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309 🌺3037 🌵5新:
主题:我的喀什,我的南疆 楼二 -- 故乡在喀什
家园博客 88. 黄金一错两千年

战争何时到来?昨天。

对于中国来讲,毛衣战似乎要鸣金了。但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美国怎么会消停呢,金融战又开始了。

读罢中美贸易协定(注一),两个感受特别明显:

一,中美贸易进入了易货贸易时代。两年内,中国要从美国进口2000亿美元的商品。美国是希望中国能够通过采购工业制成品,农产品和服务业产品。中国的采购额度甚至分配都进行了表述。但是通篇没有讲价格形成机制。这种“活扣”式安排对今年美国的大选可是一件“利器”!这种留有“活扣”的记账式的易货贸易比苏联和东欧时期的贸易高大上了很多。当年的赫鲁晓夫在推销可乐也是不遗余力的。但是当百事可乐1972年进入苏联的时候,苏联拿红牌伏特加和美国人易货。为了抵制苏联入侵阿富汗,后来苏联的红牌伏特加在市场上表现差强人意了。百事可乐就拿可乐换了17艘旧潜水艇和一艘护卫舰、一艘巡洋舰,以及一艘驱逐舰。目前,俄罗斯成为百事可乐在美国之外的第二大市场已经很多年了,但是俄罗斯(含苏联)对美国经济与政治的影响那可是没有可比性。中国共产党100年的历史其实就是三块磨刀石的的历程。1949年之前,国民党是第一块。1978年之前,苏联是第二块。1978年到今天,美国是第三块。磨到了今天,磨刀声传入了美国。声声入耳!以致社会主义计划经济色彩和社会主义阵营经互会风格的易货贸易的协议,竟然让人忘记问了:这难道不是对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原则的背叛吗?

二,金融战不是狼来了,而是群狼来了。

“中国不迟于2020年4月1日,应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并允许美国独资的服务提供者进入证券、基金管理和期货服务领域”。

“中国承诺,在美国金融机构的合格子公司提供或寻求提供证券投资基金托管服务时,其母公司的海外资产情况应被纳入考量以满足相关资产要求。本协议生效后5个月内,中国应允许美国金融机构的分行提供证券投资基金托管服务,并应将其母公司的海外资产情况纳入考量以满足相关资产要求。中国应及时审核和批准美国金融机构提出的证券投资基金托管牌照的合格申请”。

华尔街要移民了吗?这是看完贸易协定金融部分后的第一感觉。“不是国军不努力,而是共军太狡猾(《南征北战》)”应该就是美国大统领给华尔街的交待。仅凭美国的行政资源,撼中国的确不易。把华尔街直接推到中国的对面,这对美国的政府和华尔街都是一个解脱。在这场所谓的金融战,基本上美国政府就是夹在风箱里的老鼠。目前,美国的国债已经突破了23万亿美元(注二),美国2019的GDP是21万亿美元。打贸易战,打金融战,都是要本钱的。我是一个卡车司机,这个贸易战在我的眼里实在是荒唐。贸易战刚有风声的时候,美国的许多库房都塞满了中国来的商品。以电视机为例,有的公司公然说是四年的销售储备。因为这一拨的运输来得猛,许多运输公司认为是常态,就在车辆上下了大功夫。贸易战行情开始后,美国的进口马上就踩了刹车。随着加关税调门越来越高,美国的运输行业进入了运输量巨减,然后运费降,工资也降,能撑到今天的运输公司没有容易的。至于倒下的美国运输公司,很多都是几十年的老字号。按说每年运输公司都有起来的,也有关张的。但是这一拨倒下的,实在是中了贸易战的邪火。冤!

更冤的是美国的老百姓。在贸易战中,各库房提前押的货基本都是按照加税后的价格销售的。美国的老百姓为什么不怨声载道呢?因为今天美国的经济是有一种时间差的现象。所有的经济负面反应都被迟滞了。不过迟滞不是不来,而是要等今年大选的结果。大选后该来的就会都来的。比如川普明明知道国家应该多征税来度一道道关,但是,川普硬是减税了。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这个年底不容易。美国百姓手中的好处,换言之就是:智商税。要说最冤的,当数川普。他这四年就干了一件事:怼。但他怼的不是中国,不是欧盟,不是俄罗斯,而是:华尔街。按照金庸的说法,川普打的就是“七伤拳”:先伤已,再伤人。川普对美国经济的调理其实是在驱离华尔街。美国最大的危机是什么?革命。“革命”这个词貌似与美国非常遥远。其实不然。“自由”,“平等”,“公平”,“公开”,“正义”在财富面前是空洞的。因为这些词汇都必须在“国家”这个大的前提下才有意义。而华尔街是超越国家的,包括美国。通过和中国的贸易协定,华尔街和中国当面鼓,对面锣了,对美国政府和百姓来说也是一次解脱。

对于华尔街来讲,资本就是要逐利。随着在5G等技术上的落后,美国已经不是技术上的引领者了。美国对技术是痴迷的。德国坦克出现后,当时尚未参战美国领导人问当时的陆军骑兵领导,如何对付坦克?骑兵领导答复,需要卡车运马。还好美国领导人当时撤了骑兵领导,否则骑兵对抗坦克就是美国人演了。今天的5G就是当年德国的坦克。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可以耽误得起,华尔街没有这个耐心。这不是离心离德,这就是风格。

美国制造的再次崛起是不可能了。美国的制造业是怎样崛起的?一是靠战争,二是靠斗争。两次世界大战让美国制造把美元推向了世界。冷战和反恐让美元尝够了霸权带来的威风。美国制造如果真得回归,即使挣钱,那些利润可以入得了华尔街的眼?“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华尔街也免不了这个俗。那么美国现在天天在炒作的制造业回归到底是在干什么呢? 美国现在天天喊的制造业回归其实是在给美元疗伤争取时间。美国不是制造业的大国已经很久了。美国的发展与工业密不可分,但是美国的金融业的升级则更能代表美国经济的实际状况与态势。美国的工业,尤其是制造业与美国的金融业并不是同步发展的。美国金融和美国的工业不是处在一个维度的。把美国的金融业发展专门梳理清楚,就可以发现我们对美国的许多印象与观察是有盲点的。美国金融的发展和演变并不是远在天边的,恰恰相反,美国的金融脉动就在中国触手可及的地方。更准确一些,张骞2000多年发现的这块土地远不是国人想象中那么不堪,贫瘠,鸡肋,甚至多余。如果说张骞完成的历史任务是“凿空”,那么国人有一个事业从来都是未竟:凿通。

“第五次危机”是美国当前政界针对中国的一个话题。在美国知识界和政治界一直有相当的势力把中国是当作挑战的。“第五次危机”前四次危机就是美元的羽化升级。美国的前四次危机分别是:独立战争,美国内战,二战和冷战。伏尸百万,流血飘橹的第一次世界战争竟然都没有被排进去。这不是危言耸听,美国还言之凿凿的要为了和中国这一场危机大斗上起码10年(注三)。

美国的独立战争是怎么爆发的?1770年代的东印度公司把在印度的贸易搞砸了,落下了巨额的亏空,直接导致了的孟加拉大饥荒(当地六分之一的居民餓死,约1300万人),在英国本土也造成了政治大地震。孟加拉饥荒和中国的近代史其实有着密切的关系。孟加拉的饥荒原因之一是东印度公司拿农田种了鸦片(鸦片主要销往中国)。为了填补亏空,英国允许东印度公司向北美殖民地卖茶叶(茶叶主要来自中国)。波士顿的民兵不乐意了,就把英国人拉来的342箱中国茶叶倒进了大海。那时的前新泽西州长本杰明·富兰克林认为被倾倒的茶叶应该被賠償,并表示愿意用自己的钱来赔。但是英国人哪里有那么容易打发。1774年,英國政府通过一系列法案,意图强压麻萨诸塞州,但被北美居民认为叔可忍婶不可忍,把一系列法案称作“不可容忍法案”。费城等地也跟着闹了起来。1775年直接宣布13个州独立。美国就这么呱呱落地的。美国独立于英国的金融也是这样播下的种子。

美国内战(1861-1865)是年轻的美国工业资本主义和农场主经济的同室操戈。内战前,美国61%的出口货物是棉花。美国供给的棉花占法国用棉的90%,英国的77%,德国的60%和沙俄的90%。棉花如果拿农业的眼光看就是经济作物,拿工业的眼光看是原料,拿金融的眼光看就是:白色的金子。但是,美国南方对英国的半殖民地式依存极大的阻碍北部的工业化和金融升级。南北双方的拨刀相向,与其说是内战,不如说是割断了美国在金融上与英国的脐带。没有这种切割,美国就是英国养的专门输胆汁的熊。当然,林肯也是“出师未捷出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美国作为一个国家,直到今天也没有国家的发钞权。绿油油的美元今天也还是操纵在金融资本家的手中。美国的棉花供给被内战搞日塌了(新疆话:垮了),但是世界的棉花供给在1962年就在印度满血了。1862年,印度就开始供给英国75%和法国70%的工业用棉了。但是,直到今天,印度都没有把棉花到“白金”的升级完成。目前,每年成千上万的印度农民自杀。这些自杀的印度农民和美国1860年代的黑奴有两个共同点:殖民地的金融与累累白骨。同样的故事也在巴基斯坦上演着。美国的金融就是这样在战火中成长起来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美元给英镑耍了一套组合拳。美国的人口是1860年超过英国人口的。美国的GDP大约是1890年超过英国的。美国的GDP超越整个英帝国大约是在1900年。但是,美元鸠占鹊巢式的把英镑从霸主的位置“请”下来,还是在二战结束后,其中凶险也是触目惊心。对于英国人来说,美国的《租借法案》基本就是两个功能:一是撬开英国帝国的刀子,二是让英国上吊的绳子(注四)。如果英国是一头狮子,那么两次世界大战就是美国给狮子拔牙的手术。比如,美国向英国输出的是旧装备,收的是英国出卖海外资产而得的黄金。不仅如此,美国还取得了在英国殖民地与英镑肩并肩流通的特权。欧洲的第二战线,中国的远征军,甚至赫赫有名的“驼峰航线”都有给英国的价目表。驼峰航线当年是有新疆方向的选项的。如果选择卡拉奇-拉瓦尔品第-喀什航线,美国人的血就不会流那么多。只是美国人选择了最有利于美元上位的战术。对于美元来讲,也许血也就是一种代价吧。

冷战是美元怼卢布和深耕贸易的过程。二战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到尼克松让美元与黄金脱钩,再到石油与美元挂钩,美元实现了对苏联的卢布的体制优势。与英镑体系相比,美元在贸易速度,经济结构,危机处理和执行力上也是可圈可点的,但是,自苏联解体后,美元系统一步步走入了自己挖的坑。华尔街上的垄断资本成了架在世界上的黑洞。在某种程度上,华尔街正在美元的体系之上建一个塔克拉玛干(维吾尔语:进得去,出不来)。理性在2000年后的华尔街已经是一个非常陌生的词了。比如,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逆差到底有多少?以2018年的逆差为例,中国说说1500亿美元,美国说4200亿美元,相差2700亿美元之巨。这个数字不容小觑,它比美日之间的贸易总额还要大(2180亿美元),而2018年芬兰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大致为2700亿美元(注五)。中美之间逆差计算的差距,就是理性与疯狂的距离。这不需要算盘或者计算器就可以看出来。所以,在毛衣战中,有的细节是非常荒唐的。例如,中国最近一批采购的农产品的总金额,基本就是美国减免关税的额度。“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战争是不流血的政治”。这种说法看似遥远,其实近在咫尺,这对于貌似远离政治与战争的喀什更是如此。看着独联体的血雨腥风,看着的三恶势力下的老百姓生不如死,这些都是美元与卢布金融大战失败之后南疆周边的几个斯坦得到的苦果。阳光下,美元灿烂。阳光过后,美元邪乎啊!

美国进入与中国对抗的第五次危机,其实远没有前四次那么危机四伏。从贸易协定来看,华尔街与人民币的对抗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对垒。美元,美国和美军是一体的。这种三位一体共同保护的就是美元在世界贸易中的流动。只要美元在贸易中流动,美国的金融资本就能抽水,或者抽税。美国的财富就是这么增值的。而现在中国无论在体量上,不是手段上都是很难阻止或者妨碍美元的流通的。这也是为什么中美之间的贸易协定干脆把华尔街推到中国对面的原因:让华尔街解决自己美元的问题。这也是中美这次金融战与前四次危机最大的区别。中美之间的关系现在是双重的,一方面是砸断骨头连着筋,另一方面,美元和人民币是处于鲁迅所描述的“螃蟹相遇”的处境之中的。一只老螃蟹要换壳了,特别不愿意和别的螃蟹相见。因为它害怕被别的螃蟹吃掉。和中国的金融战更多的是美元的自保与自救而已。中国的崛起距离威胁到美元的霸权还是遥远的危机。那么美元将如何换壳?美元需要黄金,大量的黄金。所以华尔街与中国掰手腕的焦点在黄金。能够给美元找到足够黄金的地方只有一个:西域。说起西域,中国有一个误区,认为今天的新疆就是2000年前凿空的西域。其实不然。西域大致就是今天新疆和周边的几个斯坦再加上印度,孟加拉和斯里兰卡。这块地方大约有几万吨黄金,仅印度一个地方就有大约2万5千吨黄金。美元自1970年代开始,就与黄金脱钩了。所以,中美贸易战会是在一个特别具有喜感的两维共进。中国在5G与金融结合中向上一个维度攀登,美国为了黄金补仓向下狠刨。谈起西域的财富,中国错过很久了。从张骞时代开始,现在已经有2000多年了。金融战摆在中国面前的是一个哑铃状的局。一边是富可敌国的东南沿海,一边是被中国错过了几千年的西域。两头是靠着横穿胡焕庸线(注六)的内地连接起来的。在沿海,埋着北朝鲜,香港,台湾,南海几颗雷。中国西部也是暗流涌动。目前,美国已经开始在汇率上开始倒腾印度的黄金了。如,现在美元在大陆和香港是升值 ,但是,美元在印度是升贬无序。印度已经在2016年的废钞运动证明:印度没有卢布是可以的。美元撼不动人民币,但是美元的撼印度的卢比会是怎样?悬念实在不是太多。对中国来讲,人民币的选择也实在不多。如果不在西域这头与美元如影相随,那么倒过一口气,补课成功的美元会干什么?美军,美元,美国三位一体重新复活后,只可能变本加厉地继续昨天开始的战争。如果继承近战,夜战,地道战的传统,人民币就会在传统和5个维度都将有长足的跃升。在与美元伴飞中,飞机制造这种产业可能就是搂草打兔子的捎带,零成本都是有可能的。所以,寇能往,我亦能往!

注一:

http://international.caixin.com/upload/agreement/Chinese.pdf

注二:

https://www.usdebtclock.org/

注三:

《特朗普对阵中国:面对美国的头号威胁》,作者:纽特·金里奇(美国众议院前议长)

Trump vs. China: Facing America's Greatest Threat,Newt Gingrich (Author), 2019

注四:

https://www.foreignpolicyjournal.com/2019/05/15/the-lies-about-world-war-ii/

注五: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48566980

注六:

胡焕庸线在中国人口地理上起着画龙点睛的作用,一直为国内外人口学者和地理学者所承认和引用,并且被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田心源教授称为“胡焕庸线”。

“瑷珲—腾冲一线”(或作“爱辉—腾冲一线”)在地理学(特别是人口地理学与人文地理学)以及人口学上,具有重大意义。

这条线从黑龙江省瑷珲(1956年改称爱辉,1983年改称黑河市)到云南省腾冲,大致为倾斜45度基本直线。线东南方36%国土居住着96%人口(根据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资料,利用ArcGIS进行的精确计算表明,按胡焕庸线计算而得的东南半壁占全国国土面积43.8%、总人口94.1%),以平原、水网、丘陵、喀斯特和丹霞地貌为主要地理结构,自古以农耕为经济基础;线西北方人口密度极低,是草原、沙漠和雪域高原的世界,自古游牧民族的天下。因而划出两个迥然不同自然和人文地域。

“胡焕庸线”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为城镇化水平的分割线。这条线的东南各省区市,绝大多数城镇化水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而这条线的西北各省区,绝大多数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https://baike.baidu.com/item/%E8%83%A1%E7%84%95%E5%BA%B8%E7%BA%BF

通宝推:袁大头,桥上,
帖:4465114 复 441212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