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最近看到的笑话之八 -- 钛豌豆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688 阅 211695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1-23 10:31:03
4446569 复 4229563
钛豌豆
钛豌豆`26857`/bbsIMG/face/0000.gif`70`2249`45013`328741`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8-10 16:55:34`
补充:社会主义青年是如何被资本主义腐蚀的 36

这是2005左右的事情。当时,国内一些德资公司,主要靠中国工程师干活,又 总想放点德国人“掺沙子”,免得被中国人联手架空。但老板们又舍不得一年几十万欧元雇正牌工程师,于是就找了一群廉价的小伙子盯着中国人干活(那时候还有不少毕业不久的德国小伙子经历过社会主义时代,戴过蓝领巾甚至红领巾,然后长大后被派到社会主义中国)。又要省钱,又要求是纯种德国人,结果就来了清一色的东德社会主义青年(对「两德合并之后对东德社会主义时代还留有记忆的年轻人群」的戏称)。

这群人的生活经历是什么样呢?生在红旗下,长在华约里。在小镇上淳朴地读书,到附近十几万人口的城市认真地接受准高等教育(相当于我们的专科,但质量不错),一辈子见过最大的城市是几十万人口的莱比锡、慕尼黑,临行看了几眼汉堡的商业区就感慨人间奇迹。来中国之他们前以为要去一个落后的社会主义国家,抱着追忆童年的怀旧心态上飞机,复习了几遍国际歌的唱法,准备老老实实过几年清教徒生活。结果……德国小伙子们完全没想到航线另一端的“考验”。

中国工程师们其实不反感这些德国小伙子。虽然他们有隐含的“监工”身份,但总的来说,他们勤奋认真,乐于和中国人探讨问题,不会盛气凌人地指手画脚。烈日暴晒下,他们甚至会把办公桌搬到工地边上,一边盯着工程进度一边做文书工作,坚决不回近在咫尺的空调房。这是好工程师的特质。

但无论如何,在中国搞施工,在全世界土建最发达的国家要赶上平均建设速度,总有些事情要妥协,总有些文化你得融进去。否则即便你再认真,工程进度也不可能保证。为了让德国同事尽早认同这些妥协,携手创造资本主义的工程奇迹,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让他们加入中国工程师的文娱圈——施工单位的风气你懂的。

几番磨合下来,中国工程师找到了标准化洗脑套路。浦东机场下飞机的社会主义青年首先会被安排游览陆家嘴外滩,傍晚时分看看资本主义摩天楼群的壮景,让他们知道汉堡不过是个小渔村。然后趁着震撼未消,拽到最好的川菜馆子饕餮一番,让他们知道德国的馅饼在这里得喂狗。顺便喝点高档白酒让他们知道以啤酒计算的酒量不值一提。就在半醉半醒之间,德国小伙子们被同事拖进项目部附近的某家酒店,准备上“正餐”……

社会主义青年既然上了资本主义的床,那就别想再下去了。中国每年的混凝土浇筑量超过世界其他国家之和,铁路爬上了青藏高原,大桥跨过了长江,东莞既是工业重镇也为世界确立服务标准。在发达资本主义文化熏陶下,德国小伙子们在远东的成长速度很快,迅速适应了中国项目部生活。让他们回到安静的德国小镇,去适应一年才修几座楼的缓慢工程进度,那比再被斯大林同志碾压一次还难过。于是,许多德国人回欧洲又回来,甚至不少会扎根长三角,拿着按中国标准来说不错的收入享受资本主义文化生活。这些年中国发展速度惊人,想必那些项目部又祸害了最后一批德国社会主义青年吧。


通宝推:桥上,
最后于2019-11-23 10:36:15改,共1次;
2019-11-23 10:31:0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