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在非洲一 -- wlr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231 阅 113762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1-20 21:10:47
4464512 复 4007743
wlrwlr`99487`/bbsIMG/face/0038.gif`70`832`4843`38849`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14-05-09 13:27:23`
在非洲一百六十三 22

轰隆一声炸雷震得窗户响,我们转头望向窗外,一道雨幕已经飞快地扫洒过来。

“下雨了,你也走不掉了,喝茶。”李同力起身到旁边柜子里拿出杯子茶叶和水壶,“别看了,放心!一切都没问题,所有事项都有专人负责,出不了差错。”

“呵呵,是是。我是看见孙卫东被淋透了,他应该往这边跑,回宿舍太远,来不及。”

“哦……”李同力低头摆好手里的东西,又开始烧水,“也许我太严厉了,知道我们在这,他不敢过来。”

“这个……也不至于吧?过来避会雨有什么。”

“你不了解。”李同力倒了些茶叶出来,“他们在工地上干活,成天都是被呼来喝去的,人和人之间都是这样讲话,领导更是嚣张跋扈,根本不讲道理。他们上学少,很多事不明白,时间长就这样了,能不见领导就不见。”

“你……好像从来没大声呵斥过他们。”

“那是你不常在这。不过确实比较少,有时候工地太嘈杂,事情有比较急,说话声音就高了。”

“我总觉得……不是说你啊,我们说话的方式有问题。出点小错就横加指责,好像出天大的事,又不是故意的,不是说你啊!”我一再强调。

“嗨!都这样。”他抬一下手,“我到这以后才知道,外国人要和气得多,除非故意或多次再犯。这应该是习惯不同。”

“是啊,国内都是犯点错就凶人。五六岁的小孩子走路摔倒了,妈妈一边扶一边埋怨:'让你小心点,不要到处跑,就是不听。活该!看你再跑?”

“谁走路不摔跤?这种方法直接消灭孩子的自信,危害很大。以后我也要注意,尽量不凶人。”

“我可不是说你啊!谢谢!”我接过李同力递来的茶杯。

“哈哈!你就是在说我……不过说得对,我来试着慢慢改,从善如流。”

“谢谢谢谢!说实话,有你这样态度的人也不多,都不愿承认。”

“嗯,”李同力端杯喝茶,目光闪动,“兄弟,你知道吗?承认了错误,就要负责,谁承认谁负责。别人只会在旁边看笑话。”

“是这样。”我也点头,“记得我刚到公司时,刚刚开始用CAD软件给你们算数据,有次有根柱子的数据不对,张总把我叫去,说孙红梅反映我不懂建筑,梁和柱都分不清楚。”

“你的回答也好精彩。竖着的是梁,横着的是柱子。”

“呵呵!”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一时着急,没想到她会找这个理由,说反了。后来调出原始数据文件,我的输入没有错误。”

“你知道……张总为什么要问你?还要看原始文件,他难道真的以为你梁柱都分不清?”

“这个没想过。他也没说我分不清楚……没想过,不明白。”我思索着摇摇头。

“嗯……兄弟,今天只有我们两个,外面下雨,不怕有人偷听,这话只能私下讲。孙红梅在你来公司以前也负责用电脑,你来以后才只画图。她不想离开,电脑室只有她一个人,干点私活没人知道,冬暖夏凉,舒服得很。另一方面,张总……他的领导方式就是制造下面人的矛盾。大家不和,都指望他给撑腰,这样就好办事。”

“哦……这样啊!”我不由得张开嘴,“谢谢你!”

“孙红梅说你不懂,他顺势问你,难道他不知道你肯定分得清梁和柱子?……主要目的就是告诉你:有人对你不满,我张总信任你,不会听她的。这事以后你是不是很感激张总?”

“……嗯,是,我觉得他很宽容,很信任我,也很感动。”

“哎!要的就是这样。你是不是恨孙红梅?恨不得立刻抓她一个大错向张总汇报,最好一下子把她赶走?”

“呵呵!是有这样想过,嘿嘿!”我的脸发烧,但还是低下头承认,“还查过硬盘,想把她以前算过的私活汇总向张总汇报,后来算了,忙着准备出国,放她一马。”

“都能查到吗?”李同力眼睛亮了,“你还是善良,别人一定不会放过她。”

“谢谢!也不全是善良。那些存盘文件又没有签字,无法证明就是她做的。”

“肯定可以!”李同力抖着手加重语气,“除了你,没人会电脑,而且你后来才来,前面只有她。你还是善良,否则她的麻烦大了。”

“呵呵!算了算了,没对我造成什么损害。”我摆摆手。

“你说算了就算了吧。不过,这事的确很气人,她有些过分。”

“是这样。当时我就想不明白,我又没惹她,干吗和我过不去?”

“你不犯人,人就不犯你?”李同力眼睛又睁大了,“那样这世界上就没有矛盾了。”

“哦,也对!这是正常现象,常态常态。”我点头,“……其实也没完全放过她……我走之前移交计算机,检查时发现有病毒,查出感染时间是我进公司前两个多月,把情况向张总做了汇报。我的毕业设计就是关于病毒的,虽然没有多高深,但病毒进入的时间还是能查出来的。”

“就应该这样!凭什么只能让她背后使坏?”李同力点头。“不过你知道吗?当时张总对我们几个说:‘一定要李立强把病毒的问题解决,否则不许出国。’”

“啊?!”我有点吃惊,“我……我当时已经说清楚了,没我的事啊!我也没有拿软盘往里拷东西,只是正常操作啊!”

“她害你,你必须打回去,否则她会变本加厉,更重要是,其他人怎么想,觉得你好欺负,什么事都往你身上推,你还怎么混?”李同力没有接我的话,而是顺着自己的思路继续讲。

“嗯……也不至于都想害我。”

“有一个两个就足够了。你必须给别人不好惹的印象……当然也不是不能帮忙,但别欺负人。你以为现在这些人个个表面看着对你我都很客气,私底下就没人在等机会?可能不多,但绝不是没有,即使现在没有,一旦出现机会,肯定有人会动心思,所以,一定要养成习惯,让他们轻易不敢有坏念头。”

“你说的……有道理,但好像太紧张了,有点吓人。呵呵!”

“我讲的是坏的方面,当然还有好的。只是提醒你注意这方面,我觉得你对不好的方面似乎认识不足。不要生气,我可是为你好。”李同力伸手拍拍我。

“知道知道,这我还能不明白?真的谢谢你!和我讲这么多。放心!出你口,入我心。到此为止,绝不会再有人知道。”我也拍拍自己的胸膛。

“信不过你就不讲了。”李同力微笑,“出你口,入我心。讲得好!”

电话铃响,崔西问我回不回去吃饭。李同力冲我挥挥手,示意可以走。

“呵呵!那个……佳人有约,没事我回去了。”

“有事也得让你回去啊!我哪敢不给业主面子。”李同力笑着推我到门外,“路上小心,走吧,不送。”

影倩准备了炸茄盒和藕盒的材料,几个孩子等不及,隔一会就到小厨房探头看看。外面下雨也挡不住他们来回跑。崔西先受不了了,要打电话,被影倩拦住。半小时以后影倩也急了,又怕我开车太快不安全,只让崔西问回不回来吃饭。

走进小厨房的时候,里面热香气腾腾,人满为患。孩子们一人一个小盘子,嘴里吃着还排着队等下一锅。崔西静娥和卡雅忙着填馅糊面,还有人在递盘子拌面糊,整个屋子里一片忙乱。

我扔了车钥匙和包,洗手后冲进操作间,夺过影倩手里的筷子把她从沸腾的油锅边挤走。

“手套手套!”影倩站在旁边脱下手套递给我。

“不要不要”我摆摆手。

“戴上戴上。”影倩抢过我空着的一只手把手套戴上,“那只那只。”

我把筷子换手,把胳膊伸向背后,“远点远点,烫着烫着……快点快点,糊了糊了。”

“往后往后。”影倩又拽着衣服把我拉开一些,从后面给我系好围裙,“低头低头。”

崔西静娥和卡雅都忍不住笑起来,“你们俩在干嘛?说话都是一个腔调。”

“呵呵!”我冲她们笑,回头看看被热油烤得脸色嫣红的影倩,赶紧回身继续翻锅里的藕盒。

孩子们有前面的藕盒垫底,正式开饭后根本就坐不住,片刻功夫就站起来说声谢谢跑出去玩了。小强跟着窜到门口,停下犹豫地回头看看大人们,见没什么动静,也一溜烟追出门去。

我低着头不说话,一个接一个地藕盒茄盒塞进嘴里。影倩把我面前盛好的米饭拿过去,用筷子拨给自己小半碗,又往崔西碗里拨一些,“慢点吃,别光吃菜。”

“嗯,吃茄盒藕盒时不能吃饭,否则就把感觉破坏了。”我抬头向她们笑笑,“很好吃!停不下来,谢谢!”

“那就好,不枉我们忙了大半个上午。”影倩点头,“你吃着,我说给你听。还有十七天就过年了,一切都要准备好,你有空就回来帮忙……”

“你们也吃,”我打断她,“吃完再讲。”

“嗯,不用,我没胃口,被烟气熏的。”影倩点点头,“等会饿了再吃。新庄园又有些改动,主楼门前挑出去一个大屋檐,小车可以直接上坡停在屋檐下,方便下雨时上下车;所有附近的建筑都用有顶的廊道连接,也是为了下雨。”

“那个……那个中国民居风格的小院也要用风雨廊连上?”我停下抬头问。

“那个太远,有路开车过去。”影倩回答。

“哦,对对!小家子气了,没住过那么大的院子。”我笑着。

“没啥。谁都没住过那么大的地方,正常。你吃你的。……家里的事暂时……哦,过年工地放假几天?你问一下。家里的事暂时就这些,再有什么随时说。下午你召集一个会,把公司的事议议,工作服要定样式,还得再买车……这些下午再说。看你吃饭真香,我也饿了,小丫头,咱们也开动。

“姐姐请朋友们到这里来过中国年。”崔西插嘴,“订在二月十八日是……是几来着?”

“年初六。”影倩把番茄酱递给小丫头,“李同力那边也有些年货,你给送过去。还有这边的庄园工地。人太多,不能每人一份,大家一起尝尝,是个意思。”

“应该你们送过去。你们是业主,让大家都知道。”我建议。

“至善止于心善。没必要那么张扬。”

“嗯……我……不同意这话。”我思索着摇摇头,“善良需要传扬……需要发扬……要影响周围的人,让别人效仿,那样才有意义,才能促进社会进步……不能用进步,应该是……做善事而不张扬,如锦衣夜行,不利于弘扬社会正气!”

“嗯,总算把话说圆了,继续吃饭。”影倩用目光指指我的碗。

“你不同意?”我意犹未尽,追着她问。

“不同意!但我还没想好怎么反驳你。还有更重要的事做,先吃饭,等晚上忙完了沏壶茶,我和你舌战三百回合。”

“好,一言为定!”我低头开始吃饭,刚嚼两下又抬起头,使劲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看看崔西起身去拿杯子,小声对影倩说:“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三百回合,还要舌战?”

“什么?……滚!”影倩反应过来我没说好话,脸腾地红了,在桌子底下抬腿就踢我一脚,“吃饭也没个正经,赶快吃完……走!”

崔西回来了,我不再贫嘴,低头对着碗里的饭,忍不住咧开嘴笑。


通宝推:澹泊敬诚,一个农民,jhjdylj,桥上,
2020-01-20 21:1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