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本末分章全译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1 阅 3038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0-23 03:54:28
4436700 复 4380770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48550`19853`756673`从九品上:文林郎|陪戎校尉`2008-04-16 00:13:57`
左传本末分章译文121莒子怒齐01/01

《昭十四年经》:

八月,莒子-去疾卒。((p 1363)(10140005))(121)

冬,莒杀其公子意恢。((p 1363)(10140006))(121)

《昭十四年传》:

秋八月,莒-著丘公卒,郊公不慼,国人弗顺,欲立著丘公之弟庚舆。蒲馀侯恶公子意恢,而善于庚舆;郊公恶公子铎,而善于意恢。公子铎因蒲馀侯而与之谋,曰:“尔杀意恢,我出君而纳庚舆。”许之。((p 1365)(10140401))(121)

冬十二月,蒲馀侯-兹夫杀莒-公子意恢。郊公奔齐。公子铎逆庚舆于齐,齐-隰党、公子鉏送之,有赂田。((p 1366)(10140601))(121)

《昭十九年经》:

秋,齐-高发帅师伐莒。((p 1400)(10190004))(121)

《昭十九年传》:

秋,齐-高发帅师伐莒,莒子奔纪鄣。使孙书伐之。初,莒有妇人,莒子杀其夫,已为嫠妇。及老,托于纪鄣,纺焉以度而去(jǔ)之。及师至,则投诸外。或献诸子占,子占使师夜缒而登。登者六十人,缒绝。师鼓噪,城上之人亦噪。莒共公惧,启西门而出。七月丙子,齐师入纪。((p 1403)(10190701))(121)

我的粗译:

在我们昭公十四年(公元前五二八年,周景王十七年,晋昭公四年,齐景公二十年),秋八月,莒国国君著丘公(莒子-去疾)去世,由他儿子郊公(莒子-狅)继位,但郊公没有悲伤的样子,他们国人看不过去,想要改立著丘公之弟庚舆为国君。

他们莒国一位大夫蒲馀侯(兹夫)讨厌公子意恢,但喜欢庚舆;而郊公则讨厌公子铎,而喜欢意恢。于是公子铎找上蒲馀侯商量,并建议说:“尔杀意恢,我出君而纳庚舆。(你把意恢杀了,我把咱主上赶走,再把庚舆接回来。)”,蒲馀侯答应了。

到这年冬十二月,蒲馀侯-兹夫杀掉他们莒国的公子意恢。他们国君郊公流亡齐国。公子铎从齐国迎回庚舆(莒子-庚舆,莒共公),立为国君。有齐国大夫隰党和公子鉏护送他们回来,为此还送给齐人一些田地。

五年后,到我们昭公十九年(公元前五二三年,周景王二十二年,晋顷公三年,齐景公二十五年),秋天,齐国的卿高发(高襄子)率一支部队进攻莒国,莒子(莒子-庚舆,莒共公)逃往“纪鄣”(纪),于是派大夫孙书(子占)率兵进攻“纪鄣”。

早先,莒国有位妇人,被莒子杀了丈夫,成为寡妇。等她老了,寄居在“纪鄣”。这一阵子,她搓出一根长绳,够垂下城墙了,然后收着。等齐国部队打来,她把那绳垂下城外,有人报告给了子占(孙书),子占就指派手下部队,趁夜晚顺那绳子往城上爬。已经爬上去六十人,绳子忽然断了,于是部队擂鼓大叫,城上那些人也跟着喊叫。听到擂鼓喊叫之声,莒共公(莒子-庚舆)吓坏了,打开西门逃走。七月丙子那天(杨注:丙子,十四日。),齐国军队打进了“纪”(纪鄣)。

一些补充:

关于“八月,莒子-去疾卒”,杨伯峻先生注引《汇纂》云:“在位十四年。子郊公嗣。”

杜预《注》“蒲馀侯恶公子意恢,而善于庚舆”云:“蒲馀侯,莒大夫兹夫也。意恢,莒群公子。”

杜预《注》“郊公恶公子铎,而善于意恢”云:“铎亦群公子。”

杜预《注》“齐-高发帅师伐莒”云:“莒不事齐故。”

杜预《注》“使孙书伐之”云:“孙书,陈无宇之子子占也。”

桥案:我以为这位孙书(子占)就是写了《孙子兵法》的那位孙武子,并专门讨论过,您如有兴趣可移步《《左传》人物事略08:孙书——用之必胜》

杨伯峻先生注“及老,托于纪鄣”曰:

托,寄居。与襄二十七年《传》“托于木门”义同。

杨伯峻先生注“纺焉以度而去之”曰:

纺线或葛丝为绳索也。度,量城之高度也。去,藏也,亦作弆,音莒(jǔ)。《汉书•陈遵传》“皆藏去以为荣”,师古《注》:“去亦藏也。”说详顾炎武《补正》下。

杨伯峻先生注“及师至,则投诸外”曰:

孔《疏》:“当是系绳城上而投其所垂于外,”杜《注》以为“随之而出”,刘炫云“妇人不出”,此则难追究,亦不必追究矣。

“莒”——“莒父”(杨注:莒,国名,《郑语》“曹姓邹、莒”,以莒为曹姓,恐另一莒。此莒国,春秋后五十年为楚所灭,见《楚世家》。传世彝器有中子化盘,记楚简王伐莒,见郭沫若《两周金文辞大系考释》。据文八年《传》及《世本》,当为己姓,旧都介根,在今山东省-胶县西南;后迁莒,今山东省-莒县。据《鲁语下》“晋信蛮夷”之语,则当时人以蛮夷视之。#据《山东通志》,今莒县即莒国,一云,即鲁之莒父邑。),推测位置为:东经118.83,北纬35.58(今莒县县城,春秋初莒国迁来)。

下面是莒州博物馆藏的莒国盖鼎和铜匜的图片,出自《沂水崮顶春秋墓与莒国文化》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齐”(杨注:齐,国名,姜姓,太公之后,国于营丘,在今山东省-临淄废县(今为临淄镇)稍北八里。临淄-齐城包括大城、小城二部分,总面积三十余平方公里(详《文物考古工作三十年》)。僖公九年入春秋。春秋后,田氏夺其国,是为田齐。#马宗琏《补注》引《史记•田齐世家•正义》谓檀台在临淄东北一里。),推测位置为:东经118.35,北纬36.87(临淄北刘家寨周围有遗址,长方形城,大城西南部分为小城,共2000万平方米;大城:4500╳4000;小城:1400╳2200,300万平方米。大城:春秋战国?小城:战国)。

“纪鄣”——“纪”——“鄣”(杨注:鄣音章,纪之远邑,纪亡虽已二十七年,纪季犹保酅,兼有鄣邑。至此,齐桓始降鄣而有之。鄣当即昭十九年之纪鄣,纪鄣者,本纪国之鄣邑也。当在今江苏省-赣榆旧城(赣榆县今移治于其东南之青口镇)北七十五里处。依杜《注》,则宜以今山东省-东平县东六十里之鄣城集当之,不知东平县之鄣城集乃《世本》任姓之国,与纪国相隔遥远,非纪国所能有。说参王夫之《稗疏》、段玉裁《说文解字注》、章炳麟《左传读》。#杜《注》:“纪鄣,莒邑也。”当在今江苏-赣榆县北,或在今柘汪与海头之间。#孔《疏》云:“此纪即上纪鄣也。《释例•土地名》于莒有纪鄣、纪二名。”),推测位置为:东经119.30,北纬35.06(柘汪镇-东林子村海堤东)。

下面是齐伐莒一些相关地点天地图地形图标注:

点看全图

《昭二十二年经》:

二十有二年春,齐侯伐莒。((p 1431)(10220001))(121)

《昭二十二年传》:

二十二年春王二月甲子,齐-北郭启帅师伐莒。莒子将战,苑羊-牧之谏曰:“齐帅贱,其求不多,不如下之,大国不可怒也。”弗听,败齐师于寿馀。齐侯伐莒,莒子行成。司马灶如莒涖盟;莒子如齐涖盟,盟于稷门之外。莒于是乎大恶其君。((p 1432)(10220101))(121)

《昭二十三年经》:

秋七月,莒子-庚舆来奔。((p 1440)(10230006))(121)

《昭二十三年传》:

莒子-庚舆虐而好剑。苟铸剑,必试诸人。国人患之。又将叛齐。乌存帅国人以逐之。庚舆将出,闻乌存执殳而立于道左,惧将止死。苑羊-牧之曰:“君过之!乌存以力闻可矣,何必以弑君成名?”遂来奔。齐人纳郊公。((p 1444)(10230401))(121)

我的粗译:

又三年后,到我们昭公二十二年(公元前五二〇年,周景王二十五年,晋顷公六年,齐景公二十八年),春王二月甲子那天(杨注:甲子,十六日。),齐国大夫北郭启率一支部队再次进攻莒国,莒子(莒子-庚舆,莒共公)准备迎战,他们的大夫苑羊-牧之进谏说:“齐帅贱,其求不多,不如下之,大国不可怒也。(这支齐军的主帅地位低下,他想要的也不会太多,不如我们马上屈服,可不能把大国惹毛了。)”,但莒子不听他的,出兵在“寿馀”打败了这支齐军。

结果,齐侯(齐侯-杵臼,齐景公)亲率大军来进攻莒国,莒子只好求和。齐国仅派大夫司马灶进入莒国盟誓,莒子则要亲往齐国盟誓,盟誓却在稷门之外举行。自此,莒国那些人都非常讨厌他们主上。

那位莒子-庚舆(莒共公)残暴又沉迷于剑,每铸出剑,都拿人来试。他们国人为此非常担忧。到“齐侯伐莒”的下一年,我们昭公二十三年(公元前五一九年,周敬王元年,晋顷公七年,齐景公二十九年),庚舆又想背叛齐国,结果他们另一位大夫乌存率领国人把他赶了出去。

当庚舆(莒子-庚舆,莒共公)要出城时,却听说乌存手执一杆殳站在路边上,于是害怕自己会被扣下来杀掉。苑羊-牧之就告诉他:“君过之!乌存以力闻可矣,何必以弑君成名?(主上尽管过去!这乌存靠能打就够有名了,何必再靠弑杀主上成名呢?)”,于是,庚舆流亡到我们这里。齐人则把郊公(莒子-狅)送了回去当国君。

一些补充:

真是一蟹不如一蟹呀。

杨伯峻先生注“二十有二年春”曰:

正月二十四日壬寅冬至,建子。

杨伯峻先生注“齐-北郭启帅师伐莒”曰:

杜《注》:“启,齐大夫北郭佐之后。”北郭佐见于襄二十八年。《通志•氏族略》三谓“佐生北郭启”,或可信。

杨伯峻先生注“苑羊-牧之”曰:

杜《注》:“牧之,莒大夫。”王引之《周秦名字解诂》云:“昭二十年有苑何忌,则苑乃其氏,名牧之,字羊。古姓名与字并称者,恒先字而后名。”

杨伯峻先生于“莒于是乎大恶其君”之后注云:

杜《注》:“为明年莒子来奔传。”莒国小,齐初使北郭启来伐,其求不多,易于讲和。莒子好战,不计后果,竟使齐侯亲率师,然后求和,则所失甚大。齐使涖盟,不于城内,而于城外,是有意辱之,故莒大夫大恶莒子。

杨伯峻先生注“莒子-庚舆虐而好剑”曰:

庚舆,犁比公子,著丘公弟,见昭十四年《传》,当立于昭十五年。

杜预《注》“乌存帅国人以逐之”云:“乌存,莒大夫。”

杨伯峻先生注“庚舆将出,闻乌存执殳而立于道左,惧将止死”曰:

杜《注》:“殳长丈二而无刃。”庚舆畏惧将被止而死之。

下面是战国时各种殳的形状的示意图,出自《周殳—棍棒頭—骨朵》

点看全图

下面是曾侯乙墓出土带铭文“殳”之殳头的图片,铭文为“曾侯越之用殳”。图片出自《曾侯乙墓出土文物》

点看全图

杨伯峻先生注“遂来奔”曰:

庚舆在位九年,奔鲁。

杨伯峻先生于“齐人纳郊公”之后注云:

杜《注》:“郊公,著丘公之子,十四年奔齐。”依礼,明年即位,改称元年,在位三十八年。名狂。莒自襄三十一年展舆杀其父犁比公自立,经著丘公、庚舆、郊公,四世皆有内乱,鲁、莒争战,自此不复见于《经》、《传》。

“寿馀”(杨注:寿馀,据顾栋高《大事表》七之二,当在今山东-安丘县境内。),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9.2,北纬36.2(安丘境)。

“稷门”(杨注:《齐地记》谓为齐城西门。高士奇《春秋地名考略》则谓稷门为齐国都南门。互参十年《传》并《注》。惠栋《补注》云“稷,齐地”,则以地为门名。),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8.34,北纬36.86(西面之南门,桓公台与西关之间)。

“稷”(杨注:昭二十二年《传》“莒子如齐涖盟,盟于稷门之外”,杜《注》:“稷门,齐城门也。”当即此稷。杜此《注》谓“稷,祀后稷之处”,恐误。据《水经•淄水注》,齐宣王时之稷下,亦即此处。当在今山东-淄博市旧临淄(区)西。),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8.32,北纬36.85(稷下,稷下中学)。

下面再贴一遍齐都临淄故城遗址平面图(转引《中国科普博览::建筑博物馆》),图中左下小城系后建。如图,或者桓公台当时在西城墙外,即申池之所在;当时城内道路应与现临淄城北界一致,延伸到与桓公台东界向南的延伸线相交处,当就是那时的稷门了;而“稷”之所在还更在西面。图片出自《齐长城遗址》

点看全图

————————————————————

从这里我感觉,莒国是个相当小的小国,而小国和大国是完全不同的。有句话说,“落后就要挨打”,其实,这句话只对大国有效,对于小国,还是过于奢侈了。小国不仅要不落后,还要小心地走好钢丝,否则一旦没掌握好平衡,就还是要挨打的。极端的说,想要少挨打,不仅要不落后,还得要有智慧。而那位庚舆(莒子-庚舆,莒共公),就没有这样的智慧。


最后于2019-10-23 04:08:49改,共1次;
2019-10-23 03:54:2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