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正说唐之梦 -- 编号87405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241 阅 6477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2-04 09:47:40
4450109 复 4449702
编号87405编号87405`87405`/bbsIMG/face/0000.gif`70`876`9912`77754`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12-06-27 21:09:14`
基督教在中国复活了 45

这些天,我开始给我闺女讲中国共产党早期的历史,正好她学校历史也学到近代史了。我讲的重点就是:怎么才叫实在。

李大钊,早年就读东京早稻田大学,只读了一年半就被学校除名,原因是无故旷课。鲁迅也没毕业。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我不敢说李大钊跟鲁迅都是方鸿渐、王思聪似的人物,但多少可以说一句,他们喜欢政治,而不喜欢做我们中国人常说的实事。

这里面我很关心一个问题:文凭的泡沫化。在《围城》中,方鸿渐在美国搞了一张野鸡大学的文凭,回国就成了“人物”。在这一点上,李大钊和鲁迅享受了同等待遇。比如李大钊在北大做图书馆主任时,月薪是120元,而拉黄包车的“骆驼祥子”们一个月只能挣8、9块。

这是快100年前的事了,那会,只要是所谓的留过洋的,一回国,身价飙升。这里面,除了对外国的崇拜之外,还有对“文凭”的崇拜。文凭,就像黄金、钻石那样,其“价格”早就超过了其“价值”,故王健林这曾经的中国首富,也不得不给他儿子王思聪买一张英国的哲学文凭。

不讳言的说,文凭的泡沫,老师是“受益者”,同时也是“受害者”——李大钊跟陈独秀,堪称典型。

为什么这两位中共创始人,不会搞革命呢?因为他们很不实在——这不是说他们不实诚。

比如,什么叫自由?有具体内容吗?怎么才能得到自由,知道怎么干吗?又比如问,谁是革命的主体?为什么要干革命?能说出个一二三吗?我不知道 他们能不能说出来,但是看他们做的事,却知道 他们是不会做事的。

在那个年代,革命的主体,就是安源路矿那些一天挣不了一斤猪肉的工人们,他们想要的,就是所谓的庸俗的——钱。简单说,他们的首要目标,就是改善生活。

那么如何才能实现呢?两条路,和平谈判或者暴力夺取。

而不论是哪一种方式,都得有力量。显然,一个人的力量太小。比如我对我闺女说,如果你的同学集体罢课,某些耀武扬威的老师立刻就会“懂得”:没你们,他们得喝西北风。所以首先要把工人组织起来。然而,工人们不是你给他们【传播一通先进思想】,他们就会组建、加入工会的。道理很简单:说的好听,做起来会怎么样,没有人知道 。

毛泽东和毛泽民就是会做事的人。他们的办法是,首先成立合作社会,让工人在合作社里体会到“组织的力量”,胜过千言万语。

而不会做事的人呢?那就只会撺掇,如果被撺掇的对象懂事,他们就讥讽这些人“没觉悟、没文化”,换成今天的时髦词就是“低级、low”——是不是听起来非常耳熟?今天的老师、父母,就是这么训学生、训孩子的。成年人撺掇不了,靠辱骂、嘲讽也不管用,就把目标指向年轻人,于是“成功”了,娃娃们头脑一发热,上街了。然后就没有然后,站着离家,躺着回家。

安源为什么成功?为什么其它效仿的地区没有成功?因为他们瞎模仿,跳过了最重要的一步:让工人们真切的体会到【团结的力量、组织的力量】,而是“自以为得计”的直接向工人们宣讲“安源工会胜利这一模范典型”。这些模仿者后来大多都是以失败收场,比如不讲纪律,比如出了叛徒,比如没搞几天就失去新鲜感了,唯有安源没有倒。

单从这个角度来看,李、陈,他们跟西方的传教士没有任何区别,我们今天的许多老师和父母,也跟西方的传教士没有任何区别,一贯的方法就是:“你Low,你庸俗,你得向我看齐,向我看齐你就高级了,明白了?”说完拍拍屁股去下一个地方继续“传播先进思想”。

为什么老师总是热衷于重复一些根本没法操作的所谓提醒?比如什么要认真读题啦,比如什么要多观察、勤思考啦。认真读题,怎么个认真法?有没有具体内容?多观察,何以叫多?观察什么?有没有具体内容?勤思考,何以叫勤?思考什么?有没有具体内容?除了词汇,什么都没有。

说到底,老师自己就是假把式,花架子,传教士。中国共产党早期之所以牺牲那么大,就是因为自以为传播了先进思想,“一切都【自动】会有的”。今天的老师,跟他们没有半点区别,甚至还不如他们,至少他们还敢面对死亡。

不客气的讲,今天许多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就是一个个神棍,在贩卖赎罪券。学生早晚会用各种方式来反抗的。他们虽然不能像我这样说得清楚,但是他们明白,过得痛苦。

我们今天的社会,为什么差距这么大?为什么这么多人极其迷信,迷信到了相信西方白人拉的屎都要香一些?

“双剑合璧”:西方的基督遇到了中国的科举。

可以说,没有更坏的结果了。

当然,也不全是坏,也有东西融合的,但那是少数中的少数,多数人吃的是双份砒霜。

美国为什么频发校园枪击案?香港年轻人为什么成了这个样子?都是拜传教士们所赐,区别只是一个在传播福音,一个在传播先进思想,一个在传播知识,共同点都是:我来是拯救你们的灵魂的,喝了这碗孟婆汤吧,喝了之后,你连你老子都不认识了。

根据毛泽东的预言,“文化大革命”隔一阵就要搞一次,我看,快来了。


通宝推:猪啊猪,
最后于2019-12-04 10:52:14改,共5次;
2019-12-04 09:4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