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病毒战常态化&改革的下半场 -- 达闻奇

2020-03-08 09:49:59达闻奇
问题应该这么看

1. 全球化的问题

我文中的全球化,是带定语的。你所说的那种以美国为首的全球化,当然不是我提倡的全球化。也并非“人类命运共同体”所试图推行的那个全球化。

Global谁都可以给自己的定义,过去若干年的以美国为首的全球化,中国是不是得利了呢?应该说是得利了,否则不会坐二望一。至于中国的无产阶级是不是损失了利益,这个分两方面说。

实际上,过去的全球化就是美国提供美元信用,以及经济贸易体系背书,让中国取代全球中低端产能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欧美的一部分上层阶级醉生梦死,过上了神仙日子,中层和下层,包括美国的中下层则被不断挤压,靠着祖上余荫勉强度日。

而中国无产阶级得益的地方在于,得到了工作,提升了收入,改善了生活,提高了阶级地位(包括国内以及国际)。

虽然他们被剥夺的可能更多,但一方面确实客观得到了回报,另一方面,前方有一个愿景在支持他们,而目前这个愿景有打水漂的可能。

而美国现在代表世界说不玩了,实际上就是拒绝被中国夺走更多的市场和中低端产能,以及严防死守中国进入中高端制造领域,以及核心的金融主导权。

当然,这里面中国的部分资产阶级是首鼠两端的,在不被美国人注意到的前提下,试图取而代之,而被美国人察觉的情况下,又试图恢复过去那种吃肉喝汤的代理人模式。

所以左派的批判是有益的。贸易战的成败,其实就在于美国的核心高科技产能,与中国的中低端产能,到底谁更不可取代的问题。目前看来,还是美国的高科技产能相对更难取代。所以所谓中国模式或者中国经验,其含金量是要打折扣的,贸易战也是暂时需要无奈地先缓和的,这没有问题。

2.毛时代的顶层设计

我在上一个帖子里已经较为完整地阐述了毛时代的政治经济路线的形成过程。这个过程,实际上是一个“破坏性创造”的过程,即打破以官僚和学阀为主体的统治机器,发挥群众主体性,试图创造一个新的体系结构,以改变特权阶级独大的局面。

这个结构最终没有建立起来,但是种子已经埋下了。

我们一直说,脱离现实去铸造理想形态的设计是空中楼阁。那习时代的顶层设计是不是脱离实践呢?事实上,你只重视了空间性的形态,却忘记了一个时间性的逻辑。你不能因为这是从他一个人嘴里说出来的,就说是脱离实践。

为什么如此说,因为客观的现实是,三十年改革开放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积累物质财富,完全放弃意识形态和顶层构建,造成当下是一个实践大大领先于理论建构,野蛮生长的时代,所以这时候去构建体系,做顶层设计,不是太超前,而是太滞后。

并且,在习上位的时候,官僚集团和市场精英经过几十年的经营,已经基本将整个体制和社会肌体抓在手里,这时候他从哪里下手?除了反腐,唯一畅通无阻几乎没有抵抗的领域,恰恰是意识形态领域。

这可以说是邓留下的一个“后门”,而后被市场派精英用新自由主义填充的意识形态领域,因为08之后民族主义情绪滋长、信息的开放以及公知自己的骚操作而渐不可闻,丧失了话语权。所以如果你站在习的角度,不去占领这个领域,那才是傻子。

所以习任上召开文艺座谈会,在我看来是不亚于反腐、供给侧改革的大手笔,这也是中共领导人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七十年后第二次召开文艺座谈会。当然,鲁炜借机恶心大大,安插了他的哼哈二将进去,但是也没起到什么作用。

3.毛时代不是一个整体,习时代更不是一个整体,所以现今所有的争议,争论,矛盾,都不能看作是单一个体的作用结果,而是多个利益集团反复博弈下的不稳定态。纠结于习有多少左的成分,或者“毛遗风”,并不是把事情做成的正确方法。

现在的实际情况,其实跟毛时代有相似之处,也有不同之处。我始终认为真的左派的批判是有益的,是这个体制必要的疫苗或者说啄木鸟。而那些刻意营造形势一片大好的大棋则是毒药。

所以有人说我才是真的大棋。但我并不因此才要支持习的顶层设计。左派认为的要向一切资产阶级发起进攻,在我看来当下只会损失有生力量,是毛在革命战争年代重点批判的行为。

通宝推:猪啊猪,
帖:4487137 复 448380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