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在非洲一 -- wlr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237 阅 115986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4-03 17:51:16
4501831 复 4007743
wlrwlr`99487`/bbsIMG/face/0038.gif`70`836`5104`40702`从一品:开府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2014-05-09 13:27:23`
在非洲一百六十四 13

转眼春节快到了,李同力送来一皮卡车年货,然后就忙得四五天没见踪影,直到年二十七才打电话过来说明天王总到,邀我第二天一起去接机。

航班正点降落,王总首先热情地和我握手,白而微胖的脸上满是笑容。李同力很自然地接过行李,稍慢半步跟在后面,微笑地听着我们说话。

车出停车场没多久,王总就开始惊叹,“这里也变成工地了,这个国家变化太大了!”

“是啊,”我笑着应答,“到工地您看到的变化更大,原来都是平房,周围能看到山,现在已经被围起来了,全是楼。”

“好啊!”他也笑着点点头,“这样我们正好趁机会大展宏图。”

“王总,我们是不是先去办事处?您休息一下,倒倒时差。”李同力问。

“不用不用,先到工地看一眼,和大家见个面。立强要是没有什么安排,再开个会,就我们三个高级领导参加。”

“好的,王总,我没什么必须去的安排。”被称为高级领导,我心里得意,立刻满口答应。

在工地的会议室坐下以后,王总显得有些疲惫,解开衬衣最上面的扣子然后松松腰带,“飞行时间太长,有点累了,恕我失礼。”

“没事没事!”李同力和我一起回答。

“那我就先开始讲了。”李同力先看看我,对王总说。

“先让立强讲吗,你别着急。”王总笑着建议。

“没关系,王总,让李同力讲。情况他都知道,我也没什么准备。”我赶紧推让,后悔没有早些向李同力打听王总的行程,可以做些准备。

见王总没有反对,李同力翻开笔记本,“我尽量简短,各个工程的情况后面有各种报表详细描述,总体情况是进展正常,主要讲讲这个国家的建筑市场和局势。这个国家目前因为发现高品质的石英砂矿,所以经济发展非常迅速。对于我们公司来说,首先就是矿场的基建项目特别多,而且是几乎同时开始,但这种项目也有一个显著的特点:一段时间的红火以后,数量可能将会急剧减少。目前政府已经开始考虑取缔私人开矿,所有矿产资源统一管理。这样矿场基建市场会缩减……我觉得变化会比较快,估计形势的变化会在半年到一年之间发生,所以要预先有所打算。”

“很好!做事有前瞻性,很好!”王总点头称赞。

“谢谢王总!”李同力笑笑,“目前已探明的石英砂矿共九处,还有两处其它的矿。我们现在拿到三个矿的项目,加上已完成的两个矿,一共五个,另外还有五个其它项目。我们的打算是逐步把注意力转到住宅和办公楼项目,这极有可能是未来最大发展的市场部分……”

“公司对你们这几年的工作成绩给予高度肯定。”李同力汇报完,王总立刻笑着开口了,“现在很多同行都知道我们在非洲有两个李。我本人非常信任你们和整个项目组,不要管其他人怎么讲,认真大胆地开展你们的工作,国内一切有我。这次来之前,特地拜访了你们的父母和家人,一来对他们的支持表示感谢,二来代替你们看望一下,提前给他们拜年,同时问问有什么要求或者想带给你们的东西。你们的家人都很客气,无论如何都不愿带东西。只是给你们每人带了一封信。”

王总从随身的小包里抽出两个没有一丝折痕的信封,李同力和我赶紧站起来双手接过,“离家万里,亲情没有办法弥补,但其他事我和公司一定尽最大努力办到。你们二位还有一个任务:每人至少写一封家信……不得少于三千字,把这里的情况告诉家人,要有细节,一定要详细!我到你们家时,妈妈和妻子都问得很详细,肯定还有许多事不好开口……我考虑如果可以,各方面条件允许,可以安排你们家人过来看看,从法国走。”

“谢谢王总!”李同力兴奋地挺直身体,满脸通红的笑容,我也马上跟着点头。

“不用客气。你们为我和公司做出贡献,我也不会亏待你们。”王总笑着往后靠在椅背上,“好了,重要的事都讲完了,我也放松一下,和你们随便聊聊。同力,麻烦给我加点水,谢谢!”

“您还是去睡一会吧?”李同力倒完水以后弓腰双手把杯子放在他面前。

“谢谢!不用。”王总摇摇头,脸上露出轻松和蔼的笑容,“同力啊!刚来的时候,你去买钢筋,回来发现少了四十二根。还记得吧?”

“记得记得。”李同力立即点头,“您那时没有罚我,让我下次小心,一定不要再出错。”

“是啊!一晃几年了,现在进步很大,成长了,继续努力!”

“谢谢您的信任和教导!”李同力严肃而真诚的看着王总。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坐坐。”王总笑着挥挥手,“那个张明远怎么样?”

“彻底……彻底蔫了。现在他根本不管事,自从他下跪以后,好象从此就再也没那么神气了。”李同力看看我。

“哦……有点奇怪。”王总摸摸下巴,“来之前我在国内见过他,牛得不得了,意思是在美国都呆过了,非洲算什么……没想到会这样。”

“也许正是这种思想,才造成他现在这种失败吧?”李同力也摸摸下巴,又转头看看我。

“这个先不管了,”王总摆摆手“提醒你们……他是省公司派驻这里的代表,要适当给些面子。我知道你们肯定会考虑到这一点,但是还是要废话一下。”

“王总您提醒得很对,我们一定考虑好。”我赶紧接上,还特意讨好地一边点头一边露出笑容。

“嗯,很好!”王总扬起下巴,满意地点点头。

“根据您的指示,节前这些人都送到了,这是清单。”李同力拿出一张纸。

“你自己掌握,我不详细看。”王总摆摆手,“有点饿了,你们这有没有现成的?”

“没有……这样,您到曲影倩的工地去看看,正好顺便在东方饭店吃……还有将近两个小时才能开饭呢。”李同力建议,说完扭头看看我。

“好好……对对对!”我赶紧附和,头点得象鸡啄米一样。

“好,那就去工地看看,我先上厕所。”王总点头同意。

趁王总去卫生间的空隙,李同力提醒我打电话,所以等我们到时,饭菜已经做好,影倩还特意加了一个黄油奶酪焗龙虾。

“谢谢谢谢!”看着几样简单的菜肴摆放在桌面,王总露出笑容,“就要简单一些,我没想到立强会给你们打电话,打搅了!”

“应该的,您别客气。”影倩露出笑容,看看旁边的妹妹,“崔西和我给您添了很多麻烦。”

“没有没有。你们是业主,本该尽力服务,你们也帮了很多忙,以前立强一个人在这时多亏了你们照顾。”王总笑着看看我。

“王总,对不起,打扰一下!”崔西突然说话了,“这个龙虾要趁热吃,凉了味道会不好。”

“哦,谢谢提醒!想不到你的中文这么好。好吧,那我就开始了,你们要不要也吃一些?”

“不了不了。”我赶紧摆摆手,“不到时间,吃不下去,谢谢领导!您自己慢用……”

“谢谢王总!如果还有,我也来点。”李同力却笑着先对王总点头,然后又转向影倩。

这下我有点难受了,看着别人吃,忍不住流口水,只能趁人不注意悄悄咽下,坐也不安,走也不是。好在影倩崔茜反应快,让人从大厨房拿来一些刚做好的点心,又每人一杯咖啡,才让我摆脱困境。

王总很快吃完,盛赞味道很好,然后指示李同力付钱。影倩不要,王总也不客气,单手遮面用牙签剔剔牙,接着站起来要去看看工地。李同力跟在后面,紧走两步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王总点点头,在车前回头对我说:“立强,今天辛苦了!等会看完现场你就不用跟着我了,直接回来歇着吧。”

“哦,谢谢王总,不累不累,谢谢您!”我马上趋前几步弯腰回答。

两个工地都正在干活。王总热情地过去和每个人握手寒暄,又微笑着听周红兵汇报基本情况,不停地点头称赞,最后鼓励一番,上车离开。

我们也上车回到东方饭店。离吃饭还有不到一小时,我去办公室处理了几件事,心静不下来,只好跑到小厨房去帮忙。

晚饭后,到湖边的长廊里散步,远远看见影倩背着灯光走过来,转头四处寻找。

“在这在这。找我吗?”我招呼她。

“干吗躲在黑处?”影倩小心落脚,向这边走过来,“不找你找谁?”

“哦,没有,正好走到这。”

“你怎么了?吃饭前就有点魂不守舍的。”

“呵呵!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我笑了,伸手扶住她,“有点……有点不高兴。今天见到王总,我有点……讨好……刻意讨好。”

“哦,是吗?……怎么回事。”

“先找个地方坐。”我拉着她走向一个被灯光照亮的石凳。

“王总和你说什么了?”刚坐下,影倩就问。

“没说什么,我们汇报工作,他表扬我们,大概就这些。”

“那不是很正常嘛?”影倩拉住我的手,“和领导说话,当然要客气些。没什么。”

“不是,”我摇摇头,“我总觉得做人应该……不应该这样。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

“呵呵!”影倩笑起来,抬手打开用夹子盘起来的头发,“读书多了也不好,动不动就照本宣科。别那么认真,生活中有很多事书上没写出来。”

“说的对。”从她头顶乌云般铺开散下的黑发抓走了我的注意力,“头发真漂亮!我也没照本宣科,只是……有时候不自觉地就想照书里面的来。”

“嗯,也不奇怪……”影倩黑亮的眸子盯着我。

“所以说,‘尽信书,不如无书。’呵呵!说是这么说,做事的时候就不一定。所以说,书里写什么很重要,怎么读书更重要。”我抬手伸进她的发中,“坐我腿上。”

“还以为你就打算让我一直坐在这冷板凳上呢。”影倩白我一眼,转身坐进怀里,“别乱摸,这两天不方便,别让我晚上想你。”

“呵呵!想我不好吗?”

“嘁!有什么好?手放这!说说最近又读了什么书?别乱动!再这样我走了。”

“好好,别走别走!”我把手放回她的腰上搂紧,“最近读的书可很多……也不能这么说,嗯……都是片段,有些是有目的的,有些是找东西时无意翻到的……”

“继续说,我想听。”影倩调整姿势。

“嗯,一个是义和团到底是怎么回事,图书馆里找到些资料,和我学的历史完全事两回事,不是反抗洋人的侵略,攻打使领馆完全是残忍的暴力行为。不过只是一家之言,还得再看看其它的资料。二是看到有个哲学家说:‘人都是自私的。’嗯……很惊讶,冲击很大,我在思考这个问题,到底对不对?……好象有些道理。还有,好象是高中学过,光具有波粒二象性,就是有波的特性也有粒子的特性,现在看到这个学说的发展过程:以前都认为光是粒子,好象事牛顿说的。后来发现不能解释所有的特性,直到后来提出波粒二象性。这中间有认识突破的问题,光是微粒的说法已深入人心,很多人被困在这个框框里,想出各种办法解释,但都不成立。所以,千万不能别人怎么说就怎么信,不论说这话的人是谁!你说对不对?”

“嗯,对。”影倩往我怀里靠靠,“别那么激动,咱俩说话,不是做演讲,慢慢说。”

“呵呵!是有点激动,讲着讲着就兴奋了。”我摸摸脸,“是不是听得很烦?”

“不会啊,喜欢听你讲,不过……听不懂。”影倩咯咯笑起来。

“呵呵!上你当了。讲点你懂的。”

“为什么?不懂也要你讲,我学文科的,不懂很正常啊!说不定听多了就懂了,喜欢听,讲啊!”

“好好,刚才讲到哪了?……哦,波粒二象性,嗯……哦,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我看到一本美国人写的书,抗美援朝,是金日成先发动的战争……当时看到很气愤,但里面的记录又有名有姓,时间地点都很全……反正看了心里难受,又找不到其它资料,很不高兴……心里很难受。”

“你可别太用心,事情已经过去……你还劝我遇到事情要理性呢。”

“是是,应该保持理性……尽量吧。”我点点头,“其实打仗的时候,我真的想学那些英雄,可真正面对时,我也真的很怕死,所以很纠结……很苦恼,总觉得可能自己是个窝囊废,可是又觉得不应该是这样,很不服。后来才想明白,怕死很正常,大部分人都这样,就像上厕所一样。”

“又说厕所!”影倩打我一下。

“呵呵,……不过也不能排除有不怕死的人,如果他做好事,我很敬佩。”

“什么是好事?标准是什么?”

“嗯,你也问这个,你爸也问过。说实话,叔叔问这个时,我很肯定自己有正常的好坏标准。但现在,这个标准还真不能随随便便就确定,还得多思考,多看看……以前,第一次见神父的时候,他说不要充满仇恨。我当时还很不屑,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被这个说法……冲击到了,也许从那时开始,就开始思考,开始改变了。”

“你这个习惯很好!看到听到什么不是过去就忘,后面会想。”影倩抬手摸摸我的额头,又合拢手指搓搓。

“刚洗过脸,哪有那么快出油。”我把她的手握住,“静下来时候会回想,思想反刍。没办法,我脑子笨,事情一多,再复杂,就不能立刻想明白。”

“你还脑子笨?粘上毛就是个猴子,大马猴,哈哈!”影倩笑起来。

“呵呵,大马猴太丑了,你不怕委屈自己就行。

“那就是猪,猴脑猪头。”

“嗯,猴脑猪头狗脸……小心吓到你自己。”

“唉……”影倩长叹一口气,放松身体缩进我怀里,“以前晚上不敢在院子里走,现在去哪都不怕……都怪你!”

“……这是什么逻辑?”我得意地笑,“胆子大了反而怪我?……不过要注意安全,我不在身边时不要冒险,还是胆子小好,有时候。”

“现在治安好多了。拉莫前几天路过,你不在,他说犯罪率下降很多,小偷少了很多很多。都有钱了,谁还偷东西。”

“嗯,安全就好。经济发展,生活富足,大家都好。”

“不说了,”影倩抬腕看看表站起来,“你去找小丫头。小强,跟我走。”她把手伸向小强。

崔西还在办公室,两个手指捏着一支铅笔,蹙眉盯着灯下的几张表格。

“干嘛呢?还不下班。”我走过去问。

“下午王总来,没算完。”她抬头看看我,“帮个忙,这两张帮我加一下。姐姐回去了?”

“对。这那叫帮忙,自家的事,我来,给我个计算器。这事下次让财务做,你看结果就行。”

“她们忙不过来,最后的汇总就我来做。”

“哦,是不是再招两个财务?现在开工的项目越来越多了。”

“不仅要招财务,还要招一个电脑工程师,再买几台电脑,让财务用电脑工作。美国许多公司的会计业务已经用电脑处理了。”

“嗯,对,向美国学习。明天我去超市找斯特林,看看那里是怎么弄的,咱也买批设备实现财务自动化。”

算完财务表格,又在崔西的要求下检查一遍。出来时外面已月朗风清,夜凉如水,小丫头抱住我的胳膊紧靠过来。

“冷不冷?”我抽出手搂住她。

“稍稍有一点,这样就好。呵呵!我被你塞在腋下。”

“口语那叫胳肢窝。你冷不冷?要是冷就到办公室等着,我回去拿件衣服来接你。”

“不要,稍微有一点,快点走就好,不远。”

时间走得很快,虽然当地人没什么变化,我心中年的情绪却越来越浓。小丫头好奇地跟在影倩后面忙来忙去,时常拿着几片炸好的麻叶子边吃边处理文档。影倩也笑着加快自己的频率,时不时把我指挥得团团转。孩子们和小强最幸福,总是有新的零食香香嘴,炸的煮的蒸的拌的,甜的酸的咸的辣的。

“尝尝怎么样?”年三十下午,我刚刚从T恤的领口里钻出头来,影倩已把一块拌好的变蛋举到脸前,“张嘴!尝尝够不够咸。”

“嗯。”我张嘴接下,没嚼几次就匆忙咽下,“行,很好!”

“吃这么快能尝出来吗?”影倩疑惑,把刚才喂我的勺子放进嘴里舔了舔,“好象还少点盐。”

“嗯,”我重新咂咂嘴,“是有点淡。”

“指望不上你!”影倩皱皱眉,“路上小心,不许超过五十五公里。吃完就回来,这边等着你开始。”

“嗯,到工地大概二十公里多,来回应该没有五十五公里。”我故意装傻逗她。

“我是说速度!……总是不正经,头发梳一下出发吧。”

“要那么正经干吗?生活本来就丰富多彩,不做坏事就行。”我转着头四处找梳子。

“好好!”她伸手拿起梳子给我顺顺头发。

“用嘴含着勺子不安全,摔倒会受伤。”

“好好!”她把我扭转身推向门外,“早去早回,别喝酒。”

“不会。我又不好喝酒。在家好好等着我,别烫着,看住孩子们和小丫头,还有小强,这两天好像都吃胖了。”

“哈哈!这些事不用你操心,快走吧,路上小心!”

会餐安排在医疗中心浇筑好的大厅里,。十几张桌子铺开,人们正在厨房外坐着等待传菜。我和王总打过招呼后,过去和师傅们闲聊片刻,突然想到这时候应该加强工地巡逻,防止有人趁机偷东西,同时可以在王总面前表现一下,于是转身离开宿舍的小院子,开始沿着工地围墙巡视。

过节停工,没有车辆出入,所以看门人懒散地歪在门旁的小屋里。见我过来有些意外,呆愣片刻赶紧走出来。我冲他点点头,心里不免得意。果然不出所料,中国人都在等着开席,这边就放松了。绕到西门以后,我折回院子里慢慢晃着,刚走不远就听见有人喊我名字。一个瓦工从远远的角落里拐出来,满脸焦急地边走边喊,四处搜寻。我背着手从几根柱子间踱出来,冲他招招手。

“快点快点!”他皱着眉头冲我挥手大喊,“都坐好了,就等你开始了。绕一大圈都没找到你……李主任。”

“哦哦。”我加快脚步,跟着他拐过屋角的柱子。抬眼往大厅里观望,发现人们已经坐好,王总正好对着我的方向,一脸不耐烦地皱着眉头。我心里突然发虚,低头看看脚下,避免踩进沟里。再抬头时,已看见王总换成满脸的慈祥,对着我招手。

“好的好的,马上到,马上到,马上到……王总。”我感觉巡视这件事可能弄巧成拙,慌乱之间也不管王总能不能听得见,嘴里只是快速地重复着。

“快走吧!”瓦工不耐烦地回头说,“他们听不见。”

“哦哦……好的。”我更加心虚,不自觉地又加快速度。

走进大厅,王总立刻又对我招招手,“立强,来来坐这里。”

“好的,王总,谢谢谢谢!来晚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去看看有没有人趁机偷东西。”我慌张地低头快步走到李同力右边的空位,这才发现张明远也在。

“没关系。防盗很重要,你有心了。”王总慈祥地笑着,“好了,开始吧!”

年终会餐开始,最初所有人都有些拘谨,但在王总的指挥下,大家逐渐放开,大厅里变得活跃起来。人们首先穿梭在自己座位和王总之间,排着队先给他敬酒,然后在其它桌之间随机来去。只有我坐立不安,难受地寻找着给王总敬酒的机会。

“来,立强。我敬你一杯,谢谢你的努力工作!”百忙中应付着其他人敬酒的王总竟然能从容地见缝插针,找到向我敬酒的机会!

“啊,谢谢王总!”我慌乱地弓着膝盖想站起来,还没挺直腰就被王总制止。

“坐坐,不必这么客气,大家都不要站起来。”王总抬手向下按按,“哦,如果菜够不着,可以例外。”

桌上爆出一阵大笑。我被这个幽默的效果之好稍稍震惊,端着杯子半弓身体不知下一步怎么办。

“你先喝,先干为敬。”旁边的李同力提醒我。

“哦,好的。”我抬手就把杯子里的饮料一口喝尽,然后小心地慢慢坐下。

“好好!”王总点头赞许,拿起酒杯浅浅一啜,“年纪大了,酒量不如你们年轻人。还有谁要敬酒?”

“还有我,”李同力端杯站起,又迅速坐下,“王总,谢谢您给我这个机会,新年好!”

“嗯,新年好!”王总把杯子伸过来,李同力立刻躬身向前迎,同时变换姿势,挪动一只手托住杯底,降低高度,与王总的酒杯下半部相碰,“谢谢王总!”

酒宴继续,我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向王总敬酒,然后心里大大舒一口气,终于能在椅子上坐稳了。

各桌的人完成给王总这边敬酒后回到本位,渐渐开始喧闹着互相斗起酒来。侧后的桌上突然大声叫起好来,扭头一看,周红兵正紧闭着嘴,半低着头,倒着将一只空茶杯高高举过头顶。对面的人也收敛笑容,仰脸将自己手里的大半杯白酒一饮而尽,全桌又是一阵大吼,人们已经兴奋得满面通红。

我暗暗心惊,想起当年毕业时仅仅因为一瓶啤酒喝快了些就吐出所有饭菜。庆幸今天没和这些人同桌,以前也没一起喝过酒,否则肯定会很惨。


2020-04-03 17:5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