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最近看到的笑话之八 -- 钛豌豆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723 阅 217903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1-12 07:11:20
4461539 复 4229563
钛豌豆
钛豌豆`26857`/bbsIMG/face/0000.gif`70`2251`45157`329769`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8-10 16:55:34`
补充:北京房价,友邦惊诧 13

“现在北京的房价可了不得了。”

“可不是么?简直的长的没有王法了。在前几年是一年一长,这二年可好了,半年一长。要照着这个闹法儿,这简直的是不叫下等人在北京里头住了。”

“现在的房价固然是长的了不得,可是房价所以增高的缘故是不能没有原因的。您是北京生人,对于北京的情形一定是熟悉的。究竟房价是因为甚么成了这个样儿哪?”

“北京的房价,在前清光绪二十六年前本不甚贵。上等房一间不过五六钱银子,中等房五六吊钱,下等房两三吊钱。到了光绪二十六年后,房价可就有点儿抬高了。所以抬高的缘故,是因为北京使馆扩充租界,把正阳、崇文两个城门中间儿的房子,拆了,有一万多间,这才把房子给挤得贵了点儿了。到了宣统年间,忽然间房价可就起来了。在那个时候儿,虽然比从前贵了,可是上等房还不过一元五角,中等房不过八毛,下等房不过四五吊钱。这次房价又长的缘故,是因为南省人在北京谋事的慢慢儿的多了。到了民国元年,房价又稍微的低落一点儿。到了民国二年,房价可又长起来了。”

“这又是因为甚么哪?”

“这是因为政府的人物全换的是南省人,所以谋事的也全是南省的人。北京城这个地方儿,忽然加上这么些个南省人,要在这儿住,您想想,人多房少,房价怎么会不特别的贵哪!”

“这二年以来,更是不得了。听听房价,简直的都没了情理了。万想不到的是没情理的房价竟会有人承租。租房的人这么一破大价儿,有房子的主儿他们可就更要讹人了。”

“难道说,北京的房价到处都是一样么?”

“那不能。以东城而论,东四牌楼以南,是上等;东四牌楼以北,是中等;北新桥儿以北是下等。西城的房子,本没有甚么价值,因为有总统府的缘故,房价也就跟着起来了。西单牌楼以南是上等,西四牌楼以南是中等,西四牌楼以北是下等。前三门外头是不用说了,房价更是了不得。总而言之,现在的房价由一块钱起码一直的到到四五元不等。城里头这么一捣乱,不要紧,各城外头的房价也全都长起来了。”

“城外头的房子又因为甚么贵起来哪?”

“城里头的穷人因为房价太贵的缘故,拿不起那么些个房钱,所以才想着搬到城外头去。没想到搬的主儿太多了,房价也就不得了了。”

“难道说也是一块钱一间么?”

“虽然不能一块钱一间,原先三吊钱一间的房子现在已然长到十吊了。十吊一间的房子,也就不用说了。还有一层可虑的事情,听说政府要实行房捐这件事,如果办成了,房子也就不用说了,房价一定是还要往上长的。这就应了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那句话了。”

“昨天我看见报上市政公所要在各区里盖房租给穷人住。若真能那么办起来,房价一定是可以落点儿罢。”

“这个法子很是不错,就怕他们不办就是了。办了,还怕他们闹毛病,所以是盖如不盖了。”

(日本·加藤镰三郎 《北京风俗问答》1928年)


2020-01-12 07:11:2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