qǐ)梓(zǐ)、皮革,自楚往也。虽楚有材,晋实用之。”子木曰:“夫独无族、姻乎?”对曰:“虽有,而用楚材实多。归生闻之:‘善为国者,赏不僭(jiàn)而刑不滥。’赏僭,则惧及淫人;刑滥,则惧及善人。若不幸而过,宁僭,无滥。与其失善,宁其利淫。无善人,则国从之。《诗》曰‘人之云亡,邦国殄瘁(tiǎn cuì)’,无善人之谓也。故《夏书》曰‘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惧失善也。《商颂》有之曰‘不僭不滥,不敢怠皇。命于下国,封建厥福’,此汤所以获天福也。古之治民者,劝赏而畏刑,恤(xù)民不倦。赏以春夏,刑以秋冬。是以将赏,为之加膳,加膳则饫(yù)赐,此以知其劝赏也。将刑,为之不举,不举则徹乐,此以知其畏刑也。夙兴夜寐,朝夕临政,此以知其恤民也。三者,礼之大节也。有礼,无败。今楚多淫刑,其大夫逃死于四方,而为之谋主,以害楚国,不可救疗,所谓不能也。子仪之乱,析公奔晋。晋人置诸戎车之殿,以为谋主。绕角之役,晋将遁矣,析公曰:‘楚师轻窕(tiǎo),易震荡也。若多鼓钧声,以夜军之,楚师必遁。’晋人从之,楚师宵溃。晋遂侵蔡,袭沈,获其君,败申、息之师于桑隧,获申丽而还。郑于是不敢南面。楚失华夏,则析公之为也。雍子之父兄谮(zèn)雍子,君与大夫不善是也。雍子奔晋。晋人与之鄐(chù),以为谋主。彭城之役,晋、楚遇于靡角(mí jiǎo)之谷。晋将遁矣。雍子发命于军曰:‘归老幼,反孤疾,二人役,归一人。简兵蒐(sōu)乘(shèng),秣马蓐(rù)食,师陈焚次,明日将战。’行归者,而逸楚囚。楚师宵溃,晋降彭城而归诸宋,以鱼石归。楚失东夷,子辛死之,则雍子之为也。子反与子灵争夏姬,而雍害其事,子灵奔晋,晋人与之邢,以为谋主。扞(gǎn)禦北狄,通吴于晋,教吴叛楚,教之乘(chéng)车、射御、驱侵,使其子狐庸为吴行人焉。吴于是伐巢、取驾、克棘、入州来,楚罢(pí疲)于奔命,至今为患,则子灵之为也。若敖之乱,伯贲(bì)之子贲皇奔晋,晋人与之苗,以为谋主。鄢陵之役,楚晨压晋军而陈(zhèn阵)。晋将遁矣,苗贲皇曰:‘楚师之良在其中军王族而已,若塞井夷灶,成陈(zhèn阵)以当之,栾、范易行以诱之,中行、二郤(xì)必克二穆,吾乃四萃于其王族,必大败之。’晋人从之,楚师大败,王夷、师熸(jiān),子反死之。郑叛、吴兴,楚失诸侯,则苗贲皇之为也。”子木曰:“是皆然矣。”声子曰:“今又有甚于此者。椒举娶于申公子牟,子牟得戾(lì)而亡,君大夫谓椒举:‘女(rǔ汝)实遣之。’惧而奔郑,引领南望,曰:‘庶几赦余。’亦弗图也。今在晋矣。晋人将与之县,以比叔向。彼若谋害楚国,岂不为患?”子木惧,言诸王,益其禄爵而复之。声子使椒鸣逆之。((p 1119)(09261002))(112)

我的粗译:

到我们襄公二十六年(公元前五四七年,周灵王二十五年,晋平公十一年,楚康王十三年,蔡景公四十五年,郑简公十九年,宋平公二十九年,吴馀祭元年),宋国的卿向戌(庐门合左师)要为两大霸主晋国和楚国讲和,声子(公孙归生)为此去访问晋国,回来又去了楚国,楚国令尹子木(屈建)和他谈话,问起晋国情形,还问到:“晋大夫与楚孰贤?(晋国大夫与楚国比哪家的更有本事?)”,声子答:“晋卿不如楚,其大夫则贤,皆卿材也。如杞梓、皮革,自楚往也。虽楚有材,晋实用之。(晋国的卿不如楚国,但他们的大夫更有本事,都是能当卿的人才。可就像杞梓和皮革,都是从楚国过去的。虽楚有材,晋实用之。)”,子木再问:“夫独无族、姻乎?(他们就没本家和姻亲出来任职吗?)”,声子答:

尽管有,但确实用了不少楚国的人才。归生(声子,公孙归生)听说:“善为国者,赏不僭而刑不滥。(一个‘国’要管得好,赏赐不能随便,刑罚也不能过分。)”,赏赐随便,怕鼓励了烂人,刑罚过分,怕伤害到好人。要不幸出了格,最好是赏赐随便些,可别是刑罚过分,与其伤害到好人,宁可鼓励了烂人。没了好人,“国”也会跟着没了。《诗》里说“人之云亡,邦国殄瘁(要是人没了,邦国都难过)”,就说的是没了好人会怎样。所以《夏书》上说“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与其杀掉无辜的人,宁肯执法不严格)”,就是怕伤害到好人。《商颂》里边有“不僭不滥,不敢怠皇。命于下国,封建厥福(赏罚不出格,行动不放松。上天传号令,让副手都当公)”,商汤就是靠这么干得到上天保佑的。

古时候那些“民”的统领,都会努力多行赏赐,而尽量避免使用刑罚,还念念不忘爱惜手下的“民”。进行赏赐会在春天和夏天,使用刑罚就会选秋天和冬天。所以,决定赏赐以后,会因此为自己加菜,加了菜就会分赐属下,从这儿就看出来,在努力多行赏赐。可在决定动用刑罚的时候,会因此取消进餐的排场,首先取消的就是音乐,从这儿就看出来,在尽量避免动用刑罚。而且,早起晚睡,每天上下午都过问政事,从这儿就看出来,是多么爱惜手下的“民”。以上这三样,就是“礼”最要紧的地方啊,有“礼”,才不会出问题。眼下的楚国,滥用刑罚,逼得大夫们害怕被杀而流亡四方,成为人家的谋主,反过来算计楚国,怎么样也解决不了,只因为他们受不了了。

好比当年子仪之乱,析公流亡晋国。晋人把他安排在指挥战车后头,请他当谋主。绕角那一战,晋军本来要逃走了,可析公发话说:“楚师轻窕,易震荡也。若多鼓钧声,以夜军之,楚师必遁。(楚军冲动浮躁,易受外界影响而动摇,我们多弄些战鼓一齐擂响,趁夜晚攻击他们,楚军肯定会逃跑。)”,晋人按他的建议行动,楚军当晚就溃散了。晋人接着进犯蔡国,再攻打沈国,抓走他们主上,又在桑隧击败申、息之师,俘虏了申丽带回去。郑国自此不敢再朝南看。楚国被挤出华夏,这都是析公干的。

再好比那回雍子的叔叔和哥哥们诬告雍子,咱主上和大夫没处理好,结果雍子流亡晋国。晋人给了他“鄐”,请他当谋主。彭城那一仗,晋、楚两军在靡角之谷遭遇,晋军本来要逃走了。可雍子向他们全军发令:“归老幼,反孤疾,二人役,归一人。简兵蒐乘,秣马蓐食,师陈焚次,明日将战。(年纪太大和年纪太小的都先撤走,家中兄弟辈只有一人的和患病的也先撤走,一家有两人在军中的,撤走一人。挑选战士,整编战车,喂好战马,饱餐一顿,烧掉营帐,开始列阵,明天决一死战。)”,于是他们让该撤走的人先离开,趁乱放跑了些楚军俘虏。结果,楚军当晚自己就溃散了。彭城归降晋人,晋人将其还给宋国,抓了占据彭城的宋国大夫鱼石他们,然后撤了回去。后来,楚国又丢掉了东夷,令尹子辛(公子壬夫)为此而死。这都是雍子干的。

又好比那回司马子反(公子侧)与子灵(屈巫,申公巫臣)争夏姬没成,就也不让子灵成事,于是子灵流亡晋国。晋人给了他“邢”,请他当谋主。他在帮助晋人对付北狄的同时,还打通了吴国与晋国的联系,扶植吴人反抗楚国,教会了吴人,驾车的技艺,射箭与格挡的手段,以及车战战术。子灵还把自己儿子狐庸(屈狐庸)留下担任吴国行人。于是,吴国进攻“巢”,拿下“驾”,战胜“棘”,打入了“州来”,楚人罢于奔命,到现在都没摆脱出来。这都是子灵干的。

还有,好比那回若敖之乱,使得伯贲之子贲皇(苗贲皇)流亡晋国。晋人给了他“苗”,请他当谋主。鄢陵那一仗,楚军一早就顶着晋军营垒列好阵形。晋军本来要逃走了,可苗贲皇(贲皇)告诉他们:“楚师之良在其中军王族而已,若塞井夷灶,成陈以当之,栾、范易行以诱之,中行、二郤必克二穆,吾乃四萃于其王族,必大败之。(楚军的精锐只有他们中军王族而已,只要我们填塞水井,铲平炉灶,在营中就地列出阵形和他们对抗,让栾家和范家移动位置把他们引开,那么中行家和两个郤家的部队,肯定能打败他们左右两翼的穆族部队。然后我们四支部队集中攻击他们王族,必大败之。)”,晋人采纳了他的建议,楚军大败,“王”(楚共王,楚子-審)中了一箭,部队元气大伤,司马子反(公子侧)为此而死。郑国背叛楚国,吴国迅速崛起,楚国不再受诸侯拥护,这都是苗贲皇干的。

听了以上声子说的例子,子木只是说:“是皆然矣。(这些你说得都不错啊。)”,声子就又说:“今又有甚于此者。椒举(伍举)娶于申公子牟(王子牟),子牟得戾而亡,君大夫谓椒举:‘女实遣之。’惧而奔郑,引领南望,曰:‘庶几赦余。’亦弗图也。今在晋矣。晋人将与之县,以比叔向。彼若谋害楚国,岂不为患?(现在又有比这些更紧急的情况。当初椒举娶了申公子牟的女儿,可子牟有罪逃走了,咱主上和那些大夫就指责椒举:“都是你帮他逃走的。”,于是他一害怕就跑到郑国,但还一直伸着脖子朝南看,说是:“啥时候能饶过我。”,可咱主上和大夫根本就没想着他呢。现在椒举也跑到晋国了,晋人会给他一个县,待遇和叔向一样。要是他也来谋害楚国,不是太危险了吗?)”,这下子木害了怕,把这事和他们“王”(楚康王,楚子-昭)汇报,然后决定提高伍举(椒举)的待遇和地位,让他回去。

声子赶紧让伍举儿子椒鸣把伍举接了回去。


  • 本帖 3 回复
2019-10-10 06:10:5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