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追忆我在WG时候遭到的非人迫害 -- 陈王奋起挥黄钺
共:💬52 🌺522 🌵2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追忆我在WG时候遭到的非人迫害

夜深人静,喝了一点金门高粱,写点另类的东西,几十年后怕忘了。

我小时候体弱多病,1岁不到就得了肺炎,差点就挂了,不对,那时嗝屁是没有人挂我的,反正没了也就没了。

我妈抱着我去一家今天的一个顶尖三甲医院看病,医生说我们关门了,闹革命!我妈坐在门上,拒绝离开,就说你们没有为人民服务,你们不收我的孩子,我就不走。以革命的诉求对付官僚主义,结果一个领导不得不就把我们带进了急诊观察室,最后我捡了一条命。

所以到现在,我对WG都是既爱又恨,爱的是救我一命,恨的是居然差点就不救我了,NND,差点改变历史。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我虽然从肺炎下逃得生路,但是留下扁桃体肿大这个后遗症。以致几十年后的我得了一副腺样体面容,夜深人静的时候照照镜子,都要掩面长泣。我父亲,我儿子都长得仪表堂堂,为什么老天如此待我?要领导人民闹革命,照照镜子,望之不似人君, 无奈只能潜伏爪牙。。。。。。

后来有医生发现了我的问题,就和我父亲说,必须要早做手术,他还威胁说,这个病会侵蚀睾丸,有可能影响下一代繁殖。说的话术和今天的新冠几乎一模一样,我父亲一听,吓死了,马上拍板让我住院手术。

当时还是75还是76年,医院在大搞革命创新。发明了很多的麻醉法,其中一种就是喷雾麻醉,也就是不打针,就搞点什么药水对准喉咙喷一喷。操作的时候,一个漂亮得有点不像话的小护士拿着什么药水对我的嘴里喷了一通,然后让我咬咬自己的舌头,我照她的说法做了,果然不疼。

于是手术开始了。

漂亮的女人是靠不住的--张无忌的妈妈说。

没有想到,不知道是我的喉咙扁桃体严重肿大挡住了咽喉的通道,还是小护士没有喷好,反正当手术刀刺向我的扁桃体的时候,我发现等于是拿刀直接割肉,不可抑制地发出了撕心裂肺的痛,关键的是那时候嘴里都是手术器械, 既不能说话,又不能咬下来,逼停手术,手脚也被绑在手术床上,动弹不得。

少年的我,终于承受了文革以来所有人最强烈的痛苦, 活活10多分钟的手术刀割肉,老虎钳咬肉,还拖拽,反复修饰,总之,你能想象的动作都有。

我不得不发明了一种方法,就是自己想象自己藏身天花板,居高临下看我自己手术。

他疼由他疼,明月照山艮。

许多年后,看了很多仙侠小说,武侠小说,我发现这就是元神出体,我居然有修仙体质,或者说精神分裂。。。

出院后,我的扁桃体的确变小了,但是还是依旧感染,依旧会喉咙疼,依旧有鼻炎,依旧是腺样体面容。一切当初的手术目标都没有实现。

谨以此文控诉我的文革时代!

谨以此文控诉迫害我的西医!

老铁,再来一杯?

通宝推:梓童,醉寺,听松,桥上,驿寄梅花,海上金流彩云乱,北纬42度,
主题:4479202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