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河里政治话题太多,改改口味。我在国外搞拆迁 (1) -- 七天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01 阅 4131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5-01 09:10:05
4513819 复 4513261
七天七天`504`/bbsIMG/face/0000.gif`70`10429`26798`233793`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05-19 10:30:50`
河里政治话题太多,改改口味。我在国外搞拆迁 (3) 36

做项目要看现场,但是这个项目有点敏感,万一碰上什么人说错一句话,会有麻烦。因此,土方工程师一直没去看过现场。僵持期间,土方工程师找我商量去现场看看。这个项目虽然简单,但是有些事,到现场一看就明白,不看就是不明白。

去现场前我们进行了精心准备,商量好,如果碰到记者或者陌生人,就说我们是承建商,来看看现场准备干活,其他的一概不知。准备好后,我们就悄悄地进村了。

那条街的两边只有一边修满房子。另一边没修满,把头是栋老年公寓,中间还有空地,荒着。土方工程师转了半天,问我这块空地是不是镇上的。我们打开测绘图纸,图纸上有城镇的边界,那块地归镇上管。然后又问我能不能占路施工。我说,镇政府和我们配合一直很好,应该不成问题。然后我们俩拿着皮尺开始量。我们俩量了一会,土方工程师嘟囔了一句,如果我们可以占路施工的话,不要右二那套房子,也可以达到最高标准啊。看看周围没人,我们俩小声商量方案。占路施工有些麻烦,不过,我们是在帮镇政府擦屁股,镇政府巴不得事情赶快了结,一直非常配合。最重要的是,一旦我们有了替代方案,这个方案麻烦与否已经不重要了。

回到家里,赶紧找地产经纪、律师、公关小姑娘等人开会,会上达成一致意见。会后地产经纪联系右二房主,“既然我们给的补偿您不满意,我们又无法给您更多的补偿,我们又做了些工作,发现可以不占您的房子......”,这哥们刚开始以为我们是唬他,后来发现我们是认真的,一下子吓麻爪了。赶紧说,一切好商量、好好好、行行行,就差叫我们祖宗了。

后来才知道。这兄弟上班的地方离家100多公里。他后来拿着补偿款在公司附近的一个小城买了房,不要说房子更好,每天上下班路上就能省2、3小时,和我们多耗了好几个月,真不嫌累。

剩下的左一接着耗,成了名副其实的钉子户。

------------

天下的钉子户都爱干两件事:一是联系媒体,二是上访。

于是,在媒体上,偶尔会出现钉子户接受采访的报道,义正言辞、信誓旦旦。再就是政府和议员,在听到这个事情后,第一反应往往是同情弱者,对于一间大公司和个人斤斤计较表示不满,希望我们采取断然行动,尽快解决问题。

我们的应对方式是举行Open House。

过上一段时间,我们会针对新介入的媒体、政府部门、议员,决定是否举行Open House

Open House一般不在小镇上举行,而是在附近市镇租一个场地,在平时晚上或者周末举行。小镇居民是每次都邀请的,参加的都管饭、每家送一张汽油卡。除此外,会针对性请媒体、议员及政府代表。Open House上,我们会详细介绍事情的背景、进展、我们的原则、方案、计划,并回答问题。

我方没有任何压力:1. 能给他的都已经摆在桌面了;2. 此事我们没有责任;3. 由于装置在1950's年代废弃时符合当时的标准,现在又没有健康、环保方面的问题,故而只需持续检测,无需马上采取行动。

而钉子户当时的压力很大。因为受影响的不仅是拆迁的几家,还有附近其他房子的房主。如果他痛快搬走,不仅问题可以得到解决,而且大家还可以得到一个公园。而且在施工过程中,我们会给受影响的邻居很好的补偿,补偿足够各家在施工期间在外面住酒店、吃馆子。如果他们选择施工期间休假,其实相当于我们出钱让他们出去休假。

现在他钉在那儿,问题得不到解决。而且,虽然我们对于补偿价格严格保密,但是另外几家拿了钱就买了更好的房子,补偿款显然不错。因此有些邻居都对他及其不满。


通宝推:吴用,听松,
2020-05-01 09:10:05