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在非洲一 -- wlr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221 阅 112223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2-08 07:25:44
4451474 复 4007743
wlrwlr`99487`/bbsIMG/face/0038.gif`70`827`4798`38528`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14-05-09 13:27:23`
在非洲一百六十一 15

第二天上午九点二十,我准时到达财政部。这里的门厅正在翻修,工人进进出出,四周整齐地堆着各种材料,虽然拥挤但却井然有序。

我一时不辨方向,停在中央左右观望。一个戴着安全帽和护目镜的白人从材料堆里绕出来,走过去以后又突然停住。

“嗨!李先生。”他摘下护目镜,“你怎么在这里?”

“哦……安东尼先生是吗?”我认出是前些日子商会开幕仪式上遇到过的意大利老头,“我来办事。您好!”

“您好您好!”他伸出厚实柔软的双手笑着与我相握,“哈哈,很高兴在这遇见您!”

“是是,我也很高兴。您在这里……”

“哦,这里要翻修,我和几个朋友一起拿到的这个工程。不大,四个月左右就能完成。”

“哦,很好,恭喜你!”

“哈哈,谢谢!”意大利人又愉快地笑起来,“有机会我们再合作,你们的工人很专业。”

“好……那我先走了。”财政部长的秘书走过来,我赶紧结束谈话和她打招呼。

秘书小姐领我走进部长的办公室,里面也有些凌乱,刚进门我就差点被一堆资料绊倒。伊苏莲部长赶紧快步迎上来关切地扶住我,道歉之后无奈地摇摇头。

“没关系,没关系。”我赶紧笑着安慰她,“谁走路都可能会摔跤。”

“呵呵,您真宽容!请坐请坐。”伊苏莲伸手相让。

“好的,谢谢!”

“是这样的,”等秘书退出以后,伊苏莲也坐下直接切入正题,“托德副总统主导的这个项目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我们财政部全力支持……”

“……好的,非常感谢非常感谢!”我见她停下看着我,赶紧表态。

“职责所在,职责所在。”伊苏莲面露谦虚的笑容,“我现在正全力协调相关的启动资金,只是暂时……有困难。”

“哦……”我的笑容僵在脸上,“您的意思是这个项目要停下来?”

“不是不是!”部长立刻摇摇手,“我的意思是稍等一下……如果……您也可以先垫资让项目先推进……”

“哦,不过我这边资金也比较紧张……这样吧,我想想办法。”这是托德的项目,我应该尽力让它顺利进行。

“那太好了!”部长夸张地一拍手笑起来,“您放心!政府绝不会让您为难,资金一旦到位,立刻补上。真的是非常感谢您!为我们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不客气!我尽量想想办法……这是托德先生的项目,我们非常重视,也请部长女士多多关照,争取資金尽快到位。”我心中突然有些恼火。这是托德为改善居民的住房条件实行的一个大项目,虽说是卖房,但价格不高,地皮几乎是政府免费提供的,算上周边附属的基础设施和营造费用,政府的纯利不到百分之三,还有一半多要给我们。

“好的好的!”部长连连答应。我也不想再和她废话,起身告辞。

出门还没坐到车上,西点来电话,话语间透着兴奋。通知明天星期六要在东方饭店聚会,命令我一定参加。

接电话的同时我就忍不住笑,这家伙最近忙于炮兵学院的事,虽然也见面,但已很久没来东方饭店,看来又想吃中国菜了。

回到湖边,影倩崔茜两人正坐在花阴葱茏的亭子里商量着什么,每人手里一本新样式的菜单。

我漫步顺着甬路晃过去,边走边欣赏在繁花缝隙中时隐时现的女人们。

“说什么呢?”我笑着问,“花摇现佳人,好个所在!”

“嗯,回来了。”两人抬头看看我,卡雅又倒上一杯茶,“商量明天西点的菜单。”

“谢谢!这么隆重?就是朋友们的普通聚会,日常菜单里的足够了。”我坐下,接过崔茜递来的记录本,“等会儿要下雨。”

“嗯,”影倩看着菜单点点头,“看着呢,一会儿就好……西点说有十几个人,明天上午开始准备。你去换换衣服,等着吃饭。”

“别管我,你们商量你们的。”我放下本子端着茶杯站起来。

“干吗去?”影倩抬头问。

“没啥。”我笑着,“坐远一点。喝茶、隔花,看美人。”

影倩派出辆大巴把西点和所有的人一车都接过来,避免结束后他们还要自己开车。

大巴驶进停车场,呵嗤停下,西点满面笑容,已经站在车门口,“Hi!李,你看看这是谁?”

“嗯?”我握着西点的手往车上看,一时没认出来。

“谢夫您好!”那人大步来到西点旁边,挺胸抬头向我敬礼,“我是萨利。”

“哎呀你好!你怎么来了?欢迎欢迎!”我很意外,一时竟不知说什么。

“萨利是来和雷蒙和好的。”西点不知是不是发现了我的窘迫,在旁边直接说明情况。

“嗯嗯!好好……太好了,太好了……”我还是不知道说什么,旁边刚下车的一堆人都哈哈笑起来。

“谢夫,非常感谢您为我们所做的事,您真是个好人。”雷蒙侧身从后面挤上来。

“不客气不客气。”我兴奋地握手,“太好了,太好了……哦,大家都请进吧。hi,亨特您好!”

一群人簇拥着我和西点往里走,苏静娥和基德把两扇门都打开,影倩崔茜站在台阶边迎候。

“很惊喜吧?”西点进屋后未等坐下,就迫不及待地拉着我问。

“谢谢谢谢!……原来是你安排的,谢谢!”我停下脚步,转身再次握住他的手,“谢谢你做的一切!”

所有人落座,西点讲话开场,我也讲了几句,聚会正式开始。萨利和雷蒙自然成为我关注的焦点,与两个人长时间交谈,直到影倩几次用目光示意,我才想起来还要照顾一下其他客人。

这次聚会多了几位陌生的女士,虽然是盛装出席,端庄典雅,但明显有些紧张,我本想借聊天的机会能使她们放松,却事与愿违,反而让她们更加激动,有一位身材单薄的姑娘竟然说话都结巴了。好在有活泼的崔茜,快乐的西点和温柔的影倩,才没让场面太难受。我当然也知进退,看见情况不妙,很快礼貌地离开,去找其他熟人说话。

聚会结束送人离开的时候,我仍然有些不舍,拉着萨利和雷蒙又在车边谈了一会,请他们有空就来坐坐,然后一直看着车驶出院门拐上大路。

送走所有人,我才觉得饿,转身往回走,崔茜已快步越过走到前面。进入刚刚聚会完的小厅,小丫头正认真地把蛋炒饭摊开在盘子里,然后均匀地浇上一勺土豆浓汤。

“谢谢你!”我感激地笑着接过盘子。

“烫!刚刚热过。”小丫头递给我勺子。

“找个不碍事的地方坐下,别吃太快,小心烫着。……有点多,吃完和我俩去湖边散步。”影倩跟在后面说。

“嗯嗯嗯!”我只顾盯着盘中的饭,点头答应着,眼也不抬地往角落走去。

影倩崔茜坐在旁边,一边说话一边看着卡雅指挥人收拾东西。中间苏静娥带着孩子们来道晚安,影倩见卡穆盯着桌上的食物,又给他用四片面包夹了两片肉。

“嗯,不平等待遇。”我看看自己盘子里已经不多的蛋炒饭,开始闹事。

“你多大他多大?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影倩似乎料到我的反映,瞬间把话扔了回来。

“我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还长,长成大肥猪?”

“不是肥猪,是狗熊!”

“哈哈!”两个女人一齐笑,影倩看看我,“食不言,寝不语。要是吃饱了,这些就别吃了,我们散步去。”

“没有没有,还……别浪费……这些正好。”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洒下一阵小雨,刚刚好消散掉白天残余的暑气,湖边被薄薄地打湿,脚踩上去就显出下面干燥的白沙。

晚风静谧而温柔,影倩崔茜趁着去监督孩子们洗脸刷牙顺便都换上宽松的衣服,默不作声地走在我的两边。

“干吗都不说话?”我把两人的手分别挎进臂弯。

“等你先开口。”影倩回答。

“对啊!你今天看见他俩和好这么兴奋,怎么现在不说话了。”小丫头接上。

“哦,对!能让萨利和雷蒙和好,真是高兴,很得意!当初萨利不理我的时候,还有些气恼。看来,这种事需要一些时间。”

“做了件好事。”影倩低头看看脚下。

“也是一件成功的事。”崔茜认真地点点头,又转脸看看我和姐姐。

“哈!被你们两个夸得非常自在,去船上坐坐!”我抬头看看码头边微微晃动的船灯。

“两位女士,喝点什么或吃点什么?我来服务。”到船尾坐好,我问。

“船上还有前天的马拉酷加和雪碧,你自己去拿,我不喝,别麻烦卡雅,她还忙着餐厅呢。”影倩说。

“我也不喝。”崔茜接着说。

“好,那就算了。”我重新坐下,“好久没来船上了,先舒服一会。”

“嗯,今天是有点忙。”崔茜点点头。

“他是兴奋过度,高兴累的。”影倩换坐到崔茜旁边,“给你让地方,躺着吧。”

“好,谢谢!”我笑着躺下,“我就在想,其实我去劝萨利那次,他其实已经心动了,可能还有些不好意思,所以还是拒绝我的提议。”

“吹牛!”影倩笑着说。

“不是,他没吹牛!”崔茜不干了,“那时萨利就是不答应,我也有些生气。”

“你姐姐的意思是:这事干得漂亮!”我解释。

“哦,对对!嘿嘿,我又误会了。”小丫头立刻扭头抱住影倩的胳膊。

“哈哈,你姐姐啊,心里不知多得意呢!看看我选的男人,多棒!”

“哎,越说越离谱了啊!”

“其实,你的确很优秀。”崔茜看看我再看看影倩。

“嗯,还应该更优秀。”影倩也点头。

“别地啊!让我歇会,躺在原地享受一下成功的喜悦和得意。”我翻了个身,“开车跑那么远,费那么多口舌,结果对方不答应,嗨!热脸贴上冷屁股。”

“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也对,两个人都已经断交好久了,不容易。还是那句话:正常,人的正常现象。性命攸关的事,我要是碰上也不一定会原谅。虽然过去很久了,但想起来还是不能平静。”我把眼镜摘下来,张嘴打个哈欠,“觉得自己是好心,就想着对方一定会立刻接受,有点想当然。嗯……还好,结果很好……”

“昨天晚上……以后别像昨天晚上那样吓人,突然坐起来。”影倩低头看看自己手。

“是是,有点一惊一乍的。”我抬头看看她,“这事我想了很久,就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干净整洁的厕所,也讲了,还在墙上贴字提醒。一开始以为是习惯改不过来,这都半年了,还是不行,还越来越严重,真让人受不了。”

“很多事情不是一天就能明白,急不来的。”

“对对对,所以我很兴奋!”我又坐起来。

“想明白什么事?我没听明白。”崔茜追问。

“哦,是这样,我提议李同力改造厕所,安装抽水马桶。本以为这样就不会再有臭味,结果他们还是不冲水,反而更臭。昨天才想明白,原来不是……不仅仅是厕所本身的问题,还有其他问题。他们心里认为上厕所不是什么好事情,所以臭就臭吧。其实,象上厕所这种事情,是正常的生命现象,无所谓好坏……”

“然后呢?”小丫头见我停下,盯着我继续追问。

“嗯……一般来讲……,我的意思是:生活中有许多事情,我们不应该……不一定要分辨好坏,或者说,很多事情并没有好坏之分,只是正常现象,应该冷静……应该理性面对,这样反而会把事情办好,这就是厕所臭的原因。我说得明白吗?”

“没完全听懂。”崔茜摇摇头,但立刻又接上,“因为我汉语不好。”

“你的意思……不要把所有事都分出好坏,对吗?”影倩问。

“嗯……也不能这么说吧。……好坏还是要分,但别分错了。还有,有些事……事情不是非好即坏,非黑即白。”

“不是啊,厕所臭就是不好啊。”崔茜认真地说。

“哦,对。”我点点头,“厕所臭是不好的事情。我的意思是,上厕所这种事,是人生活中的正常的事,没有好坏。”

“哦……我听得想得很累,我们不讲这个,好吗?”崔茜皱皱眉头。

“好的好的。”影倩和我都被她的话和表情逗笑了。

“好!那我们就说说最近吃啥。”影倩把小丫头搂在怀里,“最近要更新一下菜单,中国的菜要增加一些品种,西餐也一样。”

“好啊!”崔茜几乎跳起来,“西餐我来推荐!”

“你直接找一位西餐厨师,我们要扩大经营。”影倩说。

“哦,可以。我想想,找其他朋友问问。”

“还要再招几位服务员。工作服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大家什么意见?餐厅这边要重新做,正好一起。”

“很多想法,都不一样。有人说买好一些的,有人无所谓,有人说不需要,有人说不如直接涨工资。”

“嗯?难道我们给的工资还不够高吗?”我插嘴问。

“还可以。”崔茜回答,“不过肯定愿意工资更多,谁不希望自己的钱很多呢?”

“唔,也是。这也是一种努力工作的动力。”我点点头,“这个也正常,没有……好坏?”

“也不是吧?”影倩反对,“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能只想着发财,只想钱。”

“没有没有。”我坐起来,“嗯……钱是手段,不是目的。用正确的方法……赚钱不能伤害别人。”

“那工作服怎么决定?”小丫头把话题拉了回来,“做好一些的?”

“嗯,”我点点头,“别在乎那几个钱。男士西装,女士用那种……那种裙子……上衣也是那种西装样式的,衬衫领带还有女士的袜子,还有鞋都配齐。哦,需要去工地的人再给一套适合工地的衣服和鞋,那种防止踩上钉子的鞋。”

“一套不够吧?这里天热容易出汗,工地上灰尘大。”崔茜问。

“两套,衬衫领带和袜子鞋多发一些。”我回答,“既然有条件,就要快乐地工作。哦,有了制服,就要有相应的制度……平时无所谓,需要的时候要着装整齐。”

“公司应该有全面的管理制度。”影倩插嘴,“原来有一些,但不全,我来写,和东方饭店一起,把工作制度完善。”

“基德和静娥来了。”崔茜往岸上歪着头,又向下招招手示意他们上来,“孩子们应该睡着了。”

“你现在厉害了。”我笑着对影倩说,“都用不着哄孩子们睡觉了。”

“小丫头提议的。说孩子们应该学会自己睡,都长大了,不能总这样。其实刚开始也不行,三个孩子总是讲话,能讲四五十分钟。我就咬牙忍住,坐在门口不进去,慢慢的就好了。”

基德拎着一个盒子,扶着苏静娥上船,接着打开盖子递给我一杯茶。

“谢谢!来的正是时候,刚好口渴。”我立刻喝一大口,同时往盒子里瞄了一眼。

“点心别吃,喝茶就好了。”影倩示意两人坐,伸手把盒子挪到自己面前。

“嘿嘿!笑吧笑吧,没关系。”看见苏静娥和基德的表情,我先笑起来。

苏静娥低下头,终于忍不住噗哧一声笑起来。

“孩子们睡着了。”影倩笑着转头问基德。

“嗯,是的夫人,熄灯以后大概不到三十分钟就没声音了。”

“嗯,好了很多。谢谢你基德!今天没能赶上聚会,大家都问起你。”

“是的夫人,真是遗憾!下午四点通知开会,赶到市局已经四点三刻了,啰啰嗦嗦一直读到将近六点。”基德点点头又摇摇头,“没办法,最近经常这样,无比冗长的政策宣讲文件,还必须是主要长官到场。”

“都讲些什么?”我有些好奇。

“主要是当前的政策,以及取得哪些伟大的成果,生活水平提高,国家建设进步等等。”

“那不是挺好吗?”

“不是,谢夫。关键是不能总是长时间开这种会,而且总是占用下班后的私人时间。”

“哦,原来是这样,那是不太好。”我知道这里的人即使以前很穷也不愿意加班,“还不如把文件发下来自己看。”

“是的,谢夫,那样能节省很多时间。”基德把手里的杯子放下,“其实不用讲那么多,很多都看得见,而且我们的主要工作是治安,每天有很多事。”

“也是,事情那么多,经常还要值班。”我点点头,却拿不准到底该怎么表态,只好转移话题,“你那里最近增加人手了?”

“是的,谢夫。一下增加六个人。”

“哦,这么多!都……怎么来的?”

“我大概问了一下,有四个是从军队来的,还多少都有些战斗经历,是老兵。”

“那很好啊,要那么多军队干吗,正好补充警察力量,加强治安。”

“这样你就可以准时下班,多陪陪静娥。”影倩插话。

“是的,夫人。”基德又转头面对影倩。

“呵呵!你们两个走吧,静娥早就该下班了。在这你们还得绷着,没什么事就早点回去吧。”我说。

“他们两个还是不能放松。”两人走后,我看着他们的背影说,“在这坐着很拘谨,我也不自在。”

“随便吧,他们觉得合适就好,习惯很难一下子就改变。”影倩拍拍崔茜的手,“怎么样,我们也……回房间吧?”

“我今天和他住船上,好吗?”小丫头转向我,“一起把姐姐送回去。”

“好,随便。先送姐姐回去,再拿换洗的衣服。”我站起来。

把影倩送到门口,没等我下命令,小强已经从腿边闪过,站在影倩的身边向我们晃着尾巴。

“哈哈,好样的,真聪明!”我俯身使劲摸摸它的脖子,退到门外关上纱门。

“小强真是越来越懂事了。”崔茜靠过来抱住我的胳膊。

“你今天还要不要去游泳?”我转头问。

“不要!今天是第一天,我们赶快回去船上。”

“哈哈,好!我们跑着去。”我踮起脚。

“不不,那样会很累,留着那个那个到床上用。”小丫头拉住我。

到房间拿了换洗衣服,我们快步赶回船上。崔茜先洗澡,我照例在岸上和机舱检查一遍系缆和岸电,然后三把两把洗干净自己冲进被窝。

“别急,别急。”黑暗中崔茜伸手推我仰躺在床上,温热的身体整个靠过来,虽然呼吸急促却没有让我立即开始。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陈王奋起挥黄钺,jhjdylj,
2019-12-08 07:25:4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