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我的少年生活回忆录---(一) -- 胶州大白菜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70 阅 1109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4-22 09:25:33
4509693 复 4509219
胶州大白菜
胶州大白菜`107638`/picture/0,2005/107638_16022035.jpeg`70`2287`6924`59999`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17-08-14 03:06:24`
【原创】我的少年生活回忆录---(九) 31

  还是开始写偶的感情史把,偶的感情史比较复杂,刚才偶掰着指头数来数去,楞是没数清楚,再把脚趾头加上还是不够,主要是不知道从哪儿开始,转来转去就转糊涂乐~

  偶的第一个"媳妇 "还是育红班的时候收的,那时候我妈妈还在做育红班的老师, 那时候我几岁?4,5岁的样子把,另一个老师的小女儿刚刚会说话,结果她们开玩笑,就说把她给我当媳妇把,偶就有了第一个媳妇,小媳妇还不懂事,经常偶得带着她四处溜哒,还得给她擦鼻涕,无聊的紧,她那时候一见偶妈妈就奶声奶气的喊婆婆,不过等她再大一点点,她就再不喊了,...我上大一的时候她上卫校了,那时候门口看见她,我就叫她"kou丫头","kou"这个字我不会写,方言大概就是利害的意思,呵呵...她就对我怒目而视,偶妈妈后来住院的时候就住在她所在的那个医院的急诊科,偶的这个媳妇不知道现在在哪儿呢,应该是已经结婚了,这能算是初恋吗??:PPP,偶认为是不算的..

  从小父母就没空管我,反证就是把偶往大街上一扔,该吃饭了吃饭,该玩自己出去溜哒把,偶和小姐姐只差两岁,所以基本上都是她和我一起,客观上杜绝了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可能性,那时候喜欢的女孩?也许有巴,不过都不记得样子和名字了,有个是小红,就是大队书记家的那个小闺女,她妈妈就想生个boy,就一直生啊生啊,结果生到她就是第7个女孩了,不过最终他们有了一个儿子,在村里都是戏称他们是7仙女带了个董永,呵呵..她和我姐姐是同学,所以放学后一般就是在一块写作业了,当时她什么样子呢???偶真的不记得了,大概也许可能是扎了两个小辫子把,前些年在街上碰上她聊了几句,才知道她初中毕业去了一个卫校学护理,当时正在求爷爷送奶奶到处送礼希望技进偶那里一个公社医院里边,再后来偶业不知道了.

  小学之后偶就开始心高气傲了,因为偶妈妈对偶说,以后照老婆不能找农村的,俺这么听话的老实孩子当然要听妈妈的话,所以偶对那些农村还流鼻涕的小丫头就根本看不上眼了,嘿嘿...:),偶要照文化人做老婆,所以小学偶很酷酷的说,基本上跟mm们处于战争状态,俺是不太正眼看她们的,不过喜欢的女孩子还是有的,...就是那个跟我打架的第二美眉了,俗话说不打不相识,打架之后,慢慢她也满足了她第二的位置,偶们就变成好朋友了,不过跟她们玩很没意思,她跟我姐姐都喜欢踢毽子,偶 笨笨的,踢毽子向来不过三个,她一下子就能踢到500多,偶就懒得跟她玩了,后来嘛,..偶就学会了给mm结小辫,虽然结的不太好,不过勉强也还能看把,说实话,俺心理是很喜欢她的,她喜不喜欢我我就不知道勒~

时间就在结辫子,扎花环,踢毽子中慢慢过去了,两年之后偶搬回了老家,跟她业没联系了,以前老家的写字台底下还压了一张她的小照片,是她带着军帽照的,还是满漂亮的,..现在我家优搬了,照片业不知道哪儿去乐~

初中的时候还是个半大孩子,别人我不知道,当时我是很讨厌女孩子的,这好象是成长历程中必经的一个阶段,都懒得理她们,我们同时流传的一句话就是"头发越长, 见识越短",在农村,女人是没什么地位的,她们的命运更为悲惨一些,一般她们在20多岁就结婚嫁人了,碰到个好丈夫还好,碰到个差的,天天挨打受气是常事,sigh...生活的折磨让她们很快的衰老下去,很快的就变成了生育机器,以前的家庭一般都要四五个孩子,她们活着好象除了小时候是自己的,年轻时候为了家庭,嫁过去就为了丈夫,然后就是为了孩子,她们的青春实在太短暂了.离婚??你不要开这种玩笑了,离婚的女人,就是唾沫星子业会把你淹死的.

  所以农村初中的女孩子学习之刻苦也不是外人所能理解的,我当时住的教师宿舍就在女生宿舍旁边,每天半夜起夜大概都有2,3点中的时候,还会瞥见女生宿舍里边明明灭灭的蜡烛光,那时候我们可是才13,4啊,所以很多女孩子当时都得了偏头疼和神经衰弱, 老师们经常就说:这些孩子,想考学考疯了,因为一纸录取通知书就会让她们完全的过上另一种生活,很多人都在喊着热爱家乡,号号大家回乡效力,可是只要出来了的人就很难再走回去,已经适应了这种富足的生活,难道你还会重新投入到那种艰辛的生活中去吗? 只要你经历国那种贫穷...我认为是没人会那么想的.

  还是继续说女孩子,当时还是看不了这么深的,所以偶对她们没什么好感,天天下地干活,农村女孩子大概都是皮肤粗糙,脸上红红的那种土色,就是以前画报上那种女民兵的形象,女孩子那时候已经到了爱美的年龄,可是贫穷使得她们没有任何化妆品,衣服业大多是穿的姐姐们穿旧的衣服,所以偶尔有那么一两个家境不错的女孩子,稍微抹点雪花膏之类的,就算很奢侈了,偶板理就有一个小丫头,根本不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一脸雀斑就不说了,天天那个雪花膏抹的锅底厚,基本上看不出皮肤来了,(稍微夸张一下),那时候男孩业没什么见识,见到这种稍微会打扮一点又洋气的女孩子就趋之若鹜,偶对化妆向来是深恶痛觉,估计就是那时候留下的后遗症,一看见女孩化妆就烦,现在稍微好了一点,但是对经常化妆的女孩子业是不太感冒的,偶就特别讨厌她,她还有事没事还老爱找偶问题,烦的偶要死,所以那时候偶就开始给她起外号,第一个是叫"妖精"??不太记得了,不过影响不大,偶后来就读了那篇著名的"小二黑结婚",嘿嘿,一下子发现"三仙姑"这个外号满适合她的嘛,一脸雀斑上抹上一层雪花膏,...就是"驴屎蛋上下层霜"嘛,在偶的创意加组织下,这个外号迅速流传开来~~偶当时最高兴的就是她再也不问我问题了, ...要知道,坐在一个隔10米就能闻到那种雪花膏香味的女孩身边对偶是一个多大的折磨啊

  当时社会风气不好,地下录象厅遍地都是,也没人管,反正就是明目张胆的放那种黄色录象,票价便宜的很,自然学校里面的风气业好不了多少,那种满嘴脏话的痞子往往在男孩子里边还颇有市场,呵呵...自然早恋就是此起彼伏了,也不只是男孩子,有很多女孩子也是开放的很,跟男孩子公然的打情骂俏,偶们班理就有个女孩子,开始的外号叫"千斤顶"偶一直没明白过来这个外号是什么意思,后来她的外号变成了"公共汽车/",偶就懂了一点点,呵呵...学校外边就是个果园,冬天的时候万物萧杀,看林的小屋子就空了出来,这儿就成为校园们野鸳鸯的幽会地点,每次校长都要组织老师们合围此地,屡有斩获,有次偶就兴高采烈的跟着老哥去凑热闹,呵呵..偶当时负责埋伏在校门口负责断后,结果老师们偷偷摸了上去,只听得稀里哗啦脚步声响成一片,鸳鸯们分头飞奔,女的就奔偶这个方向过来了,偶拦下她才发现是"公共汽车",sigh...真是不敢看她那种惊慌的眼神,只好放过了她,可惜最终她业没跑的乐,男的被抓住了,最终事情是怎么结束的呢?我不知道,业不知道她现在区了哪里~

  嗯,要说喜欢的女孩,还是有的,..偶初二的时候偷偷喜欢上一个女孩子,扎两个小尾巴,鸭蛋脸,长睫毛,脸蛋红红的,偶那时候可真是喜欢的紧,连她脸上的小瘊子都喜欢,觉得长的真是有个性亚~~可惜的是一直到毕业为止,偶业没有勇气说出来,甚至跟她连一句话都没说过,她应该算是偶少年时暗恋的第一个女孩吧.

  那时候我的理想是什么呢?真的没什么印象了,也许是根老师们一起生活久了,我发现做老师并不象偶想象的那么美好,老师们业不是象我想象的那么崇高, 他们说黄色笑话比村理人更为粗犷直白,那时候偶学校的教务主任就自称"胡"主任, 这个胡可不是姓,就是说黄话,胡说八道的,相应的办公室里面业有了胡付主任,胡秘书,他的妻妹是个刚刚毕业的小女孩,业被冠之以胡秘书,当偶发现这一点的时候, 偶实在很伤心,偶的理想破灭了,那是一个没有理想的时代,那时候的英雄是杀人越货的强盗,偶当时的日记里面也记录下了这种彷徨和迷惘,我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 想过去少林寺学武工作大虾,想过去做强盗,想过去做将军,反正啥都想干,偶还想国去拿诺贝尔奖,偶曾经慷慨的对小姐姐说:等偶拿了诺贝尔奖金,分你一半做嫁装, 偶甚至还想过区做外星人,曾经神秘西西的研究了一段时间气功.

  不过慢慢的偶的新理想业成熟了,偶想做个工程师,我不记得这个理想是怎么形成的了,反正偶当时的新理想就是酱紫的.

  初三到了,偶必须选择偶的去向了,当时偶额成绩很好,区哪儿都是肯定能考上的,因为我的去向家里爆发了一次很大的争吵,就因为是让我考师范还是考高中上大学,小姐姐提前我一年毕业,她的成绩业还不错,考高中肯定能上的,她当时就是哭着哀求我爸爸让她区上高中,她保证能上大学,对这一点我业深信不疑,但是当时我的家庭经济情况虽然好了很多,但是爸爸妈妈是穷怕了,何况那时候大学已经开始生活费自理了,爸爸根本没有这个能力让她上高中的,sigh...爸爸的意思还是让她考我大姐姐的那个学校区做技术工人,这个时候,偶大姐姐已经工作了,她在抚顺的一个石油工地做电焊工人,生活的特别苦,脸上的皮肤就被焊枪一层层的烤掉了,她打电话回来给小姐姐求情, 坚决不让小姐姐业走她的这条路,她让我小姐姐区考经管学校做会计,她说哪怕自费学费她给出,她把自己一年攒的全部积蓄1000多块钱全部给寄回来了,在姐姐的压力下, 小姐姐考了一个中专经济学校。

现在轮到我毕业了,这个问题又一次提到了案头,偶爸爸还是老意思,当时青岛航运公司是个中专学校,只在偶们市要一个学生,必经海员的工资待遇是很高的,以偶当时的成绩是很有可能考上的,偶在偶们市一直是前三的,那时候哥哥就觉得偶有能力继续前进,所以他是坚决让我上高中,寸步不让的和偶老爸坚持,偶两个姐姐业支持偶上高中,毕竟她们都有考上大学的能力,可是都因为家庭经济的原因无缘大学现在剩下我这个老小,无论如何要让我上大学,最好问题的解决还是偶老哥,他托医院的熟人给开了一个伪造的证明,说偶色弱,海员学校不要的说,并且偶哥哥和姐姐那时候都保证

无论如何他们都在经济上支持偶到底,最终偶还是被动的决定考高中了,那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成熟了,变成一个大人了,我上高中考大学是背负我兄弟姊妹四个人的梦亚~~我永远 的感谢我的父母和兄弟姊妹们~

        这就是我的初中.


通宝推:Ace,jhjdylj,hwd99,北纬42度,青颍路,
2020-04-22 09:2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