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第一骑兵军(引子) -- 梦秋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78 阅 5152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0-24 12:03:51
4437195 复 4433772
梦秋
梦秋`13624`/bbsIMG/face/0001.gif`70`5322`26086`209754`从一品:开府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2006-09-28 04:58:55`
【原创】第一骑兵军(第六章:高加索最后一战) 33

第六章 高加索最后一战

从沃罗涅日和顿巴斯败退回来后,邓尼金利用顿河及其支流马内奇河构筑了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北高加索的马内奇河从东南向西北流淌,全长210公里,在罗斯托夫以东汇入顿河,构成一道横贯北高加索的天然地理障碍。如果这条河流被突破,白军要么就向南撤退,越过高加索山脉去面对外高加索的各个民族。要么就只能经过新罗西斯克上船,撤到克里米亚。那里至少还有弗兰格尔的友军。

在防线部署上,邓尼金把他能拿出来的一线部队全部展开。在罗斯托夫以南的顿河入海口一带,是邓尼金的志愿军。志愿军以东沿马内奇河南岸布防的是顿河军,更东边一点的是战斗力最弱的库班军。这条战线的薄弱地带是东部。邓尼金显然防守意志并不坚定。他明显打算,一旦马内奇河的防线被突破,他就立刻收缩志愿军和顿河军,向黑海沿岸城市新罗西斯克撤退,从海上撤到克里米亚。

对于马内奇河的军事价值,红军当然看得很清楚。沿着罗斯托夫及马尼齐河防线,由西向东分别部署了五个红军集团军,分别是第一骑兵集团军、第八集团军、第九集团军、第十集团军。最东端靠近里海城市阿斯特拉罕附近还有一个第十一集团军(系北高加索红军第十一集团军被击溃后另外组建的新部队)。它是一支监视性的力量,如无必要,不用投入到进攻当中。

红军和白军究竟拥有多少兵力,是一笔糊涂账。加米涅夫认为,邓尼金的有效作战部队大约只有6.5万人,红军则有10.5万人。邓尼金认为自己的部队有5.4万人,红军则有5万-5.5万人。苏联军事史学家认为,东南方面军(含阿斯特拉罕的第十一集团军)一共有2.91万名步兵,1.93万名骑兵,447门大炮和2029挺机枪。邓尼金的一线部队大约2.94万名步兵,2.74万名骑兵,451门大炮,1185挺机枪。不管各方怎么说,红军应该在兵员或者技术装备上有轻微优势。

按理,经过1919年10月到1月的连续胜利,红军应该在人数和装备上占有较大优势。事实并未如此,因为在1919年11月份,南俄红军再次进行了重组。东南方面军保持原有状态不变,南方面军及其余增援部队改名为西南方面军,仍旧由叶戈罗夫指挥,却并不用于北高加索地区,而是留在顿巴斯和基辅一带,准备用来对付克里米亚的白军(实际上红军的直接对手常常是马赫诺的武装),实际上使对付邓尼金的东南方面军实力受到削弱。

东南方面军下辖部队中有两个集团军实力本来就不强,一个是第十一集团军,另外一个是第八集团军。第八集团军司令员索科利尼科夫向加米涅夫抱怨说,自己的部队受到伤寒和战损的影响,有经验的作战人员大量减少,不得不从战俘和当地居民补充兵力。没有任何增援,手下的第13步兵师在进入新切尔卡斯克时,能够战斗的人手只有400人。而邓尼金白军的实力正在迅速恢复。

真正的问题其实不在兵员和装备的劣势,而在指挥部内部。布琼尼的第一骑兵集团军脱离叶戈罗夫的指挥,再次回到东南方面军司令员绍林的指挥之下,与第八集团军协同作战。可是,绍林和索科利尼科夫和布琼尼的关系都很差。沃罗涅日战役本身就是布琼尼反出绍林家门的抗命之举。索科利尼科夫天天都抱怨布琼尼抢走了自己的部队。这三个冤家要能配合到一起去才怪。

指挥部没有做到人和,然后在地利上的判断又出了问题。1月9日,绍林下令,要求骑兵军发动进攻。此时罗斯托夫的白军尚未完全肃清,骑兵军此前从沃罗涅日一路打到罗斯托夫,连续作战三个月,需要休整。显然绍林求胜心切,并没有仔细了解战场的情况,就要求红色骑兵越过顿河向库谢夫斯克方向发动正面进攻。骑兵军左翼的第八集团军也将发动辅助性进攻,最后两军同时朝库谢夫斯克进军。东部的第九和第十集团军同时也要越过马内奇齐河朝维利科克尼亚谢斯克方向进攻。但是,第八、第九和第十集团军兵力部署没有到位,对白军的侧翼不构成威胁,这意味着白军可以全力应对骑兵军的进攻。

在库谢夫斯克和罗斯托夫之间横亘着巴泰斯克高地,红军首先需要强渡顿河,然后沿着铁路进攻——如果脱离铁路线,骑兵就要陷入到下顿河流域的冲积平原沼泽上。展开进攻的那几天天气情况不佳,小阳春气候造成解冻,顿河上的薄冰容易破碎,原野上大雾弥漫。气候、地形均不利作战,而正面进攻又是布琼尼极力希望避免的作战方式。对于绍林的这道命令,布琼尼并没有马上执行,而是回电绍林,向他解释前线的情况。

1月14日,绍林回电,仍旧坚持第一骑兵集团军向巴泰斯克一带发动正面进攻。布琼尼这一次没有抗命,应该说还是比较坚决地执行了命令。1月17日和18日,红色骑兵两次攻击不利,“遇上了旋风般的机枪火力和炮击”。炮弹把顿河上的薄冰炸开,伏罗希洛夫连人带马摔进了水里。在1月19日红色骑兵取得了有限进展,这是在占领了顿河南岸奥利金斯克的第八集团军支援下才取得的成果。第二天骑兵军又在反击之下被迫撤回顿河北岸。1月21日,第一骑兵集团军发动最后一次向巴泰斯克的攻击,还是没有成功。在一周的时间里,红色骑兵的指挥员两度用直通电话向绍林请求取消攻击命令或者用步兵增援,都遭到了拒绝。

更加麻烦的事情发生在第八集团军指挥部。1月19日,由于红色骑兵连续进攻失败,绍林给配合红色骑兵作战的第八集团军副司令员莫尔卡察诺夫打电话询问战况。后者称第八集团军已经尽力,但是骑兵军后退了,而且后退时的队形很凌乱。

莫尔卡察诺夫替生病的索科利尼科夫代理集团军指挥工作。他借着绍林询问的机会,要求配属给骑兵军的第12步兵师归建。同时他告了布琼尼一状,说高加索方面军之所以兵力缺乏,是因为重要兵力都配属给第一骑兵集团军,而骑兵军所取得的战果被夸大了。

如果说司令员索科利尼科夫还只是在抱怨红色骑兵夺走了自己太多的部队,那么莫尔卡察诺夫就是在拆布琼尼的台了。关键是,绍林经过这么一说,就答应了从红色骑兵中调走第9和第12步兵师,让其归建。这个决定不得了,顿时就把布琼尼给惹火了。三方的矛盾就此爆发。

1月22日,布琼尼再度做出抗命决定。他下令红色骑兵在顿河沿线停止进攻并撤退,并在1月23日与伏罗希洛夫联合致电托洛茨基,同一份电报抄发斯大林。电报对自己进攻不利进行了辩解,认为长途奔袭后部队需要休整和重新部署、地形不利和气候恶劣是导致自己进攻拖延的原因。电报建议,对巴泰斯克的进攻交给第八集团军,骑兵军向东运动到达康斯坦丁诺夫卡,从那里渡过顿河,然后向西南运动,袭击巴泰斯克白军的侧翼和后方。电报认为,继续从罗斯托夫和纳希切万方向进攻巴泰斯克“将彻底断送共和国的优秀骑兵”。

1月24日绍林亲自到第一骑兵集团军司令部与布琼尼等人会谈,可是根本没有缓解矛盾,反而使之更加激化了。同一天,布琼尼与伏罗希洛夫直接发电报给列宁、加米涅夫和斯大林,要求撤换绍林。

在这段时间里绍林本人也承受着极大的压力。1月22日,加米涅夫致电绍林,认为第八集团军和骑兵军在顿河南岸的进攻遇上了极大困难。向这些部队重复同样的命令无济于事。这封电报暗示了加米涅夫对自己的门徒绍林的指挥能力产生了极大的怀疑和不信任。1月25日,加米涅夫再次致电绍林,要求他取消红色骑兵和第八集团军继续进攻的命令。来自两方面的压力下,绍林照办了,并将红色骑兵横向东调至巴加耶夫斯克地区,在这里渡过了马内奇河。绍林调走了配属给红色骑兵的步兵师,作为补偿,命令第二骑兵军(军长杜缅科)和红色骑兵联合作战。

但是高级指挥员们在这里又犯下一个错误,在指定第一骑兵集团军和第二骑兵军的隶属关系上出现了问题。加米涅夫要求布琼尼指挥杜缅科的部队。而绍林却要求布琼尼服从杜缅科的指挥。就指挥层面而言,军长的级别要比集团军司令要低。绍林的这个做法违背常识,显得有点奇怪。不知道他是不是觉得杜缅科是第一骑兵集团军创始人,布琼尼曾经当过他的下级和副手,所以杜缅科就可以指挥布琼尼?但是当下布琼尼和杜缅科的关系,可实在不怎么样。

布琼尼和杜缅科会师后,布琼尼骑兵军向库谢夫斯克发动进攻,杜缅科向季霍列茨克(这里是邓尼金的指挥部)进攻。两边都没有表现出哪怕最低的协同作战的意愿。1月26-27日,杜缅科在叶夫列莫夫地区的进攻得手。但是在28日,杜缅科部奇怪地撤回马内奇河北岸,第九和第十集团军转入防守。同日布琼尼部在马内奇河南岸好不容易才占领了一个桥头堡,第二骑兵军莫名其妙的撤退导致红色骑兵左翼暴露,又被白军打回了北岸,战斗中第十一骑兵师政委奥佐林失踪【到了三月份才发现,奥佐林在战斗中负重伤,晕倒在战场上,当地一名红军士兵家属把他隐藏起来,后来伪称白军士兵在白军军医院里接受了几天治疗,身体略微康复后偷偷越过战线回了到罗斯托夫】。直到2月1日,杜缅科和布琼尼的部队才协调一致,但是敌人的防御已经大大加强。红军第八和第九集团军在这段时间里无所作为,让布琼尼十分恼火。他将进攻未获进展归咎于绍林调走了配属自己的步兵,一怒之下决定要告御状。2月1日,布琼尼给列宁发出了一封长长的亲笔信,事无巨细地罗列他和绍林以及索科利尼科夫的矛盾。这封信的语气很激烈,在这里兹引用几行:

“绍林一旦有权指挥我的集团军,不幸之事就连续不断……而现在这一切都反映在我们共同的革命事业中。我领受的任务是消灭敌人,向前推进60俄里,而友邻集团军却依照绍林的命令原地不动,从而使敌人能够自前线抽出部队对付骑兵集团军。这显然是犯罪……”

除了对绍林怨气冲天,布琼尼还对自己的老首长杜缅科一肚子不满。很多年后的回忆录里,他还带着怨毒的语气说,当时方面军司令部有意置第二骑兵军于自己指挥之下,但杜缅科却在命令到达后擅自发动对马内奇河南岸的进攻,这么做“显然是要证明(第二骑兵军)在没有红色骑兵指挥下也能发动单独进攻”。

回忆录里,布琼尼又翻旧帐说,攻占罗斯托夫后,杜缅科带来了第二骑兵军军旗作为礼物登门拜访红色骑兵,并希望能够在红色骑兵面前发表演讲但是未获允许,因为“杜缅科的讲话一直缺乏必要的政治鼓动而且对前景充满怀疑”,最后布琼尼总结道,杜缅科是个“军事冒险主义者”。

或许从这里开始,杜缅科悲剧的命运已经不可逆转。

2月2日,在夏坚科的建议下,布琼尼用直通电话跟位于库尔斯克组织西南方面军的斯大林通了电话,抱怨说马内奇河沿岸的战斗,在绍林掣肘下损失了高达40%的兵力。斯大林在电话里安慰布琼尼说,他已经想办法调走绍林,安排奥尔忠尼启则前往高加索方面军(1月17日绍林的东南方面军改名为高加索方面军)。2月3日晚上,斯大林给了布琼尼明确的答复,对他的所有请求几乎全盘接受。他不但承诺要赶走绍林,也承诺连第八集团军司令员索科利尼科夫一起赶走。同时他还答应要为布琼尼弄来两个步兵师,以及将杜缅科部队完全置于红色骑兵指挥之下。

【阿纳斯塔斯·伊万诺维奇·米高扬(1895-1978),斯大林,奥尔忠尼启则(1886-1937)。三人是关系极为密切的战友,被称为“高加索三人帮”。米高扬是亚美尼亚人,长寿的政治明星,一直身居高位直至勃列日涅夫时代早期。米高扬的弟弟阿尔焦姆·米高扬则是大名鼎鼎的米格战斗机设计者之一,最著名的作品是米格-21战斗机。】

斯大林这么说,也真的这么做了。2月4日,绍林去职。共革军委正式调图哈切夫斯基出任高加索方面军司令员。斯大林自己调任高加索方面军军事委员会委员,另一名军事委员是奥尔忠尼启则。图哈切夫斯基上任之后,对前线进行了重新部署。第一骑兵集团军继续东调,前往第十集团军防守区域,并作为预备队使用。在第九、第十和第八集团军渡过顿河和马内奇河之后,红色骑兵从库班军和顿河军的结合部进行突破,尽快占领季霍列茨克。阿斯特拉罕的第十一集团军则将穿过斯塔夫罗波尔高地,向西进攻。

这一战略并非没有缺陷:随着第一骑兵集团军调走,高加索方面军的右翼空虚,直接暴露在邓尼金的枪口下。最危险的地区是第八集团军正面,它的防线因为红色骑兵东调缺少兵力而被拉得很长。如果白军正面进攻,防守力量不足的罗斯托夫就会出问题。2月20日,白军反攻,果然重新夺回了罗斯托夫【白军夺取罗斯托夫时,布琼尼的弟弟叶缅利安正在城里四处寻找哥哥的司令部,迎面撞上白军,脑门子上挨了一枪,随身证件被白军抢走。随后邓尼金公布了“红军骑兵司令布琼尼已经被击毙”的消息。不过叶缅利安活了下来】。加米涅夫因此致电图哈切夫斯基,警告他右翼有麻烦。图哈切夫斯基回电说,左翼的进攻已经得手,重点进攻将在那里展开。

这场战役的部署突出了图哈切夫斯基的一个作战指挥特点。为了进攻得手,他可以甘冒侧翼被敌人突破,丢失重要城市的风险。后来他在华沙战役中的表现也大致如此。

2月15日,图哈切夫斯基下令发动进攻。次日第十集团军利用马内奇河结冰的机会一举渡河,占领了托尔戈瓦亚铁路会让站。白军随即发动反攻,几乎全歼此处的红军。2月19日,在最后一刻即将来临时第一骑兵集团军抵达托尔戈瓦亚。白军以为红军已经处于弹尽粮绝的境地,不顾一切地发动了最后一场进攻。双方在托尔戈瓦亚镇内和周围的村庄遭遇。当时气温低至零下20度,双方都钻进民居当中避寒。

后来红色骑兵人员回忆说,白军士兵见到红军士兵,还问对方是哪支部队的。红军士兵回答道:“我们是(第四骑兵师)第19团的。”白军士兵嘴里说着:“你们怎么跑到别的部队里来了”,一边朝红军士兵肩上看过去,发现对方没有肩章后,便伸手去摸马刀,但已经太晚了……

两军在托尔戈瓦亚发生激战,白军最后被逐出小镇。当天晚上起了暴风雪,野外无处藏身的白军骑兵只得露天宿营,一夜之间竟然冻死了五千余人和两千多匹战马(红军方面统计各有不同,冻死五千到冻死两千都有。邓尼金则认定白军被冻死五千人)。

布琼尼对这幅惨景是这样描绘的:

“一片恐怖景象,几百个被打死和冻死的哥萨克白军遍布草原。在丢弃的火炮和机枪旁,在弹药箱和击毁的马车边,都是冻死的人和马。冻死的白军有的蜷成一团,有的跪着,而另一些则在齐腰深的雪里站着,旁边是他们冻死的马匹。”

如果严格执行红军指挥部的作战计划,托尔戈瓦亚这场惨烈的战斗压根就不可能发生。当时图哈切夫斯基命令布琼尼向另外一个方向(似乎应该是叶格尔利克)进攻。布琼尼后来辩解说,因为大雪深达一米,骑兵军到达托尔戈瓦亚之后无法再进行机动了。

在很多历史研究者看来,布琼尼似乎比远离前线的图哈切夫斯基更能敏锐地捕捉到战机,他毫不犹豫地利用这些战机,根本不顾是否存在抗命的问题。2月26日,加米涅夫写信给图哈切夫斯基,有点生气地指责他放纵布琼尼:“您派布琼尼去叶格尔利克,但是他却去了白格利纳。您把他往西派,派往季霍列茨克北部,但是他却直接朝季霍列茨克跑过去了。这让我感到很不高兴。老实说,他没有听从您的命令,这极大地增加了风险。”

可是,正是这两次抗命,让布琼尼捕捉到了战机。第一骑兵集团军在白格利纳赶走了库班军,获得了一个重要的粮食补给基地。库班第一军一整个3000人的步兵师,在士兵枪杀了他们的军官后全部投降红军。随后红色骑兵和第十集团军转向西北,朝叶格尔利克进攻,歼灭了克里扎诺夫斯基将军的库班第一军。不过,战斗中红军第四骑兵师第二旅旅长米罗年科阵亡。在第四骑兵师侦察处长秋列涅夫的主动要求下,布琼尼任命他接替了米罗年科的职务。

2月25日,在转向季霍列茨克途中,红军与巴甫洛夫将军的白军骑兵发生遭遇——或者说,白军突然遭遇红军更加准确一些。因为在攻占白格利纳时红军俘虏了邓尼金参谋部的丹尼洛夫上校,利用他通过缴获的白军通讯站伪装成库班第一军与邓尼金参谋部进行了通讯联系,事先侦知了巴甫洛夫骑兵军的消息,做好了准备。

随后,发生了苏联史学家们称之为“内战中最大的一场骑兵遭遇战”。双方总共投入大约2.5万名骑兵,40个骑兵团在叶格尔利克的雪原上短兵相接。邓尼金更加夸张一些,说双方投入了总共4万名骑兵。其实这些兵力当中应该包括相当数量的步兵。因为精锐白军骑兵已经大部在沃罗涅日战役和顿巴斯被歼灭,白军新组成的骑兵部队战斗力很差,而且在托尔戈瓦亚给冻得还没回过神【在布琼尼的回忆录中说道,托尔戈瓦亚的战斗结束第二天,仍旧有几个团的白军骑兵向红色骑兵发起进攻,但被驱散。第二天夜里,布琼尼在托尔戈瓦亚和白格利纳之间的一个村庄宿营时被侦察部队的通讯员叫起,报告说村外有白军出没。后来发现,这是被打散的白军士兵试图劫掠干草点燃以便在原野上过夜。但他们还是没有熬过去,悉数冻死在草原上】。

布琼尼回忆说,此刻集团军与方面军之间的联系中断,他“感觉自己面对整个高加索地区的白军”。由于担心春季化冻即将到来放走战机,同时也精准地把握了白军士兵的恐慌心理,布琼尼决定在叶格尔利克和季霍列茨克之间与白军进行决战。红色骑兵的三个骑兵师以及转隶布琼尼指挥的两个步兵师(第十集团军的第20和第50步兵师),呈扇面状在叶格尔利克地区从西南到东北逆时针展开,将白军半包围,其中一个步兵师切断了季霍列茨克到叶格尔利克的铁路,以防季霍列茨克的白军增援。早上十点钟,侦察部队告知白军已经接近,大战就此展开。

后来第十一骑兵师的一名指挥员回忆道,2月25日,在这场遭遇战之初,首先迎头撞上白军的是第十一骑兵师第二旅。当时天气极其晴朗,雪原明亮,双方骑兵都在远处就确认了目标。双方在接近到不到300米处停下,准备发起冲锋。旅长帕托利采夫眼疾手快,在白军准备冲锋前从后方调来了40辆机枪车,然后部署在前方的红军骑兵迅速向两翼撤退,在机枪火力下迅速粉碎了白军的第一次进攻。第十一骑兵师第二旅顶住了白军一波接一波的进攻。白军切断了他们与集团军主力的联系,将第二旅包围。此时帕托利采夫负重伤,师政治部主任赫鲁廖夫亲自率部杀出重围,与其余部队建立联系,并带来了援军。

双方的正面战斗持续一段时间后,白军骑兵发现了红军步兵的阵地,主力被吸引到步兵阵地,并发起冲锋。红军对此早有准备,在侧翼隐蔽地部署了第四骑兵师,先用大炮猛轰,随后机枪扫射,将冲锋的白军骑兵大部歼灭,迫使其后撤,激战到深夜11点,第一骑兵集团军向方面军司令部发报,称白军顿河第二、第四军已经被击败。3月1日,红色骑兵汇报称在叶格尔利克城下歼灭了顿河第一军和巴甫洛夫骑兵余部。邓尼金的主力部队就此全部烟消云散。

同一天,北高加索白军开始了全面撤退。3月26日白军余部从新罗西斯克海运到了克里米亚。邓尼金宣布辞职,部队转交弗兰格尔男爵指挥。《静静的顿河》中,主人公格里高利·麦列霍夫在新罗西斯克没有上船。他被红军俘虏,加入了第一骑兵集团军。和一万多名红色骑兵一样,格里高利·麦列霍夫下一个将要面对的敌人,是波兰士兵。


  • 本帖 1 回复
关键词(Tags): #第一骑兵军#布琼尼#绍林#索科利尼科夫#图哈切夫斯基通宝推:苏迅,史文恭,桥上,johny,不会游泳的鲨鱼,
2019-10-24 12:03:5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