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第一骑兵军(引子) -- 梦秋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06 阅 6332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0-15 22:28:05
4434510 复 4433772
梦秋
梦秋`13624`/bbsIMG/face/0001.gif`70`5326`26198`210691`从九品上:文林郎|陪戎校尉`2006-09-28 04:58:55`
【原创】第一骑兵军(第三章:红色骑兵) 40

第三章 红色骑兵

1919年7月,第一骑兵军下辖两个骑兵师。第四骑兵师共有4358名战斗人员,114挺机枪和9门大炮。第六骑兵师有1344名战斗人员,43挺机枪和5门大炮。但是骑兵只有539人,其余人没有战马。此时第一骑兵军共有5700名战斗人员【统计数据根据不同信息来源会有所不同】。而白军方面,由马蒙托夫将军指挥的精锐的骑兵军就有9000余人。

与白卫军相比,红色骑兵——Konnoarmeitsy,或者Konarmiya,是从俄语演化出来的、西方用于指代第一骑兵军的专用词语——指挥员们基本上没有受到过良好的文化和军事教育。军长布琼尼是雇农出身;第四骑兵师师长戈罗多维科夫是个贫穷的卡尔梅克哥萨克,参加旧俄军时因要自备战马和装备,不得不典当自己的土地购买。他文化程度极低,基本上不会说俄语,也不会认地图;第六骑兵师师长阿帕纳先科是斯塔夫罗波尔地区的农民;后来接替阿帕纳先科成为第六骑兵师师长的铁木辛哥则是来自敖德萨地区的乌克兰农民。这几位在旧俄军中都是士官。这也是当时红军指挥员的一大特征:白军军官绝大部分曾是旧俄军军官,而红军将领,至少是察里津前线的红军将领们,主要由旧俄军士官以及下级军官组成。在苏俄内战中,大约有20万名旧俄军士官在红军中服役。

旧俄军军官虽然有较高的文化素质和军事素质,但他们先天存在着一个结构性的问题:精英意识浓厚,思想极端保守,反映在作战当中战术思维滞后,指挥环节容易脱节。旧俄军中并不缺乏有极高战略和战术修养的高级军官,例如大名鼎鼎的前俄军总参谋长阿列克塞·阿列克塞耶维奇·布鲁西洛夫将军。可是这一位已经投向了布尔什维克。邓尼金和高尔察克的政治和军事能力都十分平庸,既缺乏将一盘散沙的白军整合起来的能力,也没有这样的决心。这就造成在1918-1919年年初,白军始终没有办法在技战术占有一定优势的情况下,成规模成建制地歼灭红军,最多只能将其击溃。

【阿列克塞·阿列克塞耶维奇·布鲁西洛夫(1853-1926),骑兵出身,俄军总参谋长,1916年著名的“布鲁西洛夫攻势”的指挥官,二月革命后被克伦斯基任命为俄军总司令,旋即被科尔尼洛夫取代。十月革命后投向布尔什维克,得善终。】

苏俄内战的一个典型特征,正如当时的骑兵连连长,后来的苏联元帅巴格拉米扬总结的那样:“当时几乎没有绵亘的防御正面和持久的阵地防御。”在南俄绵延上千公里的战线上,红军和白军任何一方的兵力从来没有超过20万人。【双方兵力不多的主要原因主要因为长期战争带来了严重厌战情绪,导致征召困难且普通士兵逃亡极多。】而且机枪和火炮的密度很低,红军在单一战线上兵力最充足的时候,平均一公里最多只能部署250名战斗人员以及两门火炮。这一现象被一位英国军事顾问称为“拿破仑时代的战争”。要知道在几十年后的苏德战争中,仅仅在斯大林格勒-罗斯托夫-格罗兹尼区域,苏德双方共陈兵数百万,战线防得密不透风。苏俄内战中投入的战斗兵力和苏德战争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别。因为兵力不足难以保证防守密度,双方在作战习惯于寻求从对方防守兵力不足的侧翼进行突破,进而袭击对手后方,使敌人恐惧并被击溃。侧翼袭扰和追击是当时典型的作战方式。而这种作战方式往往要求具有强大的机动能力。因此,大规模的骑兵部队对于红军和白军来说,是完全必要的。

双方的高层指挥人员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红军的反应要稍微慢一点。直到1919年9月,托洛茨基才喊出“无产阶级,上马”这一口号。在这之前,南俄草原上双方的骑兵已经厮杀了一年多,白军骑兵在数量上占据了绝对优势。1919年7月,红军南方面军大约有15.76万名步兵和2.58万名骑兵。同期南俄白军大约有10.45万名步兵,却拥有5.09万名骑兵。

正在视察红军的苏维埃政府军事人民委员托洛茨基。他从内战一开始就与斯大林和伏罗希洛夫出现了严重的战略战术矛盾,最后演变成权力斗争。托洛茨基的信徒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拥有广泛的影响力,至今犹存。

红军组建骑兵的速度较慢,原因有三:首先是高层指挥员,如托洛茨基,在应用骑兵问题上反应较慢。托洛茨基认为骑兵是“贵族阶级的遗产”,“无法与无产阶级战争机器兼容”。他曾经数次拒绝第一骑兵军扩编的提议,布琼尼对此感到极不满;第二是南俄草原是俄国马匹重要产地之一,一直处于激战当中无法保证马匹供应;第三则是红军高层照搬沙俄骑兵部队教条。按照1918年8月红军颁布的军事条令,一个骑兵师应该下辖三个骑兵旅,每个骑兵旅下面有两个骑兵团,每个骑兵团下面有5-6个骑兵连。此外骑兵师还应该配备一个炮兵纵队,每个纵队下面要有四个分队【本文中的炮兵连和炮兵纵队的英文都为battery,其规模口径取决于是否是师属、旅属或者团属炮兵。】。一个骑兵连的指战员编制应达到210人,以及221匹战马。团属机枪队配备四挺机枪。这样一个骑兵师的兵力就有7653人,以及8469匹马。1918年12月的一道命令,扩大了骑兵师的编制,使之成为拥有8346人以及9226匹马的军事单位,同时还编入兽医和摩托车手。1919年1月,骑兵师编制再度扩大到9499人以及10210匹战马。

按照这个标准,第一骑兵军的实力还不足一个编制骑兵师,而且即使在后来第一骑兵军最盛时期,其下辖骑兵师也从未达到1919年1月的规定编制。大部分情况下,骑兵师编制下有三个旅,每个旅下辖两个团,每团下辖4-5个骑兵连和一个机枪队。条件好的情况下,一个团会配属一个炮兵分队,装备2-4门三英寸口径(76.2毫米)大炮。现实与红军骑兵条令对比,可见后者编制过大,不切实际,也没法认真推行。红军骑兵的正规化受到很大影响。

在现实当中,骑兵的角色在不断发生变化。当上级指挥人员还没有注意到这些问题时,反应最为敏捷的红军指挥员却意识到了。这些旧俄军的士官们,都是从战场厮杀中成长和幸存下来的优秀战士,他们对待骑兵战术的态度,最为冷静和现实。根据战场情况而采取的骑兵战术,往往诞生在这些指挥员手里。

骑兵进攻,在冷兵器时代堪比当代的装甲进攻,对战场胜负具有决定性的影响。骑兵不败的神话,已经延续了上千年。如果骑兵有对手,那也是存在于重装骑兵和轻骑兵之间而已。13世纪蒙古骑兵横扫欧亚大陆,更是将骑兵的机动性和攻击力发挥到了极致。火药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在拿破仑时期,骑兵已经暴露在炮兵的威胁之下。一百年之后,大威力的远程火炮和高射速机枪投入使用,在一战战场上几乎完全终结了骑兵的使命。但在一战初期,沙俄仍旧顽固地保留了大量骑兵部队。1914年,沙俄拥有全欧洲数量最多的骑兵。大约1000人组成一个骑兵团,总共有127个骑兵团。其中60个骑兵团用于组成15个骑兵师。剩余的骑兵团以独立团、独立旅或者哥萨克骑兵纵队的方式作战。

实际上在一战开始之前很久,俄军已经有人意识到了骑兵面临的问题。追根溯源,早在普法战争前后,俄军就开始训练骑兵下马作战,将骑兵训练成骑马步兵,要求这些骑兵能够在马上以及在不骑马时都能够熟练使用火器。在一战期间,骑马步兵的基本火器包括纳甘式左轮手枪和步枪。骑兵团里装备了马克沁重机枪,冷兵器则包括刺刀和马刀。但是改革进行得极不彻底。条令规定骑兵们要学会下马作战,但是又规定只有在不可能执行马上作战任务时才要求下马作战。旧俄军军官们对于改革极为抵制,认为只有密集冲锋队形才是骑兵的应有战术,完全忽视大炮和机枪火力的作用。

旧俄军骑兵在一战中是不合时代的产物。被托洛茨基称为“只发挥了三流水平”,大体上起到了作用是侦察和追击。或许是白军指挥官们受到各种常识性概念的约束,即使在经历了一战暴风骤雨般的火力,仍迟迟不肯做出战术上的改变。他们虽然在机动性上比旧俄军有所加强,但仍旧蔑视火力的作用,喜欢劈砍和密集冲锋。例如,出身顿河哥萨克的马蒙托夫将军就曾经发布命令,要求骑兵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能够下马作战。

典型的苏俄内战骑兵队形,在以骑兵团为单位展开时分为两排。第一排以两个骑兵连的兵力发起冲锋,后面三个骑兵连并排跟进。当第一排冲到距离敌人两百米左右时,队形变化为左右两队,以包抄敌军的两面侧翼。如果步兵受到这样的冲击,很容易发生恐慌。但是如果步兵训练有素,能够稳住阵脚,再加上有足够的机枪,就可以给骑兵的冲锋制造沉重的伤亡。

红军的现实主义骑兵指挥员们在如何使用骑兵问题上要比白军更加强调火力打击。南方面军骑兵在作战前一般先实施炮火打击,然后在重机枪两翼射击掩护下发起冲锋,或者使用侧翼包围战术。在通常情况下,等到红色骑兵发动冲锋的时候,敌人的主力已经消耗殆尽,或者实力已经衰弱到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与红军善于使用机枪相比,当时在场的英军观察员发现白军仅仅将机枪作为防御用武器,不懂得在发动进攻时调整射击角度,使用曲射方式为己方步兵提供火力掩护。

红色骑兵之所以强调火力而不是劈砍和冲锋,原因是部队中真正能够掌握精良马术的哥萨克骑兵并不多。1919年的一次统计显示,红色骑兵中大约62%出身农民,21%的士兵曾是工人。只有14%的人员是哥萨克,剩余4%左右是知识分子。并不是每个农民出身的士兵都能够像布琼尼这样在旧俄军骑兵部队中服役14年,并且精通骑术。所以,第一骑兵军的第一作战本能是依靠火力打击。密集冲锋和劈砍并不适合这支部队。有趣的是,第一骑兵军早期士兵都是志愿服役者。他们大多受过陆军步兵训练。这使得他们更像是骑马步兵。即使在马上冲锋的时候,这些士兵也都习惯于使用纳甘式左轮手枪或者截短了枪管的步枪射击,而不是使用马刀劈砍。

布琼尼的一些战术调整也有利于红色骑兵作战。他给骑兵侦察兵配备了机枪车,这样双方在遭遇时己方兵力能够取得压倒性的优势,从而使对方的侦察和情报能力受损。一般来说,旧俄军骑兵团每团配置四挺重机枪。但是布琼尼在数量足够的情况下,会给每个骑兵团配置16-20挺重机枪,基本上一个排有一挺。重机枪用马匹拉动,被称为“机枪车”,俄语音译为“塔昌卡”。这本是马赫诺的无政府主义游击队的发明,被布琼尼借鉴,成为红军骑兵的标配。机枪车一般在距敌300-400步时进行射击,有效地增强了战场火力的迅速覆盖。在1984年苏联电影《第一骑兵军》当中曾经再现过布琼尼这一战术:红色骑兵佯装退却,将白军的追击部队引入机枪的射程当中,大面积杀伤敌军。

从当时英国军事顾问的角度来看,不论是红军还是白军,战术水平和素养比之一战期间的德军和英法联军都要逊色。双方在射击时都只顾开火而不顾射击的精确程度,导致前线常常没有足够的子弹供应。双方没有步炮协同,炮兵火力很弱。而且炮兵阵地仍旧习惯布置在战斗视界内,因为双方习惯从炮兵阵地上直接瞄准射击,而不是依靠炮兵观测所提供射击诸元和射效评估来校正射击精度。因为低效的炮兵机动能力和弹药供应能力,双方的炮兵很难集中使用。后来在华沙战役期间红军因此吃了波兰炮兵的大亏。不过在苏俄内战期间,对付没有什么训练的步兵时,几发胡乱射击的炮弹却能够造成对方的恐慌和溃散。

在内战初期,白军骑兵在指挥能力上具有一定优势。布琼尼回忆说,1918年下半年察里津保卫战期间,白军骑兵部队能够快速集结,迅速寻找红军战线的薄弱地带。如果某一地点的进攻失败,白军骑兵会留下一支较小的掩护部队断后,其余部队继续对其余地点发动攻击。很快,红军骑兵也学会了这种作战方式,并且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了一些调整,变得更加灵活,进攻也变得更加凶狠。

典型的红色骑兵,从外表装束上来说和普通的农民似乎区别不大。他们通常会在身上系一条红带子,或者在帽子上缝上一条红边。他们会把马尾巴扎起来【布琼尼回忆称红军骑兵一般会把马尾巴从根部切掉,而哥萨克骑兵会留着战马的马尾。这是用来区分两军的一个特征】。步枪背在自己的左肩。白军是用右肩背枪,这是两支部队外表上的又一个区别。与白军最大的共同点是,红色骑兵绝大多数都说着带口音的俄语,中间还夹杂着一些乌克兰语词汇。

一战当中,骑兵的重要性大幅度下降,除了少部分地区(例如中东),骑兵们执行的任务无非是侦察、放哨和通信等任务。苏俄内战中由于各种条件的影响,骑兵的突击使命被复活。红军当中有几支非常出色的骑兵部队,但是能够起到战略军团意义的部队只有两支。一支是苏波战争期间的第三骑兵军(军长加亚·加伊)。另外一支就是第一骑兵军。在察里津保卫战当中,它迅速地由一支辅助作战部队上升为一支强大的突击兵团。在后来的战斗中最终成为独当一面的骑兵集团军,成为红军当中最锋利的刀刃。这是野心勃勃的布琼尼乐于看见,而且一直为此奋斗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布琼尼其实是个纯粹的军人。即便在他的后半生中多多少少投机政治,他身上的军人色彩还是远远比政客色彩浓厚得太多。


  • 本帖 3 回复
关键词(Tags): #第一骑兵军 布琼尼 红色骑兵 托洛茨基通宝推:苏迅,johny,葡萄干,不远攸高,桥上,不会游泳的鲨鱼,
2019-10-15 22:28:0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