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香港问题的根源在于外国人控制香港权力 -- hwd99

2019-11-17 21:27:00hwd99
转载:YST 11年前的文章《漫谈香港》

YST下面的《香港人》和《漫谈香港》系列文章写于2007和2008年,YST实名邵维华,“国立台湾师范大学"数学系毕业,美国密西根州立大学数学博士,曾任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数学助理教授,后来转入工业界工作,在美国休斯飞机公司任资深系统工程师。此人对国际现实有比较深刻的认识,但对革命征程和新中国的奋斗和价值一无所知,这也是绝大部分台港澳岛民的天然缺陷。

香港问题,过去这些年暴露太多,而且一直逐渐加重,是因为我们没有采取措施,还是措施不得力?对我们有什么教训?

替换漫谈香港(2008)漫谈香港:前言

无论政治还是经济都是人的活动,所以主角都是人。解决香港问题最大的障碍就是香港人。香港人至少有四分之一是香蕉华人(如今超过50%了,它们宁愿选择做英国没有居住权的等外公民,领英国护照,也不愿做中国人,这是过去十余年的发展),这可不是“一小撮”,他们的影响绝对不能忽视。25%的香蕉华人所造成的杂音足以造成舆论上的风波,25%的香蕉华人反对中国的活动可以直接影响香港特区政府的稳定性。这一点英国人是非常清楚的。

香港人受英国殖民的影响,所以在政治上对中国的认同度不高,因而在经济上对中国需索无度。最有趣的是在西方国家意识形态的长期灌输和煽动下,很多香港人自抬身价觉得自己是“世界人”,使他们对国家民族的认同变得很淡薄并且这种淡薄得到合理化。这是非常肤浅又极为可笑的现象。

去年 YST看了香港回归十周年庆祝晚会全部的录像,看后非常的感慨。所有含有一点点深度、带一点点文化气息、需要一点点毅力才有能力表演的节目都是大陆来的艺人。香港本土艺人(包括四大天王)的表演都是肤浅的。一百多年的英国殖民并没有使香港产生任何有点深度可以令人骄傲的新文化。唉,这就是香港。

想想看,香港是个经济社会,本身没有什么文化,香港人满脑子钞票,拿什么做“世界人”?

香港虽然成为国际性城市已经超过一百年,成为世界前列的大城市也超过五十年,但是草包香港人非常多,这些人说着半生不熟的广东英文就自认是世界公民了,他(她)们满口现代新名词,迷失了本体,也忘了自己的身分。

世界公民是自欺欺人的名词。其实除非你是贝多芬,有谁敢号称自己是“世界人”?连爱因斯坦都不敢忘了自己是犹太人。

看看下面这两张香港大学哲学系的学生陈巧文宣扬人权的照片,读者就知道上面这段话是甚么意思。

“世界人”为西藏人争取“普世价值”

四海一家,这张照片使我想起上个世纪六0年代的嬉皮世界(Hippyland)。

嬉皮(Hippies)是1960年代初一群叛逆的美国年轻人,他们独特的风格渐渐燃烧到全世界成为一种年轻人的时尚风气,譬如把崭新的牛仔裤弄几个补丁、戳几个洞。

我有一个朋友当年深入嬉皮营一探究竟,跟他们混在一起吃喝,一起吸大麻。他说你知道,一面听吉他的弹唱,一面从旁边的人接过大麻,吸一口,又传给旁边另一个人,那种亲密一家的感觉和气氛真是难以形容。他对我说,这些人讲两句话就会冒出一个“goovie”,非常有趣,是这群人的特色,除此以外他也看不出有什么特殊文化或哲学思想。嬉皮与其说是文化不如说是流行(fashion),是西方世界年轻人反叛时代(the established)的一种流行。

陈巧文是标准西方哲学系制造出来的垃圾。目前号称“野草莓”在台北「自由广场」静坐抗议的台大学生跟陈巧文是同一类的货色。虽然同属垃圾,台大学生的等级肯定更差,因为他(她)们静坐抗议的背后其实是教授的鼓动,自觉性差了许多。台大不如港大于此可见,呵呵呵!

但是说到底,香港人是经济动物,政治从来就是次要的。香港活动的主轴毫无疑问是经济,香港是钱的世界。在香港,钱说话的声音最大。所以 YST这次写香港主要就是谈香港的经济,我把标题订为「香港的未来」。

「香港的未来」写得并不顺利,越写越多,越写越杂,无法收尾,也有点离题。所以我改变主意,把「香港的未来」改成「漫谈香港」的系列文章,这就容易掌握了。「漫谈香港」的系列文章计划写六篇:

(一)香港的地缘政治(二)香港的地缘经济(三)香港的边缘化(四)香港 — 中国长期的悲哀(五)香港人(六)结论

漫谈香港(二):香港的地缘经济

香港今天的繁荣不是正常的繁荣,因为香港的经济不是一个正常的经济,从1842年起就不是,现在也不是,在可预见的未来也不会是。

(1)香港寄生于中国

中国有一句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那么香港靠什么呢?

答案是:香港靠海,吃的自然是水。香港在割让给英国以前是一个小渔村,居民以捕鱼为生。捕鱼能致富吗?当然不能。不过那时候的香港人虽苦,过得是自食其力的正常生活。

英国占领香港后把香港建设成英国对中国的转口港,香港这就发达了。这时候香港人吃的是什么?是中国辛勤创造的财富,不再是香港附近水中的鱼。换句话说,香港人是寄生在中国的一群人,本身并没有什么生产力,生活虽好并不踏实。

事实是,香港人优裕的生活是建筑在香港成为西方世界在中国的桥头堡上。这是西方人的骄傲,香蕉华人的光荣,中国人的耻辱。

(2)香港经济的腾飞

很多人,尤其是香蕉华人,肯定不同意上述香港寄生中国的说法。让我们用一些简单的数字来说明。

香港与九龙分别于1842年与1856年割让给英国,但是在1950年以前并不比中国沿海的大城市更繁荣,譬如天津与上海。香港真正的繁荣开始于50年代,由于西方国家对中国禁运与封锁,香港成为中国与西方世界唯一的窗口。但是由于中国主张自力更生,香港的繁荣在这段时间是有限的。

香港经济真正的腾飞起于中国的改革开放。被西方封锁将近三十年的大陆,一旦政策从自力更生变成改革开放,需要从西方引进的物质是不得了的。

让我们用数字来说话。香港的恒生指数1978年以前接近500点,1998年达到18000点,20年内翻了40倍。没有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后巨大的需求和西方国家在转口贸易的操纵,香港经济是不可能腾飞的。

(3)香港的明天

我们要问:香港的明天会更好吗?

答案是:不会,香港没有这个条件。地缘决定一切,香港未来必定被边缘化。

香港的未来是本文要讨论的重点问题。YST想从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的角度来分析香港的未来。

(4)香港经济的竞争对手

我们问:香港经济的腾飞(20年内翻了40倍)是正常现象吗?

答案是:绝对不是。香港的繁荣是畸型的,是政治操纵下的气泡,这个被英国吹起的泡泡终归是要破灭的。

我们再问:泡沫化的香港会回到一百多年前的小渔村吗?

答案是:当然不会。这正是中国的悲哀(the true sorrow of China)。

好了,你一定会问:香港已经回归中国了,它的经济竞争对手到底是谁?

很多人都认为是上海,这个回答不全对。是的,上海已经部分取代了香港在中国金融界的地位。

但是上海也只能取代香港的金融地位,真正把香港全面边缘化的城市是广州(和深圳)。

参考:

黎阳推荐台湾网友旧文“香港的困境与香港人的挣扎”

http://www.wyzxwk.com/Article/zatan/2014/05/318806.html

香港的困境與香港人的掙扎(转载)_台湾风云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333-78323-1.shtml

转载此文,又被观察者网删除

通宝推:桥上,
帖:4444485 复 4416871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