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忆苦不思甜(1)-扶墙进扶墙出 -- 听松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9 阅 3273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2-24 11:58:25
4456402 复 4450703
听松
听松`14473`/bbsIMG/face/0068.gif`70`3910`4639`49303`正八品上:给事郎|宣节校尉`2006-11-14 03:53:05`
【原创】忆苦不思甜(4)-那恼人的功课(上) 25

(真的不是为了骗河友花分上、下的,实在是不擅码字啊F,还有人看就慢慢写了。)

忆苦不思甜(4)-那恼人的功课(上)

刚进校第一次选课,有已在学校几年来读第二学位的建议几个中国同学选一样的课,可以互相照应。当时和同学们还不熟,我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脱离了大部队自己去选了门比较难的课,几个同学都提醒我不要选,但我没听,可能是因为那门课的教授是位胖胖的和蔼的女教授?记得当时我还去问过她,像我这样刚从国外来的学生第一学期选的这几门课会不会压力大,她说应该还好。结果很不幸,这门课让我吃了很多苦头。

这门课是小班课,十几个学生。上了几次课后,看起来和蔼可亲的女教授露出了真面目,她自己思维快,就好像不太看得上学生们的智商,常常对学生的回答和讨论不满意。我的情况更糟,当时只能听懂一部分,原来的基础课是在国内学的,而且是好些年前学的,很多专业术语听不懂,所以在课堂上最怕教授提问。这时才从高年级的中国学生处知道这女教授挺厉害,对学生要求高,从MIT过来的,是系里有名的杀手之一。她手下只有一个中国来的博士生,是以前浙江的高考状元,听说科研能力也很好,可已读了五年了教授还是不让毕业,所以系里的中国学生们对该教授都是敬而远之。

现在知道这些已太晚,过了drop取消课的时间,我这时才明白脱离群众的后果,只有硬着头皮上课。班上的这些学生,女教授唯一还能看得上眼的是一个印度来的男生,听说特聪明,是IIT(印度理工)毕业的,如果女教授对其他学生的回答不满意,就会问他。一点题外话,那时不知道印度理工IIT,还是高年级的中国学生给科普,说IIT是仿MIT建的,是印度最有名的理工大学。我因为和那个印度男生关系不错,他也确实很聪明,所以对IIT的印象也不错。后来工作的某一个公司,组里十几个同事一半是印度同事,一聊之下,竟然都是IIT毕业的。当时觉得奇怪,这IIT的人怎么这么多,而且有些印度同事的水平真不怎么样,后来才知道IIT是有十几个分校的,人当然多了,印度同事自己说有些分校不太行。

这门课上课难受,课后也难受因为作业也难,虽然没学明白,还得上去做presentation,那还是第一次做PPT,磕磕巴巴地照着内容念,根本不敢看教授。班上大部分学生是白人男生,和我同病相怜的另一个女生来自伊朗,她已有个几岁的孩子,有时交不上作业,她就去找女教授,说是因为照顾孩子,女教授自己也有个小孩子,有时还带着到课堂来,所以常常对这个伊朗妈妈网开一面。说起这个伊朗妈妈,她说她和她先生出自伊朗上等家庭、都毕业于伊朗最好的德黑兰大学,可惜后来国家乱了,他们结婚时甚至有炮弹落到了婚宴上,他们有了孩子后就想换个环境,经过很多努力才出来。现在她先读书,她先生原来在伊朗是高级工程师,可惜资格不被本地承认,就先打工和照顾孩子,等她毕业了先生再去上学。他们的计划安排和当时的中国学生家庭很相似,第三世界来的都不容易。

磨啊磨到了这门课期末,考试加一个大的presentation,好在是两人小组,组里另一个学生是高年级的,比我学得明白多了,最后讲PPT是他上去讲的,我当时好像特别怕那个教授提问,压根没敢往前站。好在女教授最后高抬贵手,给了个B+,虽然是我所有课程中得到的唯一的B,但我在这门课上花的时间和精力是最多的,也深深明白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道理,一定要和其他中国同学打成一片啊。

另一门课就和广大群众在一起了,这是门高级数学类课程,班上中国学生占了差不多三分之一还多,有六七个,我们这级新入学的几个还加上转系读第二学位的几个。我们新入学的几个原来本科就是本专业的,还都是在国内工作过几年的,所以就常常凑在一起做作业。不是我们关系好连做作业都在一起,是不得不抱团。这门课有大量的理论证明,作业题目有时非常短,但字少反而事多,看了半天根本不知如何下手。大家凑在一起讨论,人多力量大,但有时讨论了半天也没有头绪。

有时不能不承认智商是有高低的,有些人智商就是能碾压众人。我们这里讨论来讨论去,有个转系的中国同学路过来瞄一眼,说你们还没做完啊,我们问莫非你做完了,拿给我们参考参考。这个转系的同学原来是学化学的,前几年来的公派留学生,先到我们系里补了一些本科基础课,然后和我们一起选研究生课程。我们这几个本专业的一开始带着审视的眼光,不以为然地看着转系同学的作业,但看来看去不能不承认别人证明得对,而且有些步骤比较巧妙。我们几个脸上有点挂不住,也不好意思拿别人的思路来用,就按照那个方向自己把题解出来。

又一次,讨论作业时碰到另一个转系的中国同学,这个原来是物理系的公派留学生。这位做题的思路更加巧妙,我们看了半天才明白他的思路,不得不称奇。如此几次之后,我们也变得不扭捏了,从善如流,这门课再有比较难的作业,我们也不浪费时间讨论了,先去忙其他功课,等转系的同学做完作业后,我们再借来讨论之。虽然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但识时务者为俊杰不是,而且那时国内能公派出来留学的哪个不是人尖子,再说读物理等纯理科的思维方式就不一样,我们被碾压一下也说得过去,只能阿Q一下了。况且也不是仅我们几个觉得作业难,同办公室的白人男同学干脆空着那道题没做。这白人同学来自一个草原省份,家里开农场的,他说他是真喜欢这个专业,要一直读下去。那肯定是真喜欢,本地大量的白人优秀学生都集中在商科金融管理、医学类和法律等专业,能到这些理工科系来读书的白人学生,那是真正的兴趣。


关键词(Tags): #忆苦思甜#留学生#功课#学业通宝推:陈王奋起挥黄钺,桥上,
2019-12-24 11:5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