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 桥上

2020-02-13 04:35:20桥上
09:鉴,铸

“鉴”和“铸”的部首是“金”,“金”这个部首,只要我们读书,就总能见到,因为用“金”当部首的常用字有65个这么多,见不到这个,也会见到那个。

“鉴”和“铸”的部首虽然都是“金”,但这两个字里的“金”长得不一样,也不在一个地方,“铸”——“鑄”里的“金”在左边,是瘦高个,“鉴”——“鑒”里的“金”在下边,是矮胖子。不过常用字里的“金”大都是瘦高个,甚至“鉴”——“鑒”还有个异体字“鑑”,“金”也是瘦高个。

“金”,《说文》说是“从土,左右注(点)象金在土中形,今声”,饶炯部首订里解释说:“五色之金皆出于矿,矿生于地。地者,土也,文故从土,而以二注(点)象矿指事……后加今声为本字。”,《金文诂林》卷十四引高田忠周《古籀篇》再解释说:“土旁两点,或三点、四点亦同原意耳。”。看来,这古人眼里的“金”,就是一团团藏在土里的矿石,用两点,或三点、四点代表,后来才加画了“土”,又添上“今”的图形当声符。

下面是一块天然狗头金的图片,出自《狗头黄金是什么东西》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下面则是一块自然铜的图片,出自《《矿石大家之家》自然铜-天然奇石矿物晶体矿石标本》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古人最先从土里刨出来的,大概就是这样一团团的“金”了,他们最初造字时,也就画了两个团团来代表“金”。

“金”字的图形在下图左上角,各不相同,您可以找找那些不同字形中有哪一部分是“今”,有哪一部分是“土”,这里边还有只画了两团来代表“金”的。那两个以“金”为部首的字也在下图中:“金”下边左下角是“鉴”——“鑒”——“鑑”字的图形,“金”右边是“铸”——“鑄”字的图形。

“鉴”,就是镜子,《尚书》里有“人无于水鉴,当于民鉴”,可见在早年,人们是拿水当镜子的,林义光《文源》里说,“監即鑑之本字,上世未制铜时,以水为鑑”。因此,“鉴”字是个孳乳字,是从“监”——“監”字孳乳来的。这个“监”——“監”的图形就是一幅一个人拿水当镜子照的简笔画,唐兰《殷虚文字记》对这幅画有说明,“象一人立于盆侧,有自監其容之意”,意思就是那个人借盆里的水在观看自己长什么样。

这么看来,造字之初因为还没有铜镜,古人要表现照镜子的意思,就画了一个人低头向下,拿盆水当镜子照。后来,要把“监”——“監”字的功能分化出一部分,造一个专门代表镜子的孳乳形声字,因为那时用的是铜镜,于是给“监”加上“金”当部首,造出了“鉴”字,意思是这“监”——“鉴”是用“铜”——“金”造的。

到后来,就有了我们耳熟能详的“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

“監”字的图形是由两个图形组合起来的,一个是“見”字的图形,是个突出了眼睛低头向下看的人形,一个是“皿”字的图形,是个容器,可以装水。这三个字的图形都在下图中,“監”在“鑑”右边,“皿”在“監”右边,“見”在“皿”右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09

再说“铸”——“鑄”字,《说文》说“鑄”是“销金也”,就是熔化金属,进一步引申为用熔化的金属倒入模子、待冷却后成型,例如“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过秦论》)。

最初的“鑄”字其实并非形声字,照李孝定《甲骨文字集释》中的说法:“金文鑄字多见,均为会意字。或增壽为声符,或又增金为形符,省之则为篆文形声字之鑄矣。上从两手持倒皿,中贮销金之液,两手持而倾之范中也。下从皿则范也。中从火,像所销之金,或从丫,亦象金液。”,这说得有点复杂,那意思是,最早“鑄”字的图形里既没有“金”那个形符,也没有“壽”那个声符,就是画了一个人手拿着个倒过来的容器,把什么东西往下倒,倒进下面另一个容器(皿——范)中。

“鑄”字的图形在上图中“金”右边,“壽”字图形在“鑄”右边,“皿”在“監”右边,您可以在“鑄”的图形里边找找“金”字、“壽”字与“皿”字的图形。“鑄”的图形我贴了六个,都不太一样,但都包含了至少一个“皿”——容器的图形,其中有几个明显可以看出包含了“金”图形的某一部分,而“壽”的图形也是只用某一部分来代表,用的是那个有点像太极图的东西。

“壽”是“鑄”的声符,商承祚《殷虚文字类编》认为“壽”字“(甲文)象老者倚杖之形”,老者倚杖就是一个老人拄着个拐棍。“考”和“老”两个字的图形和“壽”差不多,也是画的老人拄拐棍。不过和“考”、“老”相比,“壽”字图形中除了老人拄拐棍,还多了那个太极图。“考”字图形在上图“壽”右边,“老”字图形又在“考”右边,您可对比。

“壽”字图形中的太极图据徐锴系传说是田畴之“畴”的象形,“象耕田沟诘曲也”,但徐中舒先生认为是“铸之本字”:“‘己’象金汁所从入之道,两‘口’象所铸之器。”(见上图最右端),而且那个太极图还是“壽”字的声符,要这么一说,太极图这个“鑄”的本字倒是“壽”的声符了。

可在如今“壽”的字形里,太极图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也就掩盖了“鑄”的本字和“壽”字的联系。而“壽”的简化字“寿”的形象倒更接近了“象老者倚杖之形”的古意。

大概是由于“鑄”的本字在当时使用频率不高,认得的人也不多,所以才会被加上“金”和“壽”图形的各一部分,以方便人们认读。

“寿”——“壽”作为声符可发六个音:chou、dao、shou、tao、zhou、zhu。其中chou、shou、zhou是一组,dao、tao是一组,“鑄”之读音zhu比较少见,大概是破读而来。

可以发dao、tao这两个音的还有个常见声符“舀”,但这个声符还发yao那个音。而且这个“舀”是复合声符,产生这个复合声符的基本声符“爪”还能发zhang、zhao、zhua,sao、zao等音,可见这个声符和“壽”这个声符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但“爪”(包括“舀”)作为声符的读音,也同样反映以ch、sh、zh为声母的音和以d、t为声母的音是相当容易互相转化的。

“鉴”字的声符是“监”,作为声符,“监”只发三个音:jian、kan、lan,还有例如“戔”、“柬”,“僉”等三个常见声符也能发jian那个音,但这三个声符都不发kan那个音,而且它们不仅能发jian和lan那两个音,还能发不少别的音,这么看来,能发kan那个音的“监”这个声符是有点另类的。

《王力古汉语字典》认为“金部的字多为名词”,以“金”作部首的常用字,最多的就是以“金”制成的器物,除了“鉴”,还有“镜”,还有“针”和“钉”,“钟”和“铃”和“铛”,“锁”和“钥”,“钮”和“钩”和“销”,“钱”和“铲”,“钳”和“钻”和“锯”,“锄”和“镰”,以及金属器物的特定部位:“锋”;再就是对“金”进行的操作,除了“铸”,还有“铣”和“锉”,“铆”和“锻”,“镀”和“镶”;以及对“金”状态的描述,有“钝”和“锐”,还有“锈”;等等。

最特别的就是还有一大批新造和借用的化学元素字,也用“金”作为部首,但“金”作为这些化学元素字的部首,其实和原来的“金”这个部首不是一回事,是全新的意思:化学元素字用“金”作为部首,意思是这些字所代表的化学元素都是单质常温下为固体的金属,这个意思是百余年前我们的化学家前辈新制定出来的,他们让“金”这个部首老树发了新枝,为“金”这个老部首开辟出了新的天地。

用“金”作化学元素字部首的常用字有:“金”、“钙”、“钠”、“钾”、“铁”、“铅”、“铜”、“铝”、“银”、“锌”、“锡”、“锰”,金银铜铁锡这几样金属是我们的古人老早就认识的,这几个字也是老字,但扩展出了新意思,剩下的是新造的字;还有些以“金”为部首的化学元素字,不太常用,也都是金属元素,也都是历年陆续新造的,有好几十个,都在下面化学元素周期表里: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09

————————————————————

下面是9个以“监”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原来以“监”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监”这个声符能够发的3种不同的声音:

监jiān-jiàn览lǎn揽lǎn缆lǎn蓝lán榄lǎn鉴jiàn滥làn篮lán

艦jiàn(舰)

jian、kan、lan。

下面是6个以“寿”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2个原来以“寿”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寿”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的声音:

寿shòu涛tāo畴chóu铸zhù筹chóu祷dǎo

醻chóu(酬)擣dǎo(捣)

chou、dao、shou、tao、zhou、zhu。

下面是65个以“金”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监”和“寿”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4个常用字:

金针钉钓钙钝钞钟钢钠钥钧钮钩钱钳钻钾铁铃

铅铆铐铛铜铝铡铣铭铲银铸铺链销锁锄锅锈锉

锋锌锐错锚锡锣锤锥锨锭键锯锰锹锻镀镊镇镐

镜镣镰镶

监览寿畴

通宝推:mezhan,梓童,
帖:4474126 复 445179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