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病毒战常态化&改革的下半场 -- 达闻奇

2020-03-08 08:47:39达闻奇
你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我来尝试回答一下。

1. 我们要不要群众路线?

答案很明确,要。

2. 什么样的群众路线?

鉴于你并没有说出你的一二三四来,我无法肯定也无法否定你。

我暂时将这里的群众路线理解为毛泽东时代的群众路线。

3. 毛泽东时代的群众路线是怎么回事?

这里首先需要将毛泽东时代的群众路线的意义讲清楚。

首先,需要肯定的是,在革命战争年代,毛领导下的中共,群众路线是贯彻得比较好的。无论是军内民主,军民民主,官民民主都是值得肯定的。

但同时也需要指出,作为一个被当时政权打压的、地方割据性质的党,土共执行群众路线的方式和意义都跟执政时期不可同日而语。这时的群众路线能够执行,很大程度上源于当时无论是官员、军队还是民众,都有一个民族解放、创建新世界的愿景。

建国后,新中国为了发展经济,迅速构建了一套以苏联体系为模板的政治经济体系。这个体系以技术官僚为主体的计划经济体制为核心。必须承认,这套体制做出了巨大贡献,使新中国从百废待兴、一无所有迅速建立起了初步的工业、实业基础。

但同时,毛泽东很快发现,这个体制正使得官僚体系迅速地脱离群众,成为一个悬于人民上方的统治阶级。同时,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以及苏联的修正主义,正如同现实的警示钟一样,提示毛泽东这个体制正迅速让中国的政治体系苏联化。

于是他决心将民众发动起来,对官僚体系进行监督,于是有了整风运动,大鸣大放。但很快,他发现事情并不像他想的那样。

这源于土共建国时的革命干部和知识精英之间的关系。由于此时的知识精英基本都是建国之前培养的,从出身上,并不得到充分的信任。同时,在和平建设时期又必须倚重知识分子,尤其是技术知识分子。

而知识分子又希望得到相应的位置和认可,因此对官僚体系抱有非常复杂的情感。这种情感使得很多针对官僚阶级的批评,虽然未必不符合毛的观点,但却与他的初衷相悖。于是反右开始了,知识分子很快被打压下去。

随后,毛为了证明中国能够走出一条不同于苏修的,独立自主的经济路线,发动了大跃进运动。由于种种原因,这场运动在取得一定成绩的同时,也产生了很多问题。于是有之后的庐山神仙会。

在这次会议上,本来以“反左”为主题的讨论,最终因为彭德怀的一封信而风向大转。这里面我们不去计较毛和彭到底谁对谁错的问题,只是指出一个简单的事实,就是在土共的权力体系中,因为不同的出身和职业,形成不同的派系,最终都要去竞逐最高领导权。而彭这次的失败是以他为代表的军队体系第一次被剥夺了竞争资格。

而后,因为大跃进的失败,毛泽东主动承担责任。随后,以刘为首的官僚体系把握了实质权力,毛逐渐被剥夺了对政治经济大政方针的直接指挥权。

同时,为了麻痹毛,官僚集团又继续营造个人崇拜氛围,毛逐渐成了一个符号化的精神领袖。

而到了1966年,在建国后出生的一代,已经到了上大学改变命运的时候,这些社会主义接班人,不仅具备了专业知识,并且具有红旗下成长的根正苗红的背景,毛所期望的新一代革命力量终于成熟,可以向官僚集团发动进攻了。

于是文革开始了。这场变革最初是以“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方式进行的,最初的“红卫兵”多为革命干部子女,他们以“出身论”为鉴别敌我的方式,自然激起了其他人,尤其是知识精英子女的反感。于是两派之间不断争夺主导权,随后,以工农子女为主体的力量也加入竞争。

这也许可以被认为是毛的“阳谋”,因为他既不信任官僚体系,也不信任知识精英,发动几派互斗,自然引发了相互牵制的目的。

此后,以工人为代表的工宣队逐渐掌握革命话语权。同时,因为取消了考试,工农兵学员取代过去的考试选拔方式,进入了大学开始了一个史无前例的教育普及时代。

此时,大量原本的高校知识分子被派往乡间地头,进行劳动改造,同时也帮助农村等地区进行生产技术的改造与升级。

所有这一切,目的都是一致的,试图铲平阶级差距,将一个悬置于劳动人民头上的统治阶级(不管是以革命官僚还是以知识精英为主体)击碎。

而打破精英教育体制,效果也分为两方面。一方面,教育的重心从培养知识精英、技术官僚向中下层转移,知识分子不再受到尊重,工农兵学员从整体上的学习能力也无法与层层考试选拔出来的学生相比。另一方面,教育普及化的结果也十分显现,比如乡村中学的大量兴建,对提升农村的知识水平和生产技术起到了重要作用,有人认为这种普及化促进了八十年代乡镇企业的崛起。

理论知识与生产实践相结合,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这一切都是为了铲平阶级差距,消除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消灭特权阶级。这样的实践在苏联时期也曾经存在过,但很快苏联就转向了以技术专家治国的道路。

而在中国,虽然这场实践也取得了很大的成果,其中一些已被很多左派阐述过。但是,客观的讲,这场实践并没有达到它所预想的效果,“劳动人民知识化,知识分子劳动化”并未成为现实,阶级差别依然存在。

并且,一个很让人尴尬的情况是,工农兵学员由于是由其所在的单位、组织或地方推荐的,相应的,也出现了一些依靠关系或走后门的情况,虽然革命干部在文革时代和一些知识分子一样,受到新生力量的冲击,但在一段时间的混乱后,具体的把握事务的权力总是又回到他们手中。

而一些经过推荐上了大学的农民子弟,在“哪来回哪去”的指导方针下,却往往不会回到原来的公社、大队或地方去,跟接受了教育后大多回到原来单位的工人子弟形成对比。

总之,毛发动文革的目的:发动群众起来监督官僚,推翻精英教育,铲平阶级差距,消除劳动差别,在这场运动中部分取得了成果,但最终他的努力,反而促成了两大精英团体——政治精英和知识精英的谅解和融合。

4. 机理

毛去世后,政治精英和知识精英很快取得共识,在军队系统帮助下,成功将激进的政治力量一网打尽。

回顾整件事情,你会发现其实质,是占据优势地位的统治阶层,不管是政治精英或知识精英,或者这两者的结合体,总是试图将自己的优势地位传承下去。而每七八年就有一代人长大,因此这种权利的传递机制是周而复始的。由此也就能理解毛所说的革命七八年就要来一次的意义。

而毛的解决方案是发动群众监督官僚,彻底铲平阶级,这一努力最终没有得到成功。而恢复了旧秩序的统治精英们,给出的方法是在体制之外,又造出了一个市场,使得更多的人可以通过积累财富来获得社会地位的提升。

所以改开四十年,除了以往的旧统治精英外,又出现了一个依托市场机制和全球化大背景的市场精英集团。这Old money和New Money主宰了今天的政治经济格局。

回到最初的问题,在今天,体制和市场的双重红利都基本被瓜分殆尽,普通中下层民众几乎已经没有油水可捞。在这个时候,如何破局?

从过去的经验,我们会发现,无论是什么群众路线,都与领袖权威,顶层设计并不矛盾,并且实质是相互依存的。在毛时代,刘为首的官僚集团把握实质性权力后,毛依靠发动底层群众起来造反,是一个从没有过的操作,让官僚集团目瞪口呆。而这正是依托于毛从革命到建设时期积累的巨大威望和领袖魅力。没有毛的背书,底层群众无论是红卫兵还是造反派还是工农群众,都没有向官僚集团发起冲击的依据。所以这是一个最顶层(定于一尊)与底层联手遏制中层官僚的模型,如果没有顶层设计,就会变成无政府主义和一盘散沙。

而当下,两大精英集团手握的资源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集团,同时,中国既有内忧又有外患,在这种时候发动群众路线,又没有顶层设计,领袖背书,无疑是将群众送到利益集团枪口下去当人肉盾牌。

5.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群众路线?

无论怎样,对于当下的群众或者说中下层人民来讲,在转型的关键时刻,都会付出代价。我所讨论的,是将这个代价降低到最小值。

所以,左派所期望的那种同时向所有特权阶级发起冲击的群众路线,是不现实的,这就像站在沼泽地里想一步跳到天堂一样。

在我之前帖子里曾指出的今后一段时间会有不断的类似新冠疫情的重大危急事件一再发生。你我都清楚,这次疫情是怎么来的。而我一直在做的,也是呼吁普通民众保护好自己,不要轻易被一些口号怂恿或者忽悠,陷入到一些不明就里的争斗中去。

这次疫情,让上上下下都经受了一次考验,普通群众所受到的冲击是过去无法相比的。同时,一种新的政治和经济生态正在形成。

一是对官僚和知识精英群体的重新审视和监督。这次依托网络和普遍民意所形成的舆论,对官僚集团和知识精英所把持的学术医疗体系形成了巨大的压力。这是一个良好的契机。

第二是对自媒体和线上线下渠道的重新整合和利用。过去有些人总把自媒体当成传播负面信息的平台,而这次疫情,很多依托自媒体的民间力量组成了互帮互助的团体,这对民众的自主意识和社会肌体的自我更新代谢起了良好的推动作用。有些事情,并不需要政府和专家呼吁了我们才去做。

第三,是以重大关键事件为核心,形成新的动员体系。三十年太平盛世让很多人都陷入了一种岁月静好的习惯性思维里。而这次疫情让人们意识到,生活中还有很多比赚钱更重要的事情。尤其是一切以经济指标增长为核心,以赚钱为核心的模式不能再继续了。未雨绸缪,不要等事情落在头上再去反思,追悔,要做在前面,想在前面,这是我一直说不要希望回到以前的出发点。

通宝推:杨微粒,陈王奋起挥黄钺,醉寺,猪啊猪,
帖:4487095 复 448292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