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一个官员的兴衰:简评“仇和现象” -- 包子1971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24 阅 938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1-28 23:39:37
4448515 复 4448514
包子1971包子1971`1626`/bbsIMG/face/0000.gif`70`19`2000`15762`正六品上:朝议郎|昭武校尉`2003-11-20 17:56:13`
仇和退场了,国家留在舞台中央 15

仇和退场了,国家留在舞台中央

2018年,执政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预示着国家的进一步集权。看来,执政者无意放弃对市场以及全社会的最高仲裁角色。而当局推动的许多全国性措施,从打击官员吃喝风,到整顿基层窗口人员的松垮习气,都让人想起仇和的当年威风,只是规模扩大了许多倍。想当初,为了扩大耕地面积,仇和曾削平坟头20万座,而如今各省的平坟运动是以百万座为计算单位的。仇和曾拍卖全县机关单位的临街门面,理由是“(机关)拿在手里出租,就有腐败的可能。”而在本届政府倡导的“新时代”,全国军事单位多年大行其道的门面出租现象,已经被国家以铁的意志基本消除,仅此一项,受损的军官利益集团就相当可观。更不必说,与最近三年的环保风暴相比,仇和的铁腕治污也只算蜻蜓点水。

如果说当初的仇和像是国家派到一县一市的“特派员”,如今的国家似乎亲自出马,充当了这个雷霆万钧的角色。它在动用汪洋大海一般的后备能量,对官僚机构、市场以及社会生活的许多方面,自上而下进行着深刻的变革。如果说20年前仇和在苏北贫困县的霹雳手段,是为了让官僚机器适应市场改革的新环境,今天席卷全国的宏大变革,无疑是为了推动中国资本主义再迈出一大步。这场变革的命运如何,又会怎样影响工人阶级的利益?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9年6月21日


  • 本帖 2 回复
2019-11-28 23:39:3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