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居家隔离漫记-(1) -- 听松

2020-04-16 00:08:11听松
【原创】居家隔离漫记-(6)屋漏偏连夜雨

屋漏偏连夜雨

在家呆了几周,除了有时去后院站站,连大门都没出过。按说这样很安全了,但却有小事故。

先是孩子爸爸切西红柿时,手一滑把食指背切了道浅口出了血。他包了个创可贴,大家也没当回事,孩子还嘲笑了几声,惹得爸爸不高兴,让孩子洗碗。

隔了一天,孩子在客厅大叫,一去看,却又是孩子爸爸出事了。这次他从后院回来,推拉关玻璃门时,不知怎么把手指狠狠夹着了,一下子流了不少血。诡异的是,受伤的部位竟然是前两天被切了一刀的同一根食指的同一个地方,也不知道关门怎么会夹着手指背。这次伤得比较严重,血不断从裂开的口子流出来,创可贴已经不管用了。但家里一直很少有人受外伤,所以没有储备纱布、止血药等。平时受这样的伤就会去诊所包扎处理,可现在是非常时期,诊所不开门,就算开门怕传染也不会去。

家里其实有一大包常用药,大部分是从国内带来的中成药,像各种治感冒风寒的口服液、牛黄解毒、板蓝根、以及抗生素等,还有本地买的止痛退烧药。但因为大家平时都无恙,所以这包药有一年多都没动过。这次把这些药从里到外翻个遍,希望能找出云南白药等外伤药,结果是没有,只找到几片跌打损伤的膏药,也不对症。于是孩子爸爸只好用了三个创可贴,勉强把伤口包住止住血。

这次有两周没出门买菜,家里的青菜已吃完,只剩下几根葱。本来孩子爸爸说要去超市,现在他的手受伤,不能洗手,我就说我去买。我已经有三周多没出门了,外面温度低连后院都少去,趁此机会出去放放风也好。于是准备好手套、口罩,还找出了一个游泳镜当护目镜,打算晚饭人少时去超市。

下午写完一个邮件,也没坐多久,站起来去喝水。按正常步子走路,走出一步却发现有条腿很麻没什么知觉,就像被压过很久一样,但正常的那条腿已迈出一步,很麻的腿使不上力跟不上,只能拖着走,可身体已惯性地把重心转向了这条麻腿。只听见这条腿的踝关节处发出清晰的“咯噔”一声,却是脚侧背着地受力,把踝关节重重崴了。当时就重心不稳跌到了地上,好在是卧室铺的地毯,身体倒没事,但可以预期到踝关节的疼痛,可那也要等着麻腿恢复知觉才能感受。这个等着感知疼痛的过程,比疼痛本身更难熬,当时也不知是该哎哟喊痛还是等着。一会儿后,疼痛袭来,孩子听到声音奔过来,看我躺在地上抱着脚踝喊痛,连声问:“骨头断了吗?”

虽然很痛,但我也知道骨头应该没事,好在骨头没事,否则这个特殊时候,能去哪看骨头?医院急诊?那真是嫌命长了。于是一年多没动过的那大包药,在两天之内又被翻一遍。这次那几片跌打损伤膏药就对症了,看看说明,竟然还是藏药,袋子上印了藏文。

记忆中,近十几年来都没受过类似的伤。前些年在北京时,天天出门倒几趟地铁,还经常天南地北地出差开会,高铁飞机,常赶时间要小跑,时常还穿着高跟鞋,这样脚踝也没受伤。可这些天已有十几天不出门,天天在小空间打转,还穿着软拖鞋,竟然会在家把脚崴了,还伤得不轻,这不是很莫名其妙?

这下我也去不成超市了,连走几步都费劲。晚饭只好把几根葱切了做个葱炒蛋将就。孩子的眼睛在我和爸爸身上打转,说这几天你们怎么这么背啊。

孩子一说,我们一想还真是。我们在家里呆着,在短短四五天里,轮流受伤,还都是匪夷所思的受伤法,这好像只能用背运解释了。后面还会发生什么呢?我们一致盯着孩子,严禁孩子这些天跑跳。菜也只能等一两天后再买了。

这真是,安坐家中,屋漏偏连夜雨。

通宝推:北纬42度,胡一刀,桥上,
帖:4507246 复 449439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