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第一骑兵军(引子) -- 梦秋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78 阅 5155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0-14 10:33:31
4434004 复 4433772
梦秋
梦秋`13624`/bbsIMG/face/0001.gif`70`5322`26086`209754`从一品:开府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2006-09-28 04:58:55`
【原创】第一骑兵军(第二章:察里津保卫战) 44

察里津保卫战是斯大林获得军事权威的第一战,也是最重要的一战。在后来的苏联历史里,察里津保卫战不断被浪漫化,成为斯大林“军事天才”的重要表现之一。察里津也因此在1925年改名为斯大林格勒,直至1961年。实际上这场战役打得并不好看。在1918年,红军和白军的组织状态都很差,双边的战斗无非是一些散兵游勇和炮兵之间的胡乱互相射击,缺少正规战役当中有组织的阵地防御和进攻战术。但就作战结果而言,红军守住了这座城市,给它带来了荣耀。斯大林在这座城市的战斗中收获了他的心腹将领,除了伏罗希洛夫,还有布琼尼、阿帕纳先科、库利克、铁木辛哥等。

察里津保卫战分为很多个阶段。从1918年6月-7月间克拉斯诺夫的顿河军第一次进攻察里津,到1919年6月份白军最终攻陷察里津,这座城市周边的战斗持续了几乎一整年。但是苏联史学家们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察里津保卫战发生在1918年6月到1919年2月期间。只有在这段时间里,斯大林及其部下真正地对保卫战起到了应有的影响作用。之后双方在察里津再度较量时指挥人员已经发生更迭。红军总司令加米涅夫的将领绍林代替了伏罗希洛夫和叶戈罗夫。白军方面,弗兰格尔男爵取代了克拉斯诺夫。因此,1919年6月份白军攻占察里津已经跟斯大林没有关系了。

为期八个月的察里津保卫战里,白军分别发动了三次进攻。第一次是1918年6-7月,第二次是1918年9月到1919年1月。第三次是1919年2月份。三次白军的进攻都被红军击退了。1918年10月和1919年1月被红军将领们认定为“察里津最危险的时刻”。1918年10月,因为与南俄的红军指挥员发生了严重冲突,斯大林被召回了莫斯科,而伏罗希洛夫在12月被托洛茨基调走。战斗的胜利跟这两位关系并不密切。

关于这场后来被神话了的保卫战,很难用“胜利”这一词语形容其结局。伏罗希洛夫指挥的第十集团军远远称不上是一支正规军。在二月革命后俄军部队普遍建立了士兵委员会,指挥员由选举产生。军队里的民主制度严重削弱了指挥员的权威,导致士兵们普遍不服从命令,游击习气严重,临阵脱逃情况严重,根本没法打硬仗。第十集团军若干次进攻都以失败告终。唯一值得安慰的是,白军部队比红军也好不到哪儿去。

布尔什维克高层当中因为南俄战线的局势发生了严重的分裂。斯大林逮捕北高加索军区司令员斯涅萨列夫,枪毙几乎所有军区司令部人员,随后自任军区军委会主席,指派一个旧俄军上校科瓦廖夫担任军区司令员。斯大林的自行其是和残暴让莫斯科,尤其是让托洛茨基感到非常恼火。

1918年9月17日,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会下令撤销北高加索军区,成立南方面军军事委员会,任命了旧俄军少将塞京担任司令员,伏罗希洛夫为副司令员,军事委员为斯大林和米宁。要求南方面军立刻将司令部从察里津迁往科兹洛夫。这个决定遭到了斯大林、伏罗希洛夫和米宁的抵制,以至于南方面军司令部几乎无法正常运转。1918年10月4日,托洛茨基向列宁建议,要求从南俄召回斯大林。他抱怨说:“截止到今天为止,察里津帮甚至都未向科兹洛夫送交过战报。我责令他们必须一天两次呈送战况和侦察报告。如果他们明天还未执行,我将把伏罗希洛夫送交法庭,并将此事通告全军。”

10月5日,斯大林返回莫斯科,向列宁解释察里津前线发生的问题。伏罗希洛夫也不断致电列宁,指责托洛茨基并没有按时按量提供军需物资,导致前线作战局面恶化。10月中旬,白军已经攻入察里津城区,伏罗希洛夫的部队陷入了巷战中,情况非常危急。这时红军意外地获得了一支增援部队。从北高加索地区长途跋涉八百公里的红军“钢铁师”在师长德米特里·彼得罗维奇·日洛巴的带领下突袭白军后方,暂时解除了察里津的危险。

日洛巴的“钢铁师”的增援完全出乎双方的意料。红军指挥部并未从别处抽掉兵力增援。说起原因来有些可笑,这支红军部队在北高加索作战时,日洛巴和北高加索红军的最高指挥员发生了严重矛盾,一怒之下,便不告而别,径自引兵而去,没想到在察里津城下来了个歪打正着,赶走了围城白军。伏罗希洛夫等人随后做出的反应也很有些出人意料。他们不但不感激日洛巴的及时增援,反而以日洛巴不服从指挥将其逮捕。撤销“钢铁师”的番号,部队并入到第十集团军各部中。骑兵混成师成立之初有两个旅,其中一个旅的骑兵就来自“钢铁师”。1919年1月,这部分来自日洛巴“钢铁师”的骑兵发生哗变,携枪跑去阿斯特拉罕去了,据说是他们听说师长被关押在那里。日洛巴后来获释,留在第十集团军里担任一个骑兵混成旅指挥员。

“钢铁师”增援虽然解救了察里津,但是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说明南俄红军在很大程度上更像是一支军阀部队,由一大群完全不遵守纪律的乌合之众拼凑在一起,仅仅效忠于自己的指挥员(有时候连效忠也说不上),而不是布尔什维克。布琼尼在回忆录中说道,汇集到察里津城下的红军游击队指挥员大部分不愿意将部队整编成为正规军,不愿意遵守命令,部队缺乏纪律约束,“反革命分子”渗透严重。第十集团军下的伏尔加师,就是这样一支典型的部队。在保卫察里津的过程中竟然擅自从前线撤退,迫使斯大林和伏罗希洛夫亲自到这支部队里,逮捕了主要负责人后才稳定了军心。

伏罗希洛夫在察里津城下损兵折将,使莫斯科感到非常不放心。幸好1918年10月期间德国发生革命,第一次世界大战基本结束。占领乌克兰、罗斯托夫和塔甘罗格等地的德军奉命撤走。这使得进攻察里津的白军左翼立刻暴露在顿河上游的红军威胁之下。1919年2月,察里津红军击退最后一次白军进攻,转入反攻,向南挺进350公里,又一次解除了察里津受到的威胁。

伏罗希洛夫因为在察里津城下指挥作战不力,在1919年3月份布尔什维克党第八次代表大会上受到列宁的严厉批评,认为他沾染了“军事反对派”作风,游击习气严重,尤其是拒绝任命和使用旧俄军里的军事专家,部队指挥和作战能力低下,导致察里津保卫战中红军伤亡过大。托洛茨基也对伏罗希洛夫很不满,后来他在回忆录中这样描写伏罗希洛夫:“这是最仇视军事专家的人之一……他对他们的厌恶不仅发自内心,而且根本不讲道理,毫无道德可言。”就这样,托洛茨基和伏罗希洛夫之间产生了最初的敌意。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察里津战役已经基本过去。1918年12月,伏罗希洛夫调任乌克兰苏维埃政府内务人民委员,第十集团军司令员职务由后来首批五位苏联元帅之一的亚历山大·伊里奇·叶戈罗夫接替。很有意思的一点是,叶戈罗夫是旧俄军中校,正是伏罗希洛夫反对的“军事专家”,而且在十月革命之前,他还是一名社会革命党党员,革命后才加入布尔什维克党。

叶戈罗夫是一位能干的将领,和斯大林的关系也比较好。布琼尼在红军高层中以不服从命令、擅自行动而著称,连斯大林的命令也常常违抗。叶戈罗夫扮演了斯大林和布琼尼之间的缓冲。他常常能够包容布琼尼的胆大妄为。实际上,后来斯大林在军事方面主要依赖叶戈罗夫对第一骑兵军实施控制,政治方面则通过伏罗希洛夫予以影响。这一点会在后文中讲述。

在察里津保卫战期间,布琼尼仅仅是一个师级参谋长,后来又担任了师长。他还没有资格参与高层之间的斗争。不过他在整个战役期间赢得了伏罗希洛夫和斯大林的赏识,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据布琼尼回忆,他在1918年7月上旬的一次会议上第一次见到了斯大林,他这么写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房间角落里,一个皮肤黝黑、身材中等、瘦削的人从座位上站起来。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皮夹克,戴着一顶皮帽,帽子下现出黑发。此人鼻梁笔直,有一双黑色的、眯缝着的眼睛,留着黑色的胡子。”

布琼尼说,在这次会议上,斯大林支持自己提出的取消士兵委员会,建立政治战士制度的建议。会后,斯大林把他留下来询问了一下二月革命后的经历,然后总结性地说道:“好吧,我们现在很了解了。”

同月,斯大林检阅了杜缅科骑兵部队,并现场观摩了一场简单的演习。布琼尼后来回忆说,骑兵部队给斯大林留下了深刻印象。随后,伏罗希洛夫亲自指挥杜缅科的骑兵部队去解救一支被围的红军部队。布琼尼认为行动非常成功,骑兵们的表现获得了伏罗希洛夫的赞扬。

在获得高层赏识的同时,骑兵部队得到了大批新锐力量的增援。谢苗·康斯坦丁诺维奇·铁木辛哥的克里米亚第一团加入了杜缅科骑兵部队,带来了750名骑兵,大约组成了五个连。其中有两个哥萨克连,一个来自各国的志愿士兵组成的国际连,战斗力相当强悍。在察里津保卫战末期,布拉特金出任旅长的顿河-斯塔夫罗波尔骑兵旅下的两个团,由科列索夫指挥的伊洛瓦亚第一团也加入了骑兵混成师。

骑兵旅的战绩在整个察里津作战中表现不错。从八月份开始,骑兵旅主要部署在察里津北部的铁路线,防止白军袭扰和切断铁路运输。随后调到西南部,在科捷利尼科沃一带打垮了一个白军哥萨克步兵师,和其余部队一起打退了白军对察里津第一次进攻。11月底,刚刚升级的骑兵混成师曾经突袭白军阿斯特拉罕步兵师。发动突袭的先头部队由铁木辛哥率领。

布琼尼和铁木辛哥在步入这场历史大戏的首秀中是成功的。布琼尼亲自化装成白军进行侦察,得出结论是白军疏于防范,既不派出斥候,也不认真修工事。铁木辛哥顺利打垮了阿斯特拉罕步兵师的骑兵部队,随后骑兵从后方、红军顿河第一步兵师从正面向阿斯特拉罕步兵师发动进攻。战斗顺利结束,红军骑兵们缴获了12门大炮,21挺机枪,俘虏了除师长之外的整个师部。布琼尼因作战英勇而获得了自己首枚红旗勋章。

突袭阿斯特拉罕步兵师的成功,显示出红军将领们已经注意到并且开始利用骑兵强大的机动性,使之在战场上发挥突击兵团的作用。指挥员们不但更加深入地理解了骑兵这一军种的军事价值,而且在指挥骑兵作战的能力上有了很大提高。

1919年1月,红军骑兵部队又一次进行了长途奔袭。这一次骑兵混成师一分为二,成立了一支由布琼尼担任师长的特别骑兵师。杜缅科本该亲率部队出征,因患上伤寒病而被迫留守司令部。这场疾病让他和他的骑兵师精锐彻底分开,从此走上不同的命运。

由特别骑兵师执行的这场长途奔袭战役,意在恢复察里津与北部卡梅申地区的交通联系。这是布琼尼首次以师级军事主官身份指挥战斗。整个战斗持续了差不多一个月,战果堪称辉煌。布琼尼传记中引用的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会于1919年3月29日颁发的第26号命令称,特别骑兵师奔袭400俄里(一俄里相当于1.0668公里),击溃敌军23个团。其中4个团被全部俘虏,同时夺得48门火炮以及一百多挺机枪。作为上级,叶戈罗夫在战斗期间与布琼尼合作良好,奠定了以后两人在其余战场上的进一步密切关系。

这样,在组建红军并参加内战一周年之后,布琼尼已经成为师长。他也付出了代价。在撤离顿河期间,布琼尼的父亲被白军拷打致死。他的弟弟丹尼斯加入了红军并在战斗中阵亡。

骑兵师迎来了发展。3月26日,第十集团军下令,将特别骑兵师改编为第四骑兵师。这是第一骑兵军的基本部队,拥有3000多名战斗人员。另外一支第一骑兵军的基本部队是斯塔夫罗波尔工农骑兵师,师长是约瑟夫·罗季奥诺维奇·阿帕纳先科。这支部队的前身是库班红军第十一集团军下面的一个骑兵旅,1918年9月升级为骑兵师。第十一集团军在1918年年底遭到邓尼金的志愿军和库班哥萨克军的联合进攻,几乎全军覆没,北撤后番号撤销,余部并入第十集团军。1919年3月13日,斯塔夫罗波尔工农骑兵师改名为第六骑兵师,拥有1100多名战斗人员。武器极度匮乏,只有一半的战斗人员有步枪。

1919年5月6日,在布琼尼和第六骑兵师师长阿帕纳先科的共同建议下,第四骑兵师和第六骑兵师合并,成立了第一骑兵军。布琼尼担任军长,政委基夫盖尔,参谋长波格列博夫。第四骑兵师由布琼尼从普拉托夫斯卡亚带出来的老战友奥卡·伊万诺维奇·戈罗多维科夫出任师长。第六骑兵师师长仍旧是阿帕纳先科。这位后来的苏军大将作战极为勇猛,但性格粗暴蛮横。第六骑兵师的军纪一直比较糟糕,跟这位师长的影响不无关系。

就这样,第一骑兵军这支著名的部队终于成形。全军大约有6500名战斗人员,分为两个师,第四骑兵师下辖六个骑兵团,12门大炮和超过200挺机枪。第六骑兵师下辖四个骑兵团,大炮与机枪数量均弱于第四骑兵师。此时这支部队还没打过很多硬仗,指挥员的水平和士兵的素质还并不高。接下来的战斗中,第一骑兵军将接受很多严峻的考验,最终使自己成为一支能征善战,侵掠如火的部队。


  • 本帖 1 回复
关键词(Tags): #第一骑兵军 布琼尼 斯大林 铁木辛哥 叶通宝推:苏迅,一哲,葡萄干,不会游泳的鲨鱼,桥上,
2019-10-14 10:33:3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