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江苏某援鄂医生的战“疫”日记连载…… -- 豪哥的江湖

2020-02-22 21:28:46豪哥的江湖
江苏某援鄂医生的战“疫”日记连载……

链接

“内容”

隔壁论坛上,江苏某援鄂医生的战“疫”日记连载……

准备去武汉

GDI

02-09 16:47

昨晚通知,已经在机场了。散装苏大强来了。

*****************************************************************************

准备接受病人

GDI

02-10 22:02

到武汉的第一天在忙碌中度过。转运物资到落脚酒店忙到凌晨4点。上午领队和副领队以及ICU呼吸科主任护士长去开会。下午我们去学习培训,领导远程面圣奏对。今晚开始准备接收病人。值班表出来了,4小时一班。我要值凌晨4-8点的班。先睡了。

*****************************************************************************

我的第一个值班

GDI

02-11 08:24

这是个疯狂的夜晚。我值班被调整到0-4点。在复杂的穿隔离衣过程后,迎来了第一批病患。每次放进来3个人明显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好有时间问病史。但是,病人在间隔期不断敲打病区大门真的很可怕。那是何等的求生欲,甚至能看到有人在开门时候硬钻进来。

4个小时,44个病人,3个一线医生,1个二线,一个三线。结束时后完全不想动。还得两个两个去脱防护服。脱防护服是比穿防护服更复杂的过程。轮到我已经是五点多了。洗澡换衣服,等车到落脚酒店已经七点多了。吃个早饭,准备睡觉。明天凌晨还有一个班得搞。希望病人能快点好起来。

*****************************************************************************

值的第二个班

GDI

02-12 14:35

凌晨一点半起床,刷牙洗脸,少量喝水,换衣服戴口罩,在凌晨两点半的寒风中等班车送我和小伙伴们去医院。

三点赶到医院,再次少量喝水,努力排空膀胱直肠。为迎接今天的班做最后的准备。

三点半开始更衣并穿上层层叠叠的隔离衣物和防护服。戴好两层口罩,封闭所有可能漏气的点,小伙伴们在我身上前后都写上名字和所属医院,画上笑脸图标,穿过四重门的走廊,正式接班,开始4个小时工作时间。

交班得到的是一个病人抑郁了。一个病人癫痫发作,一个病人烦躁不配合只能撤呼吸机改用面罩吸氧,还有一个吃药吃出副作用来了。问题病人总体比例不高。还能接受。

先看了吃出副作用的那个,停了她的药,好好安抚了一下,多给了她一床被子。癫痫那个怎么也不理我,可能还在失神发作和大发作中反复横跳。中心药房只给了处方1/3量的丙戊酸钠,叫护士小姐姐联系中心药房。然后去看撤机的老先生,发现只有70%-75%的氧饱和度,吓了一跳,以为脉氧夹子没夹好,重新搞了一次,还这个数。以为之前他们撤机是因为病人状态好转的我,犹豫了。决定观察一段时间再说。一个人戴上防护面屏站在床旁看了半个小时。然后让护士小姐姐配了12小时量的镇静剂。再次让病人带上无创呼吸机面罩。给了45%氧气上了bipap。然后苦口婆心的劝那个抑郁的患者不要站在病床边。轻声细语的讲道理。居然有效。她斜坐上了病床。又磨蹭了半个小时,我轻轻的把她的鞋脱了把她腿搬上病床,迅速上了床栏,防止掉下来。看看时间,已经快七点了。坐下歇会。准备交班。然后有个病人说他睡不着,要安眠药。我翻了下医嘱,医嘱显示安眠药开给了每个病人。我连续问了五个人,发现都没有。最后决定看看中心药房到底发了啥。劳烦护士小姐姐们拿着每个床的用药单问病人,看那些药没发。再汇报上级跟中心药房联络,看看哪个环节出问题了。又忙了一个小时,接班的弟兄们到了。终于可以下班了。交代了重病号的状态。脱掉防护服,隔离衣,数层手套帽子鞋套,洗澡,等11点的班车回酒店,从大堂带上今日份午饭回房间吃饭准备睡觉。

结果我们的物资补给到了。据称有极为高大上的正压隔离服。让我们在最危险的时候用,比如插管,比如深静脉穿刺。为散装苏大强点赞。这玩意超贵的。还是一次性耗材。下楼搬物资。发现同行的医疗队生活补给超级好,有点眼馋。一起搬东西的其他小伙伴们也深表同意。突然发现泡面榨菜和自嗨锅都是好东西。上楼吃了凉盒饭。准备睡觉。

也不知道那个癫痫的发作原因,希望明天能有点好消息。

*****************************************************************************

第三次值班

GDI

02-14 15:01

今天值8-12点的班。早上五点半起床,刷牙洗脸收拾东西。六点半上了摆渡大巴。和护士长还有几个小伙伴一起往医院进发。

到了医院,办公室吃了饭,更衣间换了衣服听听领导的想法,7点半,开始极长时间的穿外面的大隔离衣防护服的过程。结果穿在外面的靴套用完了,在线等协调了来。

交班完了就查房,一个发热虚脱的,一个癫痫的,三个胸闷的,俩失眠的。

过了一会,说发热虚脱那个趴在床边了。一问,说是去小便,回来就晕了,把病人弄上床,开了退烧药,补了液体。又问了一下,说吃的少。就补了一袋卡文。

癫痫那个人实在不敢让他自己吃饭,怕呛进气管里直接暴毙,想下个胃管肠内营养,结果尝试插胃管的时候再次诱发癫痫发作,吓得不行,想了半天还是上了0.4的德巴金。鉴于营养问题无法解决,又完全不能交流,最终决定还是送他去ICU,让华山的同道们看看咋办。一阵兵荒马乱之后送到ICU,发现华山这边也很混乱,刚走了一个。我匆匆的交了班,回来了。

回来发现两个病人死活不肯戴口罩,其中一个还把粪便弄得那间病房里到处有。好好交流了一下,发现没用,只好汇报上级,让保安和警察叔叔来和她们交流了。

精疲力竭交班出来。草草吃了午饭,吃了个澡。联系司机,和两个小伙伴一起,撤回驻地。发现我们心心念念的大小喷壶,盆和桶已到。立刻开始新一轮大扫除。用金安片泡水满世界喷了消毒。等下开窗通风就完成了驻地的清洁工作。等下准备再次洗澡,把衣服泡进消毒液,呼呼。

*****************************************************************************

关于散装的苏大强

GDI

02-15 10:33

之前还有人问了,散装苏大强做出啥贡献,有没有天团什么的。我也只好一图流了。江苏没跟上面要到啥政策,也没啥人宣传。但是一直在扛最重的担子。因为江苏机场太多,不是一起出发,所以不太显眼。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

后方补给到了!

GDI

02-15 11:14

昨天上中午的班,午饭就别想了。早上吃饱,准备值班。现在江苏又一批同道支援武汉。相应的可能会出现物资的紧张。我作为一线当班组长,决定将进入的人员减少到两个。我和另一个医生进去,留一个人在外面解决病历和医嘱的录入问题。

50张床,两个人分头查房就花了两个小时,后面针对病人个体化的反馈,再通知外面开医嘱。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汇总所有病人状态,好交班。这又花了快一个小时。听到的好消息是ct室的流程走通了,后面复查ct会容易。

回到驻地。听说补给到了。兴高采烈的领补给了。后方听到了我们的心声,送了好多肉肉!领了回房间就着盒饭啃了半个猪蹄,心满意足的去洗澡了。终于不用羡慕别省同道有肉吃了。后方的弟兄们真给力!点赞!

*****************************************************************************

今天有阿克苏的苹果

GDI

02-16 23:01

今天下午去上班,发现外面银装素裹,分外妖娆。一出门,立马冻得一哆嗦,因为风很大。风雪再大也得接班。赶去医院的路上,我们讨论了今天的计划。

到了医院,做了最后的准备,穿上厚重的防护服。进了我们的战场。今天要重新采集9-15床的病史。之前采集的实在太潦草了,因为那天晚上任务实在太重,赶时间就很难详细。两个人问了一个小时,总算搞定了。12床抑郁的女病人今天好像状态好了不少,能交流了。就是问病史啥也问不出。最初症状,最初的医院,什么都记不得了。搞得我一点办法没有,一直怀疑她之前在癫痫持续失神发作。不然咋会啥也记不得呢?

后面就把全病房重病号过了一遍,33床比前两天更差了。晚上还得去做个ct看下进展情况。很快,29床也开始高热,我觉得他也是处于一开始的进展的状态。想查个ct看看,不过太迟了,等明天吧。希望29和33能早日度过难关。有个老先生不肯吃饭,说没胃口又恶心。只好安抚他,跟他说要他吃东西。不然就得给他挂卡文泵胰岛素。这就更糟糕了。40床老先生是个老共产党员,谁也不听,心理科同事给他诊断又多了一条,酒精依赖性脑病。简单说就是喝坏脑子了。6床说她尿血,拍了照片,一看真是,立刻打电话给外面急查尿常规。但是她出血颜色比较暗,怀疑是肾性出血。膀胱的一般比较明亮的鲜红。

下班叫了车来接我们。路上,小伙伴们在讨论疫情结束要吃什么,大家最终将世界线收束回了火锅,果然火锅得人心啊!

到驻地一楼大堂,服务员告诉我们今天有阿克苏的苹果,是新疆同道们带来分给大家的。大家自己拿。立刻拿了一个。真甜!吃了就去洗澡洗衣服,呼呼!

*****************************************************************************

又到晚夜班

GDI

02-17 08:13

又轮到了晚夜班,20-24点的班次。早早吃完晚饭六点半就准备出发。和小伙伴们一起顶着倒春寒,傍晚登上去医院的公交车。

在戴护目镜时候发现,这次的护目镜密闭性一般,就戴的紧一点。同时在镜片内侧面涂好碘伏晾干防雾。防雾喷剂不好找啊!镀膜防蓝光眼镜镜片怎么搞都没用,一定起雾的。穿完防护服穿过五重门进污染区,开始本次值班。

按惯例,先把自己的床上病人看一遍,再看一遍整个病区的重病号。一个多小时下来,发现因为护目镜太紧开始累得额头刺痛。但是之前不勒紧就漏风。无比蛋疼的选择题。26床高热但是拒绝退热,我尊重他的选择。33床的激素还在讨论可能的利害得失,暂时不太敢上。胃肠外营养是不想进食的无可奈何的补充。他是我们最担心的病人。才40出头,进展很快,这次看到黄色痰液,怀疑继发细菌感染。而且还担心后面会不会再出真菌感染。他的双下肺全完了。全部实变。里面应该病毒刚开始到恢复期,细菌和真菌接着来了。复查ct片子很不乐观。可能会转到ICU去。但是,我们也准备了插管物资和呼吸机。我们很希望能救他,太年轻了,才41岁。中间因为他肺储备太差,咳嗽几声以后就氧储备不足了,直接掉血氧。我就在附近,一直不敢走。插管对医务人员的风险最大。气溶胶井喷不是闹着玩的。SARS时候,倒下的麻醉科医生都是这个原因。希望他不要走到那一步。

40床还是一如既往的讲不通道理,20-24点就出来浪了好几次,劝返病房至少4次。讲了也不听,真的不需要强制镇静吗?他干扰到别人怎么办?

来了两个新病人,问了病史看了入院前ct。其中一个散发,一个家族聚集。老年人强行要求家庭聚餐是聚集发病病例的最大问题。现在病例显示,患者和她弟弟弟媳侄子两个老人全部得病。真是极坑。问完病史扔给外面同事完成首程,病区正式收满了。

交班的小伙伴已到,收工。赶快摘掉疼了两个小时的护目镜。联系司机师傅,回驻地,洗澡洗衣服,睡觉。

*****************************************************************************

继续晚夜班

GDI

2小时前

上0-4点的班是崩溃的。10点多钟就出驻地了,到6点多才能回到驻地。完全就是整夜没得睡。

这个班上就几个危险的病人,为26床,29床,33床。剩下的都可以接受。33是老问题了,而且看时间,已经拖过了进展期,后续只要控制好,问题反而不大了。前两天是峰值,看起来无比吓人。但是那已经是最后的疯狂了。在他身上我们已经打赢了斯大林格勒战役。虽然微弱,但是看见胜利女神在微笑。

29还在进展期。入院以后进展迅速,就好像还在巴巴罗萨计划的中后期,病毒进展不算迅速,快到莫斯科郊外的斯摩棱斯克了。只要后面几天顶住,他也还是能搞定的。

26床最危险,他发病时间最短,还有最起码一周的进展期,现在的形势就已经很不乐观了。对于他,现在就好像巴巴罗萨初期,我们还得空间换时间慢慢拖。已经建议尝试磷酸氯喹或者羟氯喹。能调节免疫,并且体外实验能抑制病毒。再试试中药。能想到的都得上。呼吸机也备了。不行就插管。血气和脉氧有巨大差异。估计脉氧仪有点问题。以后得常抽血气对照了。

6点多到驻地,金安水泡衣服,洗澡,换衣服,洗衣服。赶不及早饭了,太困了,烧水泡面加个卤蛋。吃完上床呼呼。

******************************************************

(未完待续)

今天第一批出院

GDI

02-21 19:06

最近一直在忙,开会,病历质量,病例讨论,床上还有个消化道大出血的重病号,就没啥心情来更帖子了。

今天闲点下来,继续开更。

今天最大的好消息是出院两个病人,我的床上的病人出了俩。下午被车接回社区继续隔离14天。胜利✌🏻✌🏻✌🏻!这是希望的象征!临走合影留念不过看不出来谁是谁。

今天我们的厨师到了,欢欣鼓舞,有蒸鱼吃了。还是喜欢清蒸的鱼虾。可能是江苏的特色吧!

谢谢大家关心!

2-23

收了个快崩的

GDI

02-23 01:13

刚送走俩出院的,还没高兴一天整,又来了个新病人。

下午四点多就知道要来病人,所有准备就绪,连呼吸机都全部测试完毕了。一直等到7点才到。

其实就是昨天晚上应该送来的病人,120觉得太严重不敢送。磨到今天,还是送来了。因为是国家卫健委指名要求送来。就安在我的床上了。整个房间病床腾得就只剩这一张床,空出地方好放各种仪器设备。

病史已经26天了,逐渐加重,14日就上了无创呼吸机。完全不能理解,为啥那时候不转过来。又拖了一周才来。我放了深静脉,发现整个病区连一个换能器都没有,甚至连肝素都没有。只好先挂一路水维持管道别堵了,顺便补充点液体。和医院方面协调,看看能不能给个能够测有创血压的监护仪,就从麻醉科调一个就行。还要肝素,换能器,连接电缆,毕竟没有动态直接动脉血压监测还是很不放心的。

病人躁动,对抗呼吸机,镇静药下去又掉血压掉的厉害,我还是上了肌松剂,完全阻断了神经肌肉之间的联系。减少镇静药剂量,再用去甲肾上腺素维持住血压。氧合逐渐就回来了,毕竟对抗呼吸机会增加氧耗同时减少氧供。第一步棋走对了。撑住血压,打掉呼吸,加强氧供,减少氧耗。但是肺总容始终不理想,稍微加点潮气量就能看见气道压力起飞。看来只能调整,加加频率了。唉,ARDS中后期了。为啥拖到现在来呢?早点来,它不香吗?抽了血气,联系床边胸片,结果发现全肺都白了,全部都是。血气因为潮气量实在不够,血二氧化碳比正常上限翻了一翻。这边血气机还不出任何重要的离子,不出红血球压积,不出血色素,不出乳酸,不出血糖。还需要半个小时才出结果。完全不知道要这样的血气机干什么。有用的就氧分压,二氧化碳分压,碱剩余这几个最基础的值。无力吐槽。我想看的重要信息,比如离子平衡,血色素,乳酸反映的外周氧供需,统统看不到。

希望明天能起码借来监护仪,能把有创动脉血压监测搞起来,不然泵去甲肾上腺素太危险了。分分钟能血压飞两百的。有了动脉,至少血气分析能容易点,不用每次都扎一针,只要留一次管道就能用了。而且循环中的另一个基础值中心静脉压也能间断检测到。对后面右心功能评估会有大帮助。

然后做了B超,发现腔静脉非常细,大概只剩1cm直径,容量欠了不少。当然,我也很理解,水多了,肺就彻底完了。右心还略大,证明肺动脉压力大了。肺血管可能已经受到伤害。左心很小,容量欠缺依旧。唉,矛盾啊!

调正完呼吸机,脱防护服,解放了自己的膀胱。它已经抗议了两个多小时了。回驻地,发现没饭吃了。也能理解,都快10点了。在房间烧水泡面,泡着面的时间去洗澡,洗完澡吃面,吃完面再把衣服给洗了。最后刷牙,写下这篇日志。准备呼呼。希望病人挺过今晚,这样明天我们才能有一场硬仗要打。跟死神抢人这活不好干啊!只要活着,就有希望。现在起码比来的时候氧分压40多,氧饱和70多要好。给自己打个气,考验来了,加油。

通宝推:PCB,海上金流彩云乱,从来,寒冷未必在冬天,大神盘古,柏林墙,农民家的狗,钓者任公子,删ID走人,桥上,胡一刀,曾自洲,唐家山,
主题:447885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