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一个官员的兴衰:简评“仇和现象” -- 包子1971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24 阅 940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1-28 23:23:37
4448509 复 4448508
包子1971包子1971`1626`/bbsIMG/face/0000.gif`70`19`2000`15762`正六品上:朝议郎|昭武校尉`2003-11-20 17:56:13`
从沐阳的经济演变,继续看仇和如何推动“压缩饼干式发展” 8

从沐阳的经济演变,继续看仇和如何推动“压缩饼干式发展”

修路 工业的重要支柱,是良好的交通。仇和没有那么多修路的资金,但他有一部高速运转的行政机器,可以“变”出钱来。为了修路,除了尽量争取省市支持以及银行贷款,仇和命令全体公务员(含退休者)每月捐献10%的工资,并挪用多种上级拨款,包括下岗职工的生活补贴[15]。几年间,全县农民每年都要出百万个左右的义务工,缺乏修路机械就采用人工摊铺。此外,县政府强迫农民捐出人均年收入的5%,据当时的官方调查说,强捐达到了“有粮拿粮、无粮搬东西”的地步[16]。修路期间,遇到承包商偷工减料,仇和也绝不客气:施工商要坐牢,相关官员要撤职。

招商 沐阳是一个缺乏工业的贫困地区。仇和的对策是推出“招商指标”制度,分配给公务员乃至教师强制完成。县政府制订了招商数额,完不成任务的部门“一把手”要撤职留用,以观后效。

扶持木材加工 当仇和发现本地农民的家具作坊比较红火,他就在全县大规模栽种杨树,希望用这种办法扩大木材产业的规模。不必废话,仇和的种树法宝仍然是给行政部门施加压力:他提出“人活树活,树死官下”,并安排机关干部驻村监督植树的进展。为了应对下级的敷衍,县政府甚至动员了小学生清查树木,仇和下乡时也带上了望远镜,观察田间栽树的状况。

私有化 在90年代末期,执政党提出了国有资产私有化(改制)与融入世界市场(入世)的两大课题。仇和闻风而动,高调表态“宿迁515万人民所居住的855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要可以变现的资源或资产,都可以进入市场交易。”[17]

在仇和的命令下,除一家化肥厂外,沐阳县331家企业全部改制,且“以卖为主”(仇和语)。2001年当他升官到了宿迁,当地的学校、医院、幼儿园、乡镇卫生院也相继变为私营[18]。2003年,宿迁市成为全国唯一一个没有公立医院的地级市,而医疗质量整体上明显下降了[19]。在仇和的授意下,当地国企纷纷制定了严格的考勤制度并削减工资,让职工呆不下去,方便厂领导顺利改制。私有化之后的企业、医院和学校,老板往往采取降工资、不签合同等办法,逼走老员工、老教师。

面对生活的苦难,工人和教师开始反抗了。在沐阳,教师早就罢过课,反对强制招商的下派任务。改制开始后,棉纺厂数百职工包围过县政府,中医院数百职工将门诊部封锁了数天,并高呼“县里不收回改制决定,我们就到北京上访。”在宿迁,幼儿园老师在市委门前静坐示威,而中学教师多次罢课,要求确认他们的公立编制身份。”

无论群众如何骚动,仇和毫不退让,迈着大步完成了私有化。而经过了反贪洗礼,行政效率大为提高的市县官僚机器,也配合有方,沉着应对了大众的反改制抗争。

在沐阳、宿迁,仇和是一个叱诧风云的人物。但说到底,他只是无数官员中的一个,虽然是较为显眼的那一个。不容忽视的是,他的从政实践,确实让他与国家的彼此关系略显复杂。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呢?


  • 本帖 2 回复
最后于2019-11-28 23:29:04改,共1次;
2019-11-28 23:23:3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