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卷耳》和《行露》别解(一) -- 回车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2 阅 77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0-24 04:59:56
4437080 复 4437079
回车回车`69942`/bbsIMG/face/0000.gif`70`2465`5814`52064`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11-02-21 00:23:34`
《卷耳》和《行露》别解(二) 8

《行露》

厌浥行露,岂不夙夜?谓行多露!

谁谓雀无角?何以穿我屋?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狱?

虽速我狱,室家不足!

谁谓鼠无牙?何以穿我墉?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讼?

虽速我讼,亦不女从!

如果将此诗结构比作人体,第一章为头部,后章则为躯干,头小身大,躯干容易认识把握,因此,撇开第一章暂不看,先读后章。

自“谁谓雀无角”到“亦不女从”,整个后章意思连贯且单一,内容也极为简单,就是写吵架。诗中三处“女”通“汝”,与诗中的“雀”、“鼠”对应,以雀鼠比人,读来似乎能感受到指着人吵架的气愤,为什么气愤,大概是对方已经给自己造成了类似“穿我屋”、“穿我墉”的实质性财产损害;诗中“家”,与“雀无角”的“角”、“鼠无牙”的牙相应,当指可以凭借的东西,西周青铜器铭文中常有“臣十家”、“侯锡者二百家”等记述,现代语言中也有几家门店、几家上市公司等表述,可见诗中的“家”,是单位意义上的数量词,延伸为财富、实力之意。这段吵架译成白话,其本义应当如下:

谁说雀儿没尖嘴,没尖嘴它用什么破我屋?

谁说你没实力,没实力你凭啥急着和我争吵!(“狱”按段玉裁说文释义指相争,两犬中间加一言,很形象)

虽然你急着和我争吵,可光凭实力还不够!(室家的“室”当动词解,室家指拥有的家数)

谁说老鼠没利牙,没利牙它用什么在我墙上打洞?

谁说你没实力,没实力你凭啥急着和我打官司!(公言为讼)

虽然你急着和我打官司,可我就是要说不!

归总起来,以上这段吵架是强调对方以实力凌人,自己绝不屈服,但没说因何而吵,也没说自己底气来自何处。

再看第一章。

第一章共三句,按字面意思也较容易理解,译成白话为:

路上露水湿漉漉,难道不是早晚才这样?怎能说上路就有很多露水!

诗中“谓行多露”的谓字,按段玉裁说文释义,“谓者,论人论事得其实也”,即下结论之意,这一句下的结论就是上路有很多露水,与前一句“岂不”连起来,显然为反语。

第一章本义虽浅显,细细体味,其实隐含两层意思,一是反对以偏概全。露水为早晚短暂现象,太阳一出,路上的露水就消失了,与出行上路无必然关系,将出行与露水完全联系起来,是以偏概全,毫无道理可言;另外一层意思是用露水的短暂,喻一时不能代表长远。

明晓了第一章这两层意思,前后章便连上了,对方以偏概全、不讲道理是吵架起因;相信道理永存,而实力会如露水般消长,则是己方不屈服的底气所在,故前后章所言貌似两件事,实乃一事。总言之,此诗主旨应是对不讲道理、动辄以实力凌人行为的批评,而不是讲什么贞洁女子抗拒已婚男子的逼婚故事,只因诗思巧妙,被误读久矣罢了。

孔子言周“郁郁乎文哉”,可能是针对商人所言。商人凡事占卜,以占卜结果指导行为,而周人则宣扬观念,以观念指导行为。从《诗经》中确实可以体会到很多周人宣扬的观念,孔子教育儿子“不学诗,无以言”,既说明孔子认为《诗经》中蕴含着为人处世的道理,也表明孔子对周人在《诗经》中所宣扬观念的认同,《行露》就是《诗经》中这样的优秀作品,其宣扬的顶住压力、坚持讲道理的观念至今仍为国人所崇。强以男女事释说《行露》主旨,不仅语多不顺,也降低了作品的思想价值,此外,从目前出土的西周青铜器铭文来看,多有涉及狱讼的记述,但无一例狱讼与男女事有关,也很说明问题。


通宝推:桥上,
2019-10-24 04:59:5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