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寰球同此凉热 -- 本嘉明

2020-02-17 23:31:37葡萄
自己不熟悉的不乱说

就现在疫情体会自己以及最近和各专业人士讨论说点自己理解

1.和疾控の人沟通过,他们反馈是现有机制,疾控有权发布但是没有数据,医院有数据但是因为制度不便轻易下结论。实际在制度设计上相互制衡的机制,在重大事项中,其缺陷展露无遗。另外,从应对疾控,医院与防疫的三驾马车中,防疫由于不能直接来钱不仅防疫站设置不合理且有关专业人员自改制后不断流失。就拿去年内蒙古八子王旗发现肺鼠疫病人后由于防疫人员缺乏识别能力,按照惯例有疑难送北京。这样的重大疫症,在发生后一路到北京有关三级防控机制形同虚设。如果不是疫苗等前置措施起到了一定作用,后果难以预料。而因此有关部门发现问题后已经引起高度关注,但是疫情接踵而至。过去在防疫问题上的缺位,已经来不及补上漏洞。起码,在这次疫情中对已有问题的修正。医疗体制大改,确定无遗。

2.过去几十年一切向钱看的机制下,不能直接产生经济效益的部门逐步边缘化。除了防疫人才的流失,2012年后匹配人口拐点的医护毕业人数逐步少于退休人数。这一块曾经试图用市场化方式通过加大社会投入的方式来填补缺口,但是实践中原本有限的医护医院开始迅速向北上广深乃至省会城市集中。这让二三线城市与基层医护能力更加捉襟见肘。这里肯定改,但是怎么改我完全外行不乱说。

3.曾经的先污染后治理思路下的,先经济后配套,出了事再拾遗补缺。曾经是一种权宜。但是时间长了,就成为社会的一种惯例甚至习惯。国家在意识到相关问题后,开始逐步调整。比如,环太湖治理,在淘汰污染企业前环太湖污染企业上缴利税八百多亿到全面治理花费则是2000亿起。这里不是单纯的臧否前辈。不过这里要说的是,基于顶层设计的综合规划,不仅需要全社会的共识乃至从中央到地方从科研单位到企业部门的协调合作。就像上面提及的医疗大改不可避免,围绕医改整体设计的配套乃至制度设计的整体方案最终都会以路线方针的形式出台。这里,在这次疫情带来的重大损失面前,再不愿意选择改革的利益也无法熟视无睹。大改已经成势。具体怎么改,千头万绪各领域有各领域行家里手,具体怎么变不必我这个外行置喙。

4我们一直以来的经济改革,突然发现一味强调淘汰落后产能的产业升级在现在的大变革时代有着严重缺陷。比如,疫情之下的复工率在现在很直接取决于企业乃至相关主管部门的口罩库存水平。同样,在疫情中,从美国毫不犹豫开启的限制与封锁,让我们认识到把起码的全产业链保留在中国境内有多重要。而因为成本与劳动力缺口导致的产业限制,其投资必然向自动化与机器人方向加大投资。而围绕这样的投资,叠加疫情中崛起的云端需求的爆发性增长。围绕自动化信息化展开的生产力发展,对生产关系的调整势必包含前两部分的调整并作为整体方案最终提现在必然改变的路线之中。

至于具体内容,先看两会再看落地の执行。且拭目以待。

通宝推:旧时月色,楚庄王,须弥一芥,nettman,朴石,梓童,发了胖的罗密欧,桥上,
帖:4476336 复 447596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