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忆苦不思甜(1)-扶墙进扶墙出 -- 听松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9 阅 2370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2-08 12:45:11
4451583 复 4450703
听松
听松`14473`/bbsIMG/face/0068.gif`70`2856`3285`35439`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6-11-14 03:53:05`
【原创】忆苦不思甜(2)-找房子是个难题 56

忆苦不思甜(2)-找房子是个难题

记得刚出来时,和两个已来了几年的中国女生合住一个公寓做了一年的roommates,这个房子还是我出国前找的。那时在新的学校、新的城市不认识什么人,去之前着急先找个地方住下。家里当时才能电话拨号上网不久,我听说国外的学校一般都有中国学生学者协会,可以帮助接机找房什么的,就在学校的网站上搜索,那时也没有谷歌,用的是古老的浏览器。搜了半天,在学生活动组织中找到一个中国学生联系人的邮箱,也不管是谁就发了一封邮件过去。过几天有回信,是个在读博士正准备离校。他说他帮问了几个朋友,正好有个中国女生合租的地方一个室友放暑假走了。我和那个女生直接联系上,被告之可以去临时住她的地方,分担一个月的房租。当时知道后挺高兴的,有这一个月过渡,我就可以从容再去找合适的房子了。

到了后发现是一片三层的公寓楼群,那是套两房一厅。客厅比较独立也当个房间,有一个人住、房租便宜些,我住的是间卧房房租稍贵些。两个室友是另一所大学的学生,这个地方离她们学校近,而我的学校在市中心离这比较远,我当时想临时住住也不在意。

等安顿下来到处转转找房,发现市里面房子太贵,而且学校没开学我也不认识同学能合租。那女生后来又说不回来了,所以这地方我可以住下去。虽然这里离我的学校较远,但老房子房租便宜还包水电供暖,好像分摊下来我每月只要花200不到,公交站和超市也不远,又不用麻烦人帮搬家,想想就继续住下来了。

那时我手头虽紧张,但还没有太窘迫,比更早出来的一批老留学生条件可能要稍好点。我看着房里有些公用的日常用品太破旧了,就去Dollar店买了新的,其实也就不到$10,不过按当时汇率换成人民币也是几十元。我把日用品买回来就不声不响地换了,晚上roommate回来看见了发问,我说原来的太旧了所以我买了新的。我以为roommate不喜欢我换东西还想解释,然后她说:“啊?你真有钱。那些东西是邻居扔在外面我捡回来的,我早想换了。” 我知道像桌子、床等家具要么是前辈留下的、要么是捡的,倒是没想到这些日用品也是捡的。她又问我原来的旧东西在哪,我说在厨房的垃圾桶里,她去垃圾桶把东西捡回来说没准还有朋友要。

我倒没对roommate的行为感到不习惯,出国前就听过不少老留艰苦奋斗的故事。这个roommate是在九十年代初和先生一起出国的,她先去打工供先生读书,等先生读博士后稳定点了,她才在另一城市找个学费低的学校读书。他们出国前好像也一直是在当学生,所以应是没有什么积蓄。

我在这住着挺好,大家都早出晚归的,和roommate基本不见面。房子虽然老点,但比起当时国内的房子设施好多了。尤其住了几个月后整个公寓楼群装修升级,轮到我们这栋楼时,把我们挪到已装修好的另一栋楼,室内原是地毯的全换成了地板,厨房卫生间也翻新了,气供暖变成了每个房间可控温的电供暖,住宿条件变得比市里面的很多公寓要好,最棒的是房租在租约期里不变。

住这里最大的不好就是去学校不方便。公寓附近有公交,慢悠悠地开到中转站,我再转另一趟公交去学校。这一路上是走很繁忙的一条市区主路,站多红绿灯多、走走停停,从出门开始一共要花一个多小时才能到校。公寓楼旁边倒是有个火车站,我去市里最快的方法是坐火车一站就到了,但出来也要再转公交才能到学校,前后也要花快五十分钟。关键是这火车只在早上6-7点有几班去市里,下午4-5点回来,其它时间要两三个小时才一班,我除非一大早有课,否则也不会那么早出门。

记得一次早上出门时晚了点,看着火车进站了我马上狂奔,火车都已经启动了我才跑到。平时车站的工作人员是会拦人的,那天趁着那人在另一边,我抓着车门旁的扶手,在火车开始加速时发力踏上了火车扶梯,那天还穿着高跟靴子差点没站稳,工作人员这时看到了,瞪大了眼睛远远指着我说不出话来。

去学校时还好,有时从学校晚上回来晚了公交就会很少。一次晚上十点多我想赶最后一班火车回家,结果晚了点火车已走,后来等夜间公交等了很久,半夜了才到家。我在系里这一批中国同学中可能是住得最远的,有一两个同学有时开玩笑说我要搭火车上学,弄得不熟悉的人听了以为我住在另一城市。当时我想着下次找房一定要离学校近些。

一年后的夏天,roommates将毕业,租房合同也快到期,新的房租一下子提高很多。我就要另外找地方,还是找别人合住,预算300左右。这时有两个选择,要么住在市中心学校附近走路范围内,来往学校方便,不受公交时间限制,不过这种地方房间肯定贵而且面积较小;要么就住远点,但在直达学校的公交线上不用转车,这样的地方租金便宜些,哪怕加上公交卡的花费也比学校附近的房间租金低,而且远点的地方选择多,房间也会大些。

在学校网站上找到学生分租广告,陆续去看了七八个地方。最开始去看的是学校旁边才隔一两条街的高层公寓楼,这些楼里住的都是学生,年久失修卫生不佳有外号蟑螂楼,但因为离学校很近,房租不算太贵,所以总是满租。好不容易看到一个价格觉得还合适的广告,去看了后才发现其实是个大点的过道用布帘子隔了一下,这小空间我没法住,就这都要350。又去看一个走路稍远点的公寓,很漂亮的公寓楼,分租三卧房中的一间,但房租600几乎是我预算的一倍。下楼时正好遇上班里的韩国同学,他说他带着太太孩子在这租了一套两卧房,房租一月1400,他父母出的,而且他很多韩国朋友都住在这里,当时真有点羡慕这些韩国同学,这种生活标准我们不敢想。

陆续在学校附近再看几个地方,就知道稍像样点的房间以我的预算根本住不起。只好把眼光放在直达学校公交线上距离20-30分钟车程的地方,想着远点租金低些住房条件好些。但看了几个地方也比较失望,要么太贵、要么条件不如人意。有次看到一个房东发的分租广告,位置价格都合适,去了后正看到房东在和一个黑哥们租客吵架,房屋破旧窄小,门都没进我就跑了。

兜兜转转过了几个星期还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我急了,又去看附近另一所大学的学生分租广告碰碰运气。这所大学的分租广告没有放在网上,而是在学生服务办公室外的墙上贴着,也没有几个。我拿着地图对着墙上的小纸条看了半天,抄下了两个广告,打电话过去,当天就约好去看一个地方。

这是栋位于富人区的三层公寓楼,有电梯,顶楼是游泳池地下是车库,大厅装饰得富丽堂皇。屋主是个女白领,大概快五十岁,还是校友。房子是两卧两卫带个很大的客厅,她住主卧想分租次卧,次卧方正面积不小,对面的次卫相当是专用的。她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但不是白人,皮肤是淡褐色的。她把大客厅布置得很漂亮,摆着不少艺术品和雕像,家俱看起来很舒适,我一进门就挺喜欢。她听说我是同一学校的学生马上亲切起来,还问我怎么会看到广告,因为公寓楼前的公交是直通另所大学的,所以她只去那所大学贴了广告。

我们聊了一下对双方印象都不错,她说可以降点房租,300包括水电甚至单独的电话,正好在我的预算范围内。而这是我这段时间看到的环境最好条件最好的房子,房主也很热情。但还是老问题,就是从这里去学校不太方便,要转一趟公交,共花四十多分钟才到,晚上晚一点公交就少,所以这并不在我原来的选项里。

我犹豫了好几天,还是喜欢那房子,另外也没找到其它合适的地方,就专门从学校搭公交去,算算要花多久时间。谁知道在楼下正好遇上屋主,她挺高兴地说她正在想我能来住就好了,结果就看到了我。我想这大概也是天意,也不犹豫了决定住下来。决定后我还自嘲,在住的享受和节约路上时间用于学习之间,我还是选择了前者,看来还是不能完全以学业为主。

和这个roommate相处一段时间后,发现她是位有才华有艺术修养也有故事的女士,她分享给我不少知识和经验,让我对本地社会开始了解。从她身上我受益良多,这算是这次找房的意外之喜了。

再一个夏天,这个白领roommate的男友要搬来和她一起住,我又开始到处找房。这次正好看到有个sublet(转租)的广告,这是一个在学校旁边的studio(客厅和卧房合一的一居室),住的是个在读博士,他在广告中说要到另一城市的大学去做研究,但这里租房合同没到期,所以愿意补贴房租以尽快转租出去。我一看位置和房租这么好,那还不被抢疯了,赶快约了去看房。

从系里到那房步行就五分钟,到那就看到上一个看房的匆匆离去,我还奇怪,进屋一看,就明白为什么了。那房里实在太!脏!地面、灶台、浴缸等等布满污垢统统看不出原来的颜色。那个博士正好是个中国男生,他看到我也是中国学生,不太好意思地说他平时没时间打扫卫生,知道不太干净所以愿意降房租。我心里咆哮:同学,这至少几年没做过清洁了,这也能住人?聊了聊才知道这竟然不是这博士第一次这样做了,他住的上个地方也是这样最后降房租转租出去让续租的人打扫清洁。他还说上一次也是转租给一个女生、是德国来的交换学生,那女生几天后把房间清洁得干干净净,他都认不出来,最后他对我说你们女生没问题的。我算是服气了,别看这博士四肢不勤,脑瓜是挺灵的。后来我拉着另一个女同学帮忙,整整花了两天时间,用钢丝球一点点地擦,才把那房间清理出来。这下好了,终于住到学校旁边啦!


  • 本帖 1 回复
关键词(Tags): #忆苦思甜#老留学生#合租#roommate通宝推:北纬42度,陈王奋起挥黄钺,旧时月色,桥上,汉水东流,唐家山,青颍路,史文恭,
最后于2019-12-10 16:04:42改,共2次;
2019-12-08 12:45:1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