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寰球同此凉热 -- 本嘉明

2020-03-10 23:47:25本嘉明
拜登在民主党内胜出了

一,我个人观点,新冠病毒不是“天然生成,天然摆渡”。从那4个S蛋白,我们可以合理怀疑,这是人工合成的。“天然摆渡”更困难。

所谓“天然摆渡”,就是若干只带了第一代病毒的活体蝙蝠,在华南海鲜市场里,与活体中间宿主(比如穿山甲)接触,病毒进入中间宿主体内,再次变异,适合进入人类身体,随后感染给在海鲜市场里走动的工作人员和顾客。但是,吃蝙蝠的是印尼人,中国人既不吃蝙蝠,也不养它当宠物;其次,穿山甲是国家保护动物,老饕真想吃,要去广东,那里有从马来西亚走私来的。所以这个“天然摆渡”,在华南海鲜市场里,在武汉,机会很微小。

二,假定是人工合成,我认为主要有四个可能:A,某国国家体制内研究所,研制后按最高当局的命令,定向投放到中国和伊朗。B,某国DEEP STATE操纵的体制内/外研究所,研发完成后瞒过该国当局,偷偷投放。C,中国军方研究机构。D,加拿大刚刚神秘去世的P大师。

至于石团队,我认为其业务能力不能达到这个等级,所以不列入。

伊朗受到如此大的疫情打击,使得我现在比较倾向于A,B这两种可能。

目前义乌市场已经开业,各商城里,进驻商户的开业率已经很高,基本家家开门,但其生意活跃程度,不及往年正常光景的一半,而且按现在这个进度预测,到5月初,会有正常年景的80%吧。因为一,前店后厂,厂子开工率还是低;二,这点最要命,国外客户不来了。

义乌是小商品/中低档轻工业品,服务于全世界的韭菜们。这些常年泡义乌的,很多就是中东客户,北非客户,可现在要么不肯来,要么敢来却拿不到进中国的签证。把消费能力最强的第三世界市场(中东+北非)看作中国的话,伊朗等于是湖北,等于是武汉。伊朗遭灾,中国商品进入中东地区的现有渠道,受到严重阻断。中国再傻,不会自己去端走自己的锅吧?那么只有其他人在这么干。

疫情爆发以来,我们看到一个事实:如果把现有的中国对外出口的产能算作100点,那么要全世界各经济体维持一个低熵运转(怠速运转),既不繁荣但也饿不出大毛病来,那么只要使用到中国产能的40—50点,就够用了。2008年以后,各国经济下滑,中国作为世界工厂,这100点产能里,大约多余了30点,只能靠“一带一路”,在外面找项目来消化掉。现在“一带一路”受到一定的破坏和阻碍;而由于疫情/石油降价,各资源大国的民生用品消费能力下滑,国外市场对中国产品的需求下调,因此中国的制造业产能继续过剩,今后无疑是个长期的麻烦。作为企业,要追求最大利润,是不考虑公民责任的,既然疫情这么麻烦,以后就用机器人,搞“无人工厂”,产能则只能上不能减,保持规模性竞争力。

中国巨大的人口基数和良好的大学教育,使得制造业一旦降低产能,只能靠第三产业消化待业人口。而“高房价+非现金交易+大数据布控”下的服务业,没有地下经济的“暗黑纵深”加持,是经不起任何一次疫情的“叠加损伤”的。我认为中国经济越向前发展,越接近“两个一百年”的目标,实际上是越来越脆弱,因为体重不断增加,腿骨却没有长粗。在这个困境里,确确实实需要找到一个办法,走一条新路,来从基础上解决根本性的问题。这条开拓性的新路,也不能是走回纯计划经济的老路,看来比较可能的路径,是混合经济体制(二元经济)。所以说,未来的中国,才是真正的“双头鹰国家”。

疫情总会过去,中国和外国,有那么一些人,欢呼这是中美脱钩/热对抗的元年。对文件柜和班农们,“中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委员会(中帝委)”的顽固派来说,中国总算要崩溃了;对于中国国内的鹰派来说,美国总算要瘟疫了。两边都觉得可以拔刀了,大家都不亦快哉。

病毒的起源,适合不适合阴谋论?非常适合阴谋论。但“事实”是什么?最后告诉了“你们这些99%”什么,什么就是事实。哪个版本对于世界的长远和平利益有利,这个版本在中美的互相较劲/妥协/润色下,就会成为将来教科书里的事实。

中国不想成为被告,美国也不想成为被告,目前的方式,就是相互伤害,只要证明对方有罪,自己就可以脱身。所以双方都在拼凑对自己有利的证据链和舆论环境,陷于“零和游戏”中。但只要美国的疫情足够伤害美国(美国不得不依赖中国的援助来抗疫),最后的结局,不过就是双方联手,把第三方整到牢里去,结案拉倒。

中国希望下任美国总统是拜登,这样比较好办事(第一件事就是把扰动全世界的“蝙蝠案”收尾)。当然,就算唐纳怆连任,也不是不能办事,无非叫价上的差别嘛。

通宝推:独草,
帖:4489006 复 4467711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