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的喀什,我的南疆 楼二 -- 故乡在喀什
共:💬309 🌺3037 🌵5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85。地缘新疆如是说

85。 地缘新疆如是说 (鲲鹏展翅通大洋十九)

方位差别非常有意思,一个地方,各有不同的意义和特点。比如:长沙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东邪即东斜,指向东边不断倾斜;西毒为西读,指湘江以西有湖南大学,中南大学,湖南师范大学等高校扎堆的岳麓山区大学城。南帝指南部多金,繁华,有钱人多,豪宅林立;北丐是北部欠发达,相对落后。这种方位差别就是地缘。

喀什可以造飞机! 这是上一贴的观点。读者的反应基本上是两个极端:一,作者勺了(新疆土语,意为:傻瓜)。二,兴奋。两种反应都不难理解,毕竟,喀什,南疆,甚至新疆都距工业化有相当距离。新疆现有的工业在整个世界经济,甚至整个中国经济中都处于价值链较低端的位置。石油、天然气如此,棉花和西红柿亦然。位于北疆,属于机械和设备制造领域的联合收割机和特变电也只是在本行业内享有一定知名度。这样一个底子,谈航空制造,这根本就是“从霓虹灯到月亮的距离”。但是,新疆,尤其是南疆,如果从地缘的角度来看,根本就是一个俯视巨大金山的宝地。

南疆是海洋贸易和陆地贸易间的隘口。从历史看,陆地贸易曾经是主流。直到1498年葡萄牙人瓦斯科·达伽马发现了从欧洲通往印度的海上航线之后,海洋贸易才成为第二选择。接着,海洋贸易与陆地贸易的竞争就一起没有停歇。英国和俄罗斯等新兴霸权对老派陆地霸权(奥斯曼土耳其等)的围剿,其实就是贸易线路的争斗。在这场争斗中,喀什也是一个战场。喀什今天的色满宾馆就是以前的苏联(沙俄)总领事馆,其尼瓦克宾馆乃英国(后来的印巴联合)领事馆。距离其尼瓦克不远的汽车配件公司等地系瑞典圣公会的所在地。对于英国来讲,没有打通印度向北和向东的贸易通道,就基本固化了霸权格局。当然,随着英国和沙俄在阿富汗和伊朗形成顶牛之势,沙皇彼得大帝脚入印度洋暖水的雄心也被套上了笼头。英国和沙俄的势力分界线基本分割了伊朗,把阿富汗做为中间地带。这就是世界外交史上著名的“大棋局”。读着高鼻子,白皮肤们写下的记录争斗和描写喀什的文字,有时不禁掩卷沉思:为什么两千多年来,中国人就没走出喀什这座被各个霸权念念不忘的隘口?为什么不是中国在把南疆周边的这些市场拨弄得滴溜溜转?

南疆之外是世界金融争斗的最前沿。苏联解体后,喀什东北的吐尔尕特成了开放热点。许多产自独联体的货物涌入喀什。当时,喀什没有那么多美元现钞,独联体易货旅游团也没有恰到好处的易货方案,如何结算就成了难题。不过,办法总比问题多。一个解决的办法就是苏联的金币。其实这些金币从图案上一看就不是苏联的玩艺,有的就是宗教的东西。几年后,喀什有人把它们打成金饰。在吉尔吉斯,我问一回族,金币到底是哪里的。他说,是苏联前的。他后来拿出些手镯,说是银的,问我要不,或者换些东西也可以。这起银镯子,有些闪着历史的光泽。据朋友讲,这些是白彦虎们从陕西老家带来的。和巴基斯坦的贸易中,也有这样的。拿到回款,带什么回喀什有时就很为难。有人就带3个9,或4个9的金块回喀什。100克的黄金,其实就半个火柴盒大小。我一维吾尔族朋友,在改开之初拿家里存的5公斤黄金起家,风生水起。即使现在南疆周围的贸易,美元或其它货币也未必是不二的支付选择。颇具历史感的贵金属交换,依然有市场。在毛衣战波诡云谲的今天,离南疆不远的地方,美国,英国和印度在遮遮掩掩地互动。操作得当,美元有解套的机会。如果把握好这种脉动,喀什就是阻击美元和保卫人民币最好的战场。这考验着着金融操盘手们的眼光!

南疆周边其实是一个贸易形态的转换器。3年前,好友的孩子对卫星通信很感兴趣。我在亚马逊给他订了本中国人在美国用英语写的卫星技术论文集。等书的时候,通过邮包状态,我发现了特别有意思的配送过程。我在加拿大通过美国网站订购。它在印度印刷,后通过飞机经欧洲,到美国分拣,再发加拿大。我通过朋友把书人肉到了成都,最后快递到喀什。一本极其小众的书,通过这么多环节,完美地避免了高昂的美国人工,板块状的中国区域物流,以极低的成本在地球上转了三个大洋,三个大洲,送到了喀什。但从喀什看,其实就是从喀什到印度几百公里沟通空白。在我看来,打通这几百公里,喀什就将直接进入一个全新的信息时代。一个近30亿人口的市场就会呈现在中国面前,一个从1G到5 G的维度就会展现在中国制造面前,一个所有霸权都在朝思暮想,梦寐以求的欧亚大陆就一览无余了。

上面就是拿地缘的角度来审视南疆。一般来讲,地缘分两部分,即:地缘经济和地缘政治。南疆的地缘经济的牛鼻子是:贸易。

南疆周围的区域贸易就象“别针换别墅[1]“一样,基本以物物交换为主。但南疆并未发展起对外贸易。尽管每次交易后都有利润,但何以南疆没走上不断升级之路呢?因为南疆都是一次,或一重贸易。一重贸易结束,大都携款回乡。贸易倘能到九重,喀什制造飞机还会遥远吗?贸易可立国。这种重级就是立国的秘密之一。南疆周边的贸易曾对世界经济意义重大。1947年前,英国曾在一山之隔的贸易之路完美回答了贸易如何立国的问题。与南疆贸易不同,英国贸易是在全球经济的大背景下展开的。以南疆羊毛为例,1947年前,南疆和西藏相当数量的羊毛在易货后,先在克什米尔地区清洗,后运往英国织成面料,再输出到世界各地。如果说南疆的通常贸易是一重,那么英国的贸易就象游戏一样,9重甚至更多。英国人能,中国人为何不能。如果新疆,尤其是南疆把贸易立疆当作一条发展之路,其实就是把游戏的重级做好。 从喀什现在制造的产品开始,到貌似遥不可及的航空制造,其实没有多少重级。同时,每个环节还可以再纵向进行交换,这样,经济选择就可无限大,机会也会无限多。航空制造落地喀什,机会多得很。困难反而是选择了。

说贸易,不说政治,就是耍流氓。地缘政治和贸易是一体的。没有强大的军队,坚韧的机制,宏伟的雄心,贸易立国无从谈起。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需要历史性反思的命题。对外“一带一路”箭在弦上,这是一场中国亮剑的大戏。对于世界来说,中国领导的这场大戏不管是“替天行道”,还是“均贫富”,都离不开贸易这个话题。中国不能再走贸易立国的老路。贸易立国掩盖了多少血腥和肮脏。中国不能再拿贸易来祸害世界了。但对南疆,于喀什,贸易立疆,贸易兴喀值得尝试。向西开放,向北开放,杀出一条血路,把两千多年前就已“凿空”的天地开辟出来,这是一件居功至伟的事业!现在,东部各省齐聚新疆,能否借此东风,乘势而上,象一支行进的部队,变后队为前队,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 能!

如果把南疆周围的斯坦之地当作一条河,古人云: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我为南疆取两瓢,不可以吗?把这两瓢水用好了。一篇大作跃然纸上,其题目就是:改开2.0。新疆两个经济特区的意义就在这里:把新疆的地缘作为中国改开的新起点。这就是新疆,尤其今天南疆地缘政治的意义所在。时不我待啊!

注:

[1] 2005年,美国在网络上开始了“别针换别墅”的游戏。26岁的美国外卖员凯尔·麦克唐纳有一枚特大号的红色曲别针(本身其实是一件艺术品),首先与两名妇女换了一支鱼形钢笔,然后的交换就变成了绘有笑脸的陶瓷门把手,陶瓷门把手又变成了烤炉。烤炉换了一个发电机。发电机换了一个具有多年历史的百威啤酒桶。古典酒桶换了一辆旧的雪地汽车。几经交换,雪地车变成了敞篷车。在敞篷车给一位音乐家后,外卖员得到了工作室录制唱片的一份合同。他把这个机会给了一名落魄的歌手。歌手给了他一栋双层别墅一年居住权!

通宝推:旧时月色,独草,青颍路,崇山彩云,
帖:4452865 复 441212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