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人艰不拆讲笑话之四 -- 骨头龙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338 阅 272255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1-11 16:46:49
4461338 复 4362408
骨头龙
骨头龙`1940`http://img1.gamersky.com/image2015/01/20150115hjf_3/image013.gif`70`6636`94867`70264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4-01-05 13:21:40`
11

西藏的散养猪,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动物。它们自由的生活在西藏的青山绿水之间,环境污染无从谈起,也不大会受到滋扰,更没有野生动物来打它们的主意,可以说是相当的惬意了。

这些猪,比起它们在猪圈里的同类,简直是幸福得不要不要的。它们在森林里,在草原上,在小溪旁,在大街上……对的,大街上,自由的奔跑,自由的觅食,自由的嗯嗯嗯、啊啊啊、哼哼哼。我经常被两头猪喂一嘴的狗粮,只好狠狠的吃五花肉解恨,然后面对体重黯然神伤,更找不到女人要了……

而这时候它们的猪圈里那些同类,只能在自己的屎尿里面打滚,公猪们趴在一种叫做“母猪架子”的东西上面哼唧,母猪则总是在发情期被饲养员上下其手。

不公平的地方还很多很多,比如说圈养猪的活动范围最多就十几个平方米,平摊到每头猪的猪头上,也就一两个平米,终其一生走过的最远的“旅程”,就是从种猪场到育肥场。而这些散养猪甚至随便一阵子小跑就好几公里,“客厅”里面甚至能摆个不错的天然雕塑。

舒适奢华的生活环境让这些散养猪显得非常的健康,性格相当的傲娇,轻易是不会给人撸的。它们总是像个二愣子一样瞅着你,等你走近到很近的地方,才嗷的一嗓子一哄而散。

这种自由散漫的生活,是圈养猪不可想象的。

一旦品尝过这种滋味,圈养猪就会玩儿命的追求这种生活。

我小时候农村的猪圈,围栏是没有多高的。每次到了傍晚太阳落山,猪就会把蹄子搭在围栏上面,深处一排斗大的猪头,扬起脖子使劲的叫唤,那种声音极其具有穿透力,隔得老远都能让你感觉头皮发麻。这是在催你赶紧喂猪了,八戒饿了,饿得不行不行的。这种时候我就会无缘无故的冒起来一股无名火,就算是提着猪食,我也会不急着喂它们,因为它们会不顾一切的伸头过来吃,容易把猪食桶打翻。

另一个原因是,人类都还没吃饭,你们倒是叫唤得欢!

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一般是用竹棍给它们一顿劈头盖脸的胖揍,直到它们缩回蹄子滚开,我再倒猪食给它们。整个猪圈里都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吃食声,不愧是猪,皮糙肉厚的完全不把那顿打放在心上。

终于有一回我玩儿脱了——一头猪再也受不了劈头盖脸的打,跑了。

也怪我,没有意识到青春期的自己力气越来越大了,在荷尔蒙的刺激下肌肉越来越发达,以前挑50斤,现在挑100斤还能爬山。于是揍猪的时候可能真的用力大了一点,有一头猪噌的一下从猪圈里跳了出来,逃之夭夭。

那天晚上的夕阳下你能够看到一个猴精猴精的少年,提着一根棍子,在梯田的田埂上追逐着一头猪。挂在山头的太阳把东边聚集的云照得血红血红的,整个天空都蒙上一层红色的雾,即将从地面上蔓延起来吞没一切的黑暗,隐去了大部分现实世界的细节,只有猴精一样的少年,和一头逃亡的猪。

不,这不是孙悟空在高老庄暴打猪八戒,这是我在追猪。

最终这头畜生还是被我弄回了猪圈,但是留下了个后遗症,就是从此喜欢上了跑路。刚开始的时候我揍它才会跑,后来发展到了我拿竹棍就跑,再后来只要看见我出现就跑。对于它跑路这个事情我也不再特别的担心,因为它跑出去实际上是为了闲逛的,也不祸害庄稼,也不会跑很远,每次都在一个叫“水井坎”的地方摇着尾巴惬意的看夕阳,我过去吼它两声就自己乖乖滚回猪圈去了。

西藏的散养猪也是要回猪圈的。

每天夕阳西下的时候,这些畜生就三五成群的往家里走,从而让傍晚的西藏乡村公路充满了危险:我建议你的车速不要超过40码,而且随时准备好踩急刹车。

黑暗驱赶着猪群,进入村子,再在小路上分流,最终消失在各家各户的猪圈里。

它们回去以后主人会给它们喂一顿猪饲料,它们吃了以后就心安理得的在猪圈里安然入睡,睡得打鼾。第二天一早养得精神头十足,再跑出去玩。

所以你看,其实猪圈也是某种围城,里面的猪想跑出去,外面的猪又想钻进来。天底下到处都是围城,婚姻是围城,吃软饭其实何尝不是围城?

这种围城,让它们,散养猪和圈养猪,终于有了一个公平的机会。

它们都会被宰。

屠刀面前,猪猪平等。

散养猪和圈养猪,被捆翻在案板上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区别——撕心裂肺的叫唤而已。剩下暂时没有被宰的猪,无论是猪圈里面的,还是散养的,都努力装作视而不见,努力抑制住腿肚子的哆嗦。案板上的猪已经无所谓了,哆嗦也来不及了,什么都来不及了,除了嘶吼它也不知道干点什么好。

本来嘛,你被按在案板上,其实你也会觉得无聊。跑又跑不掉,躲又躲不开,要么就哀嚎,要么就屎尿齐流,除了你还能干什么呢?读《金瓶梅》吗?

然后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股殷红的鲜血喷薄而出,猪死了。

活着的猪,无论猪圈里的,还是在村子外面到处乱拱的,这种时候都在想,我不会被宰的。那一刀不会落到我的头上,我没事的,它被宰了肯定是因为它做错了什么,比如说长得太胖了啊,比如说吃软饭吃得不够勤奋啊,比如说不够帅啊,比如说主人家不喜欢了啊,比如说不够有才华啊,我不会的,我身材好、长得帅、勤奋、讨喜、有才,我不会挨那一刀的。这一点从它们的表现就能看出来,当天晚上村子外面的散养猪还是会乖乖的回到猪圈,当天晚上圈养猪还是会把猪蹄子搭在围栏上撕心裂肺的叫唤。它们没有引以为戒的意识,跟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一样。

死了的猪,灵魂飘到猪猪们的天堂,圈养猪和散养猪终于见面了。

你被宰了啊?

是啊,你也被宰了啊?

对啊,好在我过了自由散漫的一生,而你一直睡在你自己的屎尿里。

但是你也被宰了。

……

可见,吃软饭这种事情吧,跟性别没关系。猪圈外面的猪想进去,猪圈里面的猪想出来,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大抵如此,猪圈内外的猪看着对方,轻蔑的吐出一句:傻逼……

公猪母猪都一样。

天底下大多数的猪,一辈子就是两刀:小时候一刀断子绝孙、长肥了一刀香消玉殒,如此而已。天底下大多数的人,一辈子就是两口气:生下来长长的吸口气、要死了缓缓的吐口气,如此而已。

只有一种猪不会挨刀,那就是野猪。

它们的世界里没有“猪圈”这种东西,也几乎不会有人去喂它们,当然它们也绝不会随便跑去吃人给的东西。我试过撸野猪,真正的野猪,要么撒开蹄子就跑了,要么气势汹汹的冲过来,吓得我赶紧钻回车里去。

狗日的!

恬不知耻!

居然心安理得的吃我落荒而逃留下的食物!

吃吧吃吧,你们当得起这份小小的狡诈,你们这些自由的精灵。


2020-01-11 16:4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