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首发西西河,原创小说,征求意见。 -- ccceee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0 阅 163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1-07 22:35:38
主题:4441417
ccceee
ccceee`82531`/bbsIMG/face/0000.gif`70`4546`5762`60738`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12-03-19 01:19:22`
首发西西河,原创小说,征求意见。 19

幻灭

第一章 舞女阿雅

魔羯酒吧经由废弃矿坑改造而成,座落在荒凉的#852号环形山脚,耗费巨资单独安装了重力模拟器。入口处装饰了一面巨大的月镜做背景,一只狰狞骇人的毒羯竖起尖利钢尾盘踞在正门上方,仿佛随时要将进入消费的客人撕个粉碎。在月镜幽幽的或猩红或蓝灰的幻光映衬下,营造出一种颓废而又躁动的氛围。

它是月球基地的交际中心、利益交易场所和情报批发站,当然,也保留了喝酒撒泼男女暧昧的传统功能。

胡大维在靠近洞壁的包间找了个位置,叫来一杯“绿染森林“。这种主打怀旧情调的鸡尾酒,由一份苦艾加半份龙舌兰半份苏格兰甜酒按颜色分层调配,酒性浓烈,入口却很绵醇。

他慢慢啜饮着,眼睛不时暼向中心舞台。等了半个多小时,都轮换两三个舞女了,还没看见阿雅出场,这让他有点疑惑,忍不住掏出个人终端,叫通了酒吧老板何赛巴里奥,问:"阿雅来上班了吗?"

何赛踅摸着秃头说,"今晚请假了......没去找你么?"

这老狐狸嘴角浮动着促狭笑意,胡大维很有往他秃脑袋上爆响榧的冲动:“滚!"

何赛哈哈一笑:“瞧你那没出息怂样,霜打蔫瓜似的,这杯我请"。说完消失在空气中。

胡大维确实有些失落。相处时间长了,他对阿雅养成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依赖,像情人,像朋友,还有点亲人的感觉,不过静心思量,又似乎哪种角色都很模糊。

阿雅在魔竭酒吧做兼职舞女一一她的正式工作是货运调度;拥有日耳曼人和阿拉伯人双重血统,栗发高鼻,明眸皓齿,身材高挑兼具阿拉伯女人特有的细腰丰臀,天生舞女风范。既是酒吧摇钱树,也被公认为“基地玫瑰"。每逢周六周日,酒吧会特设她的个人舞蹈专场,此时酒吧一般就坐无虚席。

基地上下追求她的人不少,只是多年以来她真正交往的也就胡大维,没有传出其他绯闻。而且两人一直维持着知己朋友关系,从未越线,这在寂寞如牢房的月基空间里简直匪夷所思,因此这对“古怪关系"街知巷闻,无聊客人甚至以“他们什么时候上床"为赌局,公开在酒吧告示板设置了一个盘口。

胡大维懒得回应这些花边八卦。他们公司每个职员一笔一线都利益巨大,矿商们总是千方百计交换或胁迫他们手里的权力,而联盟又为他们量身定做了特别法律,严禁接受任何形式的贿赂——包括极难界定的性贿赂。违者重判,轻的二十年监禁,重则终身走不出月背那座无人看守监狱。在这个人人都多重身份,人人都充当间谍的小圈子,一不留神就会掉进陷阱,被人拿住把柄。要发展正常关系,除非回到地面世界。因此每每看着阿雅眼底不经意流露的哀怨,胡大维心里非常内疚,只好装聋作哑,或者用酒精灌醉自己。

现在他开始担忧阿雅。酒吧是阿雅晚班的地方,也是他俩雷打不动的约会地点。没有特殊情况,即使月震来了,也阻碍不了这对寂寞男女。生病了还是被挟持了?胡大维不禁胡思乱想起来。他唤叫了几通她的个人终端,都没回应,就急了,打算去货运公司宿舍找她。刚从座位站起,终端接通,便见阿雅趴在一张酒台上,面前大杯加冰伏特加已经半干,背景墙晃动着一只张牙舞爪的蝎子。

他赶紧叫来酒保,问:“这是什么位置?“

“A区5号台。“机器酒保说,“她在那等你好久了。"

胡大维分开那些摇头甩脑的男女,穿过舞池来到A5。阿雅一身便装倚靠在吧台上,双颊泛红,泪眼婆娑。

他坐下来,握住她的手,问"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阿雅说:“今天是我母亲忌日,想一个人喝点酒。"

胡大维被她单刀直入的回答唬昏了,半晌无语。隐匿个人资料是基地通行潜规则,以前阿雅从未提及父母家庭,他也从不主动去问。在他的观察里,阿雅跟那些上月球前就受过各种专业训练的N面人不同,举止言谈之间没有利益驱动痕迹,他觉得这就足够了。

阿雅低沉着嗓音道,“我来基地前她刚刚去世"。

胡大维一阵怜惜,不由得攥紧她的手,轻轻把她搂在怀里。

“我也是个孤儿。"他喃喃地说。

阿雅惊讶的抬头望着他,眼光更柔和了,就像深空中的星星。

很多时候,岂非同为天涯孤客才更容易接近?

胡大维刚要深挖话题,一个讨厌的秃头忽然从身后探了出来,像一支超大号电灯泡:"你俩累不累,约个会都那么缭绕“。

胡大维冷冷回敬道:“偷窥别人约会更累。”

何赛巴里奥眨眨眼睛。“可是偷窥若能赚很多钱,也就不累了,比如一会儿我就建议投资人赶紧把盘口赔率降低。"

阿雅幽幽地说;你别那么恶心行吗。

酒吧老板哈哈一笑,OK。你俩尽管喝,看赔率份上,喝多少都免单。

“那你该离开了。“胡大为提醒他。

今夜地朗星稀,心旷神怡,我也得干两杯,何塞说,你们当我透明好了。

胡大维肺都气炸了,却只能干瞪眼。在别人地盘上,还得客随主便忍气吞声。

这可恶的家伙就像百年罕有的电灯泡,每次跟阿雅约会准见他在身边晃晃悠悠,甚至看全息互动电影,在场景里也会“偶然”暼到他。

置身这个小江湖,监视或被监视都家常便饭,没被盯过稍简直不好意思叫基地人。胡大维早就习以为常,只是猜不透何塞的真实意图。粗略推测,作为阿雅正职上司,货运公司负责人何赛大约在利用他俩的情侣关系套近乎,打算摸清他的兴趣爱好。随后又否定了这种可能,自己的工作性质和货运公司之间没有直接利益关系,对方犯不着费那么大功夫.

否定归否定,他隐约觉得,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何赛之前递交过一份建筑申请,以个人名义投资一座公益月基教堂。胡大维代表监管机构方面负责把关审核,他认为非生产性物业过多会占用寸土寸金的公共空间,且教堂作为宗教建筑,一旦审批通过,定为案例,就会给后面工作造成极大被动,今天修座教堂,明天来个清真寺,要不要批?后天再有人造佛寺金字塔呢?何况大部分非生产性物业都是各盟邦政府打着私人旗号申报,无非就为了“跑马圈地"。

胡大维论证理由充分,客观给力。地面审批机构就顺水推舟把这份“体现人文关怀"的申请束之高阁了。

一切都走正常程序,事件相对矿场划界就是芝麻绿豆,也没觉得何赛苦大仇深,酒吧碰面还是乐呵呵地免单。但胡大维总认为在宗教对抗白热化的大背景下,何塞的笑容让人很不踏实。

胡大维决定旁敲侧击试探一下。

“何老板,资本家都得像你那样才能发财吧。”

此话怎讲?何赛警惕地说。

“白天货运公司,你是阿雅主管;晚上酒吧兼职,又当她老板。二人世界还来掺和,哪怕奴隶也要给她放松喘口气吧。"

他装得像一只被搅黄好事的公鸡。

何赛巴里奥瞄了阿雅一眼,异常无辜地双手一摊。“我的上帝!你想哪儿去了?恰恰相反,我才是她的奴隶......"

这个意外的解释让胡大维琢磨半天才明白过来。

“原来你也是阿雅的追求者”,他哈哈大笑。“难怪总在我们情浓末浓之际浇冷水。"

何赛看上去满脸懊恼嫉妒,像极了斗败的公鸡。眼睛又偷瞟了阿雅一眼。

阿雅抿嘴笑道,你看我做什么,偷窥狂!以后少管人家私事。

感情这玩意儿不好控制,我只能说尽量。何赛勉为其难的说。

胡大维差点没把嘴里的一口酒给喷出来。眼前这个场景滑稽而别扭,就像一出怎么看演员都很敬业然而观众却抵死不买帐的舞台剧。

戏幕是他拉开的,别扭也只能硬着头皮圆场。"阿雅,你好像也不太介意。“

阿雅说,外面这么乱,出门带个保镖挺放心的。反正脚长在他身上,咱们也锁不住。

胡大维刚想说有道理,却又发现很没道理,就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闷酒。

何赛接茬道,就是就是,兵荒马乱,多个护花使者终归保险些。再说你们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我哪有本事撬得动?

胡大维笑道,你的谦虚搞得我很惭愧,好像不让你跟踪就人神共愤似的。

跟你没关系,保护阿雅是我的职责。何赛淡淡的说。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第二天酒醒之后的胡大维对他这句话深信不疑。

三角戏码暂时休场的间隙,过道那边走来一个派传单的机器教士,自我介绍教区和职责后,很热情地说,几位教友晚上好,明天周日,不知道可否赏光参加本教区的礼拜活动,届时将有上帝最新资讯与兄弟姐妹们共同分享。

胡大维连忙说,对不起,我不是教徒,而且也不打算参加你们聚会。

机器人扫兴地嘟囔了一句,转头将传单递到阿雅面前,"姐妹…"。

阿雅打断它:走开!

机器人还死犟地唠叨,“阿雅姐妹,信者得救,神一切所作的都必永存,无所增添,无所减少。神这样行,是要人在他面前存敬畏的心。

阿雅忽然失声尖叫:“我让你走开!“

周围酒客的眼光都被她几近失控的声音吸引了过来。静静的看着。

机器人仍然很镇定,也许它已经被无数次拒绝锻炼得心如止水,又或者它的情感设置项下根本就没有悲哀愤怒之类的负面选择。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

阿雅直接推它:"你到底走不走?"

她可能没注意到,部份酒客的眼神里已注入了一些愤怒的内容。

僵持片刻,胡大维正要拉劝,三个半醉不醉的彪形酒客围堵过来,其中一人低喝道:“道歉!“

阿雅点了一枝烟,正眼都不瞅他们。

何赛分开众人,挡在她身前,高声说,“我是这里的老板,请大家给我个面子,不要在酒吧闹事!"

胡大维这时看清了几条大汉的样貌,身形也不由自主向前护住阿雅,心里暗暗称赞何赛的眼力和果断,因为眼前这几位“上帝派“是基地著名的狠角色,几次宗教械斗挑头的都是他们,让阿雅道歉的那个浑身贵族公子派头的高颀青年叫伊迪亚斯.冯.卡门,北莱茵矿业驻基地全权代表,曾因聚众斗殴伤人致残蹲过月背大牢,在管理公司的监控名单上都挂了号的。

伊迪亚斯也注意到胡大维,脸上掠过一丝踌躇。两个同伴已经从他身旁冲了出去,说道,让开!不关你们的事!其中一个竟伸手去拽阿雅,何赛闪电般飞出右脚直直踹中他膝盖,这人猝不及防摔趴在阿雅面前;随后一个连环腿,左脚将另一人扫倒在地。伊迪亚斯反应奇快,拽起一张吧椅就往何赛头上招呼,何赛收脚已经来不及,正打算硬扛这要命的一击,只听”嘭”的一声,伊迪亚斯趔趄着扑倒在吧台上,后脑勺被重重砸开了花。胡大维一脸肃杀木立在他身后,手里拎着一个碎成半截的伏特加酒瓶。

整个过程电光火石,三个挑衅者再也爬不起来。酒吧里舞照跳酒照饮,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机器传教士上来问:他们受伤了,要不要通知医疗中心和报案中心?何赛摆摆手,不用,我来收拾,你忙你的。说罢指挥围观的几个酒保给三人裹上再生绷带,扔到了门外供醉汉休息的氧气隔舱。胡大维发现酒保们动作娴熟,显然干惯了这种粗活。

处理完现场事务,何赛一声不吭谢幕退场,回头望了一眼,眼神异常复杂。胡大维有些怏怏不悦,刚刚还并肩作战,瞬间就形同陌路,这脸也变得忒快了点。转念一想,他一个开娱乐服务业的,当然要八面玲珑和气生财,这次跟上帝派结下梁子,郁闷担心也很正常。

阿雅枯然独坐着,吧台往外发散的光线将她的背影映照得像一座女神雕塑。

胡大维解嘲地说,没看出来吧,我也很会打架。

阿雅回过头微笑了一下,昏黄灯光中,腮帮上淌流着两行晶莹的泪珠。


  • 本帖 5 回复
通宝推:尚儒,本嘉明,
最后于2019-11-07 22:58:22改,共1次;
2019-11-07 22:35:3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