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病毒战常态化&改革的下半场 -- 达闻奇

2020-02-29 10:31:20达闻奇
说说我为什么支持习

我完全理解您的失望。

之间我在河里怼大棋党,帝国论者,很多人以为我是左派。我那时就说过我不是。

现在河里,左派右派都有人批习。左派批习嫌他不够左,右派嫌他不够右。

左派的批,实际上是把左=正确。这个公式是否正确,是存疑的。

事实上,就拿毛来说,在历史上并不是以左著称的。在革命时期,陈独秀,王明,博古等等都比他左,如果那时候开批判会,毛肯定会被戴上右倾的帽子。尤其是带队伍上山打游击,简直右得没边了。

我的意见,不能简单地说左=正确,但也不能简单说左不等于正确。

这世界上,有的人相信人,有人相信制度,有人相信利益,有人相信暴力。

我相信什么呢?这些我都信,但又不那么信。

我真正相信的,也许应该叫“秩序”。说得再具体一点,就是人内心对有秩序的生活方式的向往。

现在很多人嘲讽“定于一尊”。但事实上,“定于一尊”出自于孟子。

孟子见梁襄王。出,语人曰:“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见所畏焉。卒然问曰:“天下恶乎定?”吾对曰:“定于一。”

孟子见了梁襄王,出来以后,告诉人说:“远看真不像个国君,到了他跟前也看不出威严的样子。居然突然问我:“天下要怎样才能安定?” 

  “我回答说:‘要统一才会安定。’ 

当下的趋势,是全球化退潮,地方主义兴起。这个趋势固然是美国实力衰落导致的,也是特朗普主动的战略选择。

这其中包含的一个最深刻的问题,就是一种以理性建构为基础的全球统一的秩序,是不是可能的?

如果答案是不可能,那么世界就会回到春秋战国的时代,大家也不用讲什么仁义道德了,直接撸起袖子干就得了。

但是,如果稍微有那么一点可能性,可以让屁民少流点血,少受点罪,那么哪怕只有一丝可能也应该去追求这个结果。

这里先插播一下,我们待会再说这个可能的秩序是什么,先说川普,代表美国率先放弃过去的以美国为首的全球化模式,这等于直接做真小人了。

而中国至今仍在官方语境里坚持全球化。其中固然是因为全球化让土共得到了好处。

另一个道义性上的支撑,也就是坚持世界应该维持一种统一的秩序,而不应该倒退到丛林社会。

这个秩序叫什么,是以美国为首的全球化,还是叫人类命运共同体,这都是第二位的事情。

第一位的是什么呢?是相信以人的理性建构,以及不断的努力行动,能最终实现一个更好的,更接近理想的世界。

以哈耶克为代表的一部分西方思想者,向来反对这种理性建构的可能性,称之为“致命的自负”。在他看来,像马克思这样的一类思想家,都试图通过头脑来给人类社会和世界立法,这种自负实在是太过头了。因此他反对共产主义,崇尚“自发秩序”。

问题是,所谓的“自发秩序”,其中也并没有排除人类理性的结果,只是可能是更多人集体智慧的总和,而不是单个人的“内心冲动的成果”。

回过头来,像河里有人嘲笑“顶层设计”一词,就显得非常没有道理。因为诸如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本身就是顶层设计。

这些嘲笑,我可以理解为对习个人的揶揄和否定。但问题在于,首先习所说的并不完全只属于他个人,也是土共和他身边一批智囊的智慧结晶。

另一方面,因为反感习这个人从而反感他说的东西,甚至对“顶层设计”这么一种思维方式和行为策略进行否定,就完全走到歧路上去了。

就像一个左派一样,如果他认同“左”的理念,那就不应该否定“顶层设计”,因为“左”本身就是顶层设计。顶多能说,你这个设计不太符合我的想法。

而当下的中国,无论从上到下,愿意进行这种“顶层设计”的,实在是嫌少而不是嫌多。官员眼里只有GDP,民众眼里只有钱,还有谁去关心“顶层设计”,“宏大叙事”?

至于其他某些派系的人,出于各自的目的,也要否定习的“顶层设计”,或者通过各种方式,破坏其执行力,使得其成为某种笑话,或者“眼高手低”的佐证,就更是用心叵测了。

上面说了,不应否定“顶层设计”的做事方式,下面我来说说,到底这个顶层设计,或者说我认为理想中的秩序是什么。

这里要引用西瓜子兄的一个旧帖,也是我心目中认为最接近于我理想的世界秩序的一段文字:

西瓜子:这里面有个道路问题

我以及无数河友,在河里反复说过,中华民族是负有历史责任的,必须要为人类趟出一条新路来。所以这样说,乃是因为西方主导的全球体系,尤其是经济体系已经进入了死胡同,再这么下去,就会把全人类带进沟里去。

老兄看得非常清楚,老美玩的是强盗逻辑,所以他们非常重视体魄,而所以如此,乃是因为打劫是他们的饭碗所在。这个非常有道理,然而欧洲人可以这么玩,美国人可以这么玩,中国人却不能这样玩下去。

中国人向来是自己干活,自己吃饭。中国主导的体系,向来是力求体系内部的和谐,战争的目的从来不是掠夺,而是防卫和保护。中国人从来就没有掠夺他人作为活路的习惯,因此根本不会,也永远不会学西方人玩掠夺全球,别人赤贫,自己暴富的游戏。

中国要走的路,或者正在走着的路,必然是全人类合作劳动,全人类共享劳动成果的新路。就我所知,这条路的第一步,已经迈出了。这是一条可持续的道路,是一条异于目前美式全球化体系的、共赢的道路。所以如此肯定,乃是因为全人类都参与劳动,所以没有系统性失业和经济混乱的问题,因为按照贡献大小分配财富,所以也没有赤贫和暴富的巨大差距。

西瓜子兄所说的,全人类共同劳动,共同合作,共同分享,不靠剥削,不靠压迫的模式,就是我认为未来理想秩序的雏形,你叫大同社会也好,叫人类命运共同体也好,叫共产主义低配版或者高配版也好,都行。

那么,有了这么一个理想的秩序,怎么去追求呢?

这就牵涉到左右的问题了。我之前说过,左派的理念好,但往往成不了事。

还是拿毛来举例子。我之前说,毛时代通过剥削农民来支撑工业化,遭到很多左派的批评。

他们认为,承认农民为中国工业化做出的巨大牺牲,似乎有损毛的光辉形象,同时使得与改开派的理论争锋上似乎显得“理亏”。

但是,否认农民为中国工业化做出巨大贡献,实际上让他们自己陷入了极大的尴尬境地,因为这样解释不了中国工业化的原始积累从何而来。难道是从国民党时代继承的?是苏联援助的(有一小部分,但不是全部)?还是对外掠夺来的?

事实上,承认毛在转移农民的利益支撑工业化发展上的谋略,不仅无损毛的形象,反而让他作为一个大政治家,大战略家的形象更为丰满。

迄今为止,新中国的不断发展,就是以这样不断的“成本转嫁”(温铁军语),或者说“阶段性放弃”某个阶级的利益,来滚动向前发展的。

问题在于,目前这种滚动向前几乎将能滚的阶级都滚了个遍。剩下的,是没有付出过巨大代价的传统勋贵集团,以及在这几十年吃得脑满肠肥的改开利益集团。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一个有强力意志、强力权威的人才有可能推动这场变革,尽管这种可能性看上去甚至很渺茫。

我不是说习一定是这个人,但至少他看上去在做这样的尝试。

至于他的动机是什么,是有宏图大志,还是想当世界之王,还是纯粹的自我实现,还是不想大家一起完蛋,甚至有人猜测的,是被幕后的人牵动的,这我并不在意。

很多左派朋友以他不够左,来判定他也只是个给自己牟利的,甚至有些直接从性格上对其进行否定,比如什么“轻浮”之类。说实话我看过很多否定土共历任领导人的,但用性格上的一些形容词来否定,真的是少见。

我说了,我不认为左=正确。同时,我也不认为左=不正确。比如我们拿扶贫来说,扶贫是善政这无疑义,但扶贫的钱最终也是从广大中层劳动者身上收取的,这算左,还是右呢?

如果说作为一个社会中层,我并不愿意自己创造的价值去扶贫。但同时我也无法拒绝,因为过去那些阶级的牺牲支撑了中国当下的发展格局,作为受益者,我没有理由也没有道义拒绝。

而扶贫的意义,从根本上是避免最坏的局面出现。从中国历史上,王朝末期历来是藩镇割据,土地兼并,财政破产,军队失控,流民四起。

而习一上任,先下痛手反腐,抓军队,然后抓扶贫攻坚,实际上是让国家的基本盘不乱。因此利益集团再搞事,只要不是直接引建州女真进来,就翻不过天去。

看看当今的世界,美国在收缩,欧盟在往下拖,俄罗斯在梦游,日韩在寻找新的带头大哥。

如果没有人站出来引领世界新秩序,那么人类就要回到理性建构之前的无边暗夜里去。

因此习的努力,不止代表他个人,不止代表中国,也不止代表人类。他所试图证明的,是人作为智慧生物,还有没有理性认知,以及指导自己实践并创造理想生活的能力。

习未必是这个人,因此功成不必在我。习说的未必是对的,但我支持他的尝试。

因为我无法拒绝一种以最小代价实现让中下层人民过渡到理想社会,即便只是入门阶段的可能性。哪怕这个可能性小到不可思议。

这也许幼稚,也许一厢情愿,也许我对体制“一无所知”,但我无法不抱这样的念想。

所以接下来是最后一句:

我支持习,你们可以打我了。

通宝推:钛坪樽逾,三笑,我心安处是故乡,梓童,独立寒秋HK,尚儒,李根,红军迷,米爹,发了胖的罗密欧,桥上,
帖:4482380 复 448109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