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的小姨 (1) -- 七天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29 阅 4185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4-22 10:35:51
主题:4509730
七天七天`504`/bbsIMG/face/0000.gif`70`10429`26800`233807`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05-19 10:30:50`
我的小姨 (1) 191

早就想写写我小姨的事情,想从中反映一下农村的侧影。一直没时间好好写。现在居家隔离,有点时间,加上老铁出山整顿西河,试着写出来吧。

我姥姥去世得早,我姥爷不大管事。我母亲是长女,姥姥去世后,就把小姨接到我家。小姨是70后,比我大不了多少,因此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或许是由于幼年丧母,又或许是因为寄人篱下,我小姨非常懂事,对我和我妹非常好,所以从感情上讲,小姨更像是我们的大姐姐。

由于家境贫困,我家实在无力供养3个孩子上学,我小姨在初一那年主动辍学,开始承担家务,家里送小姨去学缝纫。小姨身高体壮、手巧、而且情商超高,很快承担了养家重任。

后来我和我妹都通过升学离开了农村,而且由于机缘巧合,都达到了当初想都不敢想的高度,唯有小姨还在农村刨食吃,因此我和我妹都觉得亏欠小姨。所以,在我和我妹这里,小姨的事优先级比自己的事情优先级还高。

我妹17岁师范毕业参加工作,本来注定要在农村平平淡淡过一生。然而就在她参加工作的那年,北师大一位退休女教授到我老家支教。当时的乡村小学(村小),科班出身的老师很少,我妹又年轻伶俐,深得这位女教授的喜爱。那是90年代,在我们那种落后地区,北京专家的意见非同小可,我妹又极善钻营,在女教授完成支教回北京的时候,她已经调到地/市级政府部门了。

我小姨和小姨父都是非常优秀的农村青年。身体健康强壮、手巧、勤劳、脑子灵活而且都有很高的情商。然而本世纪初,也就是李昌平上书的时候,农村几近崩溃,以我小姨和小姨父的能力依然很难挣到钱,于是我小姨非常不好意思地向我妹提出:能否投靠她,去市里做点小生意。

我小姨的事,对我妹和我都是大事。而且我小姨的人品非常好,很少主动向我和我妹开口,既然开了口,我们肯定要全力以赴。

首先是店面。

小姨的意思,是先租一个店面,她手上的钱正好够个启动资金。然而我和我妹不舍得小姨每天睁开眼先欠上租金,就想给她张罗一个店面。当时我和我妹都没啥钱,贵的买不起。于是我妹花了大量时间调研,跑了很多地方,终于在市郊找到了一个大队开发的小产权沿街楼:楼下两间店面、楼上两间住人、后院搭个棚子可以安装一些粗笨的设备,10万块----这是我和我妹当时能负担的极限了。地点虽然有点荒凉,但是附近有工厂、有农贸市场,人流不是问题。我妹和我一商量,马上凑钱买了一套。想去市里做生意,马上有了自己的店面和住房,我小姨又高兴又激动。

中间的细节我就不多说了,这里我想说说我小姨和小姨父在生意进入正轨后的日常:

每天早晨2:30起床,干活、送货、招呼上门的客人,高强度劳作一直忙活到午饭后;午饭后到农贸市场出摊,大约4:00以后从农贸市场回家;此后还会有零散的顾客上门,这时可以一边踏踏实实吃饭、一边等散客、一边为第二天的工作做准备(多做些准备第二天可以起晚点)。

平均10天到2个星期,要进一次原料,每次1万斤左右。

每年工作360天,过了大年初五放鞭开门,一直干到大年三十下午,往往连贴对联的时间都没有。

就这么干了两年,我小姨就把那10万块钱还上了,这个时候我妹又盯上了旁边的店面。

无论怎么看,两间店面都太小了。当时盗贼十分猖獗,晚上所有的东西都要收到屋里锁死,否则就会丢(一瓶敌敌畏放在屋外都会丢)。两间门脸,既要放原料,又要做店面,还要堆杂物,非常拥挤。一儿一女年龄越来越大,楼上两间也不够住。于是我妹在我小姨挣了点钱以后,盘算着扩大店面。恰好隔壁的一个店面出售,20万。我妹和我一商量,买下来吧。我小姨手里有多少算多少,剩下的我俩筹措。不过这次买房和借钱,无论是我和我妹,还是我小姨,心里都踏实多了。我俩也敢找朋友借钱了。

等我小姨把这20万还清了,我妹又开始张罗给我小姨买商品房。当时我妹已经在市政府工作了7、8年了,虽然无职无权,但是郊区政府也有了不少熟人。有这么一个熟人是清水衙门的正科,当时区里最大的开发商给区政府正科以上干部一些优惠(楼层、朝向加上一点折扣)。然而这个熟人老公在城区工作、住在老城一个旧单元里,一直想在城区买新房,又没啥钱,不能两边都买,听说我妹在看房,就把这个指标当人情送给了我妹,30来万。还是老办法,我小姨手里有多少算多少,剩下的我和我妹筹措,于是又把这套商品房买了下来。

小姨和小姨父的身体都非常健康,而且非常强壮。我小姨可以一个人一口气把1万斤麦子扛到屋里码好。我小姨父自幼习武,在老家的时候,有一次一伙小痞子寻衅认错了人,4个人两辆自行车把他围了起来。我小姨父在没弄明白状况的情况下,好汉不吃眼前亏,出手放倒了两个,夺路而逃,在自行车的追击下,光着脚跑回村里(当时他穿的是拖鞋)。

然而,长时间高强度的劳作,他俩也撑不住了。先是小姨父的膝盖关节咔咔作响,医生的说法是关节的软骨层由于长时间、高强度的劳作已经摩没了(我小姨父小学4年级辍学开始扛活)。再后来就是我小姨的血糖超过了正常值(我妹每年给他们安排一次体检)。可把我妹和我吓坏了。


通宝推:GWA,尚儒,领班军机,擎箭天使,金台夕照,rentg,吴用,熊熊熊熊,老老狐狸,PCB,脑袋,农民家的狗,南宫长万,假日归客,桥上,纳米小洞儿,史文恭,我心安处是故乡,澹泊敬诚,辣椒,河蟹,jhjdylj,破奴冠军,听松,青颍路,王城爱晚,北纬42度,迷途笨狼,
最后于2020-04-26 14:31:52改,共4次;
2020-04-22 10:3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