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Taylor Branch:高天火柱——MLK三部曲之二 -- 万年看客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56 阅 3379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0-20 08:51:17
4435848 复 4345403
万年看客
万年看客`28000`/bbsIMG/face/0000.gif`70`235`25365`185881`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8-09-25 10:28:43`
西贡,奥杜邦,塞尔玛10 1

“当时的气氛很沉重,”约瑟夫队长后来说道。他手下的一名士兵表示芝加哥的伊斯兰国度上层当时极为震怒,因为哈莱姆圣殿都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没能除掉马尔科姆.X那个伪君子。约瑟夫的一名副手也回忆道,当时正是伊斯兰国度的芝加哥年会召开之前的最后一个周末,许多远道而来的队长与安保负责人都抵达了纽约。伊斯兰国度的秘书长约翰.阿里于2月19日星期五入住了美利坚酒店。许多高阶阿訇也前来捧场。波士顿的路易.X阿訇主持了纽瓦克的二十五号清真寺,纽瓦克的詹姆斯.沙巴兹阿訇(James Shabazz)则来到纽约主持了哈莱姆区七号清真寺。

马尔科姆很清楚,伊斯兰国度在大会召开之前面临着清除所有污点的压力。他预定了几趟旅程又纷纷取消,以此作为疑兵之计;他申请了一份持枪许可证借以防身;周四这天他召开新闻发布会,谴责了包括法国政府在内的一大批面目模糊的敌人。一个朋友建议他报警,他对此一笑置之。在周四晚间的一档广播节目当中他抱怨道:“每当我跳出来说有人想要杀我时,总有人觉得我是在自我炒作或者胡编乱造。”周五这天,马尔科姆告诉《生活》杂志的摄影师戈登.帕克斯(Gordon Parks),他当年还在伊斯兰国度内部宣教的时候始终只是一具“行尸走肉”,直到脱离伊斯兰国度之后才恢复了生气。“成为烈士的时刻已经到了,”他对帕克斯说,“如果我要成为烈士,那将是为了兄弟情谊而献身。”

周六晚上,纽瓦克第二十五号圣殿的一名秘书和四名成员购买了哈莱姆区奥杜邦舞厅的舞会门票。进入舞厅之后他们特别注意了窗户与出口的位置。到了星期天下午,他们又一起乘坐一辆凯迪拉克穿过乔治.华盛顿大桥返回了奥杜邦舞厅,参加马尔科姆主持的集会。因为他们几人都来自纽瓦克,当初跟随马尔科姆一起脱离纽约七号圣殿的迎宾员与保镖们没能认出他们。这五个人全都悍不畏死,因为他们相信伊利亚.穆罕默德掌握着救赎灵魂的权柄。舞厅里摆放了四百张折叠椅,上座率超过了一半。司机坐在了最后一排,秘书与三名持枪者坐在第一排。

马尔科姆.X在后台来回踱步。他改变了主意,叫贝蒂和女儿们从斯塔顿岛的临时住所赶了回来。他痛斥合伙人们没能维持秩序。嘉宾演讲人没能到场,承诺的平台也没有搭建好。他拒绝了年迈的伊斯兰导师谢赫.哈桑(Sheik Hassoun)的安慰,愤怒地把所有人赶出了更衣室。本杰明.2X做了一场关于历史误读的热身演讲,主题是哥伦布如何以为自己航行到了中国,然后就将马尔科姆请到了讲台上。马尔科姆一露面就赢得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正当人群回应马尔科姆的伊斯兰教问候语的时候,纽瓦克五人组的司机扔出了一枚烟雾弹,紧接着又跳起来假装自己抓住了一名小偷,口中高喊:“把手从我兜里拿出来!”全场人员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了过去。预感到危机迫近的马尔科姆疾呼了一声“都别动!”与此同时三名持枪人员已经逼近了距离舞台不到十五英尺的范围。“都别动!”马尔科姆又喊了一声。然后舞厅里就爆发了两声震耳欲聋的霰弹枪响,其中有一声结束了他的生命。有些惊恐的听众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声。还有许多听众抡起折叠椅子冲着企图逃跑的刺客们砸过去,发出了刺耳的金属撞击声。急于脱身的刺客们冲着人群打了几发手枪,枪声淹没在了现场的一片嘈杂当中。五名刺客当中有四人趁乱逃离了犯罪现场,只有一位塔尔梅奇.X.海耶尔(Talmadge X Hayer)被目击者们在通往第166街的门口拦了下来。


2019-10-20 08:51:1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