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研究员中的另类 ?C “铁拐李”杨耀武 -- 萨苏

2005-07-17 00:10:11萨苏
十四。那一熊掌的威风

听到一声熊吼,门外的几个人不禁都后退一步,这玩意儿平时哼哼哈哈的,为个苹果核冲你又鞠躬又作揖那纯粹是装蒜,要发了野性这东西连老虎都不怕,辞海里管狗熊叫什么? --- 猛兽!

这边就有人大喊大叫的喊保安,老板冲一个平时特会拍马屁的奸党把手一指 ?C 你,快过去看看刘大夫怎么样了。

那位脸上现出十分复杂的表情,可是又不敢不去。

没办法,众目睽睽之下这奸党挪到门边,他可不敢进去,只敢对着门缝往里瞅 ?C 说实话这也要点儿勇气呢,假如您一扒门缝正看见狗熊也往外看,那刺激真是满大的。

还好这样的事情好像还没发生。却见这奸党转过头来,目光迷惘。

老板问:拐子,老刘有无事阿?

奸党搔搔头:看来没事,刘大夫和狗熊掰腕子呢。

大伙儿都是一愣,跟这玩意儿掰腕子,那不是俩字么? -- 找煽!

说话间保安提着猎枪就来了,如临大敌之下,只听屋里刘大夫说话了 ?C 没事儿了,大伙儿进来吧。

嗯?刚才熊叫得跟杀猪似的,现在没事儿了?刘大夫不会和狗熊联手骗大伙儿上当吧?

疑惑了半天,有胆儿大的挪过去,打开房门,却见刘大夫气定神闲,正捡掉在地上的玻璃瓶子手术刀呢。

那狗熊,又“熊”事不醒的昏睡过去了,一只熊爪子耷拉在手术台边儿上。

刘大夫招呼大伙儿 ?C快进来吧,接着干。我给它补了一针(手术室原来就预备好备用的麻醉药,是准备动物手术中途突然苏醒时候使用的,也难怪狗熊嗥叫,人家本来就是想挠挠痒痒,你上来就给人家扎针,搁谁谁也不干),应该没问题了。说过绑紧绑紧,你们怎么干的,这次小心点儿啊。

那保安过来看看 ?C 刘大夫,不是没绑好,是这家伙把绳子挣断了!

啊?!刚才还镇定自若的刘大夫,噌一下蹦出去老远。

我说军儿哥你怎么这会儿知道害怕了?

军儿说:好!早知道绳子不结实我也得跑,那东西要挣起来谁当得住?

你把狗熊的爪子摘了?

我可没那么大本事,单从上肢骨骼来说,狗熊爪子和人胳膊没有太大区别,但是它肩骨连接角度和上肢肌肉组织跟人完全两样。那玩意儿的骨骼粗壮,韧带肌腱都不是人能比的,你根本收拾不动。我凑过去,它照着我就是一抓,咱躲过熊掌,膝盖一抬压住它的上臂下端,手扣住熊爪子不让它乱动,然后给它一针 ?C 这玩意儿我平时也不敢招惹,仗着当时是半麻醉状态,熊的肌肉韧带都麻痹无力,把它一只爪子按住还不算太难,这和按摩推拿一个道理,关键是按哪儿它不能动弹你得明白,干这行二十多年,我早琢磨过。

那你还怕?它挣起来你就给它“分筋错骨”呗。

说得轻巧,冷不防的,一只熊掌咱能应付,要是这东西四条腿一块儿上,今天你军儿哥的骨头都能敲鼓了。

后来手术顺利进行,这件事儿说起来军儿大夫还是运气居多,那狗熊的麻醉效果还不错,所以没有进一步反抗,熊又不是很大,换了大象无论怎么麻醉,估计刘大夫也按不住它一条腿来。

军儿,是杨先生这帮徒弟里唯一一个做了医生职业的,从他所从事的专业和狗熊先生的反应来看,我们被杨先生推拿正骨时丑态百出并非过于娇气。

但是从军儿敢跟狗熊掰腕子来看,这伙儿兄弟要和人动手应该有相当强的战斗力。

杨先生没教过他们武功,要能和狗熊掰腕子的功夫,算武功也应该说得过去吧。

鲁智深武功如何?还没听说他跟狗熊掰过腕子呢。

其实杨先生积威之下,几位徒弟都比较谨慎,很少听说他们和人动武的消息 ?C 胖子后来接班到朝阳锅炉厂上班,一干三十年,没听说有大出息,但胖哥自己说:我这辈子活得踏实;大三当了警察,就是那种最普通的片儿警,没事儿还得帮胡同里大爷扛煤气罐。要说特别的也就是他那个管片儿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也算 -- 活得踏实;最小的贝哥(就是拿笔记本那位)现在开迪厅发了,大伙儿聚会都是他出钱 ?C 杨先生还不满意 ?C 你说他开什么不好开迪厅,每次我去他那儿门口的小孩儿看我都象看妖精似的(不奇怪,一条腿还往迪厅跑的的确不多)。这些兄弟们在自己圈里都极有人缘,因为他们的手艺虽然开业不足,给周围的人收拾两下极得人心。不知道您周围有没有会些医术的同事,其实中国人对这种民间大夫往往比医院还信任,自然,有这种本事的人往往朋友也多。

要说动武,也不是没有,海子 ?C 就是那拿管叉招呼杨师傅的兄弟,后来开了出租车,就曾经动过一回狠的,都上北京晚报了,不过那次他没用杨先生教的手段,还是老习惯,用了家伙,只是经过杨先生指导之后下手更黑。这件事让海子非常得意,车队因为他“见义勇为”奖了海子五百块钱(胖哥说了 - -他会见义勇为?那纯粹是为了保命。)这件事相当有内容,我准备单独来写,这里就不罗嗦了,如果有人看过当年那期晚报(题目好像是《开出租车的“劫匪”》 ?C 海子,就是那“劫匪”。),也请暂时别揭穿兄弟,否则写来就没劲了。

真正说哥儿几个集体施展杨先生教的功夫,印象中只有一次,中招的是数学所一位所领导。

所领导?难道这帮小子打了华罗庚或者王元?

放心,借胖子他们俩胆儿哥儿几个也不敢。在杨师父的教导下,小哥儿几个对所里的老九们毕恭毕敬,一口一个叔叔,要多规矩有多规矩,不说,根本没人想得到这几个“老实”孩子原来是北京站上的太保,倒是老九们得他们不少帮忙呢。

比如谁家要搭小厨房了,或者谁家要搬家了,科学院的普遍干体力活不行,孩子又多比较小,不免下班的时候去找杨耀武先生,一拍肩膀 ?C 杨头儿,明儿我搬家,给帮个忙?

杨先生就会放下手里的书,满认真的一推鼻梁上的眼镜 ?C 搬家?恭喜恭喜。成啊,明天让我那几个徒弟过去 ?C三个够不够?别忘了管饭阿。

第二天几位就真的过去,扛箱子搬书,干的比今天搬家公司还卖力气。

末了,饱餐一顿。

没工钱。

怎么能光管一顿饭没工钱呢?这样问显然是带了时代造成的隔阂,如果在七十年代,肉都要人造(大豆蛋白)的时候,饱餐一顿红烧排骨可是难忘的好日子。知识分子家庭来自五湖四海,所谓臭老九,有个说法叫“闻着臭,吃着香”,请客的水平大多不错,四川的腊肉,南京的板鸭,甚至法国的鱼罐头,还真能吃到些新鲜东西。“那哥儿几个吃的,”胖子说,“就一个字,香!真香!我一个人吃排骨能吃一脸盆。。。 唉 ?C 现在怎么吃啥都没那个味了呢?”

前几天,开车去专卖店给闺女买她喜欢吃的奶粉,因为从出生就吃这个牌子,小家伙对其余牌子的奶粉不屑一顾。付账的时候忽然一转念 ?C 丫头,你这辈子只怕难有老爸看到红烧肉心旷神怡的那种快乐了,也难有穿双新球鞋去参加运动会炫耀的快乐了。

不知道孩子们还会不会如我们小时候那样有如此又多又简单的盼望。

题外话,老九的缺点是思想比较僵化,既然从六十年代就有事儿找胖子和军儿,这惯性一直到了九十年代还不变,九十年代在一位研究员家里,军儿和大三给他家封阳台呢,他们家三十几岁的大儿子,二十几岁的小儿子在旁边看着神侃就是不动手。中间这位研究员出门办事,军儿马上冲他儿子一举瓦刀 ?C 去,你们俩,上楼下把那袋儿水泥扛上来。。。

军儿说:X叔叔眼里,我们永远二十郎当岁,他儿子永远长不大。

好像挺不平衡的劲儿。

可是一个电话过去,他还是来,乐呵呵的来。

依然是来了干活,吃完饭就走。

那。。。就是我们家。

现在大家明白萨怎么会和他们几个都倍儿熟了吧?

言归正传,这位挨收拾的所领导,是一位文革中提升上来的“火箭干部”。

[待续]

资深推荐:ArKrXe,
帖:449506 复 42635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