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五代名将铁枪王彦章 -- 燕人

2020-04-20 07:25:16附子当归马兜铃
几点商榷

首先,史料选择上,欧阳修写《新五代史》,意识形态优先,轻史料,重道德。相当程度上,王彦章等三人成传也是有这个原因。再看此传王彦章部分,是来源于其子孙的家传,而旧五代史未录,可靠性就低了很多。在此传之外,五代十国相关史料,涉及王彦章的,几乎找不到什么胜仗记录。即使这段里的一个胜仗,破德胜口(李存勖在此地夹黄河新建南北二城)南城突出据点也是一个局部胜利,为整体大的胜利创造了条件。但是随后他并没有从这个小的胜利走向大的胜利,一败再败,才被去职。

其次,就忠这个词来说,也是有问题的。如果按照传统士大夫的忠的定义,最大的忠应该是对皇帝的忠。王彦章加入朱温队伍的时候,还是唐。朱温连杀两次皇帝,多次虐杀朝廷大臣,按照士大夫的忠,王彦章是该反朱温的(如衣带诏董承)。当然,五代十国军阀混战,董承式愚忠可以看作迂腐,那王彦章就该对有知遇之恩朱温效忠。然而朱温是被自己儿子杀死的,王彦章并未对此有任何报仇的反应,反而安心当官,甚至得到了升迁,从侍卫军官到地方大员。旧五代史王彥章传:

王彥章,字賢明,鄆州壽張縣人也。祖秀,父慶宗,俱不仕。以彥章貴,秀贈左散騎常侍,慶宗贈右武衛將軍。彥章少從軍,隸太祖帳下,以驍勇聞。稍遷軍職,累典禁兵。從太祖征討,所至有功,常持鐵槍衝堅陷陣。開平二年十月,自開封府押牙、左親從指揮使授左龍驤軍使。三年,轉左監門衛上將軍,依前左龍驤軍使。乾化元年,改行營左先鋒馬軍使,加金紫光祿大夫、檢校司空,依前左監門衛上將軍。二年,庶人友珪篡位,加檢校司徒。三年正月,授濮州刺史、本州馬步軍都指揮使,依前左先鋒馬軍使。未幾,改先鋒步軍都指揮使。四年,為澶州刺史,進封開國伯。

最后没有投降李存勖,与其说对朱家的忠,不如说自己拉不下脸。他一贯藐视李家,用小名蔑称,却屡战屡败,在李存勖指出他战略错误的时候,不承认自己的愚蠢,反而托说是天意。这样的性格,多次失败并不是偶然。

之后,我来详细讲讲王彦章参与的,一次对后梁政权具有转折意义的事件。

先说说背景。唐末的多家军阀混战中,后梁和后唐长期是主要敌对势力。后梁核心根据地在开封附近,今河南,进攻要越过黄河(不过黄河走向和今天不同,不在开封边上)。后唐(李存勖称帝前为晋王)核心根据地在太原附近,今山西,进攻要越过太行山脉。后梁在李克用当晋王的时代,长期占优,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黄河和太行之间的河北地区更多时候为后梁控制。这块地方是唐代魏博节度使的辖区,包括现在邯郸东部(魏州)、聊城西部(博州)、邢台东部(贝州)、和安阳大部(相州)、新乡(卫州)、濮阳西部(澶州)等地区。自安史之乱以后,田承嗣割据魏博开始,就一直处于独立状态,一度势力扩张到沧洲一带。天下闻名的魏府牙军就是其核心魏州(今大名县,宋北京大名府)的近卫部队。以战力强悍,骄纵著称,常常一言不合就换节度使。某代节度使罗绍威,投靠朱温以后,借朱温之手屠杀了魏府牙军主力,并把大部分积蓄给朱温做了军资和酬劳。自此魏博成为二流军阀,才有了“铸成大错”这个成语。他的儿子(朱温女婿)索性丢了地盘,为后梁的杨师厚(朱温部将)取得。虽然骄悍的魏府牙军不再存在,但是这个地方依然是战略要地。所以杨师厚死后,后梁的末帝要把魏博节度使辖区一分为二,避免尾大不掉。这是段重要的事情,多个来源并列于下。

新五代史末帝纪(〈〉内为徐無黨注):

貞明元年春正月,存節克徐州。〈蔣殷自燔死,故不書伏誅。〉三月丁卯,趙光逢罷。平盧軍節度使賀德倫為天雄軍節度使,〈命官不書,非常而有故則書,此書為天雄軍亂張本。〉分其相、澶、衞州為昭德軍,宣徽使張筠為節度使。己丑,天雄軍亂,賀德倫叛附于晉。〈軍亂書,首惡不書而書德倫叛,責貴者深也。德倫不可加以首惡,而可責其不死以叛。張彥實首惡,而略不書,彥,微者,德倫可以誅而不誅,故以德倫獨任其責。〉邠州李保衡叛于岐,來附。夏六月庚寅朔,晉王李存勗入于魏州,遂取德州。

旧五代史末帝纪

己丑,魏博軍亂,囚節度使賀德倫。是時,朝廷既分魏博六州為兩鎮,命劉鄩統大軍屯於南樂,以討王熔為名,遣澶州刺史、行營先鋒步軍都指揮使王彥章領龍驤五百騎先入於魏州,屯於金波亭。詔以魏州軍兵之半隸於相州,並徙其家焉。又遣主者檢察魏之帑廩。既而德倫促諸軍上路,姻族辭決,哭聲盈巷。其徒乃相聚而謀曰:「朝廷以我軍府強盛,故設法殘破,況我六州,歷代藩府,軍門父子,姻族相連,未嘗遠出河門,離親去族,一旦遷於外郡,生不如死。」三月二十九日夜,魏軍乃作亂,放火大掠,首攻龍驤軍,王彥章斬關而遁。遲明,殺德倫親軍五百餘人於牙城,執德倫置之樓上。有效節軍校張彥者,最為粗暴,膽氣伏人,乃率無賴輩數百,止其剽掠。是日,魏之士庶被屠戮者,不可勝計。

...

五月,晉王率師赴魏州。... 六月庚寅,晉王入魏州,以賀德倫為大同軍節度使,舉族遷於晉陽。是月,晉人陷德州。

秋七月,又陷澶州,刺史王彥章棄城來奔。〈(《通鑒》:晉人夜襲澶州,刺史王彥章在劉鄩營,晉人獲其妻子。)〉

...

貞明二年...二月...命許州節度使王檀、河陽節度使謝彥章、汝州防禦使王彥章率師自陰地關抵晉陽,急攻其壘,不克而還。

资治通鉴卷269

天雄节度使兼中书令邺王杨师厚卒。师厚晚年矜功恃众,擅割财赋,选军中骁勇,置银枪效节都数千人,给赐优厚,欲以复故时牙兵之盛。帝虽外加尊礼,内实忌之,及卒,私于宫中受贺。租庸使赵岩、判官邵赞言于帝曰:“魏博为唐腹心之蠹,二百馀年不能除去者,以其地广兵强之故也。罗绍威、杨师厚据之,朝廷皆不能制。陛下不乘此时为之计,所谓‘弹疽不严,必将复聚,’安知来者不为师厚乎!宜分六州为两镇以弱其权。”帝以为然,以平卢节度使贺德伦为天雄节度使;置昭德军于相州,割澶、卫二州隶焉,以宣徽使张筠为昭德节度使,仍分魏州将士府库之半于相州。筠,海州人也。二人既赴镇,朝廷恐魏人不服,遣开封尹刘𬩽将兵六万自白马济河,以讨镇、定为名,实张形势以胁之。

魏兵皆父子相承数百年,族姻磐结,不愿分徙。德伦屡趣之,应行者皆嗟怨,连营聚哭。己丑,刘𬩽屯南乐,先遣澶州刺史王彦章将龙骧五百骑入魏州,屯金波亭。魏兵相与谋曰:“朝廷忌吾军府强盛,欲设策使之残破耳。吾六州历代籓镇,兵未尝远出河门,一旦骨肉流离,生不如死。”是夕,军乱,纵火大掠,围金波亭,王彦章斩关而走。诘旦,乱兵入牙城,杀贺德伦之亲兵五百人,劫德伦置楼上。有效节军校张彦者,自帅其党,拔白刃,止剽掠。...

晋王得贺德伦书,命马步副总管李存审自赵州引兵进据临清。五月,存审至临清,刘𬩽屯洹水。贺德伦复遣使告急于晋,晋王引大军自黄泽岭东下,与存审会于临清,犹疑魏人之诈,按兵不进。德伦遣判官司空颋犒军,密言于晋王曰:“除乱当除根。”因言张彦凶狡之状,劝晋王先除之,则无虞矣。王默然。颋,贝州人也。晋王进屯永济,张彦选银枪效节五百人,皆执兵自卫,诣永济谒见,王登驿楼语之曰:“汝陵胁主帅,残虐百姓,数日中迎马诉冤者百馀辈。我今举兵而来,以安百姓,非贪人土地。汝虽有功于我,不得不诛以谢魏人。”遂斩彦及其党七人,馀众股栗。王召谕之曰:“罪止八人,馀无所问。自今当竭力为吾爪牙。”众皆拜伏,呼万岁。明日,王缓带轻裘而进,令张彦之卒擐甲执兵,翼马而从,仍以为帐前银枪都。众心由是大服。

刘𬩽闻晋军至,选兵万馀人,自洹水趣魏县。晋王留李存审屯临清,遣史建瑭屯魏县以拒之,王自引亲军至魏县,与𬩽夹河为营。

...

六月,庚寅朔,贺德伦帅将吏请晋王入府城慰劳。既入,德伦上印节,请王兼领天雄军,王固辞,曰:“比闻汴寇侵逼贵道,故亲董师徒,远来相救。又闻城中新罹涂炭,故暂入存抚。明公不垂鉴信,乃以印节见推,诚非素怀。”德伦再拜曰:“今寇敌密迩,军城新有大变,人心未安。德伦腹心纪纲为张彦所杀殆尽,形孤势弱,安能统众!一旦生事,恐负大恩。”王乃受之。德伦帅将吏拜贺,王承制以德伦为大同节度使,遣之官。德伦至晋阳,张承业留之。

...

秋,七月,晋人夜袭澶州,陷之。刺史王彦章在刘𬩽营,晋人获其妻子,待之甚厚,遣间使诱彦章,彦章斩其使,晋人尽灭其家。晋王以魏州将李岩为澶州刺史。

除新五代史过于简略,以贺德伦叛梁归晋总结外,旧五代史和资治通鉴都详细记叙了这件大事。杨师厚新建的亲兵(牙兵)不愿意分离,作乱。这件事,梁末帝早有准备,以刘𬩽率六万大军于南乐监视,南乐紧邻魏州治所元城(今大名县),再往南就是王彦章任刺史的澶州治所顿丘县。按理说,王彦章作为先锋率五百精骑进驻元城,协助贺德伦接管应该是有底气的。但是在遇到叛乱后,并没有能够进行有效反击,反而独自逃脱了。确实比投降好些,但是真的不值得赞许。要知道,面对的并不是杨师厚领导的牙军,而是散兵。有五百精锐骑兵应该是很大胜算的,毕竟隔壁县就有六万大军。即便下定决心要逃,也该把贺德伦带上,毕竟他是来护送贺德伦交接的。而之后贺德伦被散兵小头目张彦控制后,以贺名义和后梁、晋分别接触,造成了很大的被动局面,以致最终魏博落入晋手。如引文的描述,李存勖借机平定河北,对后梁形成绝对的战略优势。王彦章在这件大事中,扮演了一个并不光彩的角色。虽然两国之争胜负不在他一身,但是他的行为确实起到了关键时刻掉链子的作用。因此后来不被重用不难理解。结合他的履历,不难得出他更适合在朱温身边做个近卫侍从而不是领兵将领的结论。

再提及一件小事,就是王彦章被夏魯奇活捉,是不是可能。李存勖得魏州不久,带几百人侦察劉鄩军营,被劉鄩五千人伏击,夏鲁奇救主杀百余人。和帅五百精骑面对几千哗变士兵却斩关而逃的王彦章打,捉住后者是顺利成章的事情。读史,常有对人物的评价,某人NB,某人SB;也有一些事实记录。如果两者矛盾,我更倾向于相信事实记录而不是那些评价。这是理工科的训练结果,早年一个老师曾说,写东西尽量不要用形容词,比如写张三个子高不如写张三身高185cm。以下是通鉴的记录。

晉王勞軍於魏縣,因帥百餘騎循河而上,覘劉鄩營。會天陰晦,鄩伏兵五千於河曲叢林間,鼓噪而出,圍王數重。王躍馬大呼,帥騎馳突,所向披靡。裨將夏魯奇等操短兵力戰,自午至申乃得出,亡其七騎,魯奇手殺百餘人,傷夷遍體,會李存審救兵至,乃得免。王顧謂從騎曰:「幾為虜嗤。」皆曰:「適足使敵人見大王之英武耳。」魯奇,青州人也,王以是益愛之,賜姓名曰李紹奇。

最后再说几个地名。滑州治所白马,现河南滑县境内,现归属安阳市而不是濮阳市。滑州其他下辖的诸县不少属于新乡市。而现濮阳市区即德胜北城所在位置。王彦章曾任刺史的澶州治所顿丘县,在今濮阳市下辖清丰县境内。劉鄩屯兵监视魏博交接的南乐,也在今濮阳市辖区内同名县。这些地方有的时候有点麻烦是因为黄河改道,常常导致县城、县境的变迁。看历史有的时候某县在河南岸,有的时候在北岸,令人苦恼。而军事意义上河的南岸北岸很重要。推荐谭其骧的《历史地图集》。这里讲到的事情对照地理看唐时期地图更详细。但是因为藩镇、州的划分常常会变化,要结合史书对照。

通宝推:一者,楚庄王,桥上,西安笨老虎,任爱杰,燕人,南宫长万,
帖:4508777 复 450847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