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52 🌺522 🌵2新:
主题:追忆我在WG时候遭到的非人迫害 -- 陈王奋起挥黄钺
家园博客 这个手术,咳咳,据我所知,是从米国学回来滴

割扁桃体这个事,在此之前,是要在脖子上开个口,刀子伸进去割出来的,需要住院一两天的小中型手术。

我小时候也是扁桃体反复发炎,引发各样病症。邻居阿姨是301医院的护士长,一天忽然来和我父母说快去儿童医院挂号,当时估计正赶上中美关系变暖,他们是几家医院联合派员去美国学习先进手术,这个是其中之一,专给儿童做从嘴里切除扁桃体,几秒钟搞定,创伤小痛苦少,直着进去直着出来,直接就是一个门诊手术。比她们301现行的切口手术要好得多,她们那里首长来了也还要切脖子,大首长已经在说要出国做了。

消息出来那是排大队拿号,排队的胜景让我后来听在湖南医学院做全国第一波试管婴儿的同学说,周边各省青年带着行李每次发号在门口排队三天抢号啊!的时候特理解那感觉。手术的情景我以前在这里写过,单说让陈王怨艾的那一刀的风情:我记得被护士姐姐拿象牙白的布单从脖子到脚一裹约束住,一声喝令张嘴,嘴被撑大,白化学瓶子在嗓子眼里喷的冰凉的有点苦的药水,一会一把甑明瓦亮的金属器械出现在眼前,那东西后半截像个剪刀的把握在医生手里,前边是一对弧形绞环样的圆圈,内圈有半边闪着乌沉刀光的刀刃,那东西在嗓子里移动大概在套牢扁桃体,一声说走,就是金属绞合的声音和刀刃绞肉的声音一气呵成,真的是一秒钟的时间,我就坐起来一低头,血迹呼啦吐到眼前的白搪瓷盘子里,就出门和别的刚摘完的小朋友汇合吃雪糕去了。

陈王遇到的问题,现在想想很可能是当时他的扁桃体长的太大了,从美国带回来的器械都是常规设计,估计也没钱买少量特别设计的器械,只好对他野蛮操作了。我的另一个同学也碰到过类似问题,很早期的时候就在美国做近视眼手术,她说器械都是给白种人设计的,有一个撑子样的东西不合适,怎么也套不住,让她受了好几分钟的罪。

这个整套手术,都是美国学回来的,包括局部麻醉,所以陈王控诉的这里失了准头乐。

通宝推:桥上,陈王奋起挥黄钺,
帖:4479240 复 447920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