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南街村工厂:改良运动碰壁记 -- 包子1971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20 阅 627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1-20 13:56:39
4445513 复 4445512
包子1971包子1971`1626`/bbsIMG/face/0000.gif`70`19`2000`15762`正六品上:朝议郎|昭武校尉`2003-11-20 17:56:13`
【原创】韩氏弟子团在南街工厂的经历:剥削、压迫与无奈 3

韩氏弟子团在南街工厂的经历:剥削、压迫与无奈

韩德强的弟子们进厂后,工厂司空见惯的一切,就劈头盖脑砸到他们身上了。进厂时签的合同,没有写明工作内容、地点、劳动报酬,更没有提到社会保险与住房公积金。他们签字后,厂方立即收走了合同。车间生产两班倒,一班12小时,7-10天倒一次夜班。正式的工作时间之外,工人有时必须提前上班做准备,比如汤料车间的上酱工要提前半小时进车间给机器消毒。即使在设备检修的日子,厂里有时也要工人留下来打扫卫生。为了完成订单,每月顶多休息一两天。请假就更难了,用某车间主任的话说,“除了卧床不起、婚丧嫁娶之外一律不许请假。”

厂里环境如何呢?车间里噪音大,温度、湿度高。夏天没有空调,热死;冬天没有暖气,冷死。虽说工厂包吃住,但食堂饭菜油腻辛辣,用某老员工的话说,“我们家的猪都不吃这些的。”

基层管理的核心任务是完成产量,超额更好。完成产量的核心手段是罚款。领错料了罚款,成品入错库了罚款,质量出了差错更要罚款。罚款的核心威力是连坐。某女工熬酱的时候加错原材料了,从主任、质检,班长到操作工,统统扣工资。

说到工资,2017年临颍县的最低工资标准为1450元,南街厂方在招工中承诺每月工资2100-3000元,实际平均工资不超过2500元,个别重体力岗位可达到3000元左右。值得一提的是,厂里虽有计件工资制,但预先限制了工资总量,导致工时越长,工价相应越低[27]。

最近这些年,到底是什么人在南街打工?如果说20年前的南街工厂以年轻人为主,如今做得久的多半是25-45岁的已婚妇女,来自附近的村镇。她们为了照应家人,只好就近谋职[ 28]。她们中的很多人,农忙时上午要下地,晚上又得上班。虽然每天重复着几万个动作,赚钱不多,职业病不少,但她们往往是家里重要的经济来源。

在工厂里坚持三年、五年甚至十年,是什么感受?她们说:“熬!”她们还说:“在车间干活跟坐牢似的”毫无前途,因为“在流水线上学不到东西的”,所以“干了十年了,才两千多的工资”。流水线上一个萝卜一个坑,吃饭、上厕所要人顶岗。她们一天能为这些破事吵好几次架:吵谁先上厕所,吵线上的差错是谁的,吵其他班做事不公平。

虽然天天斗嘴,但她们真正的状态,是忍耐。某女工在搅拌器旁边站了一天,回到家连电视的声音都受不了,可第二天爬起来还是得上班。另一个女工开包装机,一年只请了一天假,就是亲侄女结婚那天。还有的女工脚被送料车压伤了,不敢在家多休息,因为要扣工资。

她们上着疲惫的夜班,自嘲“一个个表情都跟傻子似的”。隔三岔五,她们还有厂里安排下来的其它义务。比如南街要举办元旦趣味运动会了,预备上夜班的人必须提前几个小时出门参加运动会,然后直接去上夜班。

她们习惯了个人顾个人的生存方式,认为“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干嘛要帮她们?她们又不帮我们。”即使连续几年坐在同一条流水线上,线头也未必认识线尾。

虽然最看重的是那点工资,但大家都搞不懂每月的工资,厂里怎么算出来的?话说回来,也只有发工资这天,工人才活跃一些,互相问你发了多少,跟上月比是多了还是少了。平时说起工资,她们也会抱怨:定量不断地往上加,工资怎么比前两年还少了?[ 当韩氏弟子团从南街村出走后,网上出现了数篇为南街辩解,指责弟子团无事生非的文章。但这些文章也没有否定南街的外工工资低、没有社保。其中一篇文章以弟子团车间同事的口气说:“我们就干个体力活,能有多少技术含量啊,挣这份钱,吃个饭,也就够了啊,也没有这么多要求。”(“同厂的工人有话说” 润之永恒 微信公众号)。另一篇文章的作者自称是南街工厂原工人,他在文章里证实:南街企业对生大病的外工,采取的措施是号召本厂职工捐款,以及请求本县劳动部门予以救济。(高玉灿 “天堂依然是个好地方”)]

如此这般,循环往复。南街工人的日子,就这样年复一年地过下去……

理所当然,韩德强的弟子团初来乍到,眼中的南街工人“充满了抱怨与计较,充满了消极与慵懒,多一分的活都不肯干……当我们希望大家更认真地遵守纪律,大家会认为我们是领导派来监视他们的。”[29] 他们带着热情擦拭机器,发现同事们都蹲在墙根玩手机。他们主动纠正食堂排队中的乱加塞,差点跟加塞的男工动了手。他们也会不厌其烦地提醒卫生习惯不好的大叔,注意加工面条时的清洁问题。为了让工人减轻疲劳,他们给周围的同事按摩、刮痧,一起练太极。不用说,他们也会见缝插针地引导工人“不要那么在意工钱,钱不算什么。”[30]

那么,工人怎么看待这帮青年心系企业的种种言行?大体来说,既不反感,也不理解。一位在南街干了20年的机修师傅,这样劝告他们:“做好自己的事就行,领导的事情你们不要瞎操心。”[31]

其实,经过几个月的车间劳动,青年们自己都意识到了,不从生产体系入手,就难以纠正随处可见的管理弊端,也无法减轻员工的痛苦。于是,一场短促的改良运动开始了。


  • 本帖 1 回复
关键词(Tags): #南街村#韩德强
2019-11-20 13:56:3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