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89 阅 2515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4-09 07:05:28
4504707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78412`22566`896929`正六品上:朝议郎|昭武校尉`2008-04-16 00:13:57`
17:狗,狸 12

“狗”和“狸”的部首都是“犬”,孔子曰,“释犬之字如画狗也”。但“犬”现在的字形可不大看得出是在“画狗”,只有“犬”在字的左侧当部首时,变形成了“犭”,才像是在“画狗”,不过画出来的是转了九十度的狗。也有“犬”作部首时在右侧,例如“状”,就没变形成“犭”。

下图中有“犬”字的图形,在左上角,画了各种简笔画的狗,其中右上角那个甲骨文字形的简笔画,和现在“犭”的字形非常像。

点看全图图17

古人在文字中表现动物图形时,常常将它们顺时针转九十度。上图中又有“馬”字、“尨”字、“豕”字和“豭”字的图形,大都是顺时针转了九十度的图形。上图中还有“豖”字的篆体字形,从中也可看出这转了九十度的痕迹。“豖”在上图右上角,“豖”下边是“豕”,这两字左边是“馬”,“馬”下方左边是“尨”,右边是“豭”。

还有些字包含不止一个“犬”,如“㹜[犬犬](犾)”、“㺇[犭(颐-页)犬]”、“獄”、“猋”,这些字的图形也在上图中。“㹜[犬犬](犾)”在“犬”下面,“猋”在“㹜[犬犬](犾)”下面,“㺇[犭(颐-页)犬]”在右下角,“㺇[犭(颐-页)犬]”上面是“獄”。您细瞧,其中不仅有顺时针转九十度的“犬”,更有逆时针转九十度的“犬”。

关于“犬”这个部首,《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

犬部的字,其本义大多与兽类(特别是犬)有关。有的是兽(犬)的名称,如“猿”、“㺜[犭農]”;有的是兽(犬)的性情,如“猛”、“狂”;或人对兽施加的动作,如“狩”、“获”。还有一些字是对少数民族侮辱性的称呼,因而作犬旁。有些字《说文》归“㹜[犬犬](犾)”部和“豸”部,这两个部都与犬或兽有关。(p 689《犬部总论》)

以“犬”为部首的常用字,不算“犬”,共二十五个,首先是一些在古人看来和“犬”同类的野兽的名称:有“狐”和“狸”,“狼”和“狈”,“猩”和“猿”,还有“狮”、“猫”、“猪”、“猬”;再就是对“犬”及同类野兽状态的形容:当然首先是“状”,再有“狰”和“狞”,“狡”和“猾”,“猖”和“狂”,以及“犯”、“犹”、“狭”、“独”、“狠”、“猜”、“猎”、“猛”,后来逐渐逐渐,这些词大都也用到了人身上;然后还有“狗”字,就是“犬”本身。

“狗”这个字,孔子曰“叩也,叩气吠以守”。这么看来,这“狗”是象声词,模拟某种狗叫的声音,再由此转化为“狗”的名称,和“猫”类似。因此,《说文》说“狗”是“从犬,句声”,“句”的作用应该只是模拟狗的叫声,“狗”是个单纯的形声字。

但是,和“犬”类似,古人其实是画过另一种简笔画来代表“狗”的,也可以说是另一种“犬”的图形,不是那种顺时针转九十度的、行走的“犬”,而是竖着两只耳朵警戒的、蹲着的“犬”。这种“犬”的简笔画出现在“苟”字和“敬”字的图形中,也都贴在了上图中,“苟”在“犬”右边,“敬”在“苟”下边。

徐中舒先生在《汉语古文字字形表》中介绍,“(“苟”字之图形)象狗蹲踞警惕之形,引申为敬”(页三六二),大意就是“苟”的图形表现了一只蹲在那儿警戒的狗。从这儿又引申出“敬”,从“敬”再孳乳出“警”。

因此,我感觉,这“狗”字恐怕是“苟”字的替代品,就是说,“苟”字才是最初代表“狗”这个意思的字,我估计这个字是因为隶变才变成现在“苟”字的样子,而且和另一个“苟”字的字形撞了车。那个《说文》说“艸也”、代表了某种草乃至某种菜的“苟”字,也是个单纯的形声字,用“艹”当部首,表示这是某种草,而且同样用“句”当声符。

当然这是两个不同的“苟”:代表某种草的“苟”和象“狗”形的“苟”,后一个“苟”象的是个竖起耳朵蹲在那儿的狗,字形中的“艹”其实是从图形中的两只耳朵变来的。

后来,因为“苟”字被抽象的意思占据,才另造出单纯的形声字“狗”来代替“苟”字表示“狗”的意思。至于代表某种草的“苟”,因为用处不大,就被忽视了。

从图形上看,“狗”——“苟”与“犬”身姿不同,似乎品种也未必相同。至于读音不同,则可能是由不同族群的不同叫法产生的。

因此,虽然身姿不一,但“狗”早就是“犬”的同义词。例如《闵二年传》“归公乘马,祭服五称,牛、羊、豕、鸡、狗皆三百与门材”((p 0266)(04020502)),又例如《曲礼上第一》“尊客之前不叱狗”,而三国-魏-贾岱宗还作过《大狗赋》,“论百代之名狗,敢余犬之能俱”,“狗”和“犬”在这儿是互通的。

“狗”的声符是“句”。而“句”《说文》说是“从口,丩声”,就是说“句”是个复合声符。以“丩”为声符的不论,以“句”为声符的字可发六个音:chu、gou、hou、ju、qu、xu,其中发音为gou的字最多,发音为ju 的字次之,发音为qu、xu的字又次之,发音为chu和hou的字很少,而且发qu、xu、hou三个音的没有常用字,发chu那个音的只有一个“齣”,在简化字里已经被“出”取代了。

我看了看那些以“句”为声符的字,这里边发gou那个音的,声符大多并非“句”,而是“句”后起的变形“勾”。段玉裁注《说文》云:“古音总如钩。后人句曲音钩,章句音屦。又改句曲字为勾。”,就是说古人专为了发音为“钩”的那些字把声符“句”改写成了“勾”。

现在见到较早的“勾”有晋祀后土残碑中的隶书字形,在下图左下角,“勾”上面是“句”的图形,再上面是“狗”的图形。

虽然发gou这个音的“勾”后起,但gou这个音却是在先的,我据王力先生《汉语语音史》揣摩,先秦“句”这个字有两读,一个音标是[gɔ],还一个音标是[gi̪ɔ],后者大概就是ju这一读音的开端了,虽然离ju还有些距离。

发ju 这个音的常见声符有“巨”、有“且”、还有从“古”得声的“居”,都不发gou这个音,但“巨”能发gui这个音,有点接近gou,“居”又是从“古”得声,可能印证了ju和gou有转化的可能。

而发gou这个音的常见声符有个“冓”,发gou、jiang、jiao三个音,虽不发ju那个音,也表明声母g和j有转化的可能。另外,“冓”这个声符,在简化字里有好几个被“勾”取代,有“溝”和“沟”、“構”和“构”、“購和“购”等,二者也算有些渊源吧。

点看全图图17-1

下面说“狸”。“狸”这个字,不见于《说文》,《汉语大字典》认为这个字指的是“豹猫”或“黄鼠狼”,《广韵•之韵》则提到:“貍,野猫。狸,俗。”,就是说,“狸”和“貍”有时还是异体字,指野猫。这也正常,上面王力先生已说到:(犬部)有些字《说文》归……“豸”部。

“狸”、“貍”、“豸”的图形都在上图中,“狸”在“狗”右边,“貍”在“勾”右边,“豸”在“貍”右边。

“豸”这个字,读zhì,《说文》说是“獸長脊,行豸豸然,欲有所司殺形”,这意思是说这“豸”是猛兽,像是现在的猫科动物。因此,恐怕“貍”才是代表野猫的“狸”的正字,“狸”本来应该代表的是黄鼠狼。但很不幸,“犭”和“豸”长得有点像,而且我们那些常写字的古人大都不是动物学家,而是美术家。于是写着写着,“豸”就大都被写成了“犭”,连“猫”都未能幸免,本应是写作“貓”的。只有“豹”,因为笔画少,才没被简化成“犳”,因为这么写不好看。又有“犲”,被错写成“豺”,也是为了好看,还有,“㹦”被写成“貂”,“狢”被写成“貉”,也类似。可这么一来,“犭”和“豸”原来分类的意义就被混淆了,可惜。

“狸”这个字,有多种古籍中用到,所指也不尽相同,其中应该是既有“狸”也有“貍”,例如:

一之日于貉,取彼狐狸,为公子裘。(《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199)《豳风•七月》);

有先登者,臣从之,皙幘而衣狸製。(《定九年传》(p 1575)(11090403));

孔子之故人曰原壤,其母死,夫子助之沐椁。原壤登木曰:“久矣予之不托于音也。”歌曰:“狸首之斑然,执女手之卷然。”夫子为弗闻也者而过之,从者曰:“子未可以已乎?”夫子曰:“丘闻之:亲者毋失其为亲也,故者毋失其为故也。”(《礼记•檀弓下第四》):

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首虎爪,名曰梁渠,见则其国有大兵。(《山海经•中山经第五•中次十一经》);

夫虎之卑势,将以有击也;狸之卑身,将求所取也。(《吴越春秋》);

子独不见狸生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东西跳梁,不辟高下,中于机辟,死于网罟。今夫嫠牛,其大若垂天之云,此能为大矣,而不能执鼠。今子有大树,患其无用,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不夭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庄子》);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九歌•山鬼》)。

“狸”和“貍”的声符是“里”,《说文》说是“从田,从土”,“里”、“田”、“土”三字的图形也在上图中,“里”在“狸”下边,“田”在最右端,“土”在“田”左侧。

“里”这个声符能发四个音:kui、li、mai、man,但kui、mai、man少见,大多数以“里”为声符的字都发li这个音。

————————————————————

下面是11个以“句”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原来以“句”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句”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的声音:

勾gōu-gòu句gōu-jù拘jū苟gǒu狗gǒu驹jū沟gōu构gòu购gòu钩gōu

夠gòu

齣chū(出)

chu、gou、hou、ju、qu、xu。

下面是7个以“里”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里”这个声符能够发的4种不同的声音:

里lǐ厘lí埋mái-mán哩lǐ-li狸lí理lǐ鲤lǐ

kui、li、mai、man。

下面是27个以“犬”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句”和“里”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6个常用字:

犬犯狂犹狈狐狞狗狭狮独狰狡狠狸狼猜猪猎猫

猩猬猾猿猖猛

勾句夠里厘鲤


通宝推:澹泊敬诚,听松,
2020-04-09 07: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