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在非洲一 -- wlr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221 阅 112224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2-28 10:20:28
4457350 复 4007743
wlrwlr`99487`/bbsIMG/face/0038.gif`70`827`4798`38528`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14-05-09 13:27:23`
在非洲一百六十二 16

“怎么了?”

“我问过姐姐,昨晚你们也做爱了,白天你也很忙,累不累?”

“呵,姐姐愿意和你讲这个了?”我有些意外,忍不住笑。

“嗯,问得多了她也不说。我是说你累,如果需要休息就让我在上面。”

“好啊!换个不常用的姿势,很有意思!”

崔茜掀开被子,抬腿跨骑到我身上,用手扶住下面,稍抬身体坐入。我轻轻地深吸一口气,伸手托住她的乳房,被温暖包含的快感变成涟漪,从中间扩散开传遍全身,让我不由自主地绷紧双腿。

崔茜不太熟练地上下几次,俯身撑住床前后调整位置,然后又上下几次,又再次调整,终于找到舒服的姿态,接着渐渐加快频率,呼吸越来越急促。

我摘了眼镜,望着朦胧的黑暗中模糊的身影,仔细体验着这下面进进出出,越来越顺畅温润的感觉,接着突然绷紧小腹和大腿。

崔茜啊一声惊叫,浑身一抖,随着我的用力加快频率。我刚放松下来,她立刻扑过来边胡乱亲吻边低语呢喃,“再来……亲爱……啊!好……哦……”

我深吸口气,用力再一次鼓起,崔茜仰身坐起,整个人激烈地上下,“啊……亲爱的……啊啊……”

配合着她的起伏,我也全身用力,放下来,迎上去。崔茜渐渐停止动作,任由我顶起放下,片刻后抬头望天,嘴里的气息呵呵作响,浑身一抖,再一抖,接着躬缩着身体摔趴到我怀里,连续被电击似的颤抖,已说不出话,是剩下喉咙里咳咳作响。

我扶住她,感到下面仿佛被一只温热而稍硬的手握着,一松一紧,一紧一松,片刻之后轰然跳破阻碍,一股热流奔涌而出。

崔茜一动不动地伏在胸前,浑身都随着呼吸起伏。我稍稍抱紧瘫软的身体,移上来一只手把她的头扶到脸边,等她慢慢恢复。

“哦……天哪……天哪……”小丫头摸索着我的脸,“亲爱的……天哪……我……不知道,别离开。”

“呵呵,在这在这。”我听着她不知所谓的胡言乱语,忍不住笑了。

“呵呵,太好了!我……那时候,……我不知道了。”崔茜也轻轻地笑,“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我帮你洗干净。”

“你累了,不着急,等会我来帮你洗。”我五指分开,梳理她散落肩头的长发。

“嗯……我不想说话。”

“好,不说。”我把她搂在怀里,不再做声,侧耳倾听着窗外汩汩的水声。一条半明的月光抹在窗内的短帘上,随微风轻柔地上下。窗外不见月,只现半角云,舒懒地凝在星边,一侧被月照亮,中间浓厚,边缘有淡淡而随意的一抹,仿佛女人线条优美臀边的

轻纱,不经意间优美地扬起,稍露让人浮想联翩的性感曲线。

我有些困倦,努力撑着眼皮,感觉崔茜的呼吸已经渐渐平静,但身上还有汗。她把双腿并拢,整个人贴在我身上。

“真好!”

“嗯……我也很好。”我把她的头发卷到鼻子前嗅着。

“好吧,去洗澡。”小丫头爬起来,头发往后一甩,拉着我也起身。

洗完澡回来,崔茜扔了裹身的浴巾,裸着身体又贴到我身边,“姐姐说洗完头不能马上睡,会得病,咱们说说话。”

“好,”我伸手把她搂过来,“说啥?”

“说说刚才的感觉。”

“很好啊。……嗯,你累不累?”我问。

“不累。往这边让让。”小丫头从我身上爬过去换到另一边,“我以前听说高潮会……很棒很棒。可是和你做爱总是没感觉到今天这样,当然也很快乐,可是总是有一点……那个,你明白。”

“嗯,总是差那么一点点。”

“对对,就是这么说。今天完全……到顶点,什么都不知道,心里一片空白,啊不,全是快乐。”崔茜抚摸我的脸,汉语夹杂这英文。

“那很好啊,以后经常让你到顶点。”

“那真好,谢谢你!”

“哈哈,这个不用谢,我也很喜欢……那种一松一紧的感觉,非常棒!”

“作你的女人真好!”她把头伏在我胸前,打了个哈欠。

“嗯,那是我要做到的。”我岔开手,把她的头发举起来在空中轻轻晃着,“困了就睡吧,我把头发尽快弄干。”

“好的,交给你了。”小丫头调整姿势,闭上眼不说话了。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才醒过来。湖上浪挺大,我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去盥洗间,船身一晃差点歪倒。崔茜咯咯笑着从背后伸手扶住我。

“你早起来了?”我见她已衣冠整齐,随口问。

“嗯,看你睡得很香,就没吵醒你。”

“舟客昼眠知浪静,舟人夜语觉潮生。睡得很好……好像不对?”

“什么不对?”小丫头四处找找,拽过床边地上昨晚的浴巾围在我腰上。

“这两句诗记得不对……”

“好,晚上再给我讲讲什么意思。今天你要去工地,快一些。”

“哦哦哦……”我慌张起来,急急忙忙刷牙洗脸,吃饭穿衣,开车赶去工地。

今天医学中心浇筑最大面积的二层楼板。大雨季浇筑楼板,时间必须精确,否则浇到半截,一阵暴雨砸下来,事情就有大麻烦。

车冲进工地的时候,一切已经准备就绪。搅拌机前排着一溜等待装料的手推车,负责运送水泥石子和黄沙的几辆车已开始来回穿梭。密密麻麻的树干支起的二层模板上分开站着四个中国瓦工,跑跳地面端站着五六个当地人,每人手里一支钢筋钩子,当满载的手推车接近时,钩子搭在车头上,前拉后推,两人一起跑着把料车飞快地顺着斜坡送到楼顶。

楼顶有个钢筋工手里拿着许多小木条,每辆车倒空返回时都发给一个,推车的人拿到后交给搅拌机前负责计数的木工,事后凭记录的数据算工钱。

我转头四处寻找李同力,最后才发现他站在稍远处的小楼前段时间浇筑完的三层楼板上。他也看见我,抬手挥舞,然后指指旁边示意我也上去。

“在这总揽全局?”我爬上屋顶。

“是的,这里可以看到一切。细节都安排好了,看看各部分的衔接是否有问题,当领导的,必须有大局观。”

“对对!”我点头,也转身看着下面的工地,“这样安排顺畅了很多。”

“以前是大锅饭,所有参与浇筑的人一起拿钱,干一天的活就那么些,没有区别。上一个楼板的浇筑差点出问题,都不想多干活,差点让雨浇坏了。现在按工作量给钱,你看他们跑得多快!”

“是的是的,这样会大大提高效率。”

“都说要人性化管理,可是首先要弄明白人性是什么。这些人到工地干活,目的就是挣钱。那好,既然是挣钱,干活多的多拿,干活少的少拿,关键是人性是什么内容,很多人没搞清楚。”

“说得好!”他的话让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很多事都以人性为基础,但对人性的认识是否正确全面却……似乎少有人认真思考。”

“是这样。”李同力转向我郑重点头,“到底是苦干,实干加巧干为社会主义添砖加瓦;还是为了多多挣钱,争取更好的生活?这问题必须想清楚。不过话说回来,下面这些人哪有这个脑子。”

“呵呵,他们只是没空仔细琢磨……再说,把国家建设好,大家一样都能过上好日子。”

“你还……信这个?这都多少年了,你看看那些所谓的富起来的人,都是怎么发财的?”

“你别说,我还真认识一个。”我点着头加重自己的语气,“从小生活在郊区,家里很穷。后来一家人开了个小卖铺,现在已经旁边又建起三层楼的饭店,我知道的最早的万元户。”

“你说的是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的事吧?……我就知道是那时候。现在随便找个包工头都是几倍的实力。而且,靠各种关系发财的人,实力更是让人想不到。关键不是有多少钱,关键是有多大的权和能够利用多大的权力。你以前不了解建筑业,这里面都是权力,钱只是表象……甚至连表象都不一定是。……监理来了。”

监理的车从大门进入工地,搅拌机前的几个中国人往我们这边看,见李同力依然看着楼顶的浇筑现场,也就没什么反应,继续手头的工作。监理走到跑跳前,仔细看着上面往来穿梭的推车,又走到浇筑现场看了半天,最后转头往我们这边瞧瞧,低头回到地面,踱到搅拌机前停住。

我有点沉不住气了,向侧前方的李同力转脸,见他仍然无动于衷,就考虑着如何开口。

“不理他!”李同力似乎感觉到我的心思,先讲话了,“上次会后和我叽叽歪歪,说什么这样搭跑跳运上去不行。我说你监理就看最后合不合格,别的不用管。这里不像国内,和监理方要搞好关系,不然总有办法找麻烦。这里监理就是监理,在自己的框里做事,别的地方他决不敢找茬,所以不用理他。”

“哦,好好。”我点点头。

李同力转过来面对我,脸上已有笑容,“老外就这样。平时私人关系再好,公事上该怎样就怎样,平时私人关系很差,公事还是那样,所以不要理他,完成我们应该做的事,他没什么好怕的。”

“确实是这样。”我想着托德和拉莫,同意着点头,“文化差异吧,开始很不适应。不过关系好还是有些便利,应该差不多。”

“其实差很多,你工作时间短。规则以内的事,不涉及关系,规则之外的事,才可以凭关系。”

“也不全是。有部关于中途岛的电影,就讲到父亲利用个人关系帮儿子解决日本女朋友的问题。”

“哦?我没看过,有时间再聊,我们下去。”

“这一桶出完之后停一下。上面太多,来不及振捣。”下到地面以后,李同力把开搅拌机的水电工叫过来,让他减慢速度,说完以后又退到稍远处,背着双手像将军一样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运料车。

“计数以后效率明显提高。”我站在他侧后说。

“啊?是的,有点太快了,上面忙不过来。”他向我这一侧转头,不看正走过来的监理,“有利有弊,不过利大于弊,快总比慢好。”

“哦哦……”我有些尴尬地看看走到近前站定的监理,不知如何回应。

“哦,监理先生来了!”李同力转回头面对他,“很荣幸见到您!”

不用转过去看,我也能听出李同力满脸恭敬的笑容。

“哦,是的,来了一会了。您好李先生,您好Tony!”监理伸出手和我们一一相握。

“怎么样?目前看浇筑的流程还顺畅吧?如果突然下雨,我们准备了足够面积的雨布,保证不会造成质量问题。”李同力很快抽回手,用相当熟练的法语不停地讲诉,“您看,我们的跑跳非常结实,最多可以承载六辆满载的运料车,屋面铺好木板,从距跑跳最远处开始浇筑,逐步退过来,保证不会破坏已振捣完成的部分。”

“好的好的……是的是的!”监理不断地眨着眼睛,只剩下鸡啄米似的接连不断地点头。

浇筑顺利进行,收尾工作完成后不到十分钟,一角黑云从山顶露出,高耸的云顶仿佛孩子们好奇地观望时探出的脸。

李同力稳坐在会议室的椅子上,听见外面喊着要下雨了收工具,缓缓站起来转身踱到屋外,看看工地,抬头凝视天空片刻,抬手低头看看表,一语未发返回屋里重新坐下。

“太好了,很准很准!”监理进来坐在李同力同侧,边说边兴奋地重新看表,“我们来算算多少分钟后下雨,我要在日志上特别记录,太棒了!简直不可思议!”

“也有一些运气。”李同力反而谦虚地笑笑,“不过我公司的组织运作能力也的确很强,否则怎么可能从那么远的中国来到这里,站稳脚跟并发展壮大?立强,帮忙翻译给他,我说不了那么精准,你要尽量表达出我们的骄傲和自信。”

“好的!”我深吸一口气,挺起胸膛,镇定而清晰地把每个单词都准确地说清楚。

监理严肃认真地听我说完,垂下目光沉默片刻,“先生们,我想,你们的努力应该赢得我的尊敬。我想……以前我对你们的言语可能造成一些困扰,这很遗憾。我想,不应该把对一个国家的总体印象放在每一个人身上。你们和那个总的印象不同。也不可以拒绝不同的施工方法,但你们的这种方法用的木料较多,会破坏环境。”

“监理先生,先谢谢您的肯定!不过这些木料并非原始森林里的树,都是人工林,而且价格很低,生长也迅速,不会造成环境破坏。”未等我开口翻译,李同力已经接上他的话音。

“不是不是。”监理摇摇头,“便宜不等于就可以随便用。这和有钱就可以点很多菜,结果吃不完浪费是一个道理。”

“监理先生,”我见李同力一时未回答,忍不住先开口,“感谢您的提醒!我们可以考虑购买那种垂直运输的吊车……或者用金属管件搭建跑跳?”我转头望向李同力。

“可以!”李同力立即点头,“我们会仔细考虑一个方法,既保护环境,又节省成本。这个主意很棒,谢谢您!”

“不客气!”监理咧嘴笑了,“还有,能不能把模板也换成钢的,还有支撑。我在你们国家的工地上看到过采用钢模板。”

“嗯,我们会认真考虑您的建议。”

外面雷声大作,打断我们的谈话。监理看看表,笑着站起来,“真是抱歉,我还有事,要先告辞了。……有时间我们找个地方坐下,一起好好谈谈。”

“我还以为你会冲他。”监理的车从工地大门消失后,李同力回头笑着对我说,“想不到你赞成他,有胸怀!”

“呵呵,他讲得对。不论我是否喜欢他,讲得对就要承认……两个人吵架,如果对方说人不吃饭会饿死,难道我能反驳说人不吃饭会饿不死?那就完蛋了。”

“哈哈!对对,聪明,真聪明!”他用力地拍拍我肩膀,“你注意到监理的最后一句话了吗?这是个机会,我准备请他吃饭,在东方饭店,想办法搞定他。”

“行,地方交给我。”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jhjdylj,
2019-12-28 10:20:2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