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五代名将铁枪王彦章 -- 燕人

2020-04-20 02:59:59毕玄
zz 王彦章在胡柳陂大战的史书记载与推测 下

from 血色神州——五代十国纪事 by 总老师麦加

昔日唐太宗李世民在回顾自己辉煌的军事生涯时,曾简要总结过自己用兵的最基本战术:“常以吾弱当其强,强当其弱。彼乘吾弱,奔逐不过数百步;吾乘其弱,必出阵后,反而击之,无不溃败!”

  可以说,到此刻为止,由于李存勖的过于轻敌,以及晋军中人数过多、杂牌过多带来的组织协调上的破绽,不管梁军是精心策划也罢(不大可能),还是歪打正着也罢(极有可能),梁军已经成功达成了李世民战术中最困难的前半截。不但让“彼乘吾弱,奔逐不过数百步”,而且更做到了“吾乘其弱,必出阵后”,实属难得。现在就只差着“反而击之,无不溃败”了!李存勖在战场上,还从来没这样被动过,王彦章的这次决死突击,做到了以往任何一个梁军将领都没能做到的事!虽然,这多少有些偶然。

  关于王彦章部奔向濮阳方向的运动,是突击而非溃败的看法,除了从战场态势图上可以推导出外,还有另外一些记载,可以作为逻辑上的旁证。

  王彦章后来曾扬言说:“李亚子不过是一个喜欢斗鸡溜狗的纨绔小儿罢了,有什么值得畏惧的?”在梁军众将中,敢如此不把李存勖当盘菜的,仅此一例!按理说,他应该至少有一次在战场打败过李存勖,才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吧?而在我看来,这唯一的一次,只能发生在胡柳陂。

  当然,你也可以这样解释:这不过是王彦章大口马牙,大言不惭罢了,根本当不得真。但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像不久前一位武术大师与人约架,明明打输了,却死鸭子嘴硬非要吹自己赢了一样,只会沦为众人的笑柄,不会有几个人给他点赞。当时就有这样的例子,如赵王王镕的义子,时常率赵军(成德军)追随李存勖作战的王德明(张文礼)。

  那么当时的人又是如何看待这个同样好出狂言的王彦章呢?

  几年后,在郓州为晋军攻克,后梁帝国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时,忠心耿耿的老臣敬翔以身家性命作保,向朱友贞举荐了王彦章,认为只有让王彦章担任主帅,梁朝还有挽回败局最后一丝希望。在敬翔一生中,为推荐一个人而以死相谏,只有这一例。

  而随后,王彦章真正成为梁军主帅,李存勖得知这个消息,对身边众将是这么说的:“这个人很难对付,要避一避他的锋芒。”在梁军将领中,得到过李存勖如此高度评价的,我也没有找到第二例。

  显然,他们都没把王彦章当成吹牛大王。假如王彦章不是在战场上,曾给李存勖留下过惨痛的回忆,而是像今天留在史书上的记载那样,他一遇李存勖必败,甚至别人都还没败他先败,那敬翔的死荐,与李存勖的评语,还有一点点合理性吗?且这两位谁又是外行?

  好了,现在回到胡柳陂战场。在王彦章的骑兵打穿晋军阵地后,梁军左翼步兵跟进,晋军战线被切为两断,因杂牌军较多,而相对较弱的晋军右翼与本方主力一时失去了联系,可能引起短暂的慌乱。

  虽说晋军右翼也有一员上将李嗣源坐镇,但以他此时的地位,恐怕还很难有效指挥赵王与北平王派来的军队。因此晋军右翼一时战斗力大减,不但未能及时发起反攻,重新打通与主力大军的联系,并最终导致之后晋军右翼部队的大部份,在后来的会战过程中脱离战场逃走。

......

仗打到这份上,晋军左翼全溃,右翼与中央被切断,辎重粮草全失!如果不出意外,将是梁军十余年来未曾有过的全胜之役!贺瓌与王彦章如果能更团结一点,或者说王彦章要能更顾全大局一点,这一天就他们创造奇迹,扬名天下的日子!

  但梁军的胜势在这一刻达到顶点后,终于没有再前进,而是迅速又衰退了。原因是:王彦章跑了,他擅自带着梁军中最精锐的那部份军队脱离了战场,真的奔濮阳而去了。

  关于王彦章在取得重大战果,但还没有彻底敲定胜负时,就擅自走人的原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没有记载,我不可能给出准确的答案,但我可以给出一个推测,直接导火索,也许就来自梁军刚刚取得的胜利:击杀了晋军头号名将周德威!

  杀死周德威当然是一项了不起的大功,哪这项大功应该算在谁的功劳簿上呢?个人认为,当首推周德威的猪队友晋军辎重兵,和周德威那些坑爹的手下卢龙兵。不过等梁军记功的时候,他们肯定不参与评选 ,所以不提也罢。那剩下来争功的,就是王彦章的左翼骑兵,与梁军右翼步军。从会战过程上看,无疑王彦章部起到的作用是主要的,关键性的,但如果梁军右翼指挥确实是朱友贞的心腹,大军的副司令朱珪的话,官大一级压死人,王彦章在争功战中将一丁点儿胜算都没有。

  没有记载,但我们可以假想一个合理的场景:朱珪的人急着抢下周德威等晋军将领的遗体或是首级,王彦章的人不服,于是王彦章冲上前找朱珪理论,却被这位大领导结结实实一顿狠批。原本就因为谢彦章事件憋了一肚子火气、怒气、怨气的梁军骑兵们,终于在他们脾气火爆的主将王彦章带头下,像火山一样爆发了:

  贺瓌、朱珪,你们这两个卑鄙小人得意个鸟!要没了我们这些骑兵舍生忘死地冲锋陷阵,你们什么也不是!走,兄弟们,我们不伺候了!

  于是,晋军方面的记载为了扬胜讳败,王彦章是临阵脱逃。而梁军方面两位长官贺瓌、朱珪事后写报告,这个既惹人厌,又确实对后来战败负有责任的王彦章,自然也不可能给他说好话,他只能是临阵脱逃!王彦章在胡柳陂的临阵脱逃,遂成史书上的铁案。

  从史书留下的记载来看,王彦章不太善于与人相处,非常傲慢、粗暴,且缺少耐心,有嫉恶如仇的一面,绝无忍辱负重的一面,与朱友贞身边心腹们的关系极差。总之,他是个情商比较低的人,其个性中的缺点之突出,较之优点毫不逊色。所以他虽身处乱世,又有将才,官职却升得很慢。这不能简单视为朱温、朱友贞屈待英雄,很大程度上也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在我看来,胡柳陂之战中的王彦章,略略可以视为关原之战中西军将领岛津义弘的加强版,在某一刻表现神勇,但不顾大局,对本方的最后战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史实与我的推测相差不大的话,那史书记载中王彦章的临阵脱逃,可以说既有些冤枉,也真算不上太冤枉。

帖:4508683 复 450847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